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交官必備兩大能力

    16 3 月 2020 時報出版

    RSS
    Facebook

    外交官

    熱情!熱情!熱情!

    從事外交工作很重要的一點是必須擁有高度熱情,這也是最困難的。通常決定報考時胸懷壯志,一旦考上,隨著繁瑣公務的磨練(損),不同政府機關之間的官僚互動,志氣逐漸消弭,龐大的政府體制讓無力感油然而生,權力鬥爭更使人疲憊。能保有多少熱情,往往取決於你是否能堅持「勿忘初衷」。

    做為一位青年外交官,我想給你的建議是:對你的國家保有熱忱與熱情!你對於臺灣的了解,對於各項國內議題的掌握與看法,形塑了你向外國政要介紹國家的角度。

    舉例來說,同婚議題在國內具高度爭議性,大法官釋憲後的議題發展,臺灣國內民意的走向,乃至於年度同志大遊行的盛況,都是外國友人感興趣的話題。

    再以勞動議題來說,歐洲向來擁有極豐富左派或主義土壤,德國及荷蘭等國家的社會福利制度也相較進步。以德國而言,老師授課到一半會突然穿起背心,告訴學生「我現在要去罷課遊行了」。若是歐洲賓客來訪,自然會對臺灣的勞動政策或勞資法爭議抱持高度興趣。你如何掌握這項議題,同時了解其他國家對這項議題的政策,進而定錨(anchor)自己的分析角度,呈現給外國政要友人,這是一項訓練,也是一種藝術。當中沒有正確答案或標準作業程序,資深外交官不一定做得比新進外交官出色,一切取決於你平時是否用功觀察與思考。

    我的心得是,這是一份任重而道遠的工作,一切存乎一心。不管你是基層科員或高階長官,本質都相同。你的外國友人也許第一次造訪臺灣,也許對臺灣認識有限,又或許分不清中國與臺灣,以為臺灣和泰國一樣是大象的國度。他對臺灣的最直接認識,很可能就是你接下來與他交談的三分鐘,或是造訪臺灣的這三天。他對臺灣的好奇及疑問,都希望藉由你得到答案。你的語文(英文或其他外語)是否流利、發音是否漂亮,並不是重點。重點在於你如何端出(present)你的國家,用何種方式描繪你的國家,這才是你與外賓之間真正的交流。用了心,他會感受得到,甚至會心一笑。

    膚淺回應,外賓也會禮貌性點頭,但心中就難免失望了。

    我常常想起擔任基層科員的一幕:那天陪著美國堪薩斯州長 Mark Parkinson 去總統府晉見馬英九總統。進入門禁森嚴的大門前,凱達格蘭大道門口有個高喊抗議的民眾。這類畫面我們看了習以為常,但州長看了我一眼,問那是什麼?我說:「喔!有人在抗議,這也是你在中南海不會看到的畫面。」州長一聽,笑了,也懂了。我是在告訴他,臺灣擁有高度言論自由,而中國沒有。兩岸高低,在當下被我小小地比較了一番。做外交的成就感往往就在這當口,雖不是豐功偉業,但無愧於心的榮譽感,外人很難體會。

    請想想你是否有這樣的熱情,能用心感受自己的國家,然後對外宣介(promote)。

    熱情的多寡不會影響你的待遇高低,但是外交工作的樂趣經常就是在內政與外交之間找到平衡點,並以合適的角度發言。外交人員,一言以敝之,站出來,起碼在那短短三分鐘內,就代表霸氣自信、代表國家。是榮譽,也是責任。
    除了熱情,還需要具備專業合宜挑逗(professional and appropriate flirting)的能力。什麼意思?可不是說外交官感情生活風花雪月,更不是說我們言語輕浮,逢人又抱又親。

    我指的是一種專業且合宜,容易讓人喜歡與你交談,第一次見面就覺得和你相見恨晚、把你當作莫逆之交的那種特質。

    在外交這一行,你有很多機會認識形形色色的人。但常常見了,也忘了。別小看所謂的「專業且合宜挑逗的能力」,在某種程度上,外交官必須讓對方在第一次見面時就對你印象深刻,所以具備專業且合宜的社交技巧十分重要。試想,一場酒會中,你繞了一圈換了三十張名片,別人同樣也換了三十張名片。翌日,當你決定與對方聯繫時,如何確定對方還記得自己?你與對方前一晚短短兩分鐘的交談,格外重要。

    外交官是一個高度重視個人特質的行業,你不一定要瀟灑美麗(當然外型出眾總是占優勢,這點似乎在各行各業皆然),但能夠以自己的方式讓對方對你刮目相看或起碼多注意你一眼,有時真是種難以模仿的天分。自信無疑很重要,因為它會帶來魅力。身為一個外交官,在外出席各種餐會應酬或正式酒會的場合,一定要有一夫當關的自信。

    迄今我仍記得,剛考進外交部的前半年,我在外交人員講習所(現已改名為外交及國際事務學院)受訓,有一門課很特別,主旨是訓練你如何在短時間內讓對方留下深刻印象。當時講師出了一個模擬情境題:你走進電梯,發現裡面站著一位自己慕名已久的偶像,現在從十三樓到一樓,你有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可以講任何話讓他記得你。電梯開始下降……

    入行十年了,我還是常常想到這個情境題,甚至很多時候,真的碰上了這種情境,每次我都會事後回想(或檢討),說什麼話會更好。隨著時間歷練,答案也不相同。在外交這一行,如何使對方驚豔(impress)是個終身的自我磨練。雖說代表國家,但個人特質往往會影響訊息傳遞的品質,甚至是談判桌上的氣氛!

    以上內容由時報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我在外交部工作

知 識 家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