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是你給聽眾的一個禮物

演講,是你給聽眾的一個禮物

有人會認為演講口才是天生的,其實沒有人天生擅長表達和演講,大家都有緊張、恐懼的時候。大家知道為什麼表達、演講前會緊張怯場,感到恐懼而不自信嗎?

是因為對觀眾不熟悉?沒有上台經驗?對場合不熟悉?還是對內容沒把握?假如你的工作是在大街上發傳單,第一次把廣告傳單遞給路人的時候肯定會很緊張,特別是屢屢遭到拒絕的時候,恨不得街上一個人都沒有。

試想一下,假如你手裡拿的不是廣告傳單,而是一本很有價值的書,大家都想要買卻沒辦法買到的書,此時你的心態又是如何呢?

這時候你是不是會感到自信、坦然許多,那你的心態究竟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區別呢?人們之所以害怕表達、演講,是因為自信心不足、自卑感所造成,覺得自己無法為他人提供價值,或者沒有收到他人對自己價值的認可。在這裡要跟大家強調⋯⋯

表達與演講的本質,就是為聽眾提供價值

意識到這一點,你就會覺得演講並不是那麼難,因為你是在給予,並非單方面索取,同時,你也要看到表達與演講不是一個任務,而是你給聽眾的一個禮物。

既然如此,要如何才能在表達、演講中給別人驚喜和禮物呢?那就是提供價值。而提供價值的過程中會遇到三個瓶頸:內容瓶頸、傳遞瓶頸和變通瓶頸。一般解決這三個瓶頸的方案分別是:提前了解聽眾需求,和聽眾建立連接和共鳴,用多角度思維為聽眾提供價值。接下來將從這三個瓶頸來具體闡述:

1.為聽眾準備有價值的內容

小A是一家大公司的法務專員,近來他發現公司的銷售合約中,有許多條款都存有一些風險,不過這些風險其實可以從審核流程上避免,所以小A 計畫給業務部同事們做一次培訓。

各位業務部的同事,大家好,今天我們培訓的主題是「銷售合約和合約審核流程」,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們公司目前審合約的流程和步驟是這樣的,首先……(介紹現有審核流程)

不過呢,這個過程中……(指出流程中存在的問題)因此,這些問題對公司和我們業務部的同仁來說是非常危險的。(15 分鐘過去了,大家開始感到無聊,紛紛低頭滑手機……)

小A 心想:大家看起來無精打采,是不是我講得不好呀?該怎麼辦呢?於是他開始覺得緊張,但又必須講完他認為的重點,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說,對法律條款一一做出解釋,讓同事理解。就這樣,15 分鐘又過去了。

(小李想:能不能直接告訴我該怎麼改,過兩個鐘頭還要見客戶呢。)
(小A 想:重點都說完了,剩下的就簡單說吧。)

所以,最新的合約審批流程的終審是法務部,所有合約最終的審核工作都必須提交給我們,審閱後才能和客戶正式簽約。由於時間關係,本次培訓到此結束,有問題的同事可以發mail 到我的信箱。

(小A 想:怎麼沒有再講清楚一點呢?)
(小李想:新流程具體要怎麼對接呢?)

這一次培訓結束後,小A 感覺大家好像都不太感興趣,也沒多少人認真聽,這一定是自己的原因,感到很沮喪。同時,參加培訓的同事也覺得討論的問題最終還是沒有得到解決。那這中間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呢?

公司業務員想知道具體「怎麼做(how)」,而小A提供的卻是「是什麼(what)」和「為什麼(why)」?假如小A 能在培訓前先進行調查,深入了解大家的需求,效果絕對會不一樣。

提供有價值的內容,是講話富有底氣和自信的根本,有價值的輸出會使得演講不僅僅是一種任務,反而變成提供有價值的禮物。

試想上述例子,假如你是公司的法務人員,想訓練業務員有關合約條款修改及評審的內容,那你準備的內容應該是:為什麼要修改評審流程?為什麼要修改這些條款?新的評審流程是什麼?

而業務員最關心的是:合約有哪些條款要修改?怎麼修改這些條款?新的審批流程是什麼?所以像小A 這樣一昧地講述自己想說的內容,就是低效且無意義的,受眾自然不會感興趣。

2.將有價值的內容分享給聽眾

公司最近購入一套OA 系統,小陳準備進行作業培訓,前期也做了一些小調查,明白流程的講解肯定會很枯燥,果真才剛開始10 分鐘,小陳便明顯感覺到大家的注意力開始不集中了。

小陳說:「在講接下來的內容前,我們先來玩個遊戲吧。我知道公司之前的舊系統有不少問題,大家一起吐槽下哪些點是你最無法忍受的,又應該如何改進?給大家5分鐘時間思考一下」。

接下來,大夥兒盡情地進行吐槽模式,小陳在一旁快速、簡單地記錄了下來。吐槽完之後,小陳接著說:「各位剛剛提到的問題確實存在,但公司新版的系統都已將這些問題解決了,接下來我跟具體給大家講解一下,好不好?」

於是,大家都期待聽到自己提出的問題如何被解決,整體專注度瞬間提高不少,小陳這次培訓的效果相當不錯。

透過「吐槽」這個小策略,小陳讓大家意識到「這個資訊對我是有價值的,必須仔細聽,否則會錯過」,使聽眾對資訊的關注度和期待度都很高,最終的結果十分理想。

3.現場根據聽眾需要,靈活提供價值

小黃是公司的客服人員,在公司上半年度工作表現突出,準備向HR 提出加薪20%,在和HR面談的過程中,大抵分為兩個部分來談。

HR主要想了解小黃的工作內容、工作業績,替公司提升了多少效益,因為事前有準備,所以都應答如流。

聊到部門建設、團隊管理等方面的想法,小黃開始支支吾吾,不知道如何回答,說得大部分還是技術上的工作。其實他有經手這方面工作,但回答得比較片面。

小黃最終得到的結果是加薪10%。如果你是小黃,會怎麼進行這次談話呢?可見,表達和演講的本質就是為聽眾提供價值。

以上內容由創見文化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改變一生的演講力

預設圖片
創見文化
文章: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