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樣面對悲傷?放手,以及放手的哭泣

    19 3 月 2019 平安文化

    RSS
    Facebook


    圖片來源/pixabay

    悲傷的感覺,源自於經歷到喪失。你失去了某個東西,或有某個東西你原本希望此刻能擁有卻無法擁有。不見得要是很大的東西。此外,喪失希望或喪失某個特定夢想,也可能引起哀悼的感覺。

    你認清失去事實的那一刻,你將開始哭泣,有可能是悄悄落淚,也可能是全身顫抖地嚎啕痛哭。有些人會經歷這種類型的哭泣,它通常很少超過五、六分鐘,發洩和抒壓的效果足可媲美性高潮。

    有些人表示說覺得自己喉嚨彷彿噎住了,他們想哭,卻似乎哭不出來。就像一股無法中斷的波浪。對某些人來說,有熟人相伴時,他們比較哭得出來,有些人則偏好獨處的時候哭泣。如果你屬於後者,並需要「一臂之力」來協助你哭出來,不妨試試以下方法,亦即我所謂的「當你自己的好家長」。

    當你自己的好家長

    我們人人都有個母親或父親角色或其他照顧者,他們有著人人皆有的各種資源和極限。與此同時,我們心目中也有個終極好家長的理想模樣,終極好家長能對我們所有的感受了然於心並全盤接納、能無條件愛我們,且永遠能說出我們最需要聽到的話。

    請想像你自己就是這終極好家長,就照這樣對你自己說話吧。譬如說,我自己這麼做時,聽起來會類似這樣:「伊麗絲寶貝,事情的發展未能照你原本所希望的那樣,真是可惜。你這麼努力才走到這一步,而且你原本那麼志在必得……」接著我會盡可能具體詳盡地描述我原本希望的是什麼,以及要是真的實現了該有多美好,於是所有淚水將自動湧現,我便能放手了。

    如果除此之外,你也擁抱自己或溫柔地撫摸自己的手臂,感受會更加強烈,但這個方法不見得總能把波浪真正中斷,我接下來將進一步探討。

    對放手的抗拒感

    請想像一個空的果醬罐用細繩從天花板倒掛在半空中,有隻蒼蠅受困在罐裡,拚命繞圈圈想從罐頂逃出來,但從罐頂是不可能出來的,唯一的出路是從下方罐口出來,但蒼蠅太堅持要往上飛了,因此不斷焦急在罐子最頂端繞圈圈,要是牠能讓自己降下來個幾公分,就能重獲自由了。

    我自己也有這種抗拒感,不肯讓自己降到自己的內心深處,去面對某個沉重又艱難的東西,因此有時候我變成和內心壓力共處很長一段時間,最後才終於允許自己投降並放手,向下降落回我自己。

    得知我有能力放手並回歸自己,讓我更有勇氣去接觸我長久以後恐怕會失去的人和事物。

    有些人在經歷了很深的悲傷後變得更強健了,因為他們學到,你可以透過哀悼的心情從悲痛中走出來。有了這份認知後,人生變得不那麼危險了,有些人從未徹底哀悼某件事物,因此背負著悲傷的重擔,也許終其一生都完全或盡量設法逃避這悲傷,逃避悲傷所衍生的症狀,或許很類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或人格疾患的症狀,逃避悲傷也可能導致憂鬱症。

    如果你和所失去的親人,彼此間的關係很糾葛,悲傷將會較深。你或許會納悶,你從這位失去的親人身上獲得的這麼少,為何悲傷還會這麼深。但過去彼此關係親暱、溫暖且單純的人,談放手容易得多。畢竟他們日後所回想起的盡會是美好回憶。

    如果你們的關係是矛盾的,你從來未能從這段關係中獲得所需的圓滿感受,放手將會比較困難。你所需面對的,不僅僅是要向對方說再見,也是要向一切你從來未能得到的東西,以及向「你有朝一日仍可能從對方身上得到」的最後一絲希望,一併說再見。放棄一項未完成的作品很困難,同樣地,被迫放棄一段始終未能成功的人際關係也可能很困難。

    把你的悲傷分擔出去

    喪偶的人,或經歷離婚的人,如果多年後依然滿腔憤怒或尖酸,有可能意味著他們無法處理他們本身對於失去的情緒反應。若欲處理對於某件事的強烈情緒反應,一個人的「我」必須堅強到足以承受這件事,也必須至少有一位親友,支持並協助當事人接受這失去,和調適自然會隨之而來的無助和悲傷感受。

