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讓人喜歡你?

    6 9 月 2020 時報出版

    RSS
    Facebook

    如何讓人喜歡你

    想獲得友誼?為什麼不向全世界最善於交友的人學習?他是誰?明天上街走一圈,你一定會遇見他。在十英尺遠的地方,他就開始向你搖尾巴。你停下來,輕輕撫摸他,他會歡快地跳起來,向你示愛。這種表現是如此單純,他不會向你推銷房產,也不想和你結婚。

    你是否靜心想過:母雞要下蛋,奶牛要產奶,金絲雀要歌唱,為什麼狗是唯一不為生計而發愁的動物?狗只要向你示愛就夠了。

    我五歲時,父親花了五十美分,給我買了一隻黃毛小狗蒂皮。

    牠給我的童年時代帶來無窮歡樂。每天下午四點三十左右,牠端坐在院子前,可愛的眼睛注視著小路遠處。一聽到我的聲響,或看見我在樹叢後晃動食物,牠就咻的一下,大口喘氣跑過來,又蹦又叫地迎接我。

    蒂皮和我相伴了五年。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令人傷心的夜晚,在離我十英尺的地方牠觸電而亡,蒂皮的死是我童年最大的傷痛。蒂皮沒有讀過什麼心理學,也無須如此,牠的天性裡就擁有這些知識。假如你能像蒂皮那樣真心付出關愛,我敢肯定你在兩個月裡獲得的友誼會很多,而只想得到關愛的人,他們花兩年所培養的友誼還遠不如你。

    我重複一次:假如你能像蒂皮那樣,真心付出關愛,我敢肯定,你在兩個月裡獲得的友誼,將遠遠多於他人兩年才能培養的友誼,而後者只想得到關愛而已。

    道理大家都明白,但有人總想著索取,這樣的人一生也沒有朋友。顯然,別人並不在乎你,所有人都在關注自己,時時刻刻地關注自己。從早到晚,一直如此。

    紐約電話公司為了搜集電話常用詞語,曾對人們的電話內容做過詳細的調查研究。你一定猜得到,在五百次通話中,有三千九百次提到的是這個詞:「我」、「我」、「我」!

    拿出一張集體照片,你會先看誰?如果一味地想給別人留下印象,以引起關注,那麼我們永遠無法獲得真誠的友誼。真正的朋友,絕不可能透過這種方式獲得。拿破崙就是這樣的人。最後一次與約瑟芬會見時,他說:「約瑟芬,我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我發現此時此刻,妳才是我唯一信賴的人。」歷史學家們卻十分懷疑拿破崙是否真如此信任對方。

    維也納著名心理學家阿爾佛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寫過《自卑與超越》一書。

    書中提到:「若你對他人漠不關心,命運註定多舛,也會給他人造成傷害,正是因為這類人,世界才充滿苦難。」即使縱覽幾十卷深奧的心理學書籍,你都找不出比這句話更重要的句子。阿德勒的這句名言實在太深刻了!所以我再重述一遍:

    對他人漠不關心的人,命運註定多舛,也會給他人造成傷害,正是因為這類人,世界才充滿苦難。

    我在紐約大學選修過寫作課,當地一位著名的雜誌編輯為我們授課。他說,自己桌上每天都擺滿幾十篇小說,任何一篇只需讀上幾句話,就能感受到這個作者是否關注到讀者。

    「如果作者對讀者漠不關心,自然沒有讀者喜歡他的作品。」

    這位閱歷豐富的編輯,在寫作課堂上曾兩次中斷講課,對他那些長篇大論道歉。他說:「現在就讓我告訴大家。如果你想成為優秀的作家,切記,要像牧師傳道一樣關心讀者,他們才會對你的作品產生興趣。」

    寫小說如此,接人待物更應該這樣。我曾在「魔術之王」霍華德.薩士頓(Howard Thurston)的化妝間待過一個晚上。這也是他最後一次在百老匯演出。在過去四十年裡,他的足跡遍及全球各地,創作出無數令人嘆為觀止的精彩表演,共有六千多萬觀眾掏腰包觀看過他的演出,他獲得了約二百萬美元的收入。

