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首歌

EVUHI9BF48

Track 01.最初

那是一個悶人的黃昏。
風吹不動,話聊不起。
我和她站在便利店外,各自吃著快溶掉的紅豆冰棒。
冰棒快吃完,她就快會走……
我的心裡默默倒數著。
「喂。」
她忽然開口。
「嗯?」
我看見她嘴唇沾著冰棒的紅。
「你……喜歡我嗎?」
她沒有看我。
「……歡呀。」
我心裡驚訝,咬著冰棒的口,卻模糊不清吐出答案。
她依然沒有望我,我繼續咬著快斷掉的冰棒。
一道悶風吹過。
「我就當作沒有聽到吧。」
她走開,將冰棒棍掉進垃圾箱。
「拜拜。」
然後,她踢著涼鞋離開。
我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失了戀……

***

其實說失戀,是一早就已經注定了的。
「我想加值一百元。」
第一次她來光顧我當兼職的便利店時,她身邊就有一個比她高大的男朋友。
「多謝惠顧,餘額九十八元。」
我給她遞發票,她卻沒有接過,只是自顧自的將錢包收起。
本來當時我對她也是不太留意的,以為只是普通客人一個。
「你是李家明嗎?」
但她忽然這樣問,我呆了一下,忍不住抬眼看清楚這位客人。
棕黑色的頭髮,淺淺的酒渦,一雙小虎牙……
我心裡忍不住一嚇。
「小姐你認錯人了。」我立即反應。
「是嗎?」她也不在乎,轉過身跟著她的男朋友離開。
我茫茫的看著她離開的方向。
「你不是叫李家明嗎?」一旁的阿嬸同事笑著問我。
我苦笑一下。
其實我認得她,認得她叫曹巧兒。
這一生第一次暗戀的對象,怎會不認得……

***

「李家明,去表白啦,表白。」
記得小學六年級的時候,鄰座的損友陳開心經常這樣慫恿我。
「好端端的,表什麼白呀。」
我每次都給陳開心一記肘撞,想將話題帶過去。
「再不表白,升了中學後你就沒有機會呀。」
陳開心卻一直不死心,在我身邊碎唸。
「現在表白,難道我就有機會了嗎?」
我反駁,裝作不經意看向曹巧兒的座位,她身邊圍滿男生女生,有些還要是隔壁班的。
陳開心在旁邊看著我,討厭地裝冷笑。
其實對於這份暗戀,我自己就早已打定輸數。
她是班裡最受歡迎的人,成績又好,怎會理睬我這種男生。
所以,我從來沒有打算過表白,不想讓她知道,以免她對我的印象更差。
只是後來不知是誰傳開去,說我暗戀曹巧兒。
「一定不是我!」
陳開心向我誓神劈願,還舉起三隻手指,說他若有傳出去的話,就不得好死。
但除了他之外,班裡就再沒有人知道我喜歡曹巧兒;我相信他遲早會橫死街頭。
「算吧,這樣都好。」我裝著淡然的。「現在起碼我也可以死心。」
「死心?」陳開心揚眉。
我沒有答他,不想再說下去。
如我自己所料,曹巧兒那陣子都像在避開我。
之後她都在避開我。
最後畢業時,我也沒有找她簽紀念冊,從此便與她失去了聯繫。

***

「你是李家明吧?」
第二天,她又來到便利店加值八達通。
這麼快就來加值……
「小姐,多謝惠顧,餘額一百零二元。」我看著收銀機說。
「喂。」
她鼓起腮幫子,臉紅紅的向我嚷。
我屈服了。
「怎麼了,曹巧兒同學?」
「哈哈,你終於認了。」她露出了小虎牙。
「來找我有什麼事嗎?」雖然我不認為她是來找我。
「沒有呀……」她眼圈兒一轉,笑答:「只是剛巧來加值。」
果然。
「最近搬來這區嗎?」我又問。
「為什麼這樣問?」她反問。
「因為之前沒見過你來光顧嘛。」
她吐吐舌,算是回應了我;忽然又問:
「為什麼你上次不跟我相認?」
我啞口了一會,最後只懂得回說:
「在忙嘛。」
阿嬸同事在偷笑,我聽到。
而曹巧兒,就一副想打我的表情……

***

之後每隔兩三天,她就會來光顧,來加值八達通。
每次她都會喊我「李家明」,仍然為那次我不肯認她而揶揄我。
「為什麼你的八達通會這麼快就要增值?」
我忍不住問她。
「好快嗎?」她只是簡單的反問。
「兩天就加值一次,算快了。」
「我平常都用八達通來買東西嘛。」她笑道。
「是嗎……」但她從來沒有來便利店買過東西。
「怎樣了,不歡迎我來加值嗎?」她忽然變得凶巴巴的。
「我沒說過。」我苦笑。
她又哼了一聲,接著說:「我要一包香菸。」
「菸?」我一時意會不過來。
「是呀,用來抽的那種香菸。」她冷笑。
「……哪一種?」
「薄荷菸。」
「……薄荷菸也有分牌子的呀。」
她不作聲了。
我唯有從菸架取下最受顧客歡迎的薄荷萬寶路,她訕訕接過。
「要打火機嗎?」
她又搖頭,只是將錢包放在八達通的感應器上。
我只得默然,按下收費鍵。
「嘟~~」
這包薄荷菸,我相信,她應該是替別人買的……

