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黑心牙醫不告訴你的診療真相:戳破以賺錢為重的行銷話術與醫療道德亂象


    8 六月 2017 采實文化

    (圖片來源:pixabay)

    黑心治療橫行的牙醫業界現況

    我曾是不良少年,但絕非不良牙醫。

    對於牙齒的保存技術,我的熱情與自信不輸任何人。

    我絕對不會像拔除庭院雜草一般,輕言說出「這顆牙只能拔掉」這句話,更不會嚇唬八十歲的老婆婆,告訴她「這顆牙不拔掉,總有一天會從骨肉瘤變成癌症」。

    縱使我今年已經是個年過花甲的老頭子,但一回到家還是會張開嘴巴打量自己牙齒,思考如何改善才能在咀嚼時更舒適、讓外觀更完美,是個與眾不同的牙醫。

    然而,現在我卻百般無奈,每天得肩負起「牙齒庇護所」的職責,正確來說,應該是每天忙於幫黑心牙醫擦屁股,處理他們不完善、敷衍了事的醫療結果。

    每天眼見所及,全是拜金主義下的敷衍治療,雖然厭惡致極,卻也只能暗自嘟囔「這種治療真糟糕」、「為什麼要拔掉這顆牙」。

    但是前來我醫院求診的患者們,這些因牙科治療問題、深受黑心治療後遺症所苦的牙科難民,不過冰山一角而已。

    在他們的影響下,我那久違的年輕時不良少年的「叛逆熱血」開始沸騰,再加上我的個性原本就無法容忍世間的不合理現象,所以早已做好會遭牙科業界群起撻伐的心理準備,寫了這本書。

    總之,我將成為一個吃裡扒外的叛徒,說不定還會成為牙醫師公會拒絕往來戶,不過我就是如此乖僻執拗,就算會被拒絕往來,也堅持選擇揭發禁忌。

    每四人就有一人超過六十五歲的高齡化時代,不想讓一輩子最重要的牙齒被急速增加的庸醫給拔掉的人,一定要來探究牙醫的思考邏輯以及牙科業界的現況。

    我絕非在賣弄正義感。是站在商業或是醫療的立場,屬於各人自由,但只會說「沒辦法鑽牙治療,所以只好拔牙」這種話的牙醫,實在匪夷所思。身為一名牙醫的基本理念就是「保留牙齒」,我不會牽扯到行醫哲學這方面的論點,但至少希望身為牙醫就該對自己有自信,秉持「我是日本第一的牙醫,我是手藝精湛的專家,我要把牙齒保留下來,盡量不拔牙」的想法。

    為什麼我會成為牙醫

    「不良」這個名詞現在已經沒什麼人在用了,不過我就是個跟不上時代、百分之百的不良。我在都立日比谷高中求學的三年間,幾乎天天缺課,每天不是喝咖啡就是喝酒,一天抽上四十根Short Peace(日本的香煙品牌),時常出入成人電影院與脫衣舞劇場,再加上高二時正好失戀,是個名符其實、遊手好閒的魯蛇少年。

    只要零用錢一花光,我就會跑到都立日比谷圖書館,斜眼偷看想搭訕的女生,順便沈浸在自己喜愛的文學作品世界裡。

    當時社會上正吹起一股七○年代的安保風潮,所以高一時學校罷工停課,連日比谷高中也有激情反抗的學生參加全共鬪集會,不落人後地揮舞著木棒。

    不過我對政治無感又是不良少年,慶幸自己這段時間過著自甘墮落的每一天。雖不至於淪落到電影『相見時難別亦難(Days of Wine and Roses)』這般境界,但也相去無幾。在這種局勢下,志在東大的人生勝利組當然還是依舊無視世間風風雨雨,認真勤讀著。

    我還記得每天過得如此墮落的高三秋天,父親質問我:「你這樣子未來究竟想做什麼?」東北出身的父親十分寡言,很少與正值青春期、氣盛如焰的兒子溝通,不過這會兒應該是忍無可忍了。

    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我一時緊張得將之前考慮過的想法脫口而出。

    「我想當詩人。」「……。」。二、三秒的沈默過後,父親怒不可遏,聲如洪雷地說:「混帳!寫詩能當飯吃嗎?你去給我當醫生或是律師!」父親的一句話,打碎了我那天真又不成熟的美夢。其實,父親不但畢業於最高學府赤門醫學院,甚至還是名列教科書的優秀臨床醫師。

