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有交情,才能交易!職場人際交往與飯局的藝術!

    17 9 月 2018 大是文化

    RSS
    Facebook

    (圖片來源:pixabay)

    有一位著名學者曾經說:如果讓一百位最有權的人、一百位最有錢的人和一百位最有名的人,全都遠離他們現有的地位,遠離人際關係和金錢,以及目前聚集在他們身上的大眾媒體,那麼,這些人將變得一無所有,沒有權勢、沒有金錢、也沒有聲望。

    究其根本,這樣做等於剝奪他們交易的全部資源,切斷他們進行交易的管道。其實在這個社會上,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劣勢及優勢,權力並非屬於個人。財富隨時都在流通,聲望更是人捧人的結果。要想達到自己理想中的目標,就必須與人交換,互通有無。似乎所有的交易都與溫情、義氣離得太遠,事實真的如此嗎?不,人情練達的人可以把「交易」轉為「交情」。

    《水滸傳》中,武松是個家喻戶曉的人物。在武松的故事裡,景陽岡打虎是他的招牌,與哥哥武大郎兄弟情深、與嫂子藩金蓮恩怨糾葛是他的大戲。總而言之,武松是一個恩仇分明的好男兒、是非分明的大丈夫。這樣一個英雄,本不屑於任何私相授受的交易,但是就在不知不覺間,他也曾做過類似行為。

    那一年,武松因為殺了嫂子藩金蓮和其姦夫西門慶,臉上被刺了金印後,被發配到孟州坐牢。按照規矩,新來的囚犯本應該打一百下「殺威棒」,然後吃粗飯、幹重活,老老實實的做人。但在這時候,有人看上武松的拳頭,他的待遇立刻就變了,由孟州牢城的囚犯變成座上賓。

    提攜武松的人,名叫施恩。他本人也不過是個年輕的小混混,因為老爸是孟州牢城最高領導者,關照一個囚犯根本不在話下。施恩主要是在孟州城外的「快活林」做地頭蛇。他開了一間酒肉店,搞批發。

    快活林內所有的飯館賭場,一律都要從施恩店裡進貨,他負責訂定價格。另外,所有在這裡做買賣的人,包括娼妓之類,都要按月繳保護費。這也使他人眼紅,於是就有新到此地駐軍的張團練,帶著一個外號「蔣門神」的好手來,打得施恩兩個月下不了床,然後蔣門神出頭,接收施恩的酒店,銀子也是嘩嘩的進帳。

    施恩當然咽不下去這口氣,正好要就寢的時候,得知江湖上威名赫赫的打虎英雄武松,成了他老爹管轄下的囚犯。武松是英雄,若有人逼他做事,他就會瞪大眼睛,高舉拳頭。但是英雄的軟肋,往往就是受不得別人的恩惠。即使滴水之恩,也要湧泉相報。

    為了能夠有朝一日趕走「蔣門神」,施恩開始刻意與武松交往。這是交情,也是交易,或者說是以交易為目的的交情。因為兩人地位的差異,施恩無需下多大的本錢,他只是給武松調了一個單間,用大盤的肥雞醇酒、饅頭牛肉侍候著武松,給武松設了一個「局」。

    兩人有了初步的交情後,施恩更是拉他爸爸和武松這個階下囚,在一起同桌飲酒,親如家人。如此這般,幾杯酒下肚,武松和施恩就成了一對沒有隔閡的兄弟。兄弟仇人就是武松的仇人,所以他為兄弟出力可說是義不容辭。

    在「醉打蔣門神」一節裡,武松醉得瀟灑,打得豪放,以平生絕學「玉環步、鴛鴦腿」打得蔣門神找不著南北。然後,武松當著「快活林」的眾人宣布:我打蔣門神,只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與旁人並無干涉。這件事當真做得有面子,讓人禁不住鼓掌喝彩。

    武松與施恩的交情其實十分簡單,也不過是官場上的人垂涎黑道的財富。於是張團練一方由蔣門神出馬,施恩一方由武松接招。傻大黑粗的蔣門神是張團練的打手,武松呢?英雄的處境是否也有些尷尬?

    蔣門神依傍張團練生存,拿人錢財與人出力,雖不那麼合理但卻也公道;施恩與武松之間也沒有什麼不同。施恩有權力可以決定武松的生存,而武松有技藝,可以藉此解決施恩無法解決的問題。在他們之間,交易是維繫雙方關係的一條主線。

    但是千百年來,極少有人拿武松當打手看,施恩利用了武松,武松被施恩利用,他們的交換卻不曾流於卑鄙。只因為在一開始,施恩對武松並無隱瞞,武松對快活林的底細和對手的背景都了然於胸。更為重要的一點是,因為在酒桌上意氣相投,兩人的交情在先、交易在後,這不論是對當事人還是旁觀者,都可以輕鬆接受。

    所以,交情中混雜利益關係並不要緊,只要事情做得順理成章,就能夠獲得社會的認可,無損於雙方的形象。

    如果說聚會就是設好一個局,讓人往裡鑽的話,這似乎就有些絕對了。但不可否認的是,飯局是一切關係的最有效潤滑劑,在推杯換盞中,雙方的熱度直線上升,無理的事情就變得有理,可做可不做的事情就變成非做不可。人性如此,無論在什麼樣的社會環境中,這個規則都通用。

    以上內容由大是文化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飯局與聚會之必要

知 識 家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