***

都這麼多年了。
孩童時有多喜歡過誰也好,早就已經隨著成長而煙消雲散。
如果是中學同學,那就還有點可能……
只是小時候那種青澀的所謂愛慕,偶爾回頭看也叫自己感到難為情。
所以這些年來,我都差不多忘記、或是刻意忘記自己曾經喜歡過曹巧兒。
但隨著與她越來越多接觸,某些我以為遺忘了的感覺又悄悄燃起。
「還記得陳開心嗎?」
有一次她這樣問。
「記得,他以前坐在我旁邊嘛。」我執拾著糖果架。
「你們很久沒聯絡了?」
「是呀。」
「哦……」她低下頭,翻著我店裡的雜誌。
我繼續收拾貨架。
一點微妙的感覺在我們之間蕩漾。
這陣子多與她閒聊,對她現在的生活開始有更多了解。
畢業之後,就一直做著文職的工作。每星期有兩晚會去進修,希望將來能夠做有關編劇的工作。對這方面我完全陌生。
朋友多,經常有約會,很多時候都在深夜時分來便利店加值。
感情生活,她卻不多提及;我只知道她左手中指戴著戒指……
「幾點下班?」
她忽然這樣問,放下了雜誌。
我看看手錶,說:「就快了。」
「一起吃晚飯吧?」
她笑,一臉自然地。
而我,就只能笨笨的,給一個沒有表情的反應……
我忽然明白,其實我只是讓自己以淡然來掩飾心跳罷了。

見面多了,飯聚多了。
不時她會打電話給我,或和我在 LINE 傳短訊聊天。
星期天她放假,偶爾又會來找我吃午飯或晚飯。
當然,都是她主動的多,基本上她比我要忙,我想約她也無從著手。
也沒有理由……
「有時候也真的不敢相信。」
晚飯時,我笑著對她說:「竟然可以這樣子,跟你一同吃晚飯。」
「……我很生人勿近嗎?」她盯著我。
「不是,不是。」我微笑搖頭,她依然盯著。「只是你是這麼有人緣,不像我嘛。」
「不像你?」
「我一向不太擅交際。」我喝著檸檬茶說。
「擅於交際也不一定是甚麼優點。」她望向別處。
「但起碼有很多朋友……」
然後我們兩人沒有再接話,就只剩下茶餐廳電視機傳來的聲音。
過了一會,她先出聲:「你覺得我不配跟你做朋友嗎?」
我緩緩搖頭,不懂解釋。
或者其實是不敢解釋。
比較之下,應該是我不配做她的朋友吧?
比較之下,我似乎不可能跟她這麼友好……
我不懂說清楚當中的玄妙,但與她發展出這種親密的關係,讓我心裡的感覺好不踏實。
是有點所謂的曖昧……或者是我自己自作多情。
我又看一看她,她依然沒有望我。
但她的表情,像是察覺到我在亂想什麼。
「走吧。」
她平靜的說。
結果那頓飯在一片古怪的氣氛下結束。

***

或者真的是我自己想得太多。
她都有男朋友了,還關我什麼事呢。
我不過是與她久別重逢的普通小學同學。
就算,我現在還喜歡她……
「為什麼約我出來啦?」
她語氣不善的,在便利店門外問我。
「想……請你吃消夜嘛。」
我看看手錶,又看著她一身漂亮的打扮。
「你知不知道,原本我已經打算睡了?」
她冷冷的,自從那次之後她的語氣都是這樣。
「你平時……有這麼早睡嗎?」
「你管我。」
她皺眉,踏步向前走了一會,又問:
「吃什麼消夜?」
「……如果你不想吃的話,就算吧。」
的確,也真的晚了……
「什麼?」
「嗯,我送你回去吧。」我鼓起勇氣說。
「……不用了。」
忽然感覺到,冬天轉眼間已經來臨。
「不差幾步路……」
「拜拜。」
她頭也不回,逕自走開了。
我佇立在原地。
其實我是想,在十二時前,在這天她的生日未過去前,將背包中的禮物送給她……
不過,已經不用了,我倚在牆上微微笑。
六月十六日是她的生日,我一直記得。
即使,我們已經很多年沒有聯絡了,即使,她從沒有告訴過我這一天生日……
但這些年來不知為何,我一直都清楚記得。
她喜歡米奇老鼠,喜歡會閃爍的水晶球,我一直都記得,一直都記得……
但她不會喜歡我的。
即使我記得她的一切,但不等於她的心中有我。
她都有男朋友了……
那個凌晨,我在街道上漫無目的默然。

