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加一大於二」的綜效 ! LEWIS 原則的Synergy

    28 5 月 2020 商周出版

    RSS
    Facebook

    人生很多事情,都是徒勞無功的。

    Synergy 這個英文字,中文翻成「綜效」,我用一句話解釋它的道理:「一加一大於二」。

    「綜」就是「一加一」,當然也可以解釋成「一加一加一加一⋯⋯」,也可以解釋成「為某種目的而合作的一群人,或組織、機構、公司」。

    關鍵重點是:「為某種目的」以及「合作」,所產生合作分工的行為。

    「效」就是「大於二」,效果、效率、效能,或者更白話一點來說,就是「有利可圖」,也可以是達成你所預估的某種效果,例如擴展人脈或增加商業機會,不過若無法用數字衡量,就很難讓綜效持續。沒有目的的「一加一」只能等於二,甚至還更少。在能夠提升的效果有限的情況下,一也未必要跟另外一個一相加,沒有目的的相加,只會增加管理成本,徒增煩惱;如果還是做低水平的重複,效益不大,久而久之,效果沒有出現,綜效就自動歸零。

    這就是我常說:「人生很多事情,都是徒勞無功的。」我舉幾個綜效實際發生的例子,比較容易理解:

    1. 一位優異的學員,可以引薦他出書、出版影音作品,也可以邀請他來上我的廣播節目,對他有利,對周邊合作夥伴有利,對我的節目也有利。
    2. 我讀完一本書,錄成影音說書節目,或上廣播現場接受專訪,並與主持人對談討論書籍內容,還可以與出版社一起直播,一魚三吃,讓許多人都有利。
    3. 我開發一場新演講主題,代言場合可以用,商業演講可以用,慈善募款可以用,不用擔心辛苦準備一場演講,只能用一次的機會成本太高,然而降低機
    會成本,才能發揮最大綜效。
    4. 辛苦棚拍一些照片,代言露出可以用,臉書發文可以用,雜誌刊登也可以用,這是再簡單不過的綜效了。
    5. 曾文誠是資深棒球球評,劉柏君是台灣首位女性棒球主審,我們是好朋友,再聯合其他幾位好朋友,成立台灣運動好事協會,一起做好事,也是一種綜
    效的例子。

    總之,綜效看似很難懂,其實只有三個重點:

    1. 不要單打獨鬥。
    2. 資源有效運用。
    3. 有合併效用,才值得嘗試(也是雙贏或三贏的重要思維)。

    接下來,將透過更多案例來說明綜效的評估指標。

    吸引更多人寫出影響力

    用你的優勢去補足對方的痛點,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好處。

    時間:二○一六年一月
    地點:夢想三十八號餐廳
    三方:城邦出版集團、想出書的學員、憲福育創
    關卡:何飛鵬首席執行長憲福育創成立滿半年,剛剛穩住陣腳,二○一六年初的農曆過年前,我與合夥人福哥決定舉辦尾牙,邀請老師們一起同歡。

    當天何執行長也受邀,席間大家玩得好開心,殊不知,我們才在一週前,在同一個場地(夢想三十八餐廳),談完一件合作案,而且是無心插柳的合作案。

    何執行長那時問我:「文憲,我還沒去你的餐廳坐坐,約個時間大家一起去吃吧!」

    我聽到這話,當然事不宜遲,立刻邀了一場飯局,能有大神降臨餐廳,是我們的榮幸。福哥也從台中趕來,城邦集團第一事業群總經理黃淑貞當然要一起來,我們四人的飯局就成行了。

    在聊天中找到契機

    何執行長當天點的是牛肉麵,事隔四年,我到今天都還記得。

    我們當天亂聊,他完全沒有架子。我很喜歡跟有親和力的前輩一起相處,沒有壓力,言談中,我們也都能有收穫。

    何執行長:「你們憲福育創經營得如何啊?」

    終於聊到關鍵字了。那時我跟福哥非常想邀眾多大神在我們這裡開課,一聽到關鍵字,我心想機不可失,於是回答:「報告何執行長,經營得還可以,馬馬虎虎,就等執行長來我們這裡開課,給我們加持了。」

    「我?要開什麼課?」

    我跟福哥異口同聲地說:「寫作課啊。」

    第一顆合作的種子,好像就這樣埋下了。問題是何執行長不會這麼容易答應上課與演講的。他的工作不是上課,更不是演講,而是經營企業,他為什麼要答應我們的邀約?只是因為一碗牛肉麵,絕對不可能吧?

