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投資最重要的問題 / 你所相信的其實是錯的?


    29 六月 2018 商周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如果你知道那是錯的,你就不會相信

    我們可以說,如果你知道某件事是錯的,那一開始你就不會相信它會是真的或是對的。但在一個充斥迷思的世界,很多大家相信的事其實都是錯的。就好像古代人相信地球是平的一樣。

    你不必為了自己相信謬誤的迷思而自責不已。大家差不多都會這樣。在你瞭解及接受這點之後,你就可以開始贏過別人。

    如果謬誤的迷思與事實很容易分辨,就不會有那麼多謬誤的事。雖然這不容易,但並非不可能。其中最難的一點是要懷疑所有你先前相信的事,大多數人都不喜歡這麼做。事實上,大多數人都不願意質疑自我,而寧可花時間去說服自己(和別人),說他們自己的想法是對的。其實,你幾乎不能相信你自以為瞭解的任何結論。

    為了看破謬誤的迷思,我們首先要自問:為什麼有那麼多人相信謬誤的事?為什麼謬誤的事一直存在,代代相傳,好像它們是真的一樣?這又要回到我剛才說的:人們堅持相信錯的事,因為人們不常檢討自己的想法,特別是乍看之下很合理的事,尤其是周遭人等也附和他們的看法時。在社會上,我們時常被鼓勵去挑戰別人的看法,例如,「我知道那些×××!(隨你的意思加入共和黨或民主黨)都是滿口謊言!」可是我們不會像愛因斯坦、愛迪生或牛頓那樣去質疑宇宙的本質。我們的本能是去接受先人或智者流傳下來的智慧。那些信念不需要調查,因為我們相信某些事情是我們無力去挑戰的。在生命中,這通常是對的。假如「他們」都想不出來了,我怎麼可能想通呢?

    吃藥即為一個好例子。我們習慣去找醫師,訴說症狀,聽取診斷,然後拿藥。通常這是好的,因為醫藥是科學與技藝維持大致和諧的範例─儘管醫師們被許多迷思包圍,可是久而久之,科學會修正技藝,然後技藝會改進。由於生活裡有太多例子證明我們的習慣蠻好的,我們就對習慣不好的領域感到盲目,像是資本市場。

    你或許會和你的投資人朋友分享許多想法。這些想法已在文獻裡流傳數十年,人們開始投資時就會學到這些,我們身邊的大人物也認同。你憑什麼去質疑和挑戰他們?你就是可以!

    我們就以高本益比(P/E)的股市風險高於低本益比的股市這個觀念來做為例子。投資人往往相信高本益比的股市比較危險,上檔空間比較小。乍聽之下,似乎很合理。高本益比表示,與盈餘相較之下,一檔個股(或整個股市)的價格很高。再多想一點,這可能表示一支個股價格偏高,可能要反轉下跌了。太多人都有這種想法,長久以來已成為基本投資法則,假如你跟朋友說這種觀念不對,你或許會被駁斥、嘲弄,甚至被說成是偏激。

    可是,我在十多年前就用統計數據證明了本益比不論在何種水準,都無法顯示股市的風險或報酬。姑且不談統計數據,如果你鑽研理論(我們稍後會做的),你也會明白本益比無法透露股市的風險或報酬。可是,這麼跟人家說實在太瘋狂了,那些應該比你懂的人會覺得你腦袋秀逗了。可是,在你接受本益比無法顯示未來報酬的事實之後,有趣的地方就來了:當大家對於本益比太高的股市嚇得要命時,我們就可以反向操作去做多。雖然有時會發生一些事而導致股市下跌(稍後我們將談到如何看出端倪),這種

    手法成功的機率還是高過失敗的機率。同樣地,如果股市的本益比偏低,我們感覺到人們很樂觀,我們就可以放空股市。關鍵在於瞭解事實、破除迷思。這
    是基本的科學方法。

    許多謬誤的迷思,像是本益比,都廣泛為菁英人士接受,並藉由各種媒體傳達給投資大眾。他們不喜歡被你、我或任何人質疑。我們相信他們,一如天主教徒相信三位一體,環保人士相信全球暖化,他們不需要任何證據。沒有人質疑這些信仰。天啊!嚇死人了!沒有人提出反對的分析。假如你敢的話,你就是個異教徒。由於沒有反對的意見,於是社會上覺得沒有必要用統計資料來證明這些投資道理。迷思持續下去。

    怎麼會沒有人要求明確的證據來支持廣為接受的投資智慧呢?為什麼投資決策不需要像修車技工那樣被盤查?我們至少要像懷疑汽車推銷員那樣懷疑金融業的說詞。想要靠投資來改變現狀的話,要去質疑,要去嘲諷,要勇敢說出穿新衣的國王其實是裸體的。檢討一下你和其他投資同伴所接受的道理。然而,最需要被懷疑的人是你自己。

    很早以前,我在媒體聽到或看到一些我認為不對的事時,我就會去進行調查以證明我是對的(大家都喜歡證明自己是對的)。我蒐集資料,做統計分析,俾以證明他們是錯的,而我是對的;能夠證明我是對的總是讓我覺得很得意(令人驚訝的是,人們總在證明自己是對的時候感到洋洋得意,像是原告、法官、陪審團和死刑執行人)。可是,後來我才知道這樣做是錯的。我應該做的是在媒體上尋找我相信是對的事的報導,然後再去查證它們真的是對的嗎?為什麼?

    如果我相信報導是對的,那麼可能其他人也相信,或許絕大多數的投資人都是。或許每個人都相信。如果我們全都錯了,其中必然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如果我可以證明自己是錯的,而大多數人也是錯的,那麼我就掌握了一些有用的資訊。我可以利用它來贏過別人。我有一套可以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的方法。

    假設我相信X因素會造成Y結果。假設我相信它,或許大多數人也相信。萬一我是錯的,其他人也是錯的。當X發生時,人們會賭Y即將發生。假設我可以得知X不會造成Y。這表示別的事會造成Y。這表示,在X發生後,Y有時會發生,但那與X的發生純屬巧合。現在,當X發生時,人們會賭Y即將發生,但我賭Y不會發生,我對的機率會高於錯的機率。(如果我可以猜出Y發生的確切原因,我就可以採取進一步的行動,我會在第二章與第二個問題談到這點。)

    本益比的觀念就是一個完美的範例。假設股市的本益比大幅升高,一般投資人會注意到,而認定風險升高,未來的報酬降低,而賭股市將要下跌。有時股市表現不好,但比較常見的是股市依然亮麗,因為本益比根本無法告訴你股市的風險和走勢。

    以上內容由商周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投資最重要的3個問題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

    <-- hide ad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