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綠色經濟新政策

    16 4 月 2020 商周出版

    RSS
    Facebook

    十年來,災難性氣候事件不斷攀升,國民情緒跟著轉變。氣候變化之所以那麼可怕是因為它破壞地球的水圈(hydrosphere;編按:環境地球表面和接近地球表面的各種形態水象總稱),這套系統對於維持生命十分重要。地球是水行星,我們的生態系統長久以來就是跟隨水循環進化,它會通過雲層穿越地球。現在問題來了。由於全球暖化氣體排放增加,地球每升溫一度,大氣中的水蒸氣就增加七%,導致雲層降水更為集中,並衍生諸多極端的降水事件:冬季的酷寒低溫和大風雪、春季破壞力超強的洪水、夏天旱季月份越來越長與駭人聽聞的野火,以及規模高達三、四、五級的致命颶風,造成不計其數的生命財產損失,並破壞生態系統。上一個冰河時代結束以來的一萬一千七百年間,地球生物群落與可預測的水循環同步發展,現在卻追不上失控的指數曲線,這道現象驅動當前地球水循環加速,生物群落結構正同步瓦解中。

    難怪二○一八年美國期中選舉後,一項調查徵詢美國選民對啟動綠色新政計畫以便因應氣候變化的看法,結果所有政治派別的公眾全都廣泛支持這套計畫,近似於一九三○年代動員全美對抗經濟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所推出的新政(New Deal)。

    未來十年內,綠色新政將以一○○%潔淨、再生能源供應全國電力需求;升級國家電網、建築物和交通基礎建設;提高能源效率;投資綠色科技研發;為新創綠色經濟提供就業訓練。九二%民主黨人士支持這道想法,其中包括九三%自由派民主黨人士、九○%溫和或保守派民主黨人士。不過也有六四%的共和黨人士支持綠色新政勾勒的政策目標,包括七五%溫和或自由派共和黨人士、五七%保守派共和黨人士。八八%無黨派人士也認同這道政策。

    民主黨、共和黨和無黨派選民廣泛支持綠色新政,意味著美國政治的潛在分水嶺將深遠影響二○二○年以及未來的總統大選。氣候變化不再只是學術議題和長遠政策考量,而是幾千萬名美國人切身感到恐懼的現實,他們意識到這個國家和世界正面臨可怕新未來,與人類史上任何時期都截然不同。

    美國民眾並不是唯一擔心受怕所以想要行動的支持者。二○一九年一月,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年會在瑞士小城達沃斯(Davos)舉辦,各國元首、財經雜誌《財星(Fortune)》五百大企業執行長以及億萬富豪,全都針對科學家提出的嚴厲警告熱烈討論。所有公開會議和私人聚會的話題主要都圍繞在氣候變化對經濟、企業和金融界有何影響。一項調查徵詢與會者前五大可能嚴重損害經濟的風險為何,結果顯示,氣候問題高占四項。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助理主編吉蓮.邰蒂(Gillian Tett)報導,儘管「達沃斯人(Davosians)顯然擔心極端天氣事件越來越普遍」,但一致同意「全球都缺乏有效的因應機制」。

    世界經濟論壇正在達沃斯如火如荼舉行時,共有二十七位諾貝爾獎得主、十五位向總統報告的美國經濟顧問委員會(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前主席、四位聯邦準備理事會(Federal Reserve)前主席與兩位前美國財政部長(US secretaries of the treasury)聯名疾呼中央政府,開徵碳稅是有效降低碳排放的政策,還能鼓勵企業轉型至以零碳排放的綠能、技術和基礎設施為基礎的新時代。美國前財政部長暨哈佛大學榮譽校長賴瑞.桑默斯(Larry Summers)代表全體聲明:「氣候變遷問題的嚴重性使人們集中意念、拋開分歧。鮮少有共識者似乎也對此抱持相同觀點。這一點出人意料之外。」
    簽署人士都表示,擬議的碳稅將傳遞「有力的價格信號,利用市場這隻「看不見的手」引導經濟參與者邁向低碳未來」並「促進經濟成長」。他們建議碳稅「應逐年增加,直到減排達標、保持稅收中立,以避免引來大政府的爭議」,因為「持續上漲的碳價將會鼓勵技術創新與大規模的基礎建設,並加速轉向低碳及零碳商品服務」。這道提案包括一項附加特點以便「盡量提高碳稅的公正性和政治可行性」:稅收產生的所有收入將「透過現金退稅方式將碳稅收益返還國民」,「以高出電價漲幅的『碳紅利』嘉惠大多數美國家庭,包含最弱勢的家庭。」