    後來,我還是做了不順雙親之意的事,硬是說服父母讓我去報考赤門文學院,卻接連二次名落孫山。「滿意了?還是去給我讀牙醫吧!」一生氣總是不自覺滿口山形腔的父親,在他的命令下,我放棄了成為詩人以及尋常醫生的夢想,面對現實當了一名自尊全失的牙醫。

    倘若此時叛逆心能堅持到最後一刻,甚至有志氣離家出走的話,或許我就不會成為一名牙醫了。可終究,我只是個光說不練、徒有其名的不良少年罷了。

    當心遇上只會拔牙的拜金主義牙醫

    這個年代到處都是牙醫,二○一○年已突破十萬人,東京更高達一萬三千人。

    我在如此競爭激烈的東京開業了二十三年,牙醫診所位在涉谷某大樓裡。所幸兩名資深且個性良善的助理小姐協助下,診所雖是小巧的規格,卻充滿家庭氛圍。外面的招牌上寫著「不拔牙的牙醫」,拜此招牌所賜,收入在支付房租以及兩名助理薪水後,勉強得以維持一家四口樸實節儉的生活。因此,現在更沒必要沽名釣譽。

    不過最近我很震驚,「想辦法保留牙齒盡量不拔牙」的認真牙醫似乎愈來愈少了,因為現在我的診所,彷彿就像間牙齒庇護所。

    四年前我開始寫部落格「不拔牙牙醫的自言自語」,不知道是否受到部落格影響,遠從北海道、東北、近畿等地前來求診的患者不斷增加。這些患者全被當地牙醫診所拒絕進行棘手的牙齒保存治療,或是接受過不合理的治療,甚至還有因年輕牙醫經驗不足的診治,造成患部惡化而前來急診的案例。每個月也會遇到幾名從鄉下遠道而來的患者。

    從患者言談中可發現,許多「怠慢、商業主義、不成熟」的牙醫排斥費時治療,或是明明可以不拔牙卻不願將牙齒保留下來,甚至不具備牙齒保存技術。競爭少的鄉下牙醫尤其具有這種傾向,患者往往「像逛街一樣走遍數家牙醫診所」之後,才會找上我這裡來。

    當我還是名牙科學生時,一直被教導「『牙醫師以保留、保存牙齒為首要之務』,即使從醫多年,也莫忘此一初衷。」這句話如同世阿彌〈日本室町時代初期的猿樂演員與劇作家〉名言,「初心不可忘」。

    學生時代我很尊敬一位教授,他的教導至今沒齒難忘,他說:「拔牙與保存牙齒兩方面都得專精,不過保存牙齒比拔牙困難得多,能將牙齒保存下來才稱得上是偉大名醫。」因此我十分看不慣動不動就拔牙、不努力保存牙齒的牙醫。

    失去牙齒將造成人體各種不良影響。先不論為了美觀切削牙齒,或將健康牙齒拔掉的案例。野生動物一旦失去牙齒,不久便會死亡。這麼重要的牙齒,千萬不能在拜金主義牙醫油腔滑舌誘導下,輕易拔除。拔掉一顆牙齒將導致連鎖效應失去其他牙齒,所以當牙醫建議拔牙時不要立即下決定,務必請醫師詳細說明理由,並謹慎諮詢其他牙醫的意見。

    最近常有患者建議我:「以醫生您的技術,不如改採自費方式來收取更多的治療費。」我很開心聽到患者這麼說,但另一方面,我則認為:「連我這種曾是不良少年、資質駑鈍的牙醫都被如此推崇的話,牙醫的世界差不多已近末日了。」所以,即使我會遭受同業群起圍攻,我仍相信總有一天「他們會肯定我的作法」,才能堅守醫療崗位迄今。

    最後,藉本書出版之際,我要向提供莫大協助的幻冬舍編輯部所有同仁,以及長年協助我治療的二位女助理,還有無論年紀多大仍舊凡事愛講道理、默默支持我這個不成熟丈夫的妻子,道聲感謝!

