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後的世界:瀕死體驗

    15 12 月 2020 商周出版

    死後的世界:瀕死體驗

    死亡經驗

    受訪者總是將那些回憶形容成一幕幕的視覺影像,難以置信地鮮明真實。在某些個案裡,他們說那些影像色彩鮮豔、有三度空間感,甚至有動作。即使它們飛快閃過,他們也都能夠如實地感知和辨識每個影像。

    儘管瀕臨死亡時的環境以及當事人的類型千變萬化,但是關於那些經驗本身的說法有個顯著的相似處。其實,各種說法都非常相似,在我蒐集的大量故事裡,至少可以列出十五個一再出現的元素。基於這些相似性,且讓我構作一個簡短的、理論上「理想的」或「完整的」經驗,依其典型的出現順序,體現所有共同元素。

    一個人大限將至,身體痛苦到了極點,並聽到醫師宣告他的死亡。他開始聽到很不舒服的聲音,刺耳的鈴聲或嗡嗡聲,同時覺得自己飛快穿過一條很長的黑暗隧道。接著他脫離了自己的身體,但是仍然在身體四周的環境,在遠處看著自己的身體,彷彿他是個觀眾。他從這個不尋常的有利角度觀看醫師試著救活他,心情一團混亂。

    一會兒以後,他回過神來,開始習慣他的怪誕處境。他注意到他仍然有個「身體」,但是性質很不一樣,也擁有不同於以前身體的力量。接著發生了其他事情。他遇到其他人來幫忙他。他隱約看到死去的親戚和朋友的靈魂,一種他前所未見的慈愛而溫暖的靈體臨到他眼前,一種光的存有者。這個存有者問他一個問題,但不是藉著話語,它要他評斷自己的一生,以一連串的影像重演一生中的大事。不知不覺的,他來到一個邊境,顯然代表人間生命和來世之間的一條界線。然而,他驀地覺得自己必須回到人間,覺得他的死期未到。不過他心生抗拒,因為他對於死後世界的經驗興味盎然,不想就此回到人間。歡喜、愛和平安的感覺讓他不能自已。但是無論他的態度如何,他還是和他的身體合而為一,活了過來。

    後來他試著告訴別人這樣的體驗,卻不知從何說起。首先,他找不到合適的人類語言去形容那些超自然的場景。他也發現別人在嘲笑他,於是他絕口不提。然而,那經驗對他的生活影響甚巨,尤其是他對死亡及其和生命之關係的想法。

    請記得,以上並不是在訴說任何一個人的經驗。相反的,那是個「模型」,是從眾多故事裡發現到的共同元素所組成。我介紹它出場,只是要讓你們約略知道一個臨終者可能經歷些什麼事情。既然那是我構想出來的,而不是真正的故事,我在本章會以許多實例,詳盡地討論每個共同元素。

    但是在開始以前,我要先說明若干事實,好讓我關於死亡經驗的討論不致於脫軌。

    一、儘管各式各樣的故事都有顯著的相似性,但是不會有兩個完全相同的故事(雖然有些故事非常相像)。

    二、我不曾聽到有誰完整提到這個組合經驗裡的每個元素。然而許多人都提到大部分的元素(十五個元素裡總會提到八個左右),有些人甚至提到十二個元素。

    三、在組合經驗裡,沒有任何元素是每個人都提到的,或者出現在每個故事裡。不過其中有若干元素出現的頻率非常高。

    四、上述虛擬模型裡的任何元素,都不會只出現在一個故事裡。每個元素總是在許多各自不同的故事裡反覆出現。

    五、臨終者經歷前述各階段事件的順序,可能和我的「理論模型」有所出入。例如說,許多人表示,在他們離開身體同時或之前,他們看到了「光的存有者」,而不是如「模型」所說,是在離開身體以後。然而,該模型的階段順序是相當典型的順序,差別很大的情況並不常見。

    六、一個臨終者的經驗和假設的完整經驗有多麼相符,似乎取決於他是否真的經歷臨床定義下的死亡,以及經歷時間的長度。一般而言,一個「死去」的人,他的經驗會比瀕臨死亡的人更鮮活完整,而「死去」的時間比較長的人,其經驗則比「死去」的時間較短者更為深入。

    七、我遇到一些被宣告死亡然後又復活的人,他們沒有提及上述的任何元素。他們表示完全不記得「死亡」的事。有趣的是,我曾經訪談一些人,他們在不同的情況下被醫師宣告死亡,卻說他們什麼也沒有經驗到,但是對於別人的經驗感同身受。

