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我要成為甜點師!:一個人,從東京開始的追夢旅程


    8 九月 2017 遠流出版

    (圖片來源:遠流提供)

    從製菓學校開始走入夢想

    從踏入別人的國門起,就得隨時提醒自己要堅強,雖然在學校有好多新鮮的人、事、物可以見識,但辛苦的時候其實比快樂的時候多。面對人情冷暖,摔倒了爬起來,每天一睜開眼,都得用盡全力活在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城市裡。

    這裡不是天堂,當然也沒有天使,接下來就算要面對辛酸苦辣,也要笑著接受;自己選擇的路,跪著也要走完。

    終於來到了新生訓練的一刻。無論是分班或者丈量制服、發放工具,說明學校的校規、注意事項等凡是在未來有可能會發生的事情,都會在這一天講得清楚明白。

    台上老師正專業且快速的向同學們介紹每一條校規與所有的教室規範,那時的我無論看起來多麼認真,其實只聽得懂一半。入學後就是學校的一份子了,周遭的人不會再把我當外國人看待,老師也會凡事都用同等的標準對待外國人。

    直冒冷汗的新生訓練與入學典禮

    全校製菓科的學生大約有一百五十人,一年級有三個班,二年級兩班,全校的外國人只有三位台灣人、一位香港人、一位中國人。學校將外國人分別打散到不同班級中。我被分配到一年二班。

    第一天,我神情慌張、臉色慘白的走進教室。

    「咦,大家怎麼都在寫筆記?」「老師在說什麼?」「大家怎麼都往外走了?」新生訓練當天,我心裡就疑問不斷,感受到無能為力、恐懼與無助。

    我跟在大家身後前往丈量制服的地方。從廚師服、廚師褲,量到廚師帽,量好了最適合自己的尺寸,正要寫在紀錄表時,老師馬上宣布,一定要買比目前尺寸大一號的!

    大家異口同聲的問:「為什麼?」「因為你們一定會變胖!」老師回答。這是多麼可怕的預言啊,真是讓人不寒而慄......

    入學典禮這天,陽光大到我眼睛睜不開。我踏著輕盈的腳步從中野站南口走出來,沿著鐵道,走在前往入學典禮會場的路上,藍天棉花雲快速的翻滾,彷彿也在為我熱烈歡呼。我為了這一天刻意打扮,穿著黑色蝴蝶結毛衣、淺藍色牛仔短裙、白色娃娃鞋。

    來到入學典禮的會場,我望了望身邊的人,全都黑壓壓的一片。我眼神熱切的搜尋著新生訓練時見過的同班同學,但我看到的每個人都穿著全套西裝、綁著馬尾,就是沒看見同班那些打扮時髦的日本妹。這時有人從背後拍拍我的肩膀,是同班的山口同學來跟我打招呼,同時還用驚嚇的眼神看著我。這時我才明白,穿著便服來參加入學典禮的我,簡直是個大蠢蛋!

    就這樣,在嚴肅且隆重的開學典禮中,我這個外國人打扮得像是要去喝下午茶的模樣,站在黑壓壓的人群裡閃閃發亮、格格不入。

    從踏入別人的國門起,就得隨時提醒自己要堅強,雖然每天有好多新鮮的人、事、物可以見識,但是辛苦的時候確實比快樂的時候多。面對人情冷暖,摔倒了爬起來;每天一睜開眼,都得用盡全力活在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城市裡,無論大小事都要靠自己。這裡不是天堂,當然也沒有天使,接下來就算要面對辛酸苦辣,也要笑著接受;自己選擇的路,跪著也要走完。

    開學前的準備

    日劇裡常會出現那麼一條充滿人情味的商店街。在東京,「合羽橋道具街」就是身為廚師必逛的一條,被大家稱為「廚師的天堂」!它是有著一百年以上歷史的街道,隨著日本餐飲業的發展,慢慢的在此聚集上百家與「食」相關的店鋪。這裡不但匯集著洋食、和食、甜食的各式器材、餐具、包裝,甚至還有幾家販售食材與調味料。除了這些販售的店鋪外,這裡也是傳統手工師傅的聚集地呢!

    從入學典禮到正式上課之間有三天休假日,可以用來好好準備上課要使用的物品。雖然學校會發一整組用具,但是因為必須放在學校的置物櫃,所以為了能夠在家練習,要再買一組才行!

    如果預算不足,在日本的百元商店其實也可以買到一整套用具,但耐用性當然比不上專業用具了。我一開始為了節約,也去百元商店買上一整套,花不到兩千日圓,但後來我發現在百元商店買的秤,在測量等重的材料時,每次都秤出不同數字,才驚覺真不該為了省一點錢而得不償失。

    合羽橋道具街位於淺草地區,可以搭乘METORO 銀座線,在田原町站下車後約走五分鐘可到達。路口處左邊大樓樓頂有巨大廚師人頭像,右邊大樓陽台則是彩色咖啡杯造型,這是最經典的地標。整條街大約八百公尺,有一百七十間左右的店家。

    漫步在道具街中,驚喜連連。在這裡我能強烈感受到日本的職人精神,做工細膩又耐用的器具琳瑯滿目,開店必備的家具、用品,還有很吸睛、幾可亂真的食物樣品店,應有盡有!

