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尋求的是男人的獨立自主

女人尋求的是男人的獨立自主

我總覺得社會終於開始承認「女人充滿活力」了。

我並不是想炫耀「我幾年前就說過這種話了」。

最近,在某職場(職場這個字眼多麼令人懷念,它雖然接近死語(*譯註:日本每年都會出現許多新的流行語,流行一陣子之後不再使用即稱為死語。),但沒有新的日語可以代替它)組成某企劃小組時,或大學社團計畫要舉辦什麼活動時,似乎大多由女性掌握主導權。

這是十分合理的事。

人們常說,那是因為女性的思考方式較有彈性。

而且女人當機立斷。

優柔寡斷的反而絕對是男性。

這種情形不只發生在戀愛方面。

無論男女,只要是別人的事,人們馬上就能下結論。

這就是人生諮詢的祕密。

縱然不是有識之士,也能替別人的人生出主意。

米長邦雄(譯註:一九四三~二○一二,日本將棋棋士,將棋聯盟終生棋聖。)在《文春週刊》上發表的絕處逢生人生諮詢之所以大受歡迎,是因為他知道人生諮詢的祕密,而拋出孤注一擲的回答。

從古至今,人們就說下決定是男人的專利。

猶豫不決、舉棋不定的是女性。

那是因為父權充分地在運作。

父權是發生在某種緊張狀態下,幻想的產物。

譬如,在直接使用暴力的交戰狀態下,清楚看見敵人身影的時候,父權便會浮現。

而最重要的是,在人類的誕生過程中,不能沒有父權。

爾後,世界處於動盪不安的狀態期間,父權透過各種宗教、各種政治體制,維持父權這個體系。(糟糕,內容越說越難了。)

總而言之,如今父權即將瓦解。

正確來說,那不是因為女人變得強悍。

也不是因為男人變得懦弱。

只是所有人類對於維持「幻想」,開始感到厭倦了。

若是撇開人為的生殖行為,自然界中並不存在父親這個角色。

無論是我家的牧羊犬或波斯貓,都不曉得自己的父親是誰。

牠們剛出生的那幾天絕對需要母親,而父親只要在一開始提供精子,之後就連屁都不值了。

據說,東非有一種印度葉猴,新猴王誕生之際,會把所有前猴王的孩子全部咬死。母猴們看到孩子被咬死就會發情,替新猴王孕育後代。

但是,那種殺戮的體系恐怕不是為了「確認父親」。

應該說是遵循強者的子孫優先這一個大原則。

(欸,其實印度葉猴自己也不曉得,大概只有創造那種基因的上帝才知道。)換句話說,就生物學而言,受孕後,父親就沒必要了。聊到哪兒了?

啊,對了,當機立斷的話題。

如今,女性在各種層級的團體內掌握主導權,如同人們所說,是因為她們擁有靈活的思考方式和優異的判斷能力,當然,「靈活的思考方式」和「判斷能力」具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結合兩者的是知識。

父權充分運作的期間,男人獨占知識。

所以女人才會猶豫不決、舉棋不定。

父權瓦解使得知識擴散。

知識(不是資訊,而是接近智慧的意思)的質高、量多者能夠擁有「靈活的思考方式」,「下判斷的速度」也較快。

現在,女人掌握了何種知識呢?

肯定是本質性的知識。

那一定和我在這份連載中反覆提到的內容一樣。

那就是,要得到生物學上的優先順位,就無法得到制度上的優先順位。

去年年底,我在巴黎看到大規模的學生遊行。

學生們成功地使席哈克(Jacques Rene Chirac)總統撤回大學改革法。

這件事好像不太具有政治意味。

也沒有像從前的孔本迪(譯註:Daniel Cohn-Bendit,一九六八年法國學生運動的著名領袖。)那種象徵性的領袖。

我想,他們不是對整個社會體系提出異議。

日本男孩變得越來越愛打扮、越來越可愛了。

愛打扮並不是一件壞事。

男孩們經常被迫防禦世俗原則。

因為他們每天都被教導,如果不打扮、不可愛,就無法存活下去。

我完全不曉得自己想說什麼。

說不定我什麼都不想說。

(話題變得亂七八糟了。)

我大概是覺得,所有社會現象都與我無關。

年輕男孩愛打扮是他家的事。

父權社會瓦解,我也不痛不癢。

不過對我而言,食物和女人很重要,我只想知道這兩者今後會如何演變。

特別是關於女人,世上充斥著錯誤的資訊。

譬如說,關於她們的判斷能力。

女人具備了凌駕我們之上的判斷能力。

然而,為什麼女人缺乏判斷能力這種謊言會橫行街頭呢?

男人拖拖拉拉地盤算,迫使女人復合,但女人卻沒血沒淚地拋棄男人。

相反的情況不可能出現。

我在前往巴黎的飛機上,看了《硬漢》(Tough Guy)這部電影。

昔日硬漢畢‧蘭卡斯特(Burt Lancaster)和寇克‧道格拉斯(Kirk Douglas)為了迎合現代而奮力演出,一點也不好笑。

我曾是兩人的影迷,所以一開始笑著觀看,但看到一半卻感到非常落寞。

因為那部電影沒有採用詼諧的手法,嚴肅地呈現出不得不改變的男人。

提高警覺吧。

腦袋不靈光的人提高警覺也無濟於事,但情況會更加惡化。

以上內容由大田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所有男人都是消耗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