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離群的勇氣:我不想合群,又不想被討厭,怎麼過日子,能得到我要的自由?


    17 三月 2016 大是文化

    POC1PL0EMC

    人總是依附大型組織,然後膨脹自己

    有些在大公司工作的人,態度總是很囂張,而且對他人的輕視也很露骨,對吧?公司本身有多厲害先不提,但我覺得那些態度囂張的人,大多數都是半桶水響叮噹。

    這世上就是有人會用公司的名聲或規模大小評斷人。所以不論在哪個時代,都有人會頂著自己公司的招牌,狐假虎威又氣焰張狂。

    我的雙親都在長崎以漁業為生,所以我家的生活與「公司」這種字眼毫無瓜葛。不過,隔壁的鄰居倒是在三菱重工上班;沒錯,就是那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大企業。

    在長崎市這樣的鄉下,在三菱重工上班的人多不勝數。對當地居民而言,小孩子將來到三菱重工上班成了一種理想,想當然耳,大家的想法也變成「只要能進三菱重工,就能成為一個體面的人」。

    但為什麼這會變成一件美事呢?我完全無法理解。確實,三菱重工的確是一家有名的優良企業,但也不是每個在那裡上班的人都很厲害吧?

    只是看了對方公司名稱,就覺得認識對方,我認為這並不是個好想法。我只覺得這樣很偷懶,因為根本沒用自己的眼睛親身去認識、評估他人。如果是自己覺得敬佩的人剛好在三菱重工上班,這樣就沒問題,但要是反過來可就滑稽了。

    另外,我老家附近常能看到夜市彈珠檯,就是那種斜放的機檯,有八個孔,要把珠子打進去的遊戲。現在在一些溫泉浴場,偶爾也找得到這種店。小孩子不能去小鋼珠店玩小鋼珠,但是彈珠檯可就老少皆宜,我小時候總是整天泡在那裡玩。

    有天,鄰居的大哥哥、那位在三菱重工上班的人,搖搖擺擺的走進了那間店,但他沒有玩彈珠檯,只是呆呆的在店裡站著。令人吃驚的事在後頭:店家慌慌張張的跑向前來,把獎品給了那位老兄,還一直說:「麻煩笑納這個禮物,今天就饒了我們吧。」

    這種彈珠檯,可是比小鋼珠店的小鋼珠還需要技術。然而,那位仁兄的水準已經到達出神入化的達人級,似乎只要他出手,就會以媲美砸場子的程度,把所有獎品贏走。所以只要他到了店裡,店家就會默默給他獎品,請他高抬貴手回去,這似乎是那一帶不成文的規定。

    這故事簡直跟電影一樣扯,而且他的舉手投足,還真不是普通的帥氣,迅速拿了獎品後,風也似的轉身就走,簡直就像流浪的瀟灑賭徒一般。我當時直愣愣的望著他的背影,眼裡滿是羨慕。

    不用說,從那之後我就對他欽羨不已,比誰都還要尊敬,但並不是因為他在大企業上班,而是他身為彈珠檯達人的這個事實,才是讓年少的我有所憧憬的原因。

    所謂個人魅力,是屬於自己原生、而非從團體中產生,是該人自己的技術或個性所致。做人必須有如此體悟才行。

    你最著迷的興趣是什麼?用它與世界接軌

    雖然我喜歡比較內向的人,但這喜歡還是有個極限。我並不以內向的自己為恥,也不認為因為性格內向就該被世人非難。只是,人要是太過於內向,也是不太好!

    完全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裡,這已經快要接近病態的境界了,以一位要在社會上立足的成人而言,這樣應該有點問題吧?

    就算生性內向也該培養興趣,有個能讓自己一頭栽進去的世界比較好。以我為例,雖然演藝工作是一途,但或許畫漫畫更合適我。像這樣透過能讓自己投身的興趣與世界銜接,我認為非常重要,也能藉此與人交流。不管有多麼討厭與別人接觸,只要以興趣作為媒介多少能夠忍受吧!

    如果喜歡電玩,就努力在遊戲中取得最高分。成年了還對遊戲癡迷或許很沒意義,但如果能藉此發揮自己的潛力,因此與某人接觸交流,就是一件很棒的事。
    我雖然一直是獨自畫漫畫,但每完成一部作品,還是希望有人能欣賞。

    作品不該只是敝帚自珍,我覺得還是應該透過某種管道發布,讓人批判、誇獎才對。好不容易有機會發揚自己的興趣(我的話則是工作),就應該盡力去做。而且內向的人更應如此。

    寫到現在,我已經寫了一堆「我熱愛孤獨」的話,但即使是我,也不想完全與世隔絕。我沒有想捨棄塵世,成為離群索居的隱士,畢竟那樣還是太孤寂了。最起碼,我還是想透過能表現自我的媒介,與同好交流,這樣就可以了。所以說,極端內向也不好。

     

    本文授權刊登自大是文化/蛭子能收《離群的勇氣:我不想合群,又不想被討厭,怎麼過日子,能得到我要的自由?

    ungroup離群的勇氣:我不想合群,又不想被討厭,怎麼過日子,能得到我要的自由?

    作者:蛭子能收
    出版社:大是文化

    圖片來源:stocksnap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