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令人尷尬的不是分攤帳單,而是朋友點了很貴的紅酒

    22 7 月 2020 大是文化

    RSS
    Facebook

    我們不惜一切代價避免討論金錢,但是當帳單送來時,對話似乎無可避免。我們可以直接拿出信用卡問:「我們是不是應該平分?」這樣就不必和朋友討論魚和漢堡差了多少錢。但是我們真正害怕的是什麼?真正引起尷尬的是什麼?我們為什麼會將一場簡單的交易,變成引發焦慮的事件?

    「我不想接受,剛剛和朋友共享的歡樂經驗最後結束在金錢上。」我表姐告訴我。她總是寧願為大家買單,而不願和同桌的人討論怎麼付錢。我們與朋友一起吃飯時,達成了某種程度的連結與親近,但用餐後立即計算金錢會讓人感到不適當。也許是因為支付不同的金額,讓人感覺像是在拒絕「這是一次共享的經驗」,這導致「平均分攤」成為一種文化上的規範。

    平均分攤帳單也意味著每位用餐者缺乏自主性。它奪走我們規畫預算的能力。它讓整桌人受到最奢華的人隨興的掌控。經研究證實,當我們知道要平分帳單時,會花更多的錢。一項研究顯示,比起事先知道只要付自己的部分,如果知道要平均分攤帳單時,我們的支出金額會增加36%。

    「當你和朋友有不同的財務舒適圈時,就會出現問題,」布萊德說:「如果你們去的地方是在預算範圍內可以同等負擔的,而你們點的東西價格也類似,分攤帳單就會是好主意。但如果其中一人比其他人更有錢,就會衍生問題。花費習慣也會帶來很大的差異,它結合了你們擁有多少錢與各自如何花錢的因素,這裡就會出現矛盾。」

    分攤帳單這種相對而言較簡單的計算,已經充滿相當多負面情緒,而這全是因為我們試圖假裝金錢無關緊要,但事實並非如此。即使這對你不重要,卻可能對同桌的某人來說很重要。正如布萊德所言:「坐下來看著朋友點你付不起的昂貴紅酒、前菜、昂貴的主菜與甜點,是什麼樣的經驗?對你來說,這種用餐經驗感覺如何?我猜想,這種經驗不會令人很享受吧?」

    布萊德的話讓我認為,確保餐桌上的每個人都感到舒服的唯一方式,就是坦率的對話,它也確保金錢不會成為親密夜晚的分歧點。最容易的對話,就是確保用餐地點適合每一個人。如果你擔心最後會去太過昂貴的餐廳,那就在決定地點之前表示些什麼:「我們去迪迪(Deedee)餐廳吧,那裡的食物好吃又便宜,如果大家想去的話,我可以訂位。」比起知道超過預算範圍的帳單送到桌上時才能表達意見,這樣的事前對話要容易得多。而且,請在你可以負擔時才外出用餐,而不是接受每一次的晚餐邀約,這意味著不會讓你在帳單到來時冷汗直流,取而代之的是有品質的夜晚。

    如果你夠有錢,帳單對你來說不是問題,那麼就與朋友們確認每個人對餐廳的選擇都沒意見。要留意自己的優勢,將價格降到拮据的朋友都能負擔的程度,並試著別粗心的從酒單的最底部點最貴的紅酒。如果在薪水和財務狀況上你能與朋友直言無諱,這些對話就會容易得多。了解每個人的情況,會讓全體的決策更簡單。

    對每個人來說,在你和朋友見面吃晚餐前,先說服自己並非為了大吃一頓,而是為了與朋友共度一晚而花錢,這會比較有幫助。改變你對菜單金額的思維──你是為了被服務、為了交談、為了與朋友一同歡笑而付錢。你並非只為區區一個漢堡而花15英鎊。

    以上內容由大是文化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談錢:朋友、家人、男女之間、工作場合怎麼談錢?

知 識 家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