    八、我必須強調,我寫下來的報導、解釋或故事,都是別人透過訪談口述給我聽的。因此,當我說那虛擬的、「完整的」經驗裡的某個元素沒有出現在某個故事裡,並不必然意味著該元素不曾出現在那個人的經驗裡。我只是說他沒有告訴我有該元素的出現,或者是在他描述該經驗時沒有提到它。

    那麼,在此架構下,我們一起來看看死亡經驗裡的若干共同階段和事件。

    無以名狀**

    我們對於語言的一般理解是基於幾乎每個人都有的經驗的廣義共同性。該事實讓我們以下的討論更加複雜而困難。臨終者所經歷的事件超乎我們的經驗共同性,因此有人或許會覺得他們所面對的事情難以言喻。事實上也是如此。他們異口同聲地說他們的經驗實在無以名狀,也就是「言語道斷」。

    許多人甚至說:「我就是不知道怎麼說,」或是說:「我不知道怎麼去形容。」有個女生直截了當地對我說:

    我實在很難跟你說,因為我所知道的字眼都是三度空間的。當我經歷那件事時,我一直在想:「唉,我以前上幾何課的時候,他們總是告訴我說世界只有三度空間,我也接受了。但是他們錯了。其實有更多空間向度。」當然,我們生活的世界是三度空間,但是下一個世界肯定不是。那就是為什麼我難以啟齒。我必須用三度空間的字眼向你訴說。我已經盡量接近它,卻還是不夠貼切。我實在沒辦法讓你一窺全貌。

    聽到消息**

    許多人實際上聽到醫師或其他目擊者宣告他們的死亡。有個婦人如是對我說:

    我在醫院裡,他們不知道我哪裡出了問題。詹姆士醫師讓我到樓下的放射科去做肝臟掃描,好查出問題所在。他們先試打藥物,因為我對很多藥物都過敏。沒有出現過敏反應,於是他們繼續施打。但是這一次我昏了過去。我聽到放射科醫師跑去打電話,我清楚聽到他撥電話的聲音。我聽到他說:「詹姆士醫師,我把你的病人馬丁太太弄死了。」但是我知道我沒死。我想要動一動讓他明白,卻動彈不得。他們試著對我做心肺復甦術,我聽到他們說替我打了幾毫升的什麼東西,但是我沒有感覺到針頭。他們碰我的時候,我完全沒有感覺。

    在另一個個案裡,一個心臟一直有問題的婦人心臟病發作,差一點沒命。她說:

    一陣刺骨的胸痛驀地襲來,就像鐵箍緊緊夾著我胸口一樣。我丈夫和朋友聽到我倒地,趕緊跑來救我。我置身在深邃的黑暗中,聽到丈夫宛如來自遠方的聲音說:「這一次真的時候到了!」我心裡也想著:「是啊,時候到了。」

    有個在車禍當中被認為死亡的年輕人說:「我聽到一個女人在那裡說:『他死了嗎?』另一個人說:『唉,是啊,他死了。』」

    諸如此類的說法,相當符合醫師和其他在場者的回憶。例如有個醫師跟我說:

    我正準備替一個女病人動手術,她在術前心臟痲痺。我就在那裡,看到她瞳孔擴大。我們試著救活她,但是都失敗,於是我想她應該走了。我跟一起開刀的其他醫師說:「我們再試一次,不成就放棄。」這次我們讓她恢復心跳,她活了過來。後來我問她記不記得她的「死亡」經驗。她說不是很記得,不過她聽到我說:「我們再試一次,不成就放棄。」

    平安和寧靜的感覺**

    許多人形容他們在經驗的最初階段,體會到至樂的感受。有個男子腦部受到重創,已經探測不到生命跡象。他說:

    在受傷當下,我感覺到一陣疼痛,但是接著所有痛苦都消失了。那天寒風刺骨,但是我在黑暗裡只覺得溫暖,從來沒有那麼自在……我記得心裡浮現一個念頭:「我一定是死了。」

    一個心臟病發作被救活的婦人說:

    我開始體驗到最美好的感受。我只覺得平安、自在、輕鬆,一片寧靜。所有煩惱都不見了,我心裡想:「真是寧靜平和啊,我一點也不痛。」

    另一個男子回憶說:

    我覺得孤寂安然……很美妙的感覺,我心裡很平靜。

    一個在越南受傷「死亡」的男子說,當他中彈時,他覺得:

    完全解脫。沒有痛苦,從來沒有這麼輕鬆自在。我非常放鬆,覺得一切都很好。

    聲響**

    在許多個案裡,當事人都提到在死亡或瀕死經驗當中,聽到各式各樣不尋常的聲音。有時候讓人很不舒服。一個在腹腔手術當中「死亡」了二十分鐘的男子形容說:「我的腦袋裡傳來一個很難聽的嗡嗡聲……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聲音。」有個婦人說,她在喪失意識時聽到「很大的鈴聲。也可以說是一種嗡嗡聲。我覺得天旋地轉,一團混亂」。也有人將這種惱人的感覺形容成巨大的喀嚓聲、隆隆聲、爆炸聲,以及「像風一樣的呼嘯聲」。

