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經濟不會好轉,日子怎麼好轉?


    24 11 月 2018 大是文化


    (圖片來源:pixabay)

    在經濟狀況不會好轉的前提下,如果能夠改變現在的各種制度,我想就能為目前的40歲世代描繪一個烏托邦的未來。可能性之一是「放寬家人的定義」。

    曾有一齣舞台劇《寄生族樂園》(日本編劇家古城十忍編著),便是參考《單身寄生時代》而改編的作品。請容我用一點篇幅,介紹這齣舞台劇的內容:從前,有一對夫妻與兩個成年的子女擠在一間小房子裡。女兒有正職工作,且把打零工的男朋友帶回家裡住。兒子則是繭居族,大學休學以後整天關在家裡、足不出戶。有一天,妻子獨居的母親只說:「我腿瘸了。」便搬家投靠他們;而丈夫的媽媽過世後,他的爸爸也把房子賣了,並與他們同住。一個屋簷下,突然住了七個人,於是每天搞得雞飛狗跳、烏煙瘴氣。

    有一天,住在隔壁的爺爺來串門子,看到這個情形就說:「我看你們兩個老人來住我家吧。」不過,有一個條件就是,三個老人要守望相助,直到離開人世,最後活著的一個人就由夫妻倆照顧。於是,兩位老人家就搬到隔壁。女兒因為工作調派海外,所以她男朋友就跟著出國當家庭主夫。原本搞自閉的兒子也創立網路公司、事業有成,便搬出去自立門戶。最後日子總算回歸平靜,皆大歡喜。

    這齣舞台劇所描述的,其實是「橫軸」與「縱軸」的親子關係。只要將這兩條軸線稍微放鬆,就有可能找出其他合適的組合。如此一來,40歲世代也能安心的迎接老年生活。

    「橫軸」的聯繫:透過同居、合租,老後不孤單

    所謂「橫軸」的聯繫,就如同《家庭難民》一書所描寫的,就是透過再婚或事實婚(按:未辦理結婚登記、有實無名的婚姻關係)、同居、合租等,制定一個確保高齡者不被孤立的制度。

    例如《寄生族樂園》一劇所描述的,高齡者合租屋的家庭型態。想再婚的人可以自由嫁娶,住戶也能偶爾一起吃個飯,當作聯絡彼此感情的場所。

    我覺得社會應該提供這樣的環境,幫助大家嘗試不同的生活型態。舉例而言,獨居的老人若能提供自己的房子當作集合住宅,他個人只住一間房間的話,即便發生意外,也有同居人照顧,且沒有孤單無依的問題。如果政府也能擬定相關制度、供應補助的話,我想應該會有更多人願意效仿。

    除此之外,有共同興趣的人、或朋友之間,也可以利用這種形式將彼此的關係實質化。

    例如,單身女性喜歡跟姊妹淘說:「如果老了以後,我們都還沒結婚的話,就一起住吧。」當然這只是嘴上說一說而已,大部分的女孩子也都會找到對象、結婚生子。然而,現在這些約定或許都會成真,而且是在現實生活中發生。

    我認識一個有相同興趣的小團體,聽說在熟齡的單身女性之間也有過類似的對話—雖然不見得要住在一起,但大家退休後可以搬去鄉下住,當彼此的鄰居就能相互照顧、安享晚年。

    透過興趣或友情關係,社會上已經出現比家人更輕鬆、自在的連結。我們應該要提供一個合適的模式或組合,因應「共同生活」的需求。換言之,為了應變這個需求,我們必須改變現在的家庭模式及心態,拋棄只跟家人住、或跟外人住不放心的成見。

    「縱軸」的放鬆:沒有血緣關係,也可以「收養」組成家庭

    在現今社會,只有血緣關係的親子才具有扶養義務,但其實這樣的法規已經跟不上時代。也就是說,我們在聯繫「橫軸」的同時,也該鬆綁血緣上的親子連結,也就是「縱軸」的組合。

    目前的40歲世代,到了2040年,將因父母的看護或子女養育問題,而產生階級差距。

    當這些人六十幾歲時,即使自己的經濟條件無虞,但光是有人從父母手中繼承豐厚的遺產,有人卻得長期看護一貧如洗的父母,就會讓彼此在經濟上產生差距。此外,一樣需要看護,但是不是入住公家的特別養護老人院,也會造成極大的差異(按:由於日本實施長期照護保險制度,特別養護老人院僅需自付額一成,約7萬至13萬日圓﹝約新臺幣1.9萬元至3.5萬元﹞)。而且差距會比現在來得更嚴重。因為看護的經濟壓力不出在當事人身上,子女就會產生不公平的感覺,但這種感受光靠親情是解決不了的(拙作《近代家庭的未來:家人與親情的矛盾》,1994年,新曜社)。

    除此之外,因為子女失業或窩在家裡,60歲世代不得不扛起照顧責任的案例,也將比現在更多。而這同時拉大了他們與那些成家立業的人之間的差別。

    為了防止親子同歸於盡的悲劇發生,基本上,我們應該營造一個父母不用養育子女一輩子、子女也不用一肩扛下照護壓力的社會氛圍。總而言之,這就是所謂「縱軸」放鬆的社會。

    同時,就預防「孤立」的觀點來看,日本應該打造一個沒有血緣也能建立親子關係的社會。例如,經濟條件較為寬裕的人可以收養孩子等。

    就以我朋友為例,已經80歲的他,在東京有一棟透天厝,一個人獨居(喪妻又無子嗣)就收養60歲的姪子當養子。對於姪子夫婦而言,養父雖然有需要看護的風險,但他們能夠繼承東京的房產作為保障,因此絕對不會吃虧。顯然,沒有血緣關係的人,也可以透過收養或同居的方式,避免自己老後孤單無依。

    只要我們的社會能夠提供支援,幫助這些放鬆「縱軸」的組合,亦即不是家人也可以安心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便能夠防止親子同歸於盡或老人被孤立的問題。

    以上內容由大是文化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失控的逐底社會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

    <-- hide ad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