    並非只有美國人大聲疾呼綠色新政。十多年前,因應氣候變遷而發起的類似運動就已席捲整個歐盟。它也以綠色新政為名,激勵眾多社運份子群起激昂。直至今日這個名號言猶在耳,在歐洲各成員國政黨之間仍然形同強而有力的號召,在二○一九年票選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新主席和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議員時成為核心主題。

    二○一九年三月十五日,超過一百萬名Z世代學生群眾與稍長幾歲的千禧世代攜手響應一百二十八國、超過兩千場示威遊行,採取前所未有的一日罷工行動,走出教室、走上街頭,抗議政府毫無因應氣候變遷的作為,並強烈要求全球轉型邁入綠色後碳時代。

    儘管全體政界普遍同意,轉型成為零碳社會難如登天,但確實存在一條道路。也許,避免讓溫度再升高可能置地球所有生命於死地的○.五度,我們就有機會重新梳理與地球的關係。

    以下是可能的方法:太陽能、風力發電和其他再生能源正迅速生產。二○一八年十一月,全球最大的獨立投資銀行之一諾斯德(Lazard)發布報告,已達公用事業規模的太陽能電力最低每百萬瓦小時的單位發電成本(levelized minimum cost of energy,LCoE)已降至三十六美元/百萬瓦小時,風能也已降至二十九美元/百萬瓦小時,使得它們「比效率最高的天然氣廠、燃煤電廠和核反應器還要便宜」。「最低每百萬瓦小時的單位發電成本是指,經濟評估一項發電設備在壽命週期內建造和營運的平均總成本,再除以這座電廠發電設備壽命週期內的總發電量」。未來八年裡,太陽能和風能價格將遠低於化石燃料發電,這將迫使它們和化石燃料產業正面對決。

    英國倫敦能源產業智庫碳追蹤計畫(Carbon Tracker Initiative)發布的報告指出,太陽能和風能價格遽降,「將不可避免地導致全體企業界空有價值數兆美元的擱置資產(stranded assets),並重擊食古不化的石油國」。同時,「不夠精明的投資者未能意識到能源轉型推進的速度,等同是置幾兆美元於風險之中」。「擱置資產」是指因需求下降被迫遺留在地下的化石燃料,舉凡所有遭廢棄的輸油管道、海上鑽油平台、儲油設施、能源發電廠、備用發電廠、石化加工設施,以及與化石燃料文化密不可分的產業都在其列。

    在檯面下,造成全球暖化的四大罪魁禍首正在劇烈鬥爭:資通訊技術產業/電信業、電力和電力公用事業、行動和物流業,以及建築業,它們正開始與化石燃料產業脫鉤,轉向採用更便宜的綠色能源。結果是,「相當於一百兆美元的資產可能會『碳擱置』在化石燃料行業中」。

    碳泡沫則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經濟泡沫。近二十四個月,研究報告從各界紛湧而至,廣及全球金融界、保險業、全球貿易組織、各國政府,以及能源行業、運輸業和房地產業內頂尖的顧問公司,均提出相近論點,二○二三年至二○三○年,化石燃料工業文明即將在某個時間點崩壞,肇因於關鍵產業都與化石燃料脫鉤,改為仰賴日趨便宜的太陽能、風能、其他再生能源以及隨之而生的零碳排技術。現在矛頭正指向美國這個全球最大產油國。美國同時面臨太陽能和風能價格暴跌、石油需求攀頂,以及石油工業積聚的擱置資產後遺症。

