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一個人的老後:獨身晚年是女人的第二人生,請大方快樂地享用!


    2 七月 2015 時報出版

    old-people-545232_640

    人生到頭來,終究是一個人

    結婚也好,不結婚也罷,無論是誰,最後都是一個人。

    事實上,在日本,年過六十五歲的女性銀髮族,沒有配偶的比例為五十五%,其中喪偶者占四十六.一%,離婚者占三.五%,未婚者則占三.三%。反觀男性,則維持十七%的極低比例。女性年過八十,有八十三%處於單身狀態。

    若照酒井順子在其暢銷著作《敗犬的遠吠》註1中的說法,我就是所謂「敗犬」一族的前輩。只是,比起已過世的日本女性政治家市川房枝女士和年過八十的土井貴子女士,我可就差得遠了。她們那個世代的未婚比例不到二%,是個連阿貓阿狗都能結婚的時代,所以當時的「敗犬」算是稀有族群。

    雖然日後未婚女性仍然持續增加,但在我這一代仍屬少數,到了步入四十大關的酒井小姐那一代,「未婚女性」可就不算少了。只是,無論結婚與否,都只是女人人生中的一種選擇。在現今晚婚化的時代,雖然常有人開玩笑地表示:「就算過了適婚年齡再結婚也無所謂。」然而,始終結不了婚的「敗犬」一族與日俱增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二十一世紀是歐巴桑世紀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TO)《世界衛生統計》二○一二的日本男女平均壽命達八十四歲。日本女性的平均壽命達八十七歲,日本男性的平均壽命則是八十歲。所謂「平均壽命」,是指該年度初生零歲嬰兒到死亡年齡的平均餘命註2。因為很多人都過不了五十歲大關,只要活過五十歲,通常還可以再活更長一段時間。雖然不見得每個人都有「活到五十五歲,未來還有三十年可活」的機會,但這就是所謂平均壽命的涵義。

    隨著年齡的增加,女性人口所占的比例越高。先進國家的零歲人口出生性別比,女男比例約為一○○比一○五。而二○一二年日本六十五至七十四歲的高齡女男人口比為一○○比八十九.七;七十五歲則為一○○比六十一.八,女性所占比例有增加的趨勢。

    而絕大部分的高齡者設施中,居住者都以女性占壓倒性多數,甚至可以說「二十一世紀是歐巴桑世紀」。

    註1:《敗犬的遠吠》原書名為《負け犬及遠吠え》,講談社二○○三年出版。
    註2: 原文為「Life Expectancy AT Some Age」,人口學上描述壽命的專有名詞,平均餘命是餘命的平均值,又稱為生命期望值。統計每個年齡之存活者,未來平均還有多少壽命,長短依年齡不同而有所差異,一般來說,年齡越高平均餘命越少。

    歡迎恢復單身生活

    一般來說,因離婚或喪偶,再度恢復單身生活,稱為「二度單身」,但這個結果和「始終單身」的人其實沒什麼不同。

    越來越多年過四十五歲的人,因離婚或喪偶,而再度恢復單身生活。由於已婚者和未婚者的生活方式並不相同,對始終保持單身的人來說,面對已婚者,總有種「完全不知道和滿口丈夫、孩子的女人聊什麼」的感覺,所以對於「二度單身」者,才會有歡迎遠行好友回家的感觸。

    我自己也會有這種始終等待遠行好友回家的感覺,有時甚至會感嘆:「大家的人生到頭來,其實都走向同一條路嘛!」

    其實,這些二度單身女性「與家人共處」的時間並不長。在現今大多只生養一、兩個孩子的情況下,孩子們因升學、就業等因素,終究會離家獨立,有的孩子甚至成了單身寄生族,和父母間的關係宛如房東與房客。這些女性恢復單身生活後,就不用再當個為了準備飯菜而匆忙趕回家的「灰姑娘」。長久以來,一直扮演著每到傍晚時分就得回家準備晚餐的母親或妻子角色,現在就算毫無顧忌地通宵夜遊,也沒有人會說閒話。

    過去,人們稱這些女性為「快樂寡婦」。只要送走囉唆的丈夫,當個快樂寡婦,人生就有如再度染上春天的色彩,加上兒子對自己百依百順,簡直就像個掌握一家大權的皇太后(就是所謂的「垂簾聽政」)。今天泡溫泉,明天逛街、看舞台劇,日本女人在家中的地位著實「提升」不少。

