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魂與心識究竟存不存在?

    5 7 月 2020 商周出版

    RSS
    Facebook

    世間到底有沒有一個非人腦的意識存在?這裡所說的非人腦,是指一般人常說的「心識」(mind)。心識的存在與否,一直是科學家們爭論不休的議題。

    科學對於心識所知極少

    早期人類的歷史相信有心識、靈魂的存在,而心識與靈魂並不是人腦。但隨著科技的進步,越來越多科學家相信人的心識就是大腦。我們的大腦就像一個控制台,藉由感官神經的傳導,將所有訊息都傳到控制台後,再由控制台下達命令,讓身體做出各種動作反應。這也就是說,科學家們認為,除了人腦之外,沒有另外的心識存在。

    按照這種說法看來,腦部的反應相當被動,因為人腦在下達命令之前,必須先經過感官神經獲取外在訊息後才會產生動作,無法自發性下達命令。於是,推論到底,我們會發現,相較於人心的複雜,人腦相對簡單了許多。

    之前我曾經提到,在我觀修愛他心、批評愛我執的過患時,耳邊卻聽到「蔣揚仁欽善巧說,才能受到眾人喜」的聲音。但明明我是在批評愛我執的過患,愛我執卻在內心角落裡不斷告訴我:「蔣揚仁欽,你要把愛我執的過患說得好一點,這樣才會贏得別人的尊敬和喜愛喔!」如果腦完全可以代替心,那麼這樣的訊息是從我腦部哪一區發出的?

    由此可見,用科學家的這種說法來解讀心識,實在太過表面、狹隘和膚淺,無法深入。

    我的根本上師達賴喇嘛尊者曾經說過,「掉淚是因為我們遭遇感動或悲傷,但我們不能武斷的說『某個人落淚,是因為悲傷』。因為掉眼淚的原因也有可能是開心,並不是只有傷心才會掉淚。我們不能單就結果就對人的情緒下定論。難道要說左眼落淚是悲傷,右眼落淚是開心嗎?」

    所以,我們也不能單純因為科學家尚未證實其現象,推斷心識或靈魂不存在。

    佛教深談心識

    近三十年來,達賴喇嘛尊者不斷與科學、醫學方面的專家們互相交流。一開始也有人曾警告他,說「科學是宗教的殺手」。但達賴喇嘛尊者回道:「佛陀說過,信奉佛教的人,不應該立刻相信祂所說的話,而是要先好好觀察,要如煉截磨金一般反覆驗證。既然佛陀給予了我們這樣的權利,就表示佛教是經得起考驗的。」

    而不斷與醫學、科學方面專家進行交流的結果,雙方都得到了很大的收穫。科學家們證實了古印度哲學思想中,關於心理學的論述。

    在一次與俄羅斯科學家討論的過程中,達賴喇嘛尊者提出了一個問題,他說:「身體的不適會影響心理層面,但有些時候,雖然身體處在舒適的環境中,卻只因為心理的胡思亂想,使好心情轉壞,甚至會影響到身體,產生類似噁心、反胃、顫抖等等的生理現象。」他問這位俄羅斯的科學家,「這樣的情形確實會發生嗎?」

    這位俄羅斯的科學家承認,確實有這樣的情形發生,但以科學研究來說,這類情形其實不應該發生,因為感官都處於舒適的狀態,除了感官以外沒有心識,正承受壓力的「接收者」不應存在。

    心理變化的過程是非常複雜的,如果我們只用人腦的運作方式去解釋所有發生的狀況,很多狀況就無法解釋得清楚了。

    在佛教裡,又是怎麼看待心識呢?佛教的說法,認為心識分為兩種,一種是「意識」,另一種是「根識」。

    根識指感官覺受,主要與五根有關,包括眼、耳、鼻、舌、身等,與人腦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但根識不能代表一切的心識。比根識更為細微的稱為意識,意識不需依賴感官神經,是可以獨立運作的系統,如果與金剛乘搭配,又將意識分為許多不同的層次。

    在金剛乘中說到了「八十分別心」,又分為見、增、得、俱生原始之光明等不同的粗細心識,分到俱生原始光明時,已經是非常非常細微的心識了,在第四空的意識當中,完全脫離了大腦的影響,與大腦沒有關係,不僅如此,甚至可以脫離大腦控制,在很細微的心識中,反過來影響大腦。

    拙火現象證明心識確實存在

    因為尚未被科學家證實,很多人不相信人腦以外有心識,但這個邏輯是不能成立的,因為科學家只是「沒有否定」,並非「否定沒有」!若要「否定沒有」,必須提出「沒有」的充足證據,進而否定其存在性。但是以現今的科學,只是尚未證實心識存在,我們不應以此為藉口而說科學家們否定了心識!

    就像微觀世界中的量子變化是我們無法用肉眼看到的。肉眼最多只是「沒有看到」其變化,但非「看到沒有」其變化啊!因為其變化的存在與否,是無法用肉眼證實的,所以肉眼沒有權利去否定或確認變化。

    不過根據佛教的邏輯學,若事物是可被肉眼所見,便可由「沒有見到」的因素而確定「見到沒有」。就像如果有隻大象在面前,大象的存在又是可被肉眼所見,我們便可由沒有見到大象的理由,去確認大象的不存在。這就是佛教量學中的「可見不可得因」。

    科學與佛教在大腦和心識之間的看法不同,就像中醫與西醫對於疾病的看法不一樣。

    對熟悉中醫治療的華人來說,這個舉例可能更容易理解:即使對於同一種疾病,中西醫在認知和治療上經常有不同的差別。雖然西方醫學近年來逐漸承認中醫的治療方式,但多數西醫還是根深柢固的認為,西方醫學才是真正的治療,中醫療法經常只是以訛傳訛、誤打誤撞。但中醫則覺得,中醫著重治本,而西醫則是治標,有些病情必須到表面浮現出異狀之後,透過西方醫學儀器檢測,才能看到病灶。

    例如中醫理論常常聽到的火氣大、上火等現象,病患雖然可以感覺得到身體上火,但西醫檢測卻不一定能夠查出異樣。可見以科學儀器檢測身體是很表面的,底下隱藏的變化不一定能被發現,如果只以科學檢測的結論去解釋心識的狀態,會有偏頗的疑慮。

    以意識來說,粗分的意識和細微的意識會相互影響,有幾個例子可以說明這種現象。

    藏文中有一個名詞叫做「拙火」,就是典型透過細微心識的運作來影響身體的體溫,運作方式完全透過冥想。西方科學家很難解釋這種現象,但佛家早已給出解答:心和體內的氣是相互依賴影響的,如果心代表人,那麼氣就好比人所騎乘的馬,心運行到哪裡,氣就運行到哪裡。透過冥想改變體內的氣,再由氣提高身體的溫度。身體的四大地、水、火、風,是由風的轉動帶動火氣更為旺盛。

    拙火不是天方夜譚,在哈佛大學的校刊《哈佛大學校報》(Harvard gazette)中曾經發表過一篇名為〈冥想改變了體溫〉(Meditation changes temperatures)的研究,請了一位西藏喇嘛,全身貼滿探測線路,讓他待在低溫的房間中,透過冥想,西藏喇嘛把房間的濕布給烘乾了。

    以上內容由商周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為什麼學佛?

知 識 家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