    讓我們攤開來說,這場大破壞正在發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市場已經說話了。每個政府都必須跟隨市場或自負後果。在實現零碳排的第三次工業革命中,政府若帶頭擴大規模定將保持領先;但如果政府不隨著市場力量前進,反而在日趨崩壞的二十世紀化石燃料文化中原地打轉,終將邁向衰落。

    可想而知,一場從石油行業撤資,轉向投資在再生能源的全球浪潮正風起雲湧;但無法預料的是,全球退休基金總值超過四十兆美元,其中二十五兆四千億美元掌握在美國勞動力手中。截至二○一七年,全球共同資產就屬退休基金的規模最龐大。如果繼續將退休基金投入化石燃料產業,碳泡沫只要一爆破,幾百萬名美國勞工的龐大財務損失將無法估量。

    金融圈才剛展開深入討論,是否還要繼續砸下數兆美元力挺化石燃料產業到底,或是棄船逃生,另闢投資全新綠色能源、新事業的蹊徑,並在美國與世界各國大興土木增建新的綠色基礎設施時,著眼在應運而生的就業機會。全球退休基金打頭陣,許多機構投資人已在一旁摩拳擦掌,想要套現化石燃料投資,資助再生能源,儼然掀起一場資本主義史上規模最大的撤資/投資行動。迄今為止,在涵蓋一些大城市和工會的三十七國裡,超過一千家機構投資人已承諾從化石燃料產業撤資八兆美元,轉手投資於引領我們邁向零碳未來的綠色能源、潔淨能源技術和商業模式。

    碳泡沫和遭到擱置的化石燃料資產,以及全球性綠色新政運動蔚為流行,為未來二十年基礎設施轉入幾近零碳生態時代的可能性開啟一扇窗。

    儘管推動綠色新政的呼聲日益高漲,倡議支持者已經意識到,尚無明確途徑通往目標達陣所需的「工業革命」。這本書將分享過去二十年來我在歐盟以及最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經驗,即協助兩方政府可以在綠色新政型態的轉型準備期邁入零碳排的第三次工業革命。我衷心期盼,隨著綠色新政的草根運動正蔓延美洲,美國能精心打造綠色、後碳、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基礎設施,進而減緩氣候變遷,並成就更公正人道的經濟與社會。
    從個人角度來說,我想對質疑派喊話,他們不僅質疑綠色新政,也難以相信短短二十年內就能實現如此巨大經濟轉型。與我合作的全球企業和產業涵蓋電信、電力公用事業、運輸和物流、建築和房地產、先進製造業、智慧農業、生命科學以及金融界,它們都確信這不是癡人說夢,而且我們現在就在世界各大區域實地執行。

    對於那些主張綠色新政不切實際的美國民選官員,我想說的是,歐盟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都知道,這種規模的轉型任務僅需動員一個世代就能完成。在這兩大經濟體都雷厲風行之際,我們美國非但已經遲了,甚至逾期不至。變通的時刻來臨,我們可以向全世界宣示,當我們換一道全新眼光看待綠色新政時將可以做出什麼成就。這次我們是為了全美國、全人類、我們的生物同胞和共有的地球。我希望美國能與歐盟及中國攜手引領全世界邁向零碳生態時代。

    打從美國立國之初,最具代表性的精神就是再難也做得到、隨時準備捲袖奮手一博的樂觀主義。它歷經兩百多年的考驗、磨難、挑戰和機遇,早已深深嵌入我們的文化基因。如今,新世代美國人正步上國家和全球舞台,一肩挑起人類史上前所未有的使命。綠色新政很可能一日千里,並繼續獲得廣泛支持,尤其是四十歲以下的數位原生世代正整裝待發,打算在未來幾十年的政體上留下他們的戳記。

    以上內容由商周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全球綠色經濟新政策

知 識 家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