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月瘋 ─ 陰謀論 /西元一九六九年

    31 7 月 2020 PCuSER電腦人文化

    RSS
    Facebook

    登月瘋─陰謀論 / 西元一九六九年

    一九六九年人類首次登陸月球後,陰謀論者馬上群體出籠:登月是美國政府在好萊塢片場裡假造的,目的是在太空競賽中擊敗俄羅斯。陰謀論者提出大量他們自認為合理的「證據」以證明政府造假:在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的照片中,尼爾・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及伯茲・艾德林(Buzz Aldrin)月球上所擺放的國旗怎麼會在沒有風的月球上飄揚?登陸艇著陸處怎麼沒有留下衝擊坑?照片中的場景怎麼看起來有多個光源?在其中一張照片裡,怎麼有個像是舞台燈的神秘物體?簡直沒完沒了。這些疑點全都馬上被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的科學家駁斥,並證明為無稽之談。

    不久後,一則完全相反的故事出現了:阿姆斯壯和艾德林的確曾登陸月球——且在月球上發現一具人類骨骸,身旁有一件細格毛料襯衫與一件藍色牛仔褲,附近還有赤腳腳印。太空人拍照紀錄這些詭異物品,但照片遭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藏匿,直到其中一張落入中國天文物理學家康姆龐(Kang Mao-Pang)手裡才曝光。康姆龐宣稱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企圖掩蓋事實,因為「美國顯然覺得全世界其他國家沒有資格共享此資訊」。

    這則傳聞似乎原自一份名叫《世界新聞週報》(Weekly World News)的超市小報。這種報紙肯定不是可靠消息來源,但此傳聞卻在網路上爆紅,受網友瘋狂轉傳,事件過後多年依然不止。這種傳聞竟然會有人轉載,確實難以置信——不過只要熟悉人性,就當然不會感到意外——但這場詭異事件中最神奇的是,社會學家發現,相信一則故事(太空人不曾登月)的人,有高機率相信另一則故事(太空人在月球發現人類骨骸)。這是認知失調——同時接受兩則相互矛盾的想法——的極致表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現代世界有個迷思:演化是一種微調過程,生物藉由演化來優化自身以適應環境。但其實,隨著演化論的演化,我們現在發現演化改變乃是受到各種因素的誘發,有些因素和適應完全沒有關聯。因此,人類並沒有被大自然改良成能夠適應特定環境,而人類的大腦就是很好的案例。

    人類與其他動物有巨大差異,乃是因為人類能將感官輸入簡化成心理符號,並理解或表達其複雜的關連。理解與表達關連是人類引以為傲的推理能力之基礎,但這項能力乃是近期才發展出來,嫁接到人類古老的大腦之上。相較之下,人類的大腦非常古老,是數億年脊椎動物演化漸漸增生的產物,其運作方式比較憑借直覺,比較感情用事。

    幸虧在理性的外衣下仍存在著一顆古老的大腦,我們不會變成像《星艦迷航記》(Star Trek)中的史巴克一樣——冷酷無情的計算機。請感謝神。然而,古老的直覺機制和新興的理性機制結合,代表我們的大腦有時候會以非理性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回到預設值,在沒有陰謀的情況下相信陰謀論。近期,人類這項缺陷最惡劣的表現或許是康乃狄克州紐敦鎮(Newton, Connecticut)桑迪・胡克小學(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槍擊案之後所發生的事情:受害者父母哀慟的同時,竟然收到許多匿名狂熱份子的威脅,其中有些人顯然認為槍擊案從未發生,只不過是限槍人士的政治把戲。

    即便是最理智的人,也會發生這種情形:不久前有調查發現,美國登記選民中有六十三%現在正相信至少一則政治陰謀理論。此現象並非固定不變,而是很容易受外在情況影響。情勢好的時候,人會比較自滿自得,但人如果陷入困境,覺得無力,就會更容易輕信陰謀論。(詳見第二章〈末世論〉)

    若探究其因,最有可能是因為人如果知道某些重要事件背後的解釋(而且也覺得其他人不知道),就會得到一種自主感與控制感。害怕失去控制,或許就是「逆火效應」(backfire effect)的原因。依布蘭登・尼亨(Brendan Nyhan)與傑森・萊佛勒(Jason Reifler)兩位政治科學家的定義,逆火效應:「駁斥不實政治消息有可能反而會造成人們更相信假消息是真的」(強調為本書作者所加)。

    這背後的控制感純粹是人類主觀的產物。但無論好壞,我們既活在現實世界,也活在腦中所建構的事件。

    以上內容由PCuSER電腦人文化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騙你5000年

知 識 家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