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開發超能力:心靈,也是一種科學。讓超心理學家帶你找回潛能


    27 六月 2018 商周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六次元與超能力

    學習精神統一,要訓練呼吸法、靜坐、注視法或自我催眠等多形式。但是我們必須先要認知能做為背景的世界觀及人生觀才行,要有正確觀念,始能開發優秀的能力,這個能力便是所謂的「超能力」。這個能力並非特殊的人才能擁有它,而是任何一個人都能開發出來的能力。

    超能力絕非靈異、神怪、邪門,而是完全出自於人類本身自然的能力。認為超能力是迷信的那些唯物論者,或一些只重視科學的知識分子,及知障很深的學者們,常把超能力當作迷信來看,實際上,自己有這種主觀的看法才是真正的迷信。可是動不動即膜拜神佛、即認為一切都會順利的新唯心論者,也是迷信者。我個人,始終抱著排除一切迷信的態度,將物與心以最尖端科學觀念與哲學理念,依正確的世界觀和人生觀來研究觀察事物。

    六次元世界

    所謂六次元的世界是:第三次元的空間加上時間之次元,成為第四次元;接著加上「能量」成為五次元;再加上「意識」之次元,即第六次元。也就是空間和時間、能量與方向所融合的宇宙實相。

    通常理論上,第一次元指的是我們所居住的空間的縱線,第二次元是橫線,高度為三次元,第四次元即指時間,那麼「能量」是第五次元,「意識」(方向)即第六次元。

    牛頓的地心引力學說中,產生了若干問題而正值不能解開的時候,愛因斯坦發表了相對原理,而形成了近代科學的一支系統。

    可是四次元的世界不是生物的肉眼所看得到的空間,也就是俗稱幽靈之世界。在過去的理念中,認為超能力或一些心靈現象,都來自於四次元的一種無形的力量。這些說法,嚴格追究起來,應該是否定的。四次元之幽靈界,只能表示無形的存在,而它沒有動力及意識(方向)。

    因而,想談超能力或死後的「心」的問題,必須要延伸到六次元的空間。物理學上的四次元空間所說的那些時間、空間都是無形的,對於肉眼所能看得到,有生命、物質的東西,都具有變化的作用,單提空間或時間來研究,是無意義的。在空間的三次元融合加上時間的一次元之後,才有它的意義。

    現在假設房間內有一位美女。在一分鐘後,再度看到這一位美女,一分鐘後的女性和前面所看到的女性,實際上,已有不同的地方,因為在這時間中,可能有三十公里的變化差異,實際上,已經在接近老太婆的形態了,只是一時之間,以肉眼感覺不出來而已。現在所想到的事物和瞬間所想到的位置、事物,實際上都已經不是同樣的東西,而已成了別樣的事物了。

    當我們的肉眼能察覺到有變化的時候,那個生命體或物質已變化的太多了。所以在三次元空間的生物等東西,隨著時間而變化。

    如果進一步