    道具街的營業時間是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因為想好好選購,我一大早就出發前往!以基礎用具來說,刮刀、刮板、打蛋器、篩網、電子秤、量匙、鋼盆、抹刀、轉盤、烤模,是必備的物品。而刮板、量匙其實可以在百元商店解決,因為價錢高低差別並不大。但是其他用具最好還是買品質較好的,不但耐用,使用上的便利度、成品的美觀度與品質的好壞都會有些微的影響。

    每個人逛道具街都有自己的方法,去之前先做足功課,只要購買的器具很明確,就可以慢慢的一間一間比較。在道具街的店家已經有很多都有網路購物的機制,照片、價錢、說明都一清二楚,可先算好大約的購物預算,再到現場看實品購物,這樣更有效率。

    我個人逛道具街的方式是把所有店家都逛完一輪,再快速的重新走一趟,然後把所有要買的東西一次買完。除了可以比較價錢之外,也可以給自己一些冷靜思考的時間,因為我知道,「不論幾歲,每個女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購物狂!」

    道具街近年來愈來愈有名氣,外國人也陸續會來這裡朝聖,有幾個店家的日本老闆甚至會用幾句簡單的中文跟客人打招呼與講價錢,讓人感受到他們的誠意與熱情。此外,我也發現很有趣的一點,許多店家的老闆都喜歡誇獎外國人:「你的日文真好!」但這句話似乎就跟到菜市場總被叫成帥哥美女一樣普遍。有時候只不過說了一句日文「阿里嘎斗」,店員就會來個驚訝表情說:「你怎麼這麼厲害!」「日文好流利喔!」這類誇獎雖然一聽就知道是假話,難免還是讓人有一陣快感啊!因此,每當在日本碰到語言方面的困境,我都會去找老闆們說說話找回自信,這也許是我很愛到道具街晃晃的其中一個原因吧!

    無法習慣的學校規定

    終於到了開學第一天,看著離學校愈來愈近,是期待,也是不安。

    想起小學一年級開學當天,我在家門口緊握爺爺的手,緊張到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國小老師為了舒緩小朋友們的緊張情緒,還裝扮成可愛的小天使來迎接我們。

    我邊走邊想說,該不會等一下校長就會穿著仙女裝在門口跟我們打招呼吧!當然,現實總是事與願違,老師們收起見學時露出的陽光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嚴肅,彷彿感受到「威——武——」的氣息。

    學校嚴格要求每位在校生的禮儀,必須在每天一到校先前往辦公室,在門口向所有老師們請安,並且鞠躬行禮。對於身為台灣人的我,怎麼樣都覺得彆扭而無法習慣。日本人真的是全世界最愛鞠躬的一個國家,即使眼睛看的地方不對,就算是鞠了最高敬意九十度的躬,也是失禮的!

    我就常被老師說是一隻鴨子,因為不論我鞠多深的躬,視線都還是看向正前方......

    第二件讓我錯愕的是,學校嚴格要求每一位同學的髮色得是正黑色。對於這輩子沒染過髮的我來說,剛開始很無感,還安穩的坐在位子上等老師檢查。誰知道上天竟然還要磨練我,因為我沒有通過髮色的檢查。

    我馬上告訴老師,我沒有染過頭髮,但不知道為什麼,老師完全無法接受。我的純天然髮色頭一次使我陷入了苦難。我為自己找了十足的不染髮理由,想再一次挑戰看看日本老師的權威。

    「劉同學,你為什麼沒有把頭髮染黑?我不是跟你說過了!」班導嚴肅的從遠方衝過來對著我說。
    「老......老師,我真的沒染過頭髮,這是天然的髮色。」我邊說邊帶著害怕的神情。
    「你明天如果再這樣來,就不准進教室上課!」班導回話。
    「好......我知道了......」最終我還是屈服於老師的權威下。

    日本人對於「遵守規定」這件事,有著非常神奇的堅持。雖然我也認為遵守規定是維持學校安定的好方法,但是過度反應,有時候真讓人覺得壓迫與焦躁。
    就這樣,我在回家的路上買了生平第一罐染髮劑,而且還是把頭髮染黑......

    隔天,我發現額頭的一側也一起被染成醬油的顏色,怎麼洗也洗不掉......我帶著印堂發黑的額頭走進教室,班導總算露出許久不見的笑容對我說:「嗯......很好!」

    就這樣,我終於可以安心的進教室上課了。

    很多人說,日本教育是世界上最嚴格的。我舉雙手贊成!

