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艾莉絲×梨梨醬的法國教養日記:法國媽媽的育兒妙方×法國親子旅遊的私房景點大公開!


    1 十二月 2016 平安文化

    uyv383tw9b

    帶著妳任性出走

    每個擁有小孩的女人,都不得不承認一件事實。

    就是當我們人生第一次注視著驗孕棒那兩條神奇的平行線時,當下內心除了難以言喻的喜悅與興奮之外,尚未意識到一件即將來臨的巨大改變。不是我們的身材會走樣、容貌會憔悴,這些藉由現今的醫學美容科技,就能夠讓我們得到超乎想像的幫助的事。

    而是那個影響我們更大的事實──從此的生活將有很長一段日子,不再自由、不再隨心所欲、心無罣礙,不再是隨便一個理由,便足以說服我們拎著一只皮箱任性地說走就走,浪跡天涯看世界。

    也許有人會認為這又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對我而言,簡直是大逆天性!

    我熱中於扮演母親的職責,還記得在產房見到梨梨醬的瞬間,深深體會到何謂一見鍾情。隨著她的成長,愈發產生有如痴狂狀態的迷戀(就連她拉屎都覺得好香),強烈依賴著與她的親密關係(離開幾個鐘頭就開始焦躁)。我的裡裡外外、上上下下,彷彿脫胎換骨般似地,那些曾經讓我糾結在意的事物、牽一髮動全身的慾望,都遠遠比不上女兒的一個親親摟摟。

    但另外一方面,我的內心卻無法抑制旅行出走的念頭。尤其午夜夢迴,被育兒和工作操累一整天之後,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腦海裡全都是離家幾千里外的山光水色。這些念頭幾乎佔領了每個夜晚,綁架了睡意,在夢裡狂奔追逐著我。

    曾經看過一本關於法國的育兒書,作者提及法國父母對於小孩的教養觀念。他們認為生了孩子之後,不應該是大人來配合小孩的生活,而應該是讓孩子來配合大人的習性。他們不會讓客廳裡充滿著小孩的玩具,當家中有客人來訪時,會讓孩子到房間裡遊戲。一來讓孩子知道自己歸屬的空間在哪裡,培養其獨立性;二來是讓孩子知道大人也需要自己的空間,學會尊重大人的生活。

    這個觀念對我產生了很大的衝擊。孩子睡了之後,我獨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環視著四周,地板上散落一地的辦家家酒積木,牆上貼著一二三數字和冰雪姊妹花的貼紙,起身時還不經意地踩到了幾本童書。就連難得的姊妹聚會,也是一同帶著孩子去親子餐廳用餐,假日行程多半是牧場、動物園、水族館走透透。

    這樣的日子很簡單也快樂,滿足了我身為母親的天性,但我也不禁開始思考,曾幾何時我的生活,已逐漸一點一滴地被母親的角色攻陷,並幾近全盤地吞噬自己。是的,我不敢在家裡點香氛蠟燭、不再隨時大音量播放喜歡的音樂、不敢在她的面前開電視,甚至也不再旅行出走,所有行為的考量都以小孩為前提。

    當然這一切毫無疑問地,是因為身分轉變之後自然轉變的生活形態,但我真正對自己提出的疑問是:「原來的那個我呢?我是否有偶爾滿足了她,適時地讓她呼吸或偶爾出沒?」

    我期許自己是一個盡責的母親,同時也是一個充滿自信與快樂的女人。這兩個角色,成為我往後人生裡永遠的頭銜。如何在母親與女人的角色之間找到適度的平衡,對於一個初為人母的人來說並不容易,卻是一件遲早遲晚都不得不學習的事。

    或許該是時候讓孩子學習如何配合大人多一點,我心想。

    自從梨梨醬兩歲過後,自主能力越來越成熟(當然把屎把尿還是免不了),也慢慢能明白大人所說的話,生活作息和飲食也幾乎跟大人沒差多少。於是我開始計畫一趟長達一個月的遠程旅行,而且是就只有我們母女倆的旅行。

    這個念頭聽起來有點瘋狂,也有點自虐(笑),但也是因為過去累積了一點一滴的旅遊經驗才有此打算。梨梨醬打從三個月大時便經常坐火車、坐飛機,除了往返東京探望父親之外,沖繩、福岡、長崎、北海道……等,也都留下了她小小的足跡。來到這世上不到八百天,她的護照本已繽紛五色,親身體驗過的事物遠比書本裡來得許多,而且根據我的觀察,這個孩子藉由旅行當中所得到的成長,超乎原本的預期和想像!

