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別讓癌症醫療殺死你!:毒理學博士的高成功另類療法關鍵報告


    11 五月 2015 柿子文化

    ¦C¦L

    心理排毒讓疾病轉向

    小心!因焦慮而產生的腎上腺素是促進腫瘤成長的因子

    漢默醫師在兒子被義大利貴族槍殺及法官輕判凶手六個月刑期的衝擊下得到睪丸癌,他知道自己的癌症跟創傷有關,化解創傷後癌症便消失了,根本沒有用藥或其他治療。此後,他不用任何藥治療了成千上萬的病人,也因為惹毛了許多利益衝突者而入獄。

    正面的心態能加強免疫系統,負面的情緒能壓抑免疫系統,絕望的念頭則無藥可救。人沒有希望與生活目標,內心的活力就會衰退萎靡。面對癌症的重大壓力與痛苦迷惑,若有家人或同修的支持、共同努力,會讓過程變得更容易且有益,比孤軍奮鬥,或者與家人因治療方式意見不合而起爭執、衝突,要來得好多了!

    精神科醫師鄧惠文每次碰到癌症病人,都會詢問過去兩年中有沒有什麼心理問題。「回答說有的比例居然很高,真的很讓人驚訝!」她說。

    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也說,周遭朋友在被診斷出罹癌前一年,多半有嚴重的心理危機。期許癌症病人把生病視為轉捩點,領悟到生命其實是老天賜予的禮物,充實的過每一天,利用得癌的創傷來改變人生優先順序及對他人的看法,未來學家奧伯汀(Patricia Aburdene)在《2010年大趨勢,覺知資本主義的抬頭》一書中指出,愈是動盪的年代,人們會愈往內心反思,尋求更多精神層面上的慰藉。

    「在某個時刻、某個地方,你最終會遇見自己,那可能就是你最沉痛的時候。」精神科醫師鄧惠文引用智利詩人聶魯達的話來形容這種心情。

    讓我們尋求自己內在的「精神力量」吧!預防癌症不必等到病發,愈來愈多人不再等到人生遇到困難時,才去找答案,而是提早追問更深層的生命意義。

    臺灣高鐵前董事長殷琪曾透露,不知是緣分到了,或者人在碰到生、老、病、死等無奈又無法控制的情況下較會做深沉的思索,她身邊很多五十歲上下的朋友都在尋找自我,希望宗教哲理能有答案,而她自己則早在二○○三年就開始常上法鼓山,求教於聖嚴法師解惑。

    各種癌症心身論

    有沒有所謂的「癌症個性」?我們能辨認出什麼個性容易得癌嗎?我們能組合成一個在心理與靈性層面上更統合的癌症理論嗎?心理或靈性支持能幫助癌症病人嗎?最後,究竟有沒有自發癒合?若有的話,又是怎麼發生的?

    我非常虔誠地希望癌友能了解,並非單憑物質因素就能致病,疾病的產生也有情緒、精神和靈性等負面因素。有些癌症病人會談及他們的癌症如何在經歷一場創傷後立即出現,這種創傷可以是親人、摯友過世、自己摔跌傷或意外車禍。而在這一方面,確實有若干學者提出癌症的心身論。

    控制因素論

    人們在生活失控或無法抵抗時,比較可能發展出癌症,這是由頗具爭議性的心理學家漢斯‧艾森克(Hans Eysenck)提出的,在過去數年間也受到一系列臨床實驗的檢驗。加州大學醫學院的大衛‧史畢歌(David Spiegel)在一九八九年第一次試著驗證這個理論。史畢歌的臨床實驗顯示,末期乳癌病人在心理療法的幫助下,重新掌握自己的生命,就能將存活時間延長一倍。

    艾森克則在倫敦大學同事的助力下,測試了自己的理論。他們於一九九一年發表成果:在心理療法的幫助下,癌症病人重新控制自己的生命,並減低他們的無助感,末期癌症病人存活率增加了六四%。

