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嫉妒來一記鎖喉!給偏見來一腳飛踢!

給嫉妒來一記鎖喉!給偏見來一腳飛踢!

有些人簡直是時代的寵兒,完美搭上時代的順風車,事業一路順遂,獲得成功,成為目光焦點,過著被名車、豪宅、藝人環繞的生活。只要這種人出現,就一定有人在旁嫉妒地酸言酸語:「反正都是騙來的吧?」「不過是個用錢收買人心的魔鬼。」這些酸民一心想找出弱點來撂倒成功者,真是可悲又煩人。

酸民大概覺得,以這樣的言行貶低對方,使對方跌落神壇,就能像公園的翹翹板一樣讓自己的地位升高。這是多麼幼稚的人生觀啊!真想挖苦他們「不如回去幼兒園,重新從怎麼玩翹翹板學起」。實際上,就算嫉妒對方、把對方撂倒,地位下滑的也是自己。但如果指出這點,那些硬要把人生套用到翹翹板上的人就會反過來嘲笑我:「你這麼笨大概不知道,最近很多公園都因為遊樂設施太危險而禁止使用了。」說這些話真不得異性緣,看來我只能給他來一記過肩摔了。(結果我的五十肩變得更嚴重。)

「有錢人的心靈汙濁,窮人卻擁有一顆美麗的心」⸺ 這是動畫或童話的常見公式,但只要在人世間活個三年左右,應該就知道這只不過是幻想。到了中年還保有這種想法的人,大腦到底是被嫉妒研磨得多光滑啊?實際上,財產的有無與心靈的美醜無關。有心靈美麗的富人,也有心靈汙濁的暴發戶;有些窮人擁有美麗的心,但也有人不只貧窮,內心更髒到無可救藥。這不是理所當然嗎?

我感到萬分不思議,那些一味嫉妒成功者的人,竟然毫無這樣的念頭:「可惡!我也想變得那麼有錢,每晚都跟美女在一起。但是我已經是個成人,清楚知道不可能一夜致富,既然如此,至少也要把肉體打造成不輸有錢人的等級。」然後發憤圖強,投入肌力訓練或慢跑;相反的,他們從每周一早上開始,直到周日傍晚的長青動畫《蠑螺太太》播映完畢,一整周都持續過著嫉妒的人生,簡直就像奉公司高層之命出席客戶葬禮一樣,掛著不帶情感的表情行動,成天嫉妒與自己沒有交集的人,持續過著扭曲的人生。雖然事不關己,但我為他們感到擔心,是時候該察覺即使不斷詛咒成功者,自己的地位也不會提升分毫了吧?如果自己的朋友當中有這樣的人,我說不定會跟他絕交,因為這種人既陰沉又無聊。

對成功者的嫉妒多數來自偏見。大家往往擅自以為成功者和自己一樣,從平凡無奇的起點出發,必須腳踏實地付出努力。但每個人的起點不同,各有各的戰術。所謂的公平,不是從相同的起點開始付出相同的努力,而是擁有平等的機會。但對嫉妒者來說,一旦成功者的出發點與自己不同―譬如出生在富裕的家庭―他們就不願意坦然接受別人的成功,而是碎念:「那些人才不可能靠著平凡的方式,獲得今日的成功。最好的證明就是過著平凡生活的我們,卻沒有獲得相同的成功!」平凡的努力只能獲得平凡的成功,那些成功者採取的方式絕不平凡,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偏見很可怕。我是一名外表神似某亞洲電影明星的四十五歲中年男子,在公司身居要職,沒有孩子。光憑這些條件,就讓人以為我擁有龐大的財富自由。我和後輩、同事一起去吃飯時曾開玩笑地假裝拿出錢包,結果他們就先發制人地大聲對我說:「謝謝請客!」愛面子的我只好回答:「不、不客氣!」雖然內心在淌血,卻得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買單結帳,然後每天倒數距離發薪日還剩幾天。「既然身居要職,薪水應該不錯,手頭上應該有不少錢;外表看起來體面健康,應該沒花什麼醫藥費;既然沒有孩子,當然也沒有育兒支出。」煩死了,這些印象全都是偏見。