***

「加值。」
她說。
我按動收銀機,八達通機傳出「嘟」的一聲,禮貌的回道:
「多謝惠顧,餘額九十三元七角。」
她收起錢包,沒有跟我說其他話,轉身……
已經是第四次。
每次她都一言不發,加值完了,就這樣離開。
我只覺得十分無奈。
到底想我怎樣呢?就算是普通朋友,都不會這樣子冷淡對待吧!
「喂!」
我喊,旁邊的阿嬸同事呆望向我,似乎被我嚇了一跳。
但她依然沒有回頭,卻走向了冰櫃。
「喂。」我走出收銀台,繼續叫她。
「怎樣了?」
她打開冰櫃,淡淡的問。
終於她肯理睬我,但我反而不知怎麼接下去。
「請我吃冰棒?」
難得地,她笑著問。
「……想吃什麼?」我則傻傻的反問。
「……你猜。」
聽到她這樣說,我沒有猶豫,從雪糕櫃中拿了兩枝最普通的紅豆冰棒。
記得這是她以前最喜歡的味道,雖然現在已不能肯定,她是否仍然一樣喜歡。
她看著我,又看了一會紅豆冰棒,然後把冰棒接過,去收銀台付錢。
然後,我默默的跟她走出便利店外。
然後,她分給我一枝紅豆冰棒。
然後……
「你……喜歡我嗎?」
她忽然這樣問我。
我一愣,忍不住望向她。
為什麼她會察覺得到?
她卻沒有望我,像是在等著我回答。
我……該回答嗎?
「……喜歡呀。」
遲了多少年的表白。
雖然我咬著冰棒。
但……
「我就當作沒有聽到吧。」
她簡單的拒絕我,轉身走了。
遲了多少年的失戀,也終於正式來臨。

***

「還沒和好嗎?」
回到收銀台,阿嬸同事微笑著問。
「沒事呀。」我勉力笑了一下。
「女朋友是要哄的啊。」阿嬸用上三姑六婆的語氣。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喇。」我的笑變成苦笑。
「不是嗎?」阿嬸一副疑惑的表情。
「我們只不過是普通朋友。」我無力的倚在煙架上。
阿嬸不能置信的看著我,彷彿我是一隻怪物般,讓我好不自在。
「阿明。」
「呃?」阿嬸好少這樣子叫我。
「有好幾次我下夜班,你來上通宵班,我見到她也在便利店,還以為她是陪你上班。」
「都說不是那樣了……」我開始覺得有些厭煩。
「那個女孩,應該不是住在這一區吧?」
「不是呀,她其實住這附近……」
但阿嬸沒有理我,自顧自繼續說:「每次我深夜回家,都見到她一個人等巴士。」
「……什麼?」
「每次她都在我家的樓下,等過海的 106 號巴士。」阿嬸微笑,淡淡的說。
我呆住。
完全的,呆住。
阿嬸又看著我,笑笑搖頭,推我一下,說:「還想什麼?快去追吧!」
其實我根本已經不懂得思考。
沒有再想什麼她有男朋友、她有沒有喜歡我……
一直都是我自己想得太多。
一直都是我自己亂想太多……
我在仍然昏黃的街道上跑著時,就只想到了這一點。
我喜歡她,卻不曾了解,只會猜度。
我喜歡她,卻不敢親近,只懂遠望……

***

「喜歡人的話,就不要只在偷看呀。」
休息時,看著漫畫書的陳開心,忽然這樣唸道。
「喜歡誰呀?」我假裝疑惑。
「好明顯啦。」
他朝正在小食部前吃著紅豆冰棒的曹巧兒呶嘴,又向我冷笑一下。
「你怎麼知道的?」我心裡驚嚇,應該沒有人知道我喜歡曹巧兒的。
「總之,不要只是在遠望,沒結果的。」
陳開心老氣橫秋的說,我懷疑他的真實年齡有八十歲。
「我幾時說過要有結果呢?」
我將眼光緩緩的移回到曹巧兒身上。
「聽說喜歡一個人,不一定要有結果才是最好,只是單純的喜歡,也可以幸福。」
「那是自欺欺人吧。」他做鬼臉,又笑:「不努力去爭取,又怎知道什麼樣的幸福才是自己真正想要?」
那時候,我不明白他的說話;我只是一直看著那一個,自己第一次喜歡的人。
一直看到,她偶爾回頭望向我的時候……
一直看到,我再見不到她的時候……

***

「曹巧兒!」
我大聲喊著她的名字,在她等候著的 106 號巴士站前。
她緩緩轉身,臉上帶著愕然的表情。
「曹巧兒,我喜歡你!」
街上的途人,候車的乘客,紛紛望向我。
她沒有半點反應,只是從手袋中掏出手機,按鍵。
然後,我收到了這個短訊——
「笨蛋」
呃?
這時候一輛 106 巴士到站,她乘上了巴士。
呃?
我佇在原地,巴士逕自駛走。
呃……
手機又再收到短訊,又是一個「笨蛋」……

***

後來……
她一直都稱呼我做「笨蛋」。

無法坦白的心意、糾結不已的思緒、模糊曖昧的情感,在Middle的文字底下,都化作一首首永不終止的情歌,請一起來聆聽Middle的愛情專輯《十二首歌》

 

本文授權自皇冠/Middle 《十二首歌

12121122十二首歌

作者:Middle
出版社:皇冠

 

圖片來源:stocksnap
預設圖片
皇冠文化
文章: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