    斎藤正人

    ◆在志願與現實之間進退兩難的年輕牙醫後輩

    我有一位大學學弟S先生(三十二歲),在神奈川縣一間小有名聲的診所擔任牙醫,去年夏天,他辭去工作三年的牙醫診所,還差點罹患憂鬱症。現在是名每週兼職四天,每天賺二萬日圓的牙醫,勉強得以溫飽。好在妻子在外商銀行工作,薪水優渥。

    任職這三年間,他每天都為了「為什麼沒有幫患者鑽牙」、「為什麼不拔牙」與院長爭執。但他堅守學校教的「牙醫的驕傲就是保留牙齒不輕易拔牙」,也總是如此建議患者。

    然而在目前矛盾的保險診療制度底下,不鑽牙、不拔牙、不填補,便無法獲得高額診療報酬。想當然爾,院長因此便強迫兩名專職醫師進行可以賺錢的治療行為。比起患者的口腔,院長更重視患者的錢包,對他而言,患者就只是搖錢樹罷了。

    而且像S先生這樣的專職醫師是採抽成制,所以壓力更大。專職醫師的報酬可分為完全抽成制,以及底薪+抽成制。抽成制的行情為二十~二十五%,景氣好的時候可高達五十%,但S先生的報酬屬於後者。

    對個人技術有信心的人適合採用完全抽成制,所以泡沫經濟時代大多為自費診療時,有人甚至一年可賺進三千萬日圓,二、三年就能存下創業資金。不過S先生比較沒自信又不擅言辭,所以對他而言,底薪+抽成制算是相當嚴苛。

    開間牙醫診所肯定能大賺一筆的情形,已屬過去式。現在百分之六的診所經營狀況都是入不敷出,是面臨生死存亡的時代。

    隨著高齡化時代來臨,國民醫療費不斷上揚,牙科醫療費在國家方針嚴格控管下,推估一年只能設定在二兆六千億日圓上下。被視為搖錢樹的蛀牙患者人數以及人口數量不斷減少,齒科診療報酬制度卻依舊按照日本貧困時代的基準來給付,造成牙醫單靠保險診療給付實在難以維生。

    因此近幾年來,不惜任何代價想盡辦法提高業績,奉行拜金主義的牙醫與日俱增,在這樣的情況下,日本齒科保險制度變得充滿矛盾。市場規模明明縮小了,但牙醫師人數卻增加,供過於求,結果由患者全額負擔的自費診療項目反客為主,藉由一顆數十萬日圓的植牙治療、健康保險的架空、虛報等黑心報價來維持診所營運,已是不爭的事實。

    (編按:目前台灣牙醫也有相同現況,全台共有約一萬六千名牙醫師,但市場已趨於飽和,且健保給付大部分如補牙、洗牙等診療項目,必須依賴自費項目才有較高利潤,這也是為什麼牙醫診所多會推出許多自費項目的緣故。再加上無底薪,必須靠抽成才有業績,導致兼差牙醫爆增,月薪卻只有台幣五、六萬元,不如想像中高薪。故本篇中所描述的情況,與台灣無異,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牙醫最拿手的就是「敷衍了事與過度醫療」

    一提到大絕招,應該都會聯想到大相撲(日本職業相撲運動),許多力士都有自己的大絕招,當低階的平幕力士靠大絕招精采戰勝橫綱贏得金星,看台上觀眾的坐墊就會在歡聲雷動中從天而降。

    不過可悲的是,日本牙醫的大絕招竟是「敷衍了事與過度醫療」。

    翻閱日文國語辭典《廣辭苑》查詢「敷衍了事」與「過度」的意思,可得知所謂的「敷衍了事」就是省略必須進行的步驟、手續;「過度」則是超出必要或適當的數量、程度,過多的意思。

    兩者意思完全相反,但能幹的日本牙醫卻能一人善用這兩項手法,當作自己的大絕招。省略時間與步驟不做該做的治療,另一方面又利用患者的無知,強迫推銷高額且不必要的治療。

    尤以回避花費時間與精神的齒內治療佔最多數,不認真治療齒髓神經,只敷衍的處理六十%,最後填補上樹脂作為粗糙治療的結尾,如此幾年過後當然又會再度惡化。

    也有的是完全不想進行齒內治療,直接主動回絕:「蛀牙再繼續惡化下去,牙齒就難保了!我這裡沒辦法處理,如果一定要處理的話,就得自費二十萬日圓。」尚有一點良心的醫生,雖然會用健保將牙齒保存下來,但還是會不動聲色使用保險不給付的材料,抬高患者自費負擔的費用。

    有些黑心醫生聽到愛美的小姐說:「未來我想成為模特兒,請幫我將那一顆突出來的門牙與其他牙齒對齊。」除了將門牙全部切削修整外,「我幫你特別服務,將牙齒全部對齊順便美白囉!」還進行了患者未要求的過度治療,刻意為之、明目張膽的收取高額治療費。

    還有更惡劣的,就是將「敷衍了事與過度治療」合二為一的終極手段,也就是植牙。例如將輕度牙周病無須拔除的牙齒拔掉,或是明明進行齒內治療就能保留的牙齒,竟恐嚇患者不拔牙會得癌症,再誘導其接受一顆幾十萬日圓的植牙治療。