    我懇請薩士頓將他的成功秘訣告訴我。薩士頓早年離家出走,到處流浪,沿路搭乘各種貨車,睡在草堆裡,一路乞討,靠觀看鐵路沿線的標識才學會識字,當然答案與他的教育無關。是他的魔術技巧高人一籌?不是的。
    他告訴我,有關魔術戲法的書超過好幾百種,有幾十個人掌握了和他一樣多的魔術技巧。但有兩點他做到了,而別人沒有。首先,在舞臺燈光下,他能夠充分展示個人風格。

    作為表演大師,他對人性瞭如指掌。他表現的每一個手勢、每一個聲音、每一個皺眉都會提前仔細演練好,而且每個動作都分毫不差,恰到好處。除此之外,薩士頓對觀眾的關注絕無僅有。他說,很多魔術師面對觀眾,會想:「噢,臺下坐的是一群蠢傢伙,都是鄉巴佬,看我怎樣把他們耍得團團轉。」但薩士頓不這麼認為。他每次登臺前,都會對自己說:「我是多麼感激觀眾啊,他們前來觀賞,我才得以過上舒適的好日子。我一定要把最好的節目呈現給他們。」

    賓州北沃倫的喬治.戴克,在一家加油站工作了三十年。後來道路改建,他所在的加油站被拆除,他不得不提前退休。沒多久,他就受夠了無聊的退休生活,拉起了他的那把小提琴度日。此後他四處旅行,一路聽音樂,向那些小提琴家悉心請教。雖然身分卑微,但他以虔誠的態度努力與人接觸,結識他所知道的每一位音樂家,獲得了很多友誼。後來他參加了一場比賽,美國東部的鄉村樂迷中很快開始流傳起他的故事,那位「來自金茲阿村的小提琴演奏者喬治大叔」。這時,喬治已是七十二歲高齡,但他依舊享受生命中的每一分鐘。喬治對他人一直保持著強烈的熱情和興趣。在一般人風燭殘年時,他開創了一片新的天地。

    這也是老羅斯福總統深受民眾愛戴的原因。甚至侍從也十分敬愛他。他的一個侍從詹姆斯.阿莫斯(James E. Amos)寫過一本關於他的書,名叫《西奧多.羅斯福,我心中的英雄》(Theodore Roosevelt: Hero to His Valet )。書中阿莫斯寫到一件事很有意思:

    我妻子從來沒有見過鶉鳥,有一次她向總統問及這種鳥。總統耐心、詳細地給她做了一番介紹。不久後,我房間裡的電話響了(阿莫斯及妻子住在牡蠣灣總統別墅的一間小屋)。妻子接了電話,是總統打的,他說窗外正好有一隻鶉鳥,現在向窗外看的話,也許還能看得著。不論什麼時候,當他經過我們住處的時候,他遠遠地就在打招呼:嘿,安妮怎麼樣?嘿,詹姆斯好嗎?這都是他友善的問候。

    正是許多生活中這樣的小事,才體現了總統平易近人的性格。作為他的侍從,能不喜歡這樣的主人嗎?誰不喜歡呢?

    一天老羅斯福拜訪白宮,恰好塔夫脫總統和夫人有事在外。他向白宮原來的所有服務人員,甚至做清潔工作的女僕,都一一問候。他對身分卑微的人表現出極大的尊敬。

    「見到廚房女僕愛麗絲,他問她是否還在做玉米麵包。愛麗絲回答,有時候做給僕人,但樓上已經沒人吃了。」另一位侍從阿奇.巴特寫道:「羅斯福故意提高嗓門,說:『他們真不懂美食。等我見到總統,我會告訴他』。