    在其他個案裡,這些聲響像是比較愉悅的音樂。例如說,有個男子一到醫院就被宣告死亡,他甦醒以後回憶說,在他的死亡經驗裡:

    我聽到像是來自遠方的鈴鐺聲,宛如在風中蕩漾。聽起來像日本的風鈴……那是我當時唯一聽到的聲音。

    一位因為血栓造成內出血而差一點死去的年輕女子說,她在休克時,「聽到某種音樂聲,一種莊嚴而美妙的音樂」。

    黑暗的隧道**

    經常和聲音同時出現的,是覺得非常快速地被拉扯穿越某種黑暗的空間。敘事者用許多不同的語詞去形容那種空間。我聽過他們說那是一個洞穴、一座水井、一條排水溝、一個四面有圍牆的地方、隧道、虛空、裂隙、下水道、山谷,以及煙囪。儘管人言言殊,但是他們顯然都在表達同一個想法。我們來看看兩個以隧道來形容的說法:

    當時我只是個九歲的小男孩。那已經是二十七年前的事了,一切仍然歷歷在目,難以忘懷。有一天下午,我病得很嚴重,大人們趕緊送我到最近的醫院去。我一到醫院,醫師立刻決定要對我進行麻醉,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因為那時候我太小了。當時他們用的是乙醚。他們用一塊布摀住我的鼻子,後來他們跟我說,我的心臟一下子就停止跳動。那時候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但對我來說總歸是個經驗。呃,我首先經驗到的――現在我要開始形容它了――是一種有節奏的鈴聲。接著我朝它走去,穿過這個長長的黑暗地方。你一定會覺得很詭異。那看起來像是下水道什麼的。我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我只是一直跟著那個鈴聲打拍子走去。

    另一個受訪者說:

    我對一種局部麻醉藥有強烈的過敏反應,會造成呼吸中止。第一件發生的事,就是我飛快地穿越一個陰暗漆黑的空間,非常快。我想你可以把它比擬為一條隧道。我就像在遊樂園搭雲霄飛車一樣,以極快的速度穿過隧道。

    一名男子在病危期間,瞳孔擴大,身體逐漸冰冷,瀕臨死亡。他說:

    我在一個漆黑陰暗的空間裡。實在很難解釋,我覺得自己在真空中飄浮,穿過黑暗。不過我的意識很清楚。我好像待在缺乏空氣的煙囪裡。感覺像是幽域(limbo),一個要到某個地方的中途站。

    一個經歷嚴重燒傷和摔傷而「死去」幾次的男子說:

    大約一個禮拜的時間,我都處於休克狀態。當時我突然逃到一個黑暗的虛空裡。我似乎待了很久,只是在空間裡飄浮翻滾……我完全沉浸在這個虛空裡,心裡沒有別的念頭。

    有一個男子小時候很怕黑,他在一次腳踏車意外中,因為內出血而心臟痲痺:

    我感覺自己穿越一座非常黑暗的深谷。伸手不見五指,但那是你可以想像到的最美妙而無憂無慮的經驗。

    在另一個個案裡,一名罹患腹膜炎的婦人說:

    我的醫師已經叫我哥哥和姊姊來見我最後一面了。護士替我打了一針,讓我死得不會那麼痛苦。周遭的事物離我愈來愈遠。它們退去以後,我先是走進一條狹窄且非常非常黑暗的走廊。我在裡頭似乎適應得很好。我開始往下滑,往下,再往下。

    有名婦女在一次車禍中差點喪命,她以一個電視節目做比喻:

    有一種完全寧靜而平和的感覺,一點也不害怕,我置身在一條隧道裡,一條同心圓的隧道。不久以後,我看到一個叫作《時光隧道》的電視節目,人們穿過這條螺旋狀的隧道回到過去。那是我所能想到最接近的比喻了。

    一個在鬼門關前繞了一圈的男子以他的宗教背景做比喻。他說:

    突然間,我就在一座非常黑暗的深谷裡。彷彿有一條通道,幾乎像條大馬路一樣,直穿山谷,我沿著路往前走……後來我的病好了,心裡浮現一個念頭:「現在我總算知道聖經所說『死蔭的幽谷』是什麼意思了,因為我到過那裡。」

    以上內容由商周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死後的世界

    標籤:

    分類: 大眾心理

知 識 家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