    而在倫敦大學學院的麥可‧馬默特(Michael Marmot)也發現,無助感是冠狀動脈心臟病的主要貢獻因子。所以,一個人的個性會決定自己是否生病。

    衝突論

    衝突論把艾森克的控制論更推前一步,也因此製造了更多的爭議。

    衝突論是傳教士出身的德籍漢墨醫生(Ryke-Geerd Hamer)提出的,漢墨醫生原本是癌症外科手術醫生,他的理論奠基於兩萬個病人的案例史,在研究了這些病史後,他得到若干結論:癌症似乎會攻擊一個器官,鮮少散播到四周的組織─例如有子宮頸癌就不會有子宮癌;癌症病人也因未消解的心理情緒衝突而受苦。

    漢墨醫生從病人腦部的X光片上發現一陰影區,與身體的癌症類型有關聯,而陰影的位置、癌症的種類與病人經歷的心理情緒衝突,三者之間也有關聯。根據他的解釋,情緒衝突並不足以致癌,未消解的衝突才會,在這種情況下,腦部的情緒反射區慢慢地崩潰,並開始向所轄的器官傳遞錯誤信息,導致突變或癌細胞在該器官開始形成。

    漢墨醫生認為,若能使用心理療法來化解未消解的情緒衝突,癌細胞便會開始癒合,腦部的陰影也會開始消失,甚至不需要以化療、放射線治療腫瘤。據說,他不用藥物治療的六萬五千名病人中,有六萬人康復了。

    不幸的是,他的理論遭受很多非議,他好鬥的個性更讓事情愈演愈烈。更有甚者,他的理論未受其他獨立研究單位證實,而唯一調查此理論的報告卻歸結說查無支持的證據。

    不過,我認為他的理論有可取之處,像葛森醫師、分子矯正醫學與山達基的身心排毒法皆使用菸鹼酸來打開腦部血管,相信這有助於心性的調整,此點與漢默醫師的發現有吻合之處。除了使用菸鹼酸外,我常推薦癌症病人去做海寧格的家族排列,找出靈性上的隱伏或潛意識的問題。克林哈特整合醫學醫師也很推崇將家族排列運用於癌症病人上。

    從器官反射對應上來說,「有癌症的器官在腦部有對應區」並不是什麼驚世駭俗的理論,中醫也指出,每一經絡或器官皆有相對應的情緒或衝突,一旦引發某種情緒,便會對該器官產生傷害。假如能化解此衝突,可能就能恢復腦部陰影區的血流。

    心理療法論

    心理療法論是臨床心理學家羅倫斯‧李山博士(Lawrence LeShan)提出的,與艾森克和漢墨的理論類似,皆表示個性、生命事件和癌症疾病有平行關係。

    李山博士的臨床研究從一九五二年開始,他很快就探討到情緒在致癌上所扮演的角色,到一九六○年代初期,他已把癌症致因縮減到個性因子和具創傷性的生命事件。

    由這些早期的發現,李山博士繼而發展出一套心理療法,讓病人重新激發自己,並從被壓抑的自我跳脫出來,重拾自己的創作力和表現力,他的修正理論在《人生的轉機》中有詳細描述。他不把癌症描繪成一種負面的生命力,而是視為一種轉機或武裝的警訊,也提供了一個機會讓病人分析,阻擾自己順天性而活的因素何在。

    李山博士宣稱末期癌症病人接受他的心理療法後,部分病人有腫瘤縮小和壽命延長的情形,效果遠超乎預料。他的理念已被德國從事增強療法(Synergetik)的工作者接棒,這些人提供密集的治療,揭露病人的個性問題及他們在人生上為自己設下的路障。

    根據世界出名的癌症研究者洛塔‧荷尼斯(Lothar Hirneise)採訪的案例,所有奇蹟式存活下來的癌症末期患者都有做過重大「系統」改變─亦即去除生活中的所有壓力源,不是離開高壓力的工作、結束手上的工作,就是結束高壓力、有毒或抑鬱的親密關係,不然就是把有壓力的居所搬到適宜的生活環境中。