我不否認薪水不錯,但我留在手頭上的錢微乎其微。基於保密義務,我無法說出具體金額,但假設每月有一千萬元的薪水,九百九十九萬元都要上繳家用。如果確實履行現在的家庭契約,今後就算出人頭地,每月有一億元的收入,仍必須上繳九千九百九十九萬元,連最後一根屁股毛都要被拔乾淨。

屁股毛被拔光的我並沒有小孩,值得慶幸的是至今也沒有私生子,不需要支付孩子的生活費與教育費,也不必支付私生子的贍養費。但我仍有應盡的家庭義務。假日早晨,當大家啃著薄薄的烤土司時,我則帶著老婆去海邊的文青咖啡店,吃著萵苣增量的健康漢堡。

不過,我猜以大家貧乏的想像力終究想不到,我大部分的薪水與打黑工賺來的錢,全部以「長腿虎面人」的名義,捐給名為「小不點之家」的育幼院―當然這是假的,但我只是想表達,根據偏見隨便下判斷、自以為看透對方的行為,其實相當膚淺。

工作上也一樣。偏見是造成失敗的重要原因,尤其根據第一印象判斷對方的行為,是很不好的習慣。譬如投標的時候,如果競爭公司的負責人光頭、蓄鬍,一副龐克搖滾的模樣,便判斷「他長得就像性手槍樂團的粉絲,應該會不顧周圍氣氛,投出強勢的標價」,於是給出更強勢的金額。結果開標後,決標金額低到離譜,害你遭到公司相關部門檢討。後來才知道,那個光頭負責人投出了安全保險的標價,真是啞口無言。

對同事抱持偏見也很危險。假設有個案子必須取得隔壁部門的協助,而該部門中有位同事看起來老實無比,言行舉止謹慎有禮,從來沒有犯錯的紀錄,於是你看好那位同事,把工作交辦給他。即使截止日期快到了,他也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不禁讓你感到欣慰,覺得真是找對人了。但是到了截止那天,迎接你的卻是工作完全沒做的現實。

這時候你才不情願地認清殘酷的真相:老實的外表只是他活得低調的策略;謹慎有禮的言行則是腦筋不太靈光的表現;至於沒有犯錯記錄,只是因為沒經歷過什麼了不起的挑戰。而他本人則以天真的眼神,斬釘截鐵地說:「我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既沒有罪惡感,也完全不思反省,身旁的人都當他是正經八百的人渣,對他敬而遠之,逐漸不再把工作交給他,不工
作自然也不會犯錯。像這種利用老實外表、只靠著看似認真的形象而得以生存的人,確實存在。

偏見就是這麼可怕。儘管我已經知道偏見的弊端,依然忍不住抱持偏見。某年春天,我感冒了,低燒一直降不下來,咳嗽也無法停止,真的很痛苦。這種時候,我猜想家人應該會以溫暖的態度對待我,但這完全是偏見。老婆俯視著躺在床上病懨懨的我,嚴厲地說:「我不是早就告訴你了嗎?就是不聽我的話,才會這麼慘。」好兇。「所謂的家人,不是應該先把指責擺在一邊,在這個時候對我溫柔一點嗎?」這就是我的偏見。所謂偏見就是不由自主的期待,又自以為遭到背叛而絕望,是一場可悲的孤獨相撲。

如果我是知名的成功人士,擁有許多動產與不動產,應該就不會遭到如此冷淡的對待吧?「你還好嗎?」「你可不能死啊!」「你可以躺到痊癒為止!」這些溫暖的言語,應該會充斥在現實或網路吧?這樣的刻板印象讓我開始羨慕、嫉妒、憎恨成功者。我認同「嫉妒他人也無法讓自己幸福」這條真理,但是儘管知道這麼做無法讓自己變得幸福,依然忍不住嫉妒成功者,這也是人性。我們只能將無可救藥的嫉妒與偏見轉換成其他東西。換句話說,就是把任何人都有的負面心理活動,轉換成有意義的事物。這或許是人生在世的重要課題。

本文摘錄自《我最喜歡上班了》,今週刊出版。

預設圖片
今周刊
文章: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