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統計數據看韓國女性的生活

    30 7 月 2020 EZ叢書館

    RSS
    Facebook

    沒有人會認為地鐵的博愛座有反向歧視,也很少有人覺得身心障礙者車位是對非身心障礙者的差別待遇,人們可以理解兒童票為什麼比成人票便宜,也同意對低所得戶提供經濟援助,因為大家認同這些族群是社會的弱者,但是二○三○18不婚男性中,有五七.六%認為男性在韓國社會受歧視19,他們不認同女性是社會的弱勢族群,因為在他們眼中,周圍有太多優秀的女性,更有許多漂亮的女人過著悠哉的生活。但請記得,社會水準是由平均值決定,而非少數特例,數據可以證明女性的人生有多沒價值,就算因為過多的數字而感到頭暈目眩,也請多多見諒,因為若我不一一提出,各位可能無法信服。

    二○一六年,韓國的性別薪資差距為三六.七%,代表男性領一百萬元月薪時,女性領六十三萬元,自從OECD於二○○○年開始實施調查後,韓國一直穩坐冠軍寶座,數據高出OECD平均值兩倍,並比亞軍日本高出一○%以上,拿下壓倒性的冠軍。根據統計處資料,性別薪資差距於三十、四十歲區間急遽增加,職場玻璃天花板20、結婚、生育、育兒所導致斷絕工作資歷的情形被認定為主要原因。女性的經濟活動參與率於生育期下降,並隨著子女成長而增加,形成M型曲線,以及女性二度就業時,因為過去的工作經歷不被認可,所以多數只被安排進單純職務的現象,也都是整體社會必須解決的問題。

    根據中小風險企業部資料,以二○一六年為準,大企業與中小企業正式員工的薪資差距為三七.六%,與性別薪資差距的三六.七%屬於同一等級,也就是說男女之間的差距,就如大企業與中小企業的差距。文在寅總統從在野黨代表時期,就多次指出勞動市場兩極化的問題,並表現強烈解決問題的意向,政府也必須為解決性別薪資差距付出心血,因為薪資差距的問題終究會走向階級差距。

    世界經濟論壇每年發表的性別落差指數(GGI)當中,以二○一六年為基準,韓國在一百四十四個國家中位居第一一六位,並以二○一五年第一一五位、二○一四年第一一七位、二○一三年第一一一位,持續位居後段。性別落差指數是從經濟、教育、健康、政治等四個領域分析,以同一國家男性作為基準,判斷女性的地位,反映相對數據之後,即使相較他國女性得到較高分數,也可能根據與國內男性權益水準的比較結果,而被排在較低的順位。這就是人均GDP僅七百五十美元的盧安達,能連年位居排行前段班的原因。

    有些男性以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所發表的性別不平等指數(GGI)反駁前述排行。以二○一五年為基準的性別不平等指數來看,韓國是一百五十五個國家中,排行第十名的性別平等國家,為何會如此呢?因為聯合國開發計畫署是為了支援開發中國家的發展所成立,除了國會議員比例、高等教育比例、經濟活動參與率外,也反映產婦死亡率、青少年生育率等經濟弱勢國家較可能發生的問題指標。根據韓國女性政策研究院分析,韓國之所以能拿下較高的排序,低產婦死亡率(十萬名中十一名)與低青少年生育率(一千名中一.六名)佔了極大比例。因此,經濟規模位居世界第十一名的韓國與性別不平等指數,可說是扯不上關係。

    根據二○一四年雇用勞動部的發表,韓國男性一天進行四十五分鐘的家事勞動,相較於女性的二百二十七分鐘,連二○%都不到。同年,統計處公布之家事分擔率為一六.五%,是OECD會員國的最後一名(我爸爸到七十歲才學會如何使用洗衣機)。雙薪家庭中,丈夫做家事的時間為四十一分鐘、妻子為一百九十三分鐘。男性獨自負擔收入來源的家庭中,丈夫做家事的時間為四十六分鐘、妻子為三百六十分鐘,差距激增。而女性獨自負擔收入來源的家庭中,丈夫做家事的時間為九十九分鐘、妻子為一百五十九分鐘,甚至由女性負擔更多的家事勞動。

    調查機關接獲的性暴力案件數為二○○五年一一七五七件、二○○九年一六一五六件、二○一一年二二○三四件、二○一三年二六九一九件、二○一四年二九八六三件,件數連年增加。性暴力案件被害人有九五.二%為女性,但被害人親自報案的比例卻僅有一.一%。重度性暴力案件的報案率也相當低落,僅有五.三%的強制猥褻案以及六.六%的強姦與強姦未遂案經申報,經專家推定,韓國的性暴力犯罪申告率約僅一○%左右。

    根據警察廳21的〈約會暴力發生現況〉,情侶發生的約會暴力申報件數,為二○一四年六六七五件、二○一五年七六九二件、二○一六年八三六七件,數據持續上升,而一天平均申報數則為二十三件。約會暴力所導致之殺人案每年達百餘件,雖已達到每三天就有一名女性死亡的嚴重水準,仍因為持續的重責輕罰導致爭議不斷。將按下切歌鍵的女友毆打至門牙斷裂的二十多歲男性,以及監禁女友並施以暴行的醫學研究所男學生,雙雙遭判處罰金。將同居人毆打致死並以水泥覆蓋藏屍的男性,因與被害人父親和解,獲判三年有期徒刑。

    全國教職員勞動組合︵Korean Teachers and Education Workers Union︶於二○一六年十月實施的問卷調查結果,一千七百五十八名女教師當中,有七○.七%表示曾在教職生活遭受性暴力,另有四○.九%曾被強迫跳舞、三四.二%受到言語性騷擾、三一.九%受到肢體性騷擾,親吻與撫摸等形式之性騷擾達二.一%,強姦與強姦未遂也達○.六%之多,而有七○%的性暴力加害者為校長、教務主任等學校管理階層。

    在這個約一○%的申報率有三萬件以上是性犯罪案件的國家;在這個因為害怕報復,心懷恐懼報案也只有三分之一成功起訴的國家;在這個每年有一百位以上女性遭男友或丈夫殺害的國家;在這個女性薪資不到男性的三分之二,又比男性早五年離職的國家,男性過的是生活,女性求的是生存。

    以上內容由EZ叢書館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我是男生,也是女性主義者

知 識 家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