    「愛麗絲拿來一塊玉米麵包,放在盤子裡遞給了他。他邊走邊吃,一直到了辦公室,隨到之處,從來沒忘記向園丁、工人們噓寒問暖……

    「 他像以前一樣, 向每個人問好。在白宮服務四十年的領班艾克. 胡佛,(Ike Hoover)滿眼淚水地談起羅斯福:『(再次見到他)是近兩年來,我最開心的一天,給一百美金也不換』。」

    新澤西州查漢姆一位業務代表愛德華.塞克斯正因為這種對生疏之人的體貼,獲得了一筆生意。

    他回憶說:「在麻塞諸塞州地區,我代表嬌生公司拜訪一位客戶,這是波士頓辛漢姆的一間雜貨店。每次在進店前,我先和負責調飲料以及負責銷售的店員寒暄幾句,再找店主談訂單;這次,我正要和店主談,他突然請我離開,還說以後不再採購嬌生公司的貨了。

    因為,他覺得強生過分關注食品店和折扣店,忽視和損害雜貨店的利益。我只能趕緊匆匆離開,在城裡轉了幾個小時,最後我還是決定再回去,至少得向店主說明情況吧。

    「我再次返回這家小店,像往常一樣,先向前後店員打招呼,再走向店主。這時店主面帶微笑歡迎我,訂購了比平時多一倍的貨物。我很吃驚,問剛才發生了什麼情況。店主向我示意說:『你是少數和店員打招呼的業務員,他們認為如果有誰值得做生意的話,那一定是你。』店主被說服了,此後一直是我的忠實客戶。我絕不會忘記這件事,給予別人真摯的關懷,是一個業務員應該具備的素質。任何時候、對任何人都應該如此。」

    我從個人經歷中得出同樣的結論,一個人只要做到對他人真誠關懷,不管這人有多繁忙、多高不可攀,你總會得到他的回饋,贏得談話與合作的機會。我下面舉個例子。

    很多年前, 我在布魯克林文理學院開設了一門小說寫作課。當時我打算邀請一些有獨特風格的知名作家例如凱薩琳. 諾瑞斯(Kathleen Norris)、芬妮. 哈斯特(Fannie Hurst)、艾達.塔貝爾(Ida Tarbell)、亞伯特.帕森.特休恩(Albert Payson Terhune)、魯伯特.休斯(Rupert Hughes)來分享創作經驗。我給這些人寫了信,表達了我的仰慕之情,希望得到他們的指導,以學習他們的成功經驗,懇請他們在繁忙之餘來學校。

    每一封信裡都附有一百五十名學員的簽名,同時信中也表達了對他們工作的理解。或許他們沒空準備演講稿,所以我就附上了一份調查問卷,以便於他們自我介紹及分享創作方法。他們都很喜歡這種溝通方式,誰會不喜歡呢?最後,他們都大老遠地趕到布魯克林,專程幫助我們。

    用同樣的方式,我們也邀請到老羅斯福總統任期內的財政部部長萊斯利.蕭(Leslie M.Shaw);塔夫脫總統任期內的司法部部長喬治.維克山姆(George W. Wickersham);以及其他名人例如威廉.拜倫(William Jennings Bryan)、小羅斯福等人前來為我們的學生發表公開演說。

    不論工人、職員或者是高高在上的君主,我們無論是什麼身分,都喜歡會讚美自己的人。

    一戰結束後,德國皇帝威廉二世受到民眾極大的貶低和詆毀,甚至導致他為了保命而逃亡荷蘭,淪為全民公敵。所有人都對威廉二世恨之入骨,想要把他五馬分屍或綁在火刑柱上燒死。

    所有人都在狂怒時,一位小男孩給威廉二世寫了一封信,內容很簡單,但非常真誠,充滿了友善和傾慕之情。小男孩說,不管別人怎樣看待,自己心裡永遠都喜愛威廉二世,希望能繼續做他的子民。皇帝看到這封信深受感動,邀請小男孩去見他。小男孩來了,他的母親也來了。後來德皇迎娶了小男孩的母親。