    然而,在現今高齡化社會中的女性,只要丈夫不比自己早走一步,也就沒辦法趁身體狀況尚佳時,當個「快樂寡婦」。在我看來,老年離婚的比例之所以逐年增加,也許就是因為這些「忍無可忍」的女性,對自己的丈夫所使出的殺手鐧吧?當然,我相信也有人老早就把丈夫調教得服服貼貼,讓自己可以恣意地旅行或夜遊。

    事實上,只要邀約年過四十歲、已婚的女性好友出遊或外宿旅行,大抵都能成行,而且彼此也不會提起「老公的晚餐怎麼解決?」等煞風景的問題。

    快樂寡婦的條件

    單身者都很自在獨立,因為時間(當然金錢最好也是)都由自己掌控。而當個「快樂寡婦」的條件就是:身強體壯、有錢有閒,並且能擁有自己專屬的空間。金錢方面,就算女性本身沒有收入,也還有丈夫的遺族年金可領。日本從二○○七年開始,夫妻離婚採取年金分割制度註3,可能因此而造成熟年離婚的比例在短時間內急速增加。

    有人說:「家庭主婦彷彿隨時處於待機狀態。」雖然三房兩廳大小的房子,也許無須花太多時間整理,但女兒放學回家,準備上補習班前必須先吃飽再出門,還得替結束社團活動返家的兒子準備飯菜,或為加班晚歸的丈夫備妥熱騰騰的晚餐。要是突然下雨,甚至得開車去車站接沒帶傘的丈夫。

    像這樣為了家人必須騰出時間、隨時待命的婆婆媽媽們,究竟有多少屬於自己的時間?大概也只有趁丈夫偶爾在假日出差,兒子出遠門參加足球比賽,女兒不用模擬考才能感受到:「太好了!今天一整天都是我自己的時間!」對這不可多得的空閒,產生久違、徹底解放的輕鬆感。只要恢復單身生活,這種時間就不再是奢求。

    女人五十才開始

    好友惠利子(以下沒有姓氏的人名皆為假名)與丈夫是公認的鶼鰈情深,沒想到她年過五十歲時,丈夫卻先走一步。當時周遭朋友都很擔心惠利子會就此一蹶不振,沒想到她的生活反而過得非常充實。

    「多虧了他,我現在才能過這樣的日子。」她感觸良多地說道。其實,五十歲的女人還是活力十足,仍然對許多事情興味盎然。

    惠利子的丈夫還在世時,熱愛旅行的夫妻倆總會利用長假一起出國散心,所以當時她少有機會和女性朋友往來。現在的惠利子則時常和朋友相約出遊,享受愉快的海外旅遊或溫泉假期,也常常出借自宅,舉辦各種活動。有一次她幫一位女性候選人輔選時,甚至提供自宅當作競選總部。從我的角度來看,她自從恢復單身生活後,便能盡情四處遊山玩水,要是另一半還在世,多少有些顧慮,也許就沒辦法這麼自由自在過日子了。

    夫妻感情好,一起外出旅行自然愉快;若感情不好,那兩人的旅行就像是「酷刑」般難熬,而且旅行時費心的多半只有妻子一人。根據美國的一項統計,長假後離婚的比例特別高,所以夫妻倆單獨相處好壞參半。也許正是明白這個道理,我有一個名叫佳枝的朋友,她們夫妻出國總是選擇團體旅遊。因為她先生老是喜歡向同團的年輕女孩搭訕,佳枝覺得丈夫獨自跟團出遊也可以玩得盡興,自己也犯不著出門「侍候老爺」。

    單身女性無須看他人臉色過活,也無須為了誰隨時待命,擁有完全專屬自己的時樂寡婦間。至於這種時間究竟是地獄還是天堂,端看個人如何應用了。

    註3: 在日本,夫妻有婚姻關係期間所繳的保險費視為夫妻共同繳納,所以離婚後,對方可分得厚生年金,政府會將年金匯入各自的戶頭,因此不會有一方領不到年金的情形。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上野千鶴子《一個人的老後:獨身晚年是女人的第二人生,請大方快樂地享用!

    123213212112一個人的老後:獨身晚年是女人的第二人生,請大方快樂地享用!

    作者:上野千鶴子
    出版社:時報出版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