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告訴我,你為什麼殺人:司法精神醫學專家眼中暴力犯罪者的內心世界


    1 八月 2017 臉譜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談論「邪惡」的書籍和文章目前正熱門。這些作品帶我們見識刑警的偵查作業,領我們一窺法醫的工作內容,並且解說偵緝科學的新方法,所敘述的多半是些兇暴殘忍得令人匪夷所思的暴力行為,而正因為離奇難解而對世人產生了某種吸引力。我們得知了犯罪行為如何在短短一夕之間侵入了普通市民的生活。一般的新聞報導中經常使用像「禽獸」或「怪物」這類字眼來向好奇的大眾描述落網的罪犯,也常帶著千篇一律的訝異來評論罪犯的平凡外貌──彷彿在一般情況下
    外貌和性格有所關連似的。

    而在我和犯罪行為人所做的鑑定訪談中,我一再發現他們往往的確是不顯眼的平凡人,有不少人帶點靦覥,略顯笨拙。簡而言之,那些人就像你和我,在犯法之前曾經努力掌握自己的人生,多少還算平順。無怪乎在一樁轟動的逮捕事件發生後,左鄰右舍總是異口同聲地說:「實在想不到他會做出這種事。他一向都是那麼不起眼,那麼彬彬有禮而且樂於助人。」

    然而這樣的罪行何以會發生?和氣的鄰居怎麼會忽然成了暴力罪犯?一個也許不久前才賣了麵包給我們、或是替我們規劃了搭機行程的年輕女子,怎麼會殺死自己剛生下的嬰兒?是什麼促使這些人使用暴力、做出殘忍的事?生活中的何種變故會使得一個人的所作所為違反了社會生活的所有規則,違背了人性的所有價值?

    身為司法精神鑑定醫師,這正是我每天都要面對的課題。常有人問我當初何以選擇這門職業。小時候我希望成為外科醫生,完全沒考慮到自己雙手不夠靈巧。而大學裡的一堂精神醫學課燃起了我的熱情,在短短的時間裡,精神醫學在我眼中就成了人類醫學科目中最特別的一科。是心靈使我們成為人類,顯出我們身而為人的特質。

    因此,精神醫學和研究人類的其他學科之間交流密切,例如生物學、心理學和社會科學。司法精神醫學位於精神醫學、心理學、神經科學、生物學、社會科學、犯罪學、警察學和刑法的交集地帶。Forensic 這個字源自拉丁文的forum(意為廣場、劇場、法庭),據此,司法精神鑑定醫師的任務在於提供精神醫學上的知識,供各級法院與機關解答特定的問題。

    在狹義上,如今提到司法精神醫學時主要係指針對犯罪行為人所做的精神鑑定和治療,雖然嚴格說來,涉及社會法和民法的精神醫學問題也屬之。狹義上的司法精神醫學醫師治療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就跟其他的精神醫學醫師一樣,但不同之處在於:司法精神醫學醫師在特殊部門或醫院裡治療的就只是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或是說得更確切一點,是那些由於患有精神疾病以致於不具有責任能力或是責任能力顯著降低,才犯下罪行的人。司法精神醫學醫師的任務在於治療「危險性」,亦即治療罪犯所患有的精神疾病或精神障礙,以使當事人在未來不會再犯罪。有別於一般的報導,這種治療通常相當成功。我常把司法精神醫學比擬為一種「社會助產士」,它協助當事人成功地跨出走進人生的頭幾步。換言之,司法精神醫學醫師的治療任務一方面有益於在一樁刑事訴訟中交由他治療的犯罪病患,另一方面也有益於社會安全及預防犯罪。

    另外,司法精神醫學也是一套細膩的刑法制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把患病而不具有責任能力的罪犯以及健康而具有責任能力的罪犯區分開來。古希臘哲人亞里斯多德就已經在刑法上做出了這種區分,認為患有精神疾病、由於精神錯亂或心智混亂而犯罪的人不該受到懲罰。

    然而,「有責任能力」和「無責任能力」的分割點在哪裡呢?怎麼樣就算是病態?怎麼樣還算是健康?

    身為司法精神醫學醫師,在這本書裡我想藉由挑選出的殺人案例與性犯罪案例來回答這個問題:人怎麼會成為凶手和強暴犯?我舉的例子是警察、檢察官、法官、辯護律師和專家證人每天都要面對並且在法庭上公開審理的案子。我將敘述一些人的故事,這些人原本可能引起我們的好感或同情,卻做出嚴重的犯罪行
    為,以某種方式損及別人的生命,甚至毀掉了他人的一生。而我希望以應有的公正客觀態度,和淺顯易懂的語言來描述這些犯下罪行的男男女女。我胸中沒有成見,懷著尊重與禮貌面對被鑑定人,因為我認為這是人與人之間每一次接觸都應該要有的基本態度。另一方面,我的任務既不在於讓對方利用,也不在於低估暴力犯罪行為或加以美化。我也不認為每個人都能用精神治療來「治癒」,即便司法精神病院對於所收容的大多數病患來說肯定能夠提供很好的治療機會。各位將會看見我所敘述的這些案例並非全都發生在明顯可見的悲慘情況中。而各位也會察覺,影響人格發展並造成日後之犯罪的幾乎總是人際關係的情感品質。也就是說,所有的犯罪行為基本上都是十分人性的,並非「怪物」和「禽獸」的行為。

    事實上,正因為如此,這些罪行才如此令人心情沉重。長年的經驗使我明白,讓人成為凶手的原因往往十分平凡:自我憎恨、嫉妒、寂寞或是恐懼──這是我們大家或多或少都熟悉的感受,即使我們並未因此訴諸暴力行為。

    當我們明白大多數的罪犯並非另一種人類,明白他們其實只在少數幾個層面面和我們有所不同,我們就能使自己對全體人類的看法更加完整,並且反映在我們的社會政策、社福政策和刑事政策中。同時,我們也會了解到「邪惡」是多麼平凡無奇,了解到人類社會不可能沒有惡,也體認到,正因為如此,一個社會必須保持其人性。

    以上內容由臉譜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告訴我,你為什麼殺人:司法精神醫學專家眼中暴力犯罪者的內心世界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