    這個小男孩並未讀過交友、人際關係方面的書,但是他的天性裡就具備這些技能。倘若我們想要有好人緣,就應該花時間、精力思考如何為別人奉獻和效勞。當溫莎公爵還是威爾斯王儲時8,曾計畫周遊南美洲。在出發前,他花了好幾個月時間學西班牙語,然後用當地的語言進行了演講,這一舉動受到南美民眾的熱烈愛戴。

    很多年來,我都想方設法打聽所有朋友的生日。怎麼做呢?我對星相學一竅不通,但會特意和對方討論,問他是否相信生日會影響個性跟習慣。當然,對方會把自己的生日告訴我,比如十一月二十四日。聽到後,我會在心裡反覆默念這個數字。等一離開,我會立即記下他的姓名和生日,並寫在日曆上,這樣自然就會記得。到這位朋友生日前夕,我會寫信或發電報以示祝賀。可以想像,他們會有多高興啊!或許,我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記得他生日的人。

    想交朋友,必須投入熱情與活力感染別人。有人打電話來,就可以用上這個心理技巧,你可以清楚說出:「你好!接到你打來的電話真開心!」許多公司訓練接線員時,會要求講電話的語氣要透露出關心和熱情,讓接聽者感到公司真的在乎他們。明天,你打電話時也可以試一試。

    這種方法在商業上行得通嗎?當然,我可以舉出一大堆例子,但篇幅有限,我只舉出幾個。

    對別人表示關心並保持熱情,不僅能保持客戶的忠誠度,也可以交到很多朋友。位於紐約的北美國家銀行,其刊物刊登了一篇儲戶瑪德琳.羅斯戴的來信:

    我想告訴你們,我實在太欣賞貴公司的員工了。他們每個人都充滿熱情、待人禮貌、樂於助人。當我排隊在最後,總會有人向我親切地問候,這樣的感覺令人非常愉悅。
    去年我母親生病住院了五個月。經常服務我的出納員瑪麗,常常詢問並關心我母親的病情進展。

    毫無疑問,羅斯戴將繼續支持這家銀行。

    在紐約一家大銀行任職的查理斯.沃爾特,受命準備一份某公司的機密報告。他知道,全公司只有一個人能掌握他急需的相關事證。當沃爾特被引薦至這家公司的董事長辦公室時,一位年輕女子從門後探頭,告訴董事長,她今天沒有郵票給他。

    董事長向沃爾特解釋:「我在為十二歲的兒子收集郵票呢!」沃爾特說明來意並問了一些問題。董事長顯然心不在焉,回答得含含混混,不怎麼想說話,因此這次會談短促而枯燥。沃爾特在課堂上回憶道:

    說實話,我當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忽然想起那家公司董事長對秘書的談話,「郵票?十二歲的兒子?」……於是我想到,我們銀行外匯處經常收到全球各地的來信,收集有大量郵票。

    第二天下午,我再次拜訪這位董事長。拜訪之前,我事先傳話過去說,我有些郵票想送給他的兒子。這次我受到了熱烈歡迎。他和我握手的熱情彷彿像在競選國會議員一樣。他會心地笑著說:「我們喬治一定會喜歡你的郵票。」他繼續表達對郵票的癡迷:「看看,這張郵票,可是寶物啊!」

    我們整整花了一個小時討論郵票,翻看他兒子的相片。然後又用一個多小時談論我所需要的資料—雖然我並沒有要他說那麼多。董事長講完自己知道的,接著把下屬叫來詢問。他還給朋友打了一圈電話,把所有的案例、圖表、報告及資訊都交給我。

    用新聞常套用的一個詞說,真是挖到「獨家消息」了!