    倘若放手太難,有可能因為你仍不夠堅強到足以接受你對失去的情緒反應,且仍未徹底意識到這情境所帶來的衝擊。

    如果是這種情形,不妨把你的經驗,說給一個善於傾聽和協助你調適你情緒的人聽。據說分擔出去的悲傷,其沉重將減輕一半。但你選擇什麼人做為協助者也很重要。此人必須既要有能力,也要有意願協助你調適你的情緒,不然這次經驗並不會讓你有抒解釋懷感。你結果反而非常可能感到挫折又困惑,最後會覺得好像自己做錯了什麼。

    這就是為什麼最好先確認對方是否能勝任後,再決定是否要開始。譬如你可以說:「我想跟你講一件對我而言非常痛苦的事。你想聽嗎?我可以現在講給你聽嗎?還是改天再講比較好?」如果和你交談的對方回答不願意或語意含糊,有可能是因為他或她以前經歷過類似的痛苦,卻被他或她壓抑了,你講起你的故事時,他或她的痛苦再度以焦慮感的形式浮現。

    如果你周遭沒有人有意願或有能力分擔你的痛苦,你可轉向專業人士。善用一個你可以選擇以後再也不見面的完全中立者,好處非常多。要注意的是,就算有著心理治療師或心理學者的頭銜,也不保證對方就一定有能力調適別人的感受。欲具備處理他人感受的情緒能力,必須要先有能力掌握自身的感受,也必須要有足夠的內在資源,才能替別人承擔這樣的重荷。如果你無法確定,可以自己先小小測試一番,先談一談你以前所經歷過的較不那麼痛苦的事,看看這樣感覺如何,如果感覺還不錯,你的悲傷變得比較易於承受了,你可以繼續訴說更為痛苦的事情。

    寫一封道別信

    每當我感覺到對某件事物放手能讓我的某位案主受益時,我就會請他們做個小練習,寫一封道別信給他們所需要放手的人事物,案主會拿到一頁紙,上面列了一系列能激發靈感的問題,這系列問題可見於附錄一,另附上兩個參考用的道別信例子,也許撰寫這樣一封道別信將有助你放手。

    你準備道別時,最好能用「謝謝你」道別。比方說,如果你準備向抽菸道別,你必須感謝抽菸所曾帶給你的所有愉快時光。如果你準備向一套舊生存策略道別,譬如你向來總是對自己說:「我凡事都非得靠自己不可」,你首先必須感謝這套策略曾帶給你非常大的幫助,它以前想必曾經非常管用,不然你不會把它納為己用,說不定你父母在養育你的過程中非常缺乏資源或能力,而這套策略保護了你,當一個隨和又聽話的孩子,或許意味著你已經盡力了,你從這段親子關係中能得到的就只有這麼多了。

    你向某人道別時,應該既要感謝對方,也要祝福對方未來一切順利。道別的「farewell」一字,字面上意思確實正是你希望對方「諸事順利」;換句話說,我們希望我們正在放手的對方,在未來的人生路上事事順利,如果你無法祝福你所放手的人,那麼你便尚未真正對他們放手。

    你把道別信寫好後,不妨朗讀給一個能讓你感到自在的人聽,因為能有人見證是很不錯的。如果你無法自在地朗讀這封信給任何人聽,你可唸給一棵老橡樹聽,老樹永遠都會願意聆聽。

    很多人寫道別信時,會邊寫邊掉眼淚,你想必將很深刻地經歷到你的感受,並將深切體會到你寫信的對象在你人生中有多麼重要。感受浮現時,你可讓感受隨著淚水湧現,這樣經常能讓人有發洩抒解感。

    憤怒和尖酸需要轉化成放手的悲傷

    如果你心裡仍懷有舊的憤怒或尖酸,把它們放掉,對你的靈魂會是很不錯的,道別信恰好非常適合做此用途,請盡可能具體詳盡地敘述你所想要放手的東西。

    說不定這東西不是某個現實生活中的人,而更是某個夢想或你對你自己的某特定看法。假如寫道別信未能奏效,說不定只是因為需要換一個收信對象,說不定最大的失去,倒不是某個人,而更是你對一段關係的夢想,你原本夢想著你們倆的這段關係會是某種模樣,實際上卻從來不曾那樣。或說不定你最大的失去,是失去了你因為和他或她在一起而擁有的社會地位,那麼一來,你應該是把信寫給那個夢想或那個社會地位。

    以上內容由平安文化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敏感得剛剛好

知 識 家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