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是不好的關係,就果決斬斷

    17 2 月 2020 遠流出版

    RSS
    Facebook

    寬恕代表控制自己的情緒和擺脫不必要的情緒耗損,而不是與犯錯的人和解。換句話說,寬恕並不是在饒恕傷害自己的人之後,若無其事地跟他繼續相處。

    我曾讀過一篇由從小長期受父母親虐待的女性所寫的文章。由於過去的記憶,她一直生活在抑鬱和焦慮之中,長大成人後也苦思良久,不知該和父母親保持什麼樣的關係。她一方面對父母親懷著留戀之情,另一方面卻仍然感到不自在和憤怒。

    經過長時間的思考,她才意識到應該跟父母親保持著什麼樣關係,那就是「不要保持任何關係」。如此一來,她才能得以在一定程度上放下過去的憤怒,讓怒火不再主宰自己,也才能專心地照顧自己。當她決定自己取代未能擁有的父母親,說出「我要成為自己的父母」的獨白時,讓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雖然我也一度完全無法理解和討厭某些人,但如今再回想,我已能充分理解是對方的缺失,以及自己的不足共同造成了當時的人生敗局。但我並不想回到從前,只想遠離這段關係。像這樣決定不再產生任何關係,也是一種重要的的關係決策。

    如果像日常生活的小過失一樣,是完全可以改過的事情,或許還無關痛癢。但對於會讓人留下一輩子心理創傷的關係,優先選擇一條自己不會崩潰、讓自己的情感和心靈恢復平靜的道路,才是明智之舉。

    健康關係的核心是共同成長和獲得幸福。雖然不能只有自己幸福,但也不能只有對方幸福。若是在某種關係中感到不幸,就應該想想自己是否處在無法得到幸福的死胡同裡,是不是到了應該改變方向的時機。

    美國喜劇演員艾米.舒默(Amy Schumer)在其自傳《腰後有紋身的女孩》(TheGirl with the Lower Back Tattoo)一書中,講述了關於親密關係的暴力。艾米遇到了一個男人,彼此很快地陷入熱戀。但不知從何時起,這個男人開始貶低艾米的言行,並且干涉她的穿著和行動。雖然有時他還會大聲喊叫,做出一些威脅性的舉動,但艾米總認為,那是因為對方太愛自己的緣故。

    由於這個男人並非時常表現出暴力傾向,所以艾米覺得只要自己稍微忍耐,並且配合對方,不再惹他生氣就沒什麼問題。她一度堅信自己所遭遇的處境,並不是「親密關係的暴力」。

    但在某個瞬間,自信滿滿的艾米突然發現,自己居然認為「如果沒有這個男人,沒有人會喜歡像我這樣的人」。她這才明白,一直以來她都因為害怕被這個男人發現自己落魄的一面,而一直被他踩在腳下。她如今才發現自己已經落入對方的圈套之中。

    不論幸福的多寡和程度,只要感受到一點情緒或肉體上的折磨,這種關係中肯定會發生虐待的情形。如果折磨持續不間斷,這種關係就是一種虐待的關係。艾米指出,約會或家庭暴力無關乎社會地位,可能會發生在所有女性身上,就算以前不曾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也不保證以後就不會發生。

    本文摘自遠流出版《這樣的我,也是不錯

知 識 家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