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愛一個人


    29 四月 2015 皇冠文化

    dikso

    愛一個人。To get her?Together

    愛一個人。這麼簡單的四個字,卻會引起截然不同的反應。有的人忍不住甜蜜的笑意;有的人則泫然欲泣。

    關鍵在於:你愛的人,到底愛不愛你?

    近來網路上熱烈討論著,一個人發生最悲慘的事是什麼?有人說,一個人看悲劇電影是最悲慘的;有人說,一個人生病了自己去掛急診是最悲慘的,而獲得最大共鳴的那個人是這樣說的:「一個人一直愛著一個不愛你的人。」愛一個人,如果他不愛你,除了悲慘,難道沒有其他?

    我們有七十億分之一的可能,在這浩瀚的人海中,遇見令我們怦然心動的那個人。因為愛著那個人,我們的感官變得異常敏銳;我們的想像力發揮到極致;我們的心靈日日攀登絕壁而後墜落下來。我們為小小的事哀愁,為一點點的微光顫慄喜悅。當然,很多時候,我們是自憐的,免不了自怨自艾,感到巨大的孤獨。但因為愛著一個人,我們又在靈魂中藏著一枚煙花,輕輕一觸便爆裂噴發,無以計數的豔麗火光。

    「一直」愛著一個不愛你的人,是因為痛苦並快樂著。愛是一種靈感,也是一種境界。徐志摩在〈愛的靈感〉中有這幾句話,是我常常誦讀,非常喜愛的:

    我不是盲目,我只是癡。但我愛你,我不是自私。愛你,但永不能接近你。愛你,但從不要享受你。即使你來到我的身邊,我許向你望,但你不能絲毫覺察到我的祕密。

    這就是愛一個人的神奇之處,哪怕他並不愛你。這靈感鍛練出詩人,或哲學家。

    愛一個人,究竟是 To get her?還是Together?一模一樣的字母,一模一樣的排列順序,卻是很不一樣的道路與過程。To get her,是一種目的,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必須運用一些策略與方法。Together,卻是一種想望,兩個人長長久久在一起,互相倚靠,安安穩穩的走下去。

    我是一個喜愛古典小說的人,同一部經典重複閱讀許多次,隨時可能停下,隨時可以再開始。因著年齡與生命經驗的增長,每次重讀都能得到些煥然的新鮮感。

    講到愛情,大家免不了會想到《紅樓夢》裡的賈寶玉,他的天然溫存與體貼,對女孩兒的疼惜和愛護,是警幻仙子上天入地唯一認證的古今情種。而我偏偏想到的是《金瓶梅詞話》中的頭號淫魔西門慶,他的任性放蕩,近於性狂躁的種種變態行徑,卻活生生是從To get her走到Together的典範人物。

    西門慶妻妾成群,還有許多包養的娼妓,霸占的人妻。他和李瓶兒之間的情感,非比尋常。李瓶兒天生麗質,運氣卻不太好,嫁了幾次,積累了大筆財富,可惜沒遇見意中人。

    她對西門慶情有獨鍾,幾番波折終於嫁進西門府中成為第六位夫人,也為西門慶帶來一大筆財富。因為她是真心愛著西門慶,因此不爭不強,委屈求全,一心只為丈夫著想,反而用柔情綰住了這個浪蕩子。他對待其他女人都是欲望的逞強,每一張床都是戰場;在李瓶兒身邊就成了溫柔鄉,每一個細節都是憐愛。

    西門慶占有這麼多女人,卻只有李瓶兒為他生下一個兒子,唯一的繼承人,絕無僅有的愛情結晶。作者的安排,是有深意的啊。

    兒子被潘金蓮的歹毒算計害死之後,李瓶兒徹底崩毀了。她被血疾打倒,藥石罔醫,原本花容月貌變得臘黃憔悴,床舖房間盡是令人掩鼻的血腥味。西門慶一點也不嫌棄,每天都去看她,陪伴她說說話。甚至到了她彌留之際,算命仙鐵口直斷,令他絕不可以再見李瓶兒,否則會招致災殃,一向篤信卜卦算命的西門慶,在門外徘徊一夜,還是走進了那宛如煉獄般的房間,環抱住他最愛的女人,安靜的躺在了她的身邊。

    不再是秋水般的眼眸;不再有吹彈可破的肌膚;不再能翻雲覆雨的享樂。這房間以外,多少女人等著取悅他,帶給他無上限的感官刺激。他還有多少財富想要屯積;還有多少官爵想要搏取,對一個三十三歲的男人來說,這世界還有太多值得放手一搏的好東西。

    而他全部拋下了。他珍惜的擁抱住自己最愛的女人,聆聽著死亡的氣息吹在耳邊,他只想把握這最後的一刻,和她在一起。

    每一次讀到那黯黑的床榻上,李瓶兒與西門慶的訣別,我的眼睛總是潤濕的。這男人終於理解了愛,當他的摯愛離開的瞬間,他總算是清醒的看見了愛的容顏,雖然不是至美,卻是至尊。他生命中唯一的極致,不是To get her,而是Together。

    愛一個人,並且得到愛,並不是最困難的。愛一個人,而能保持愛意,長久在一起,卻很不容易。我認識一個戀者,不斷突圍而出,成為愛情哲學家,愈愛愈登峰造極,與他所愛的人始終親密相愛,我好奇的詢問他,祕訣是什麼?

    「真正的理解她。」他說:「明白她是什麼樣的人,就不會有不該有的期待,也不會失落。只有愛和喜悅。」如果想長長久久愛著一個人,一直在一起,理解是很重要的吧。

    不是我想像或期待的樣子,而是愛人真正的樣子。真實的性情,真實的陰暗與寡合,都能理解。而後,我仍想和這個人在一起,仍為了這個人怦然心動,仍希望自己帶給他最多的幸福。

    於是,我才能說,我愛一個人。

     

    張曼娟

     

    (圖文摘自皇冠文化《愛一個人》)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