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錯賽局,輸的更快

贏錯賽局,輸的更快
贏錯賽局,輸的更快

最近讀一本書<生態系競爭策略>,覺得非常的受用,目前產業變化得太快速,新技術不斷出現,不同業種的交互作用,舊有的生態系被破壞,若無法辨認環境的變化,因應加入新的生態系,公司可能就會失去生存的空間。

而<生態系競爭策略>提供一套系統方法如何辨別環境變化,及如何型塑新生態系。下面有幾點,頗顛覆我原本的觀念:贏比輸還慘、早比晚還糟、追隨者決定領導者!?但仔細思考也頗為認同,一起來看看吧!

贏錯賽局,輸的更快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2012年宣布破產的柯達。曾經的底片沖洗天王,當數位浪潮來襲,當傳統相機轉變為數位相機,柯達很快的注意到這個趨勢,而將公司的資源大幅從原本的底片沖洗,轉移到數位照片沖洗,在沃爾瑪等連鎖零售店設置了數位相片沖洗服務,也成功打進家庭使用的數位相片印表機及耗材市場,成功的取得數位相片沖洗的領導地位。但是這卻是場錯誤的賽局,柯達沒有觀察到螢幕解析度的演進,人們漸漸不再印出照片,而是透過螢幕欣賞,在社群媒體分享照片。原本的生態系崩壞,新的生態價值系統出現,而新系統中沒有柯達的位置。成功的贏得數位沖洗的賽局,同時也耗盡了能夠在新生態系形成之前轉型的資源,在新賽局中輸的更快。

書中說明,生態系的定義:合作伙伴透過價值結構相互用,向終端顧客傳遞價值主張。透過觀察伙伴間價值結構是否發生變化,來得知是否原有生態系已產生變化。再考慮如何做生態系的防禦及進攻。

投入太早比太晚還糟

1986年飛利浦就看到高解析度電視的潛力而大舉投入,市調時94%消費者也表示高度興趣,因而推出產品,但是並沒有獲得成功,反而造成25億美元的損失,公司差點破產。飛利浦對於技術及消費者的洞察並沒有錯,但推出的時機,將近早了二十年。高解析度電視能發揮效果,需要有高解析度攝影機(技術)、新的廣播法規、更新的後製技術及流程等的配合,而這些相關的部分,一直到20年後才成熟。而當時技術已轉變為數位訊號,飛利浦投入的類比訊號技術沒有用處。

這本書提供一個架構來判斷新生態系能顛覆舊系統的時間點,可分4個象現來判斷,並有不同的因應策略。有些狀況時間未到,公司仍必須持續投注資源在舊生態系,而在時機成熟時,將大部分資源轉至新生態系。

追隨者決定了生態系的領導者

我們常常聽到Apple生態系、Google生態系。自然而然認為這些廠商就是生態系的領導者。本書提醒不可陷入本位主義,認為自己是當然的領導者,而不考慮伙伴的利益。書中舉了Apple Pay沒有成為數位支付的領導者,就是因為本位主義,以己身的利益為主要考量,而信用卡、電信商等週邊伙伴不願意追隨Apple的生態系,所以Apple Pay雖然有非常好的機會,但是在數位支付中沒有佔到絕對市佔。

在新生態系形成的過程中,追隨者有很大的權力,因為他們選擇追隨那個領導者,決定了那個領導者的生態系可以勝出。所以在新生態系形成的過程中,領導者得吸引、擴大他的追隨者,也得適當的讓利。生態系的成功並不單是領導者的成功,而是整個生態供應鏈各個伙伴都能成功,並且對消費者提供價值。

以上3點給我很大的啟發。

Meta也面臨生態系威脅

今年以來Meta (Facebook)的股價已崩跌50%,主因是Apple的隱私權條款,讓Facebook不再容易取得用戶資訊及足跡,大幅影響到他的廣告業務。原本Google、Facebook透過手機、PC,免費提供消費者使用,以取得使用足跡,再提供給廣告商的生態系統,已大受威脅。這也是為什麼Facebook要改名Meta,而大舉進入元宇宙的原因。元宇宙絕對是正在形成的重要新生態系, Meta旗下的Oculus VR頭盔,能夠直接取得第一方資訊,對於Meta在新生態系取得領導地位有很大幫助。不論在產業界有怎樣的領導地位,都要時時注意環境、技術的變化,不然打敗我們的可能不是競爭對手,而是這個時代。

人生是否也會贏錯賽局?
看這本書的最後一個感想:人生是否也會贏錯賽局?
這個問題也留給大家思考!

本文為讀者投稿。
作者為:東歐一姐的商旅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