    ◆牙齒庇護所案例

    去年有二位女性,看過我的部落格後遠從北海道來求診。她們所接受的治療令人不由得驚呼「真的假的?」,實屬難以置信的詐欺診療。當然,她們都是在偶然的情形下分別來到診所。

    患者為四十幾歲以及五十幾歲的女性,居住在札幌與札幌郊外,症狀與控訟內容雷同。

    一位女性在大約三年前,每三個月定期前往診所洗牙,另一位則是在二年前開始往來診所。經衛生士洗牙後,最後再由醫生診察牙齒,接著醫生總會重複這樣一句話:「那就三個月後再來回診吧!」而且每次都會拍攝X光照片。

    可是不久後,二人的上顎小臼齒開始搖晃,告知醫生後,醫生這樣告訴她們:「已經牙周病末期了,所以大概三個月後,如果情況允許的話就連前面的牙齒也拔掉吧!」。二人雖然都有幾顆牙齒接受過治療,不過連一顆假牙都沒有。

    我驚訝到整個人都傻了。三年來,醫生每三個月看診一次,還拍攝X光片,見到牙齒有搖晃情形甚至變嚴重了竟然都不處理,最後甚至告知患者「因為是牙周病末期所以必須拔掉牙齒」,真教人難以置信。這樣定期檢查究竟為了什麼呢?

    由於二人皆有定期確實就診,因此這分明是詐欺診療行為。同一顆牙齒一直搖晃卻檢查不出來,實在不合理。患者牙齒在仔細照顧下,完全不可能單純因牙周病便出現如此嚴重搖晃的情形。三年後,身為牙醫怎麼還能做出「因為到了牙周病末期所以須拔掉」的診斷?

    ◆植牙可以用一輩子嗎?

    植牙的其中一個賣點,就是「可以用一輩子」,相信的人或許很多,不過那是騙人的。

    即便醫師技巧高明,植體本身十分穩固,但是口腔內沒有保持乾淨的話,覆蓋在植牙上的牙齦就會得牙周病而發炎。當細菌侵入顎骨裡,侵蝕支撐植牙的骨頭,導致搖晃,植體就會脫落。所以術後必需每天刷牙與保養,疏於保健的話,最糟糕的情形是比天然牙齒更早脫落。但是植牙後,有時會因為各種因素導致不容易自覺或發現牙周病,造成症狀逐漸惡化。

    植牙治療真正開始推行的時日尚淺,坦白說,就連牙醫也不清楚可以使用多久。而且在這個牙醫過剩的年代,沒有一家診所敢保證手術後不會關門大吉,或是牙醫不會因為上了年紀而停業。

    還有一個很重大的陷阱。

    植牙內部有小螺絲等零件,倘若這些零件的供給斷貨了該怎麼辦?植體發生問題時,想要更換零件也沒有庫存品,還得擔心發生廠商破產、停產、停止進口等緊急狀態。植牙廠商為數眾多,全世界卻沒有統一標準規格,事實上各家公司每隔幾年就會推出改良產品。螺絲這類的零件,即便同一家廠商的產品也無法共用,這問題比植牙能否用一輩子,更應事先考量清楚。

    使用植牙咀嚼時,植體疲勞會累積在內部,所以就物理面而言,總有一天會故障是避免不了的,聰明的人就不會相信可以用一輩子。

    另外在植牙醫師的官網上,一定會告知保固期間。甚至連一顆七萬日圓的超便宜植牙,也大肆宣傳「保固三年」,這點應格外注意。免費保固理應涵蓋術後這幾年,但是鐡定找不到可以保固十年的診所。對患者來說,永久保固當然最為理想,不過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