    「上課只要遲到十分鐘以上就算曠課,不可以進教室。」「服裝儀容不整,算曠課,也不可以進教室上課。」我常常看到一些同學遲到個幾秒,就被關在教室冰冷的不鏽鋼門外,那種情境可不是上帝關起一扇門就會開啟另外一扇窗的勵志故事,而是《惡靈古堡》和《屍速列車》才能匹敵的可怕。所以每當快要遲到的時候,我的臉部表情就會像活屍片的主角一樣,狂奔逃命般的衝向學校。

    除了規定嚴格外,還有不少奇異的事。教室發放所有上課會使用到的物品,要求每一個人用麥克筆把名字寫在上面避免拿錯,真是個聰明的點子。

    但......鞋子要寫在哪裡啊?我疑惑的問了老師,老師毫不猶豫指著鞋面說:「寫在這!」「什麼?!」我睜大眼睛看著老師。

    要不是老師的表情嚴肅,不然我真的以為他在跟我開玩笑。就這樣,我穿著正面寫著有我大名的黑皮鞋,還穿著比自己身材大一號的廚師服,帶著發胖的期許(喂!),開始了在學校的生活。

    與日本同學相處的方法

    我想大部分台灣人對日本有很多好印象,日本人禮貌、友善,不管女生、男生總是白白淨淨,衣著有品味,百貨公司的女店員甜美可愛,男店員帥氣幽默,讓人無法不喜歡上日本這個民族。

    好的,深呼吸了沒?我現在要來告訴你真正的日本生活感受了。

    並不是說我看見了什麼大和民族的黑暗面,而是我深深體會到,在日本的外國人需要花多大的精神和勇氣才能真正融入日本社會。不要說社會,就連融入一個班級都沒這麼簡單。

    我以前念大學的時候擔任過好幾學期的班級公關,凡是聯誼或課外活動,我都是帶頭炒熱氣氛的那個人。我自認與別人相處是我的強項,當然也因為這樣的個性交到不少朋友。但我發現,在日本並非這麼簡單就可以交到真正的朋友。

    我相信很多人到日本念書時都會說:「我不想和同國人相處在一起,不然到日本就沒意義了。」跟我同校的外國人也都抱持一樣的想法,期望在都是日本人的環境下可以更深入日本文化,也可以多練習日文。但是在學校,我看過好多外國人努力想親近日本同學,雖然日本同學基於禮貌一開始會親切回應,但時間久了,也許是與外國人溝通困難或是文化差異的關係,漸漸的,某些不會察言觀色的外國人就會慢慢被忽略,孤獨的走在一大群日本人身後,最後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無助。

    我想文化差異是造成這種現象的最大主因,畢竟任何一個國家都有讓人喜歡的地方和讓人不適應的地方。外國人往往到最後累了、習慣了、漸漸無所謂了,並開始對日本人的冷漠感到心寒。

    我一開始也曾試圖與日本同學拉近距離,但我發現,除了語言的隔閡之外,還有一層無形的薄膜,那就是「禮貌」這個東西。你永遠不會知道一個對你面帶微笑的日本人心裡真正在想什麼,還有在他們禮貌周到的話語中,到底有多少弦外之音。雖然我覺得禮貌是日本人的優點,但是在日本待得愈久,愈發現那其實也是人與人之間最深的鴻溝。

    不給別人添麻煩、體諒他人,這是日本人從小接受到的教育準則,所以不要說他們虛偽,我覺得他們只是講求和平也不喜歡衝突,所以一不小心就口是心非!因此,當日本人都奉行這樣高尚的行儀時,想當然他們也會希望外國人這麼做。

    比較幸運的一點是,在我們班上的日本同學也許還未受到社會化的洗禮,臉上還散發出稚氣。這些同學對外國人幾乎都很友善,但私下還是不會與我們聯絡。我常常觀察日本同學之間的相處。他們禮貌、守規矩且互助合作。在我眼中還是像孩子般的他們,每個人都像受了極良好的教育,也因為互相尊重禮讓,基本上班上永遠可以維持良好氣氛。

    一早與同學見面要說「早安」;穿過別人前面要說「不好意思」;按開了快關上的電梯門要說「對不起」;請同學幫忙要說「麻煩你了」;進入辦公室要說「失禮了」;下課前要對老師說「謝謝」、要對同學說「辛苦了」。不管是真心還是從小培養出的習慣,這種對禮貌要求的精神,不得不讓我對他們豎起大拇指。

    而我也在耳濡目染之下,漸漸的把「謝謝」、「不好意思」、「麻煩你了」「辛苦了」這些日本人的慣用句當口頭禪,變得和日本人一樣愛鞠躬。就在我將自己的個性也包裝成一個日本人之後,我發現身邊的日本人竟然開始主動靠近我......

    當然很多人還是會說,在日本總是無法交到日本的好朋友,但我想說的是,也許不是日本人不和你當好朋友,也許是日本人對朋友的定義和我們不太一樣。在台灣,我們可能可以認識一天就變成朋友,但日本人所謂的朋友,是需要多年的交情才能到達好友的程度。

    日本人喜歡團結一致,但另一方面,人與人之間又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在人口密度這麼高的都市裡,能夠培養出這樣的性情,真是很奇特的能力。

    有人說日本人像貓。貓安靜、優雅、喜歡獨處,如果你突然衝過去抱牠,牠一定會拚命想逃離,但如果你能有耐心的默默讓牠先熟悉你的存在與氣味,總有一天,牠必定會主動走向你。

    以上內容由遠流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我要成為甜點師!:一個人,從東京開始的追夢旅程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