    孩子的適應力非常非常強,有時候反而是父母擔心的太多,生怕孩子出門會受罪,無法在家裡那般安逸舒適,又或者擔心旅程中的突發狀況太多,孩子不小心生病或受傷。然而這些擔憂都是沒有錯的,但並非沒有預防的措施,只要行前的準備功課作足、心理建設完整,旅行當中的各種過程,都是讓大人和孩子一起成長的絕佳機會。

    還記得某天晚上,當時我跟梨梨醬剛結束了一段旅行不久,家中邀請了幾位好友聚餐敘舊。幾個姊妹湊在一起好不熱鬧,眾人圍著梨梨醬玩耍,她整個嗨到不行。然而晚上九點鐘一到,我便請朋友們稍等我一下,抱起梨梨醬和大家說聲晚安,關上房門將她送上床睡覺。前後花不到五分鐘,在場的每個朋友的下巴都拉得好長,紛紛表示:「妳不用陪她嗎?她以前不是都要妳陪睡嗎?她現在睡自己的房間嗎?她不會哭鬧嗎?」

    一歲半以前,她睡覺總是要爸爸陪,而且從出生以來就和我們同房而睡。但因為旅行的過程當中,必須適應各種不同的環境,當然也需要睡在不同的床上,因此梨梨醬逐漸練就了走到哪睡到哪的本領。推車上、汽車上、飛機上,甚至是媽媽的懷裡。久而久之,只要睡覺時間到了,放她到床上,她自動就閉上眼睛,不吵不鬧,沒有認床或要人陪睡的習慣。

    對她而言,睡覺的地方不是只有一種固定的環境,而是時間到了就該休息。

    另外在一次北海道的旅行當中,藉由刻意地規劃安排有兩間房的旅行公寓,讓她在陌生的環境下練習和父母分房而睡。如果是在家中練習分房,將她的嬰兒床移到新的房間,她肯定是整晚哭個不停,吵著要回她原本習慣的臥房,但反而因為是在陌生的環境裡,她認為所有的變化都是正常的。旅行結束後回到臺灣,她從此養成了獨自在自己房間裡睡覺的習慣。

    聽說很多父母會認為,小孩年紀太小,帶出門旅行不但沒有留下任何記憶,甚至累壞了父母。但我認為,儘管孩子無法記得旅行時的點滴,但在過程當中,卻能一點一滴啟發他們的各種感官,培養適應力,也變得勇於挑戰和更有自信,當然也更懂得如何去配合及協助父母,訓練孩子的獨立自主性。

    當生命裡出現奇蹟的兩條線時,儘管會帶給我們人生極大的改變,但改變絕非是犧牲,其實也可以是一種分享和結合。

    現在就出發

    旅行不只是看風景,而是不歇止地改變我們對於生活的想法,深刻又長久。
    Travel is more than the seeing of sights; it is a change that goes on, deep and permanent, in the ideas of living. ──美國作家/米莉安.畢爾德 (Miriam Beard, 1901~1983)

    其實打從一開始,我並不清楚帶著小孩一同去旅行,究竟會對她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或改變,只是竭盡所能地周詳著,該怎麼辦才能使每一趟旅程不會變成一場又一場的災難。過多的行李、突如其來的嚎啕大哭、總是被打斷的行程。如何優秀的旅遊精英,最怕就是遇到難搞的旅伴,更別說她是一個無法跟你流暢溝通的對象。

    還記得第一次帶梨梨醬搭飛機的前一晚,當時她才剛出生三個月大,對於經常在旅行的我來說,竟然因此緊張到無法入睡。反覆檢查有沒有漏掉的行李,腦海中排練著各種緊急突發的處理。她是嬰兒,一個讓人無法控制的生物,再加上旅行的本質便是充滿著各種不可控制。

    一想到這,胃就開始翻騰絞痛。

    過去十多年來在每段旅行當中所發生過的慘狀,菲律賓佬沃摔斷腿、巴黎上吐下瀉腸胃炎、極光之旅的高燒不退、義大利扒手、馬來西亞蕁麻疹休克、紐約布魯克林的搶匪……等,瞬間從記憶的抽屜櫃裡一一爬出,吞噬我已所剩無幾的信心。

    儘管一不小心就會把自己搞得非常狼狽,但我仍無法停止渴望旅行的念頭。以前不行,更別說有了孩子之後。如果連這部分的自我都失去了,那麼我肯定會變成一位極不快樂的母親。偏偏我又是非常黏小孩的媽媽,無法為了浪跡天涯而把孩子留在家中,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帶著孩子一起去旅行。

    於是才三個月大的小嬰兒,從此展開一連串的旅人人生。從國內的大小旅行,到最近的鄰國日本,從最短的飛航距離開始練習。甚至在梨梨醬還不滿兩歲半的時候,母女倆還一同飛去了南法普羅旺斯自助旅行。