    神經胜肽論

    華府喬治城大學醫學院的甘德絲‧柏特(Candace Pert)博士所發展出來的「神經胜肽論」指出,身心是一種依靠資訊分子運作的單一心理身體網絡,這些資訊分子控制著我們的健康與生理作用。疾病與癌症正是身體無法適當地表達情緒、造成情緒閉塞而產生的後果─未能表達的情緒會導致神經胜肽的失衡。

    不論上述這些癌症論有何缺失,它們皆指出,癌症有個情緒部分的因子,其干擾能量非常敏銳微妙,絕非西醫現行的割、燒、毒這種堅壁清野的方法所能處理的。與其天真的想把腫瘤割掉,不如把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和心理情緒問題處理掉─至少以色斯醫生在一九七○年代的研究已顯示,心理因素在癌症的早期出現上,扮演了重要角色。

    情緒是癌症病人的最大殺手

    從心理神經免疫學或更新的心理神經免疫內分泌學的前衛研究,我們得以認識情緒和神經、內分泌、免疫三系統相互連結、相互影響。描述記載此領域研究高潮的最佳作品則非柏特博士莫屬。

    柏特博士發現,鴉片接受器會與身體內天然的嗎啡─內啡肽結合。內啡肽是天然的止痛劑,也是我們「感到陶醉和契合」的背後機理。自此發現之後,柏特博士記錄到神經和免疫系統間微妙的相連關係,這些關聯是由胜肽和它們的接受器仲介的,她相信這是情緒的生化基礎,也是許多嚴重疾病的關鍵。

    英國愛德華‧巴哈醫師(Dr. Edward Bach)光用調整情緒的花精療法,便治好了癌症,也證實情緒與癌症有密切關聯。五股吳子宏牙醫師運用德國MORA能量儀也發現,精神情緒是癌症病人的最大殺手─很多癌症病人的病情是醫師(恐嚇)牽引的。另一種治療方式是完全將癌症忘記,這也是所謂的宗教精神療法,也有過神蹟式的療效,對疼痛也有奇蹟式的效果。

    MORA治療的強項之一是找出情緒盲點以及用同類製劑做共振療法。吳醫師以一個個案為例,他幫助病人恢復被正統治療破壞的唾液腺與神經,進而讓病人的信心與求生意識恢復,幾次治療後,病人得到重生,恢復了正常生活。

    吳醫師又指出,癌症末期轉移是身體想將毒素稀釋,以全身做最後自救的一搏,但多數人卻被現行主流觀念─擴散是治療無效與絕望─所困。只有整體治療的計畫才能成功逆轉癌症!病人放棄往往是因為疼痛或心痛,要讓病人有動力活下去,提升精神層面比指望免疫力提升更有長效,所謂單獨提升自然殺手細胞的數量,不過是一種自我安慰式的欺騙!

    癌症病人在接受最好的肉體與營養醫學後,有些人依然無法克服疾病,可能就是心理與靈性方面的問題未解決而導致的吧!

    得癌個性

    既然個性與疾病相關,那麼,有所謂癌症個性可言嗎?

    現代西醫把賭注集中於遺傳基因上,試圖從中尋求癌症的解答,只有一小部分醫者注意到個性在疾病上所扮演的關鍵角色。個性在疾病上是否有舉足輕重的角色,早已被「A型人易得心臟病」的事實所證明,個性絕對與疾病有關,也確實有科學家投身研究所謂的癌症個性。

    一九五一年,克萊恩(Klein)與索賓(Sobin)觀察到有很多癌症病人有嚴重憂鬱症、自我否定、對自身疾病的過度陳述。一九五二年時,韋斯特(West)、布倫伯格(Bloomberg)和艾利斯(Ellis)三人的報導指出,他們利用心理測試後發現,比起腫瘤成長較慢者,癌症快速成長者有隱藏內心感受的強烈傾向,且比較沒有能力以正面行動來減低緊張。