    而且植牙治療後需要保養。保養一般來說每年需要二至三次,不過也有醫院要求高齡者每個月保養一次,其實這種術後保養也能讓牙醫大賺一筆。

    ◆如何分辨好牙醫

    「初診、診斷、治療方針」

    1.會仔細聆聽患者諮詢,詢問患者有什麼困擾的醫生

    當初診患者一坐上診療椅,完全不會詢問患者有什麼困擾,就要患者「張開嘴巴」,直接觀察口腔狀態。然後一個人單方面提出結論,立即決定治療方針,開始著手治療……。

    碰到這種牙醫的話,最好別再去第二次,以免被鑽牙或拔牙。

    能為患者多花一點時間詢問有什麼困擾,充分與患者諮詢、緩解緊張,詢問患者有什麼困擾的牙醫,才是有良心的醫生。

    無論身為醫生,或是被稱為名醫的人,首先人品一定受人尊敬。同理可證,身為牙醫首次看診就能抒解患者緊張的情緒,營造出患者無所不談的氣氛,就是好醫生。

    不使用艱深的專業用語,迅速掌握患者最煩惱的問題點是什麼、牙痛的原因為何、哪個部份希望處理,還能簡單明瞭進行說明的醫生,便值得信賴。

    2.可以設身處地為患者著想目前應該如何處置的醫生

    當患者因為「牙痛、牙齒搖晃、牙齦腫脹、假牙感覺怪怪的無法好好咀嚼……」等,當下發生問題需要獲得解決時,才會造訪齒科醫院,但很遺憾的是,多數患者的困擾並無法完全獲得解決。

    其中有些牙醫會隨心所欲進行治療,結果有時導致情況更糟。這些就是只想著做生意,而不顧患者的牙醫。

    還有這種案例,「之前治療過的牙齒又痛起來,請幫我止痛。」患者這麼說,「這顆牙齒已經爛掉了,所以止痛後又會再復發,只能拔掉了。」最後卻被強迫拔牙,還裝了高價假牙,結果卻比自己的牙齒還要難咬東西吃。

    不過有良心的牙醫會符合患者期望進行治療,不會一開始便隨心所欲展開治療。

    能夠設身處地為患者思考解決困擾的最佳方法為何,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的醫生,才是好牙醫。

    3.能確認患者期望的牙醫

    當然,能向患者仔細確認因為什麼困擾前來求診的醫生,就能放心接受治療。

    而且最重要的是,除了「牙痛」、「假牙金屬部分卡到牙齦會痛」、「想矯正暴牙」、「缺了門牙」、「想矯正齒縫」等主要治療目的之外,「想保留牙齒」、「不想鑽牙」、「治療想用保險支付」等次要期望,都要詳細告知醫生。

    因此能營造出讓患者毫無顧忌無所不談的氣氛,當患者無法完整表達時可以再次詢問、整理並確認諮詢內容的醫生,就是好牙醫。

    4.可將現況簡單明瞭說明清楚的醫生

    為什麼會痛、為什麼牙齦會腫脹、為什麼牙齒會搖晃……各種問題的原因都能用簡單的語言,有條不紊說明清楚,患者提問也能耐心回答,這就是好醫生。能夠花時間詳細說明的醫生,那更好。

    5.簡單明瞭地說明治療內容使患者理解,取得患者同意 遵守「知情同意」的牙醫

    所謂的好牙醫,就是能夠充份說明治療內容使患者理解,取得患者同意後再開始治療的醫生。

    這裡的說明與同意便稱作「知情同意」,在醫療的世界裡算是非常重要的原則,未取得充分的知情同意,有時甚至會引起訴訟。遵守「知情同意」是好牙醫的首要條件,所以先視能否遵守這項原則,即可優劣立辨。

    不過很遺憾的是,大部份的牙醫都被時間追著跑,很少有醫生能夠完全遵守。其中有些牙醫對自己的技術很有自信,所以未充分說明,一副「全部包在我身上」的態度,便一股腦地治療下去。

    先不論未經說明便處置等情形會不會發生問題。為什需需要這項治療、何種治療方式最佳、治療方針、治療時間與次數、費用等等全部說明完畢,取得患者理解後再著手治療,這種牙醫才值得推薦。

    必要時,在真正開始治療前,有些醫生還會拍攝X光照片再加以說明,有些則會為牙痛而前來看診的患者施予麻醉或給藥止痛,進行緊急處置。

    6.不知道問題的原因為何時,會詢問其他牙醫的意見,若非個人專科領域則會介紹專科醫師的醫生

    會花時間仔細診斷,摸索原因的醫生,就是有良心的牙醫,不過大部份的醫生都懒得花時間,未詳細診斷便開始治療。由各種角度抽絲剝繭也找不出原因時,會詢問大學專科醫生或是其他牙醫的意見,才算是設身處地為患者著想的診療。

    怎麼都找不出原因,或對診斷沒自信時,可以介紹值得信任的牙醫給患者,就稱得上是好牙醫。不過也有牙醫只想著業績,緊抓著好不容易上門的患者,執行估算錯誤的治療,導致患部惡化。

    沒自信的時候,可為患者介紹其他牙醫,才是最棒的醫生。

    以上內容由采實文化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黑心牙醫不告訴你的診療真相:戳破以賺錢為重的行銷話術與醫療道德亂象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