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出幹勁有兩招:找對手和設期限

逼出幹勁有兩招:找對手和設期限

逼出幹勁有兩招:找對手和設期限

人腦常和AI做比較,但我認為人腦和AI有三大差異。

第一個差異是,是否存在「波動」?

碰到相同的問題,AI每次都會做出相同的回答,但是,人類則會根據時間或者是場合,做出不同的回答。這就是人類特有的波動。

我們以隱藏畫(Double Image)《我的妻子與我的岳母》(My Wife and My Mother-In-Law)作為例子。

這張隱藏畫,在某時,看起來像是年輕女性的側臉,但有的時候,看起來卻又像老女人的側臉。因為大腦具有AI所沒有的波動,所以每次的資訊處理,結果都會不同。

人只要休息或小睡一下,之後就容易浮現出新的靈感,這也是大腦具有波動的證據。就算重新啟動,AI絕對不可能出現與之前不同的答案。

人類大腦和AI的第二個差異,在於衝勁是否對效率造成影響。AI沒有衝勁,但人腦就不一樣,一旦缺乏衝勁,工作的處理效率也會跟著下降。就算想好好的思考,也會因缺乏集中力,導致無法順利思考。人有兩個方法可以避免陷入這種狀況,那就是設定期限,以及找值得尊敬的競爭對手。

其實設定期限也算是哈佛的風格。只要有確切期限,人就會產生衝勁,相信任何人都有過這種感受。我就讀哈佛時,有很多非做不可的作業,所以必須在每個作業期限截止前提高衝勁,以二至三倍的速度讓大腦轉動,讓自己每天都能持續的做作業。

擁有值得尊敬的競爭對手也很重要。據說,韓國花式滑冰選手金妍兒,之所以能夠在2010年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獲得金牌,就是因為勁敵日本滑冰選手淺田真央。淺田真央也因有最強勁敵金妍兒在的關係,而受到刺激與激勵。

不光是運動界,學業或商業界也一樣,「為了不輸給那個人,我也要好好努力!」只要一產生這種念頭,就會湧現幹勁。可是,如若對對手抱有敵意,則會產生反效果。我們應以平常心看待勁敵,把對方當成好的競爭對手互相較勁。

以花式滑冰為例,是因為花式滑冰和音樂類似,需要兼具技術和藝術。雖然音樂競賽沒有技術評分,只有演藝評分,但花式滑冰則要評分這兩者。

演藝評分會因為評審的主觀或喜好而有不同,不確定的因素比較多,但在這同時,只要能夠成功展現出技巧,就能在技術評分拿下高分,影響勝敗。光是這一點就足以使選手在正式上場時繃緊神經。

成功的關鍵就在於,如何在正式上場時,讓自己的身心狀態維持在最高峰。

花式滑冰選手羽生結弦在比賽前,會保持高度集中力。當我看到他在正式比賽做出高難度跳躍時,我都告訴自己,要像他一樣,正式上場仍保持緊張感跟集中力。

以花式滑冰來說,在練習時,就算做出再怎麼華麗的四周跳(按:花式滑冰的主要技術動作之一,為高難度動作),如果正式上場時做不出來,就無法拿到分數;音樂也是一樣,就算在練習時,彈奏出多麼困難的小節,一旦在正式上場失誤,就稱不上完美。

即便有一點失誤,仍要迅速做出反應,避免繼續出錯,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每次看到花式滑冰場上,一度跳躍失敗的選手,利用下一個跳躍,讓自己挽回局面的堅毅模樣,我都感到十分敬佩。儘管花式滑冰和音樂屬於不同的專業領域,不過,對我來說,他們也是好的競爭對手。

本文摘錄自《哈佛教會我的社會生存力》,大是文化出版。

預設圖片
大是文化
文章: 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