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零工經濟&斜槓青年】打零工的時代真的來臨了嗎?


    8 10 月 2018 有方文化

    (圖片來源:pixabay)

    年輕人都以為這些工作自由,其實哪裡有自由?半夜三點要你去排隊、下午五點要你去買東西,你二十四小時都被占滿滿,隨時都要stand by,哪裡有自己「完整可用」的時間,能夠安排進修,提升自己的價值?

    我剛畢業的那幾年,全世界都在流行迷你裙,真是讓人傷透腦筋!

    像我這樣肥臀短腿的人,能穿迷你裙嗎?不就是自曝其短!我懂得這個道理啊,可是買不到長些的裙子,不得已買一條來穿,別人看到我時,很顯然的是盡力憋住笑,並客氣地說:「妳也流行穿迷你裙?」

    零工,是未來職場的主要樣貌?

    事實是這樣嗎?明明我是「被流行」,一種沒有選擇之下的無奈選擇,並不是我的主動選擇。可是別人看不到我內心的掙扎,眼見為憑,自以為是地說我也在跟流行,然後過度概括之後主觀論斷:連肥臀短腿的人都忍不住要趕上這股風潮,誰說迷你裙不流行呢?

    這叫什麼呢?倒果為因,積非成是。

    上面我之所以大膽犧牲色相,幫助你發揮想像力,是為了讓你明白近期有一則報導,而我認為有必要站出來唱反調,提供另一個角度的觀點。某次TVBS記者來訪問我,指出《遠見》雜誌做了一個「非正職大軍來了」的專題,當中提到打零工的時代來臨,並且下了一個結論:

    「零工,將是未來職場的主要樣貌。」

    該雜誌舉出一個數據,這十年來,美國民營企業的新增正職不到1%,零工人口卻高達五千四百萬人(你注意到這兩個數字在採用上的取巧性了嗎?)。所以你正在做的工作,未來很有機會將被約聘人員、時薪人員取代,甚至被企業外包給鐘點族或SOHO族。

    三個案例──是主動選擇,或被迫無奈?

    接著, 雜誌再舉Uber為例(你注意到它特別以象徵一種新時尚的Uber為例嗎?),帶給人類顛覆傳統的工作型態。在現今社會中,只要你有能力、時間、工具,便可以賺到比窮忙上班族更豐沛的收入。

    再來,根據這家雜誌的發現,不少就業人口選擇打零工,雖然沒有固定收入,但相對比較自由,而且只要肯努力找到自我價值,產生的身價甚至讓一般上班族更羨慕。非正職大軍已然成形,若不趁早做好準備,小心你的工作也會被Uber了!

    然後,該雜誌再舉三個在台灣發生的例子:

    •案例1:一名高中學歷的二十七歲年輕人在擔任保全人員之後,認為血汗低薪,於是離職。後來經人介紹,到工地當搬運工,短短幾天賺了五、六千元,發現打零工的機會真多,於是接了各種粗活來做,像是搬家工人等。努力一點,月入四、五萬元不成問題。基於正職難尋、投報率又低,決定放棄找正職工作,展開「零工生涯」。

    •案例2:一名大學畢業生,現年三十歲,之前在公司擔任行政助理,月薪始終無法突破30K,為了繳學貸,假日就去兼差,比如超市大夜班等;若以時薪換算,收入不比正職差,索性辭職當起跑腿幫,像代客排隊、代買東西,還做癌症新藥的人體試驗,終於突破30K。

    •案例3:一名四十二歲的單親媽媽,原為報社記者被資遣,後來到處接外稿,以及接案寫書與編輯。為了可以持續領失業救助金以及中低收入的補助,她都拜託業主不要以薪資名義報稅。

    (為了忠實呈現雜誌報導的原義,節錄了上面這麼多段落……以下就導入我的看法。)

    不要重蹈「派遣風潮」的覆轍

    對於這三名受訪者的處境,我完全可以了解他們打零工的背後形成原因,但是你能說,這是他們主動的選擇嗎?就像我未滿三十歲的同事蔡瑞宇說的:「如果可以做正職,薪水不錯,誰要打零工?」

    我同意,工作正在大量消失,這是數位化與自動化的結果,而這個趨勢全球皆然,不惟台灣。我也同意,時代巨輪不斷往前推進,社會也不斷在蛻變中,新的需求在尚未規模化之前,會先以打零工的型態填補需求的縫隙。但是我們不能據此總結、暗示這是一個風潮,是工作者主動選擇的結果,而是應該倒反過來強調:

    當企業提供的正職缺不足時,人們不得已被迫必須用打零工的方式謀生。

    也就是說,不要鼓動這股風潮!讓年輕人以為打零工更自由,是一種更先進的工作模式;或是讓企業以為現在的年輕人喜歡打零工,所以就將正職缺開成零工缺。

    這讓我想起二○○八年金融海嘯,奇美一直被認為是幸福企業,卻一下子砍掉三千人,全部是派遣人員,民眾這才嚇到,不再以為派遣是時髦的工作。那時候張忠謀退休在家,樓下每天都有被辭退的員工在抗議,都是派遣人員。後來張忠謀回任,其中一項重要改革是取消台積電的派遣制,全部轉任正職員工。

    但是在那之前,年輕人不知道派遣工作是有風險的。當時日本有一齣走紅的電視劇《派遣女王》,讓人覺得派遣人員好厲害,不管到哪家公司都可以幫它們起死回生,有一種拯救地球的英雄fu。而媒體也不時報導,派遣人員不必死守一家公司,可以到多家企業歷練,經驗更豐富,並且暗示只有高手才能做派遣工作。

    青春才賣完,要賣什麼?

    如果「派遣女王」到最後面臨的是高風險的生涯,那麼「零工皇帝」的下場則更危險,因為會使用派遣制的以大企業為主,而開放零工職的以小公司為多,你認為哪一個更為朝不保夕?再來看看工作性質,派遣人員有部分是擁有高階技術者,而打零工的工作,賣的幾乎都是以下三項「青春財」:

    •賣年輕:比如車展模特兒賣的是美貌。
    •賣體力:比如工地的搬運工。
    •賣時間:比如代客排隊、代買東西。

    做一年、做兩年⋯⋯做十年,做這些工作會留下什麼知識、技能或人脈?很少!那麼到了四、五十歲,沒了上面這些青春財,又正值中年危機,請問要賣什麼?

    年輕人都以為這些工作自由,其實哪裡有自由?半夜三點要你去排隊、下午五點要你去買東西,你二十四小時都被占滿滿,隨時都要stand by,哪裡有自己「完整可用」的時間,能夠安排進修,提升自己的價值?

    《遠見》雜誌與TVBS都是舉足輕重的媒體,令我很是憂心,這股「被動」走勢萬一被一窩蜂報導成流行風潮,將再度讓台灣的就業市場陷入另一場災難。所以特此呼籲大家,應以「勞動者」的角度來看待此一現象,最後給年輕朋友以下三點建議:

    •打零工不是不能做,但絕對不要當作主業!
    •如果真的一時半刻無法找到正職,打零工只能當作跳板。要努力求表現,想辦法轉做正職!
    •如果還是熱愛打零工的自由,就要想辦法當工頭,打組織戰!

    以上內容由有方文化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你的強大,就是你的自由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

    <-- hide ad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