    我承認旅遊是大人單方面主動的行為,小孩子則是處於被動的角色。某種角度來看,的確是為了滿足大人的慾望,但等到真的上路出發之後,才發現其實孩子在旅行中獲得的,往往比大人還來得更為豐收。而父母也因為帶著孩子一起旅行,發現很多父母非常傷腦筋的生活教養問題,比如不願意好好坐在餐桌上吃飯、無法獨立入睡或怕黑……等,竟然都是在旅行當中一一養成了獨立的性格。

    有很多人說,三歲前的小孩沒有記憶,等他們能夠記得旅程的點滴時,再帶他們出去走走就好了。但我卻不太認同這樣的想法,記不記得某一片風景、某一個古蹟,從來都不是旅行真正的意義。而是在不同的生活和文化當中,讓孩子們培養出更寬闊的心,以及對世界更遠大的好奇。

    在我們決定要征服南法普羅旺斯之前,我和梨梨兩人獨自從東京返回臺北。

    我們母女第一次在沒有任何人的協助之下,獨自完成了三個半小時的飛行。當時她才剛滿兩歲三個月,什麼都還一知半解的年紀。講道理也聽不懂,想表達也說不清楚,總之想哭就哭、想鬧就鬧,還帶點大小孩脾氣的反抗時期。

    抵達羽田機場入關之後,我立刻找了一臺置物推車,把手中拎著的大包小包行李放上去。一手牽著她、一手推著車,然而那臺推車完全無法用單手駕馭,以一種蛇形的弧度在前進,不得不用兩隻手推進才行。情急之下,我跟梨梨醬說:妳也來幫我一起推推車好嗎?

    我讓她站在我和推車之間,夾著她一步步慢慢向前,走了幾步路之後,我抬頭尋找登機閘口,接著低頭望向她時,卻發現這孩子不見了!

    頓時間我腦子一片空白,急忙地四處張望,這孩子從來不曾這般突然跑開我的身邊,更不曾離開我的視線,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如此龐大的恐懼。機場裡川流不息的人潮,根本無法發現她的身影,我不斷地大喊:「梨梨!梨梨!」心跳幾乎停止。正當我準備要奔跑找人的時候,突然聽見她大喊媽媽的聲音。

    循著她的聲音,我猛然地轉頭,看見她站在我們剛剛經過的路上,手指著停放在旁邊一長排的免費機場嬰兒車。還不太會說話的她,不斷大聲地呼叫著我,示意要我過去。

    看到那排嬰兒車時,我明白了她的用意,忍不住緊緊抱著她說:「謝謝妳!」因為如此一來,就解決了我必須一邊推行李一邊牽著她的不便。討厭走路的她,也找到了解決自己需求的方法。

    才來到這個世上八百天的她,竟然已經能夠發現我所沒有注意到的事物。尤其羽田機場的娃娃車,長得不太像是一般的嬰兒推車,從她出生以來僅坐過二到三次,對於她突如其來的舉動,我內心感到相當地震驚。

    但我叫自己不要多想,可能只是剛好而已。

    上了飛機之後,已經習慣機艙環境的她,主動要求我幫她開電視看卡通,吃了一些簡單的午餐,她便一路睡回臺灣。當我們在機場準備要取行李的時候,我再三叮嚀她不要亂跑,乖乖站在行李轉盤的旁邊,陪著我一起等行李。

    一件、兩件、三件,當我把三件行李全部扛上推車之後,心中竊喜這段旅程終於要無事告終,我愉悅地對她說:「行李都拿好了,我們走吧!」

    我往前邁了幾步,通常這個時候,她一定會追上前跑到我的身邊,這是我們的默契,但這次她卻動也不動地依舊站在行李轉盤旁。旅途的勞累讓我失去了一些耐心,忍不住拉高分貝:「梨梨!走了~」

    她滿臉著急,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只是不斷地喊著媽媽,然後往行李轉盤的方向指去。我不懂這孩子到底在搞什麼鬼,兩歲出頭的孩子常常會讓大人摸不著頭緒。我無可奈何地準備往前把她抱起,然後這個時候,她還是不放棄地一直指著行李轉盤。

    嬰兒車!

    沒錯,我看見轉盤上還躺著她的嬰兒推車,而我壓根忘了還有這件行李,沒想到竟然是梨梨醬來提醒我,一個才兩歲出頭還在吃奶嘴的小孩。當時我覺得好糗又好丟臉,因為我們身後站著一位日本歐巴桑,她目睹了所有的一切,忍不住放聲地大笑。

    「妳的孩子很精明喔,可以常常帶她去旅行了。」歐巴桑摸摸梨梨醬的頭,笑彎了眼睛。而她的一句話,讓我對於南法普羅旺斯的旅行,產生了一股莫名的信心。

     

    本文授權刊登自平安文化/艾莉絲《艾莉絲×梨梨醬的法國教養日記

    alissfrench艾莉絲×梨梨醬的法國教養日記

    作者:艾莉絲
    出版社:平安文化

    圖片來源:stocksnap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