    維吉尼亞大學精神科所發展的綜合個性輪廓測試法也透露,癌症病人易完全壓抑情緒和動力,伴隨此特徵的是明顯缺乏洞察力或自我察覺的力量,此外還有敵對性和依賴性這兩個特點。敵對性往往是朝自己,在意識層面以內疚和自我毀損呈現,在行為模式上則明顯有某些自殘傾向。依賴性問題則呈現在無彈性和單方向的人際關係上,常以自我犧牲來換取別人的接納與同意。

    個性輪廓分析並非現代的新發明。德國班琴的神祕聖尼僧─聖賀德佳(St. Hildegard)舉了三十五種會產生疾病吸引力反應的心理風險因子,根據她的心理治療書《生命的優點益處書》與海德堡的癌症研究機構的研究:充滿悲傷、思慮、恐懼、長期壓力和匆忙的日常生活其實非常危險,特別容易引起癌症的情緒是長期絕望或無助、懷疑感、缺乏信仰、事事擔心和悲觀性的憂傷。

    有助於癌症康復的個性

    陰陽共生,有負面的個性,也一定有正面的個性。癌症不是絕症,有不少病人絕處逢生,存活了多年,他們是怎麼做到的?他們的復癒可能與正面的個性有關嗎?

    是的,既然有易得癌的個性,有助於從癌症康復的正向個性應該也存在,甚至有治療師或醫師發明讓癌症病人能找回自己生命活力的方法與治療。

    首先來看看那些有記錄的「奇蹟」案例。

    卡萊兒‧賀西柏格(Carlyle Hirshberg)和馬克‧依恩‧波拉許(Marc Ian Barasch)合著的書《神奇的康復》就問了同樣的問題,他們收集了許多不可思議的療癒或自發性癒合的案例,並訪問這些病人,以找出哪些特質有助於讓人從癌症康復。初步研究發現,康復者將他們的成功歸功於下列的心理因素:

    ‧七五%相信正向的成果會出現。
    ‧七一%有積極對抗的精神。
    ‧七一%有接受疾病的心態。
    ‧七一%視疾病為一種挑戰。
    ‧六八%對自己的疾病與後果承擔起責任。
    ‧六四%有重新再活下去的欲望或意志。
    ‧六四%保持正面的情緒。
    ‧六一%有(宗教)信仰。
    ‧六一%有新的生活目的感。
    ‧六一%改變生活習慣與行為。
    ‧五九%有主宰感。
    ‧五九%改變生活型態。
    ‧五七%有自我滋育感,較能肯定自我。
    ‧五○%有社交支持。

    很明顯地,假如你想改善自己,在癌症的逆境中逢生,多採取上述的正面特質確實有助於提高生存機率。

    另外,在布蘭登‧歐雷根(Brendan O’Regan)和卡萊兒‧賀西柏格合編的書《自發性癒合:一本加註解的參考文獻》寫道:「從癌症獲得自發性癒合,在醫學刊物上是罕見但壯觀的現象……但對於它是如何發生的,沒有人有任何概念。」

    兩名作者為自發性癒合下了以下定義:「在沒有醫療治療、或被認為不足以使疾病徵狀或腫瘤消失的治療之下,癌症或疾病完全或部分消失掉。」自發性癒合一詞往往帶有神祕不可測的涵義,但是筆者要據理力爭的是,自發性癒合並不是如此的隱密和難求的。

    所有研究皆明顯地突顯出正面情緒有助療癒,若能利用正面情緒來克服相對的負面情緒,或許便可以更恰當地使用身心療法來幫助病人改變心性,得到自發性癒合的目標。

     

    (圖文授權自「柿子文化」,出處:柿子文化/陳立川《別讓癌症醫療殺死你!:毒理學博士的高成功另類療法關鍵報告》)

      關於作者

      柿子文化
      柿子在秋天火紅 文化在書中成熟~ 憑藉著對土地的情感與熱愛,一群文化工作者共同組成了柿子文化! 因為生在台灣,於是出版台灣文化叢書,期待人們能認識這個太平洋島嶼的人文之美;因為心愛大地,所以發行自然心靈書系,希望人與萬物皆能和平共處。 柿子文化邀您走進書香的國度,重新探索自我,發現無盡世界。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