    再舉個例子。費城的學員卡納菲爾不斷絞盡腦汁,想把燃料推銷給一家大型連鎖企業,但這家公司總是繞道向另一家經銷商採購燃料。一天晚上,卡納菲爾在班上做了一次演講,嚴厲譴責這家連鎖企業,稱它是國家的蛀蟲。他不管怎樣努力,都始終找不到推銷燃料的突破口。

    我建議他試試其他方法。我在班上組織了一次辯論,把學員分為兩組,討論「連鎖企業是否侵害了國家利益」。

    在辯論中,我建議卡納菲爾加入反方,他也同意為連鎖企業辯護。於是他找到那位拒絕他的連鎖企業經理,對他說:「我不是來推銷燃料的,而是請你幫一個忙。」他說明了正在準備的這場辯論,又補充說:「我實在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人選能幫我準備辯論資料了。

    我很想贏得辯論比賽,不論你幫多幫少,我都會感激不盡。」卡納菲爾講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我只要求占用他一分鐘,聽了這個條件,他勉強答應見我。

    聽完我的介紹後,他請我就坐,與我談了一小時四十七分鐘,還把他的一位同事叫來介紹情況。他這位同事是公司的某主管,曾寫過一本連鎖經營的書。這位經理還寫信給全國連鎖產業協會(National Chain Store Association ),幫我收集了一些資料。

    他認為,連鎖事業是真正在服務大眾,為此感到自豪。他的談話充滿熱情,我不得不承認他讓我眼界大開。我之前做夢也不曾想過我竟徹底被他的觀點改變了。

    當我準備道別時,他把我送到門口,拍了拍我的肩,預祝我辯論成功。同時請我下次拜訪他時,一定要把辯論結果告訴他。臨走時他還說:「春末時候再來吧,我想訂購你們的燃料。」

    對我來說,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對於銷售燃料的事情,我隻字未提,我只是真心對他本人與相關問題感興趣。不到二個小時的談話所獲得的東西,比過去十年還多得多,而以前我只知道要讓他對我本人與自家產品感興趣。

    這個真理不是卡納菲爾發現的。很久之前,在基督誕生前一百年的古羅馬,一位著名的詩人普布里烏斯.西魯斯(Publilius Syrus)曾有一句名言:「想讓某人對我們感興趣,就要先對他感興趣。」

    和其他人際技巧一樣,想認識對方,態度必須真誠。這樣才能讓彼此都從中獲益。長島的學員馬丁.金斯伯格提到,有一位護士對他的關懷,讓他終生難忘:

    十歲那年的感恩節,我因病住進醫院,第二天就要做手術。我明白,術後幾個月的恢復期裡,我將行動不便,為此非常痛苦。父親過世早,我和母親相依為命。我們住在一個小公寓裡,靠社會救濟度日,但是那天母親卻沒有出現。我陷入深深的孤獨、絕望和恐懼之中。我知道母親也為我擔心,一個人孤獨地待在家裡,沒有人陪她吃飯,甚至連感恩節的飯錢都沒有。我眼裡噙滿淚水,把頭埋進枕頭下,暗自傷神,不禁渾身顫抖著哭了起來。

    聽到我的哭聲,有一位年輕的護士走來看我。她拿開枕頭,為我擦乾淚水。她說她也很孤獨,感恩節必須繼續工作,不能和家人一起吃飯。她問我能否和她一起共進晚餐。她帶來兩盤食物,有火雞肉、馬鈴薯泥,還有草莓醬和霜淇淋當甜點。那天,她一直陪著我聊天,不斷安慰我。雖然可以下午四點下班,但那天她一直陪我玩遊戲,直到晚上十一點我入睡後才離開。

    十歲前,我過了許多感恩節。但是這個感恩節讓我終生難忘。我依然清楚記得當時低落、無助、恐懼的心情,一個陌生人的溫暖讓這一切消失得無影無蹤。

    想要別人喜歡你,想要獲得友誼,想要幫助別人同時得到幫助,那麼切記:用一顆真誠的心去關心別人。

    以上內容由時報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人性的弱點

    標籤:

    分類: 人際關係, 兩性關係

知 識 家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