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學習,玩真的!》蔡淇華:教育是打破「 階級複製」 的最大利器


    15 五月 2017 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Monoar)

    這學期開學後,校內(惠文高中)學生的兩個提案獲得了初步的成功。一是「聖食計畫」:學生成功組成了「聖食志工團」,將學校十個班級的午餐剩食,轉變為火車站附近八十位街友的晚餐;二是校刊社「《十年》香港採訪計畫」:校刊社學生成功募得款項,四位社員將在十月二十一日飛到香港訪問《十年》導演歐文傑、伍嘉良。

    「恭喜你,你指導得很成功。」聞訊的友人恭維我。

    「還好,我只是扮演好我的鷹架角色。」

    當學生離開課本,真正進入實務的PBL問題本位學習時,在現實與理想間,學生會有許多待填補的細節; 而思考邏輯的斷裂處, 正需要老師協助連結。

    因此我常自詡是蘇俄心理學家維高斯基(Le v S . Vy g o t s k y ) 發展出的「 鷹架」(scaf folding)。鷹架就像學騎腳踏車的輔助輪,幫助學習者在過程中不會跌倒,最後輔助輪/鷹架一定要拆掉,才能真正學會並獨立。

    原先學校廚餘簽約外包給養豬場,「聖食計畫」執行前便面臨違約問題;另外,剩食交給基金會後所產生的食安責任歸屬也待釐清。我和同仁協助解決的同時,會讓學生了解處理的過程,讓他們學習日後面對爭議該如何化解。這是「自行蓋一棟樓」的重要能力。

    學生提出「《十年》香港採訪計畫」時,只有「我們想採訪一群好導演,請捐款給我們」的簡單邏輯。我請他們回去思考「為什麼要採訪這一部電影?為什麼是我們訪?為什麼需要四位同學?為什麼是這個金額?」然後我將同學思考過後的說明公開在我的臉書,一天內即募到了需要的款項─「引導學生學習從別人的角度思考」便是這堂鷹架課想搭出來的模樣。

    現世中極大比例的成功者,都是借助原生家庭的「鷹架」,才能比他人更快速蓋好自己的城堡。例如巴菲特與比爾‧蓋茲都不是白手起家。巴菲特的曾祖父在一八六九年創立了巴菲特父子公司,巴菲特從祖父身上學到不少投資理財的啟蒙;比爾‧蓋茲的媽媽協助他得到IBM的合約,父親曾任華盛頓州律師協會總裁。

    也就是說,巴菲特與比爾‧蓋茲的成功,部分得歸功於原生家庭的「知識鷹架」與「經濟鷹架」,因此我們常歌頌像馬雲及郭台銘這樣白手起家的CEO。但在這一個資本主義走到極致、土地及科技成本愈疊愈高、財團經營無所不包的年代,要我們的新生代在畢業後「自行蓋一棟樓」,難度愈來愈高。今年拜訪矽谷排名第一的Monta Vi sta High School時,校長也坦承學校之所以能不斷得到英特爾及西屋等獎項,大多數得歸功於學生家長構築的鷹架:「老師只能用下午社團時間指導,能拿到那麼多科技公司及大學資源,其實都得歸功於家長。他們很多人就是蘋果電腦的員工或史丹佛大學的教授。」

    我們常說教育是打破「 階級複製」 的最大利器, 因為老師可以幫助那些沒有先天「家庭鷹架優勢」的學生,架起他們需要的鷹架。然而普世的老師不見得擅長造鷹架,而且學生想蓋的房子不一定是老師擅長的房型,除非老師願意為學生重新學習;另外,學生也不見得喜歡利用老師搭起的鷹架,有時學生嫌它太粗糙,有時懷疑其穩定性,有時更視其為干擾。

    指導校刊時,剛接班的「新政權」常喜歡批評「前政府」的一切作為,殊不知這些作為都是為了解決當時問題而產生的結構。而當「新政權」快速實施「轉型正義」時,往往因為基本能力的缺乏,做得比「前政府」還差。這時候我就必須為他們搭鷹架,但許多已經有「官威」的學生會陽奉陰違,瞧不起這些鷹架,甚至學習一些「假文青的俗濫套語」,例如「老師沒有權力審我們的稿」,師生衝突往往一觸即發。「難道我當你的指導老師,連幫你挑錯字、順稿的權力都沒有?」這時當老師比當小媳婦還沒尊嚴。

    「 聽說校刊的幹部最後都會和老師起衝突。」 提議「 《 十年》 香港採訪計畫」的L那日走入我的辦公室。

    「沒錯,當我的『教』和幹部的『學』沒有交集時,衝突就產生了。」

    「我要如何不和老師你起衝突呢?」L的問題讓我覺得啼笑皆非,因為他喜歡向學姐提問,被學姐視為「衝突製造者」,因此學姐不支持他成為新一屆的社長。

    「品格!」我不加思索。「只要你品格好,你不會和我有衝突。」

    L真的品格好。當我要求他回答前面那四個「為什麼」時,他在我要求的時間內完成。他不知道的是,「在要求的時間內完成」對十幾年前學生而言是基本品格,但對現在的學生而言常是天方夜譚,因為說話不算話已是常態;一句「我忘了」往往就想擺脫責任。

    「品格」聯考不考,升學率好的學校才會受到家長與媒體的青睞,所以師生只需一起蓋「升學的房子」,那棟房子不需要「品格」這種鷹架。

    說話算話的L沒和我衝突過,我建的鷹架還算安穩,L也因此一起在校刊蓋出了「PM2.5」、「臺中BRT」、「十年」等專題的樓。然而現世常常搞不懂「溝通不等於衝突」、「挑戰不等於沒禮貌」。

    喜歡批判性思考、挑戰舊思維的L,在討論《十年》時不斷表示:「探討今日香港是否會成為明日臺灣時,我們不要預設立場」、「各方的聲音我們都要納入」。

    感謝L搭起的鷹架, 幫我看見一個事實: 原來最能夠做出一番成績的人,不僅最敢挑戰,也常是最有教養、最會換位思考的人;而那些喜歡站在對立面、沉溺於負面語言快感的族群,常是最沒有學習力與執行力的一群。關於溝通的品格,關於整個社會互搭鷹架的共好習慣,我們還有一條很長的學習路要走。

    曾有一位明星大分貝地對一位長者的建言大肆砲轟,嗜血的媒體見獵心喜,便將此當成當日的新聞頭條,被挑起情緒的網友也隨波起舞:「為什麼老人們永遠要歧視年輕人?」當所有對話都被扭曲為「敵意」,當所有現場都被媒體塑造為「戰場」,國家就失去了品格,世代間的互信就此失落,人與人之間也失去互搭鷹架的可能。而教育,往往是失去高度的第一塊。

    五十歲了,應該會被定位為食古不化的老人,但我仍努力鍛鍊筋骨當鷹架,試著將一個個學生介紹給企業主朋友,甚至正和矽谷Cupertino市的僑社會長合作,要推出專為臺灣年輕人設計的矽谷創業孵化器(incubator),讓僑社的熱錢挹注於想在矽谷創業的臺灣年輕人,每人十至二十萬美金的創業基金。然而這些企業主往往會再加一個但書:「希望你推薦的人選品格好,因為遇到太多說話不算話的地雷。」

    沒錯,教育需要鷹架,創業需要鷹架,但別忘了,只有真正有品格的人,才能利用這些鷹架,一步步登高,蓋好自己生命不倒的高樓!

    本文節錄:【學習,玩真的!】一書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