• 孩子不是父母的複製品

    12 3 月 2020 時報出版

    RSS
    Facebook

    教育孩子

    教養小孩真是知易行難。也許你在書店可以買到十本、二十本怎麼教養高EQ孩子的書,但自己做起來,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在二○○六年二月號的《國家地理雜誌》看到關於「愛情」的專題報導很有感觸。有位即將結婚的新娘,希望每個來參加婚禮的朋友都能給她一個建議,告訴她怎麼經營美滿的婚姻?婚後要如何才能幸福?

    雖然文章裡頭沒有寫最後新娘得到什麼建議,但我自己開始想像,或許這位新娘打開信封,看到朋友給她的建議,她最大的感慨可能是:你們每個人怎麼說的都跟做的都不一樣。當父母的也有同樣的感覺,我們可能買了很多教養小孩的書回來,但當自己要教養小孩的時候,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教養小孩其實和經營婚姻非常類似,結婚前覺得另一半跟自己個性不同,可以有互補作用,非常好;結了婚以後想法變了,都希望改變對方,讓對方跟我們一樣。動不動為了摺棉被、擠牙膏的小事就可以吵翻天,甚至決定要離婚。

    陳之藩有篇文章寫道,美國和歐洲的教育家聚在一起,歐洲教育家認為美國的教育就像是在挖礦。把孩子切、割、磨,變成一顆寶石,就像許多拿到諾貝爾獎的傑出學者一樣。而歐洲的教育就像種花,教育人員做的是澆水、加肥料,讓種子變成它本來的樣子,無論是玫瑰、康乃馨、山茶花,他們都會細心呵護,讓每一株花朵都有自己獨特的模樣。這讓我想到臺灣的教育,不是挖礦也不是種花,而是塑膠工廠裡頭的模型,要求個個都一模一樣。

    教養小孩,學校雖然有責任,但父母的責任更為重大。很多父母希望自己的小孩跟別的小孩一樣,或是希望自己的小孩和自己當年一樣;我發現當我對孩子發脾氣的時候,往往是生氣他們沒有照我的話做,沒有跟我一樣。這就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的典型例子。如果我們可以尊重每一個小孩,像種花一樣讓他們自然長大,尊重小孩、不要讓他們成為自己或別人的複製品,那父母也應該很欣慰了。

    媒體曾經有份調查報告指出,西方小孩比較有自信,因為他們的獨特性受到尊重,也因為父母採用鼓勵及讚美的教養方式。

    十幾年前,我在溫哥華遇到當地卡內基訓練的負責人,他說自己八、九歲時,爸爸常常會問他很多問題,凡事都會徵詢他的意見,例如爸爸會問他:「我們搬到這裡來住好不好?我來這個教堂當牧師你覺得怎麼樣?」他現在回想,一個八、九歲的小孩根本不懂事,爸爸問他問題、徵詢他的意見,不見得是要他的答案,而是希望他能多思考,長大後成為一個有思考力的人。

    反觀在臺灣,父母總是直接命令小孩:「你去做功課!」「你不能看電視!」「趕快洗澡!」「不要再上網了!」如果我們可以把命令句多改成一些問題,如果孩子老是黏在電視機前,或許可以這麼跟他溝通:「我們吃飯要選營養的食物,你現在已經看一小時電視了,你覺得什麼電視節目是營養的呢?你覺得你應該看哪些頻道呢?」

    再舉例來說,父母常叫孩子趕快吃飯,孩子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要叫我趕快吃飯?其實父母心裡真正希望小孩趕快吃完飯,他們就可以趕快洗碗;但如果換個方式,如同我們進行卡內基訓練時,會問孩子們以後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有個孩子說,他想變成籃球職業選手,我們會問他:「好,變成籃球職業選手要什麼條件呢?」孩子回答:「身體要強壯,要長得高。」怎樣才能身體強壯、長得高呢?那就是趕快吃飯囉!

    所以,問孩子問題可以幫助他們思考,引導他們找到對的答案,如果可以給孩子多一些思考空間,親子互動關係也會完全不同。

    以上內容由時報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黑幼龍的慢養哲學

知 識 家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