    何執行長:「演講收入都要捐出來,給需要幫助的人或是單位。」

    我回:「沒問題,你捐多少,憲福就捐多少,你捐五萬,我們就再捐五萬。」

    他眼睛亮了。

    何執行長:「我週六、週日都在休息。」
    我:「那我們平日白天上課。」

    聽我這麼說,他好像把拒絕的話吞了回去,並且問道:「學員有可能平日出來上課嗎?」
    我:「沒問題啦!」
    何執行長:「你們在哪裡上課?」
    我:「你在哪裡上班,我們就在那附近上課,走路就能到的教室。」

    他好像越陷越深。

    何執行長:「學員有多少?」

    我:「光憲福兩人上課,學員不會太多,您願意來,學員就會很多,而且會吸引很多願意出書的學員。」

    這時候他的眼睛就真的亮了起來。關鍵句:會吸引很多想出書的學員。

    我看隔壁的黃總經理也笑了。我這才察覺,「開發國內作者」是出版社的要務,因此,在還沒開始上課,也還沒跟福哥細談之前,我心裡面就已經有課程雛型了。這個案子正是對出版社有利、對學員有利,最後對憲福也有利的合作案。

    理解痛點:「如何才能夠被看見?」

    如果你問我:「哪裡對學員有利?來上課就有利?未免太往憲福臉上貼金了?」

    沒錯,你所顧慮的都對,我現在才要跟你講,別急。

    我開始回想,當時二○一六年,我已經出版五本書,我到底是從哪裡開始的?是二○一○年六月二日,我在痞客邦上課認識何執行長開始的。如果沒有那一堂課,或者是我的課上得很爛,或者是何執行長那天沒到,我都不會有這個機會。說到這裡,真的很感謝黃總經理,以及時任痞客邦營運長周守珍的牽線。

    在此之前,我已經談過兩家出版社,他們都沒有理我。福哥呢?因為他寫了一篇關於博士的文章,何執行長在臉書上轉發分享時看見,主動與福哥聯繫,開始了這一段出書的因緣。

    你會說:「你們都很幸運,都被何執行長看見,才能有出書的機會。」換言之,一想出書者的問題就是:他們沒機會被看見。有出書夢的潛在專業者的痛點是,他們沒機會被看見。

    我思考著,如何為潛在作者創造一個平台,讓他們被看見,於是供給與需求雙方的痛點就浮現了。憲福育創雖然很小,但我們的潛在資源就是擁有很多金字塔頂端的學員族群。於是,課程就安排出來了。

    報名學員的課前作業是:必須在兩個月期間內寫出十一篇文章來,內容包含:憲哥專欄解析專文與心得一篇、專業部落格文章十篇。我們這十一篇作業完成,當天才能來上課,若未完成,就依照規定退費,不能上課。我們要營造一種能來上課就是榮耀的光彩,像是海軍陸戰隊天堂路的概念。

    彩蛋一:何執行長會從學員寫的十篇部落格文章中,挑一篇單獨回饋意見,何等的榮幸!

    課程當天:
    上午:
    何執行長演講兩小時憲福兩位創辦人,各自演講半小時
    下午:
    憲哥解析專欄一點五小時(如何寫好給人看的文章)
    福哥解析谷歌一點五小時(如何寫好給電腦〔google〕看的文章)

    彩蛋二:神秘嘉賓演講四十分鐘(我們安排過李柏鋒先生、于為暢先生、許皓宜老師、吳家德先生、鄭伊廷小姐、鄧政雄醫師、詹乃凡老師等人專題演講)

    彩蛋三:城邦出版集團旗下出動三至四位總編輯,以世界咖啡館的方式跟大家聊聊,其實時間很短,也沒辦法聊太多,但「重點不是聊天,而是交換名片」。你知道的,有關係就沒關係,若真的想出書,只要拿出關鍵字:「憲福育創寫出影響力」九個字,總編輯就直接跟你對談了。

    我們幫忙學員完成出版書籍的最後一哩路,截稿為止,透過這個課程出版書籍的學員朋友們已經高達二十位,出版比例占全體學員的十九%。

    你會問:「另外的八十一%呢?」

    1. 手持合約,繼續努力中。
    2. 發現自己不是出書的料。(知道自己哪裡不行,更專注於其他領域也不錯)
    3. 只是想見見大神,沒想要出書。
    4. 促成我們其他形式的合作中。

    最後,憲福得到什麼好處?一百多位有意願從事寫作的高端學員,以及我們該獲得的報酬。
    這是一個經典的三贏案例,希望你能有所學習。

    LEWIS 原則的運用分析

    何執行長是我的貴人,讓我有機會踏入出版這個領域,到今天我也寫了十本書了。之前,我一直覺得他高高在上,那天,他跟我說要到餐廳吃飯,老實說,我真的喜出望外。

    「見大人則藐之」,這裡的藐,不是藐視,而是渺小,能夠平起平坐,一起討論對雙方都有益的事,當然前提是要知道彼此的痛點、需求與優勢。

    運用自己的優點去補足對方的痛點,產生綜效,這是最理想的。因此自認為小的公司,應該思考讓自己的強項,有機會被大公司看見。

    何執行長不需要講師費,因此我們提出將他的講師費加碼捐助第三方,這點應該是促成合作的關鍵。當彼此理念接近,談合作自然容易,而很多事情,如果沒有第三方得利,其實就不值得做了。

    看到二十幾位學員立刻得到出版社的青睞,不久之後作品問世,不僅完成人生夢想,也將自己的專業知識、獨特的人生經驗傳達給廣大讀者,讓更多人獲益,這是我覺得非常快樂的一件事。

    以上內容由商周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如何創造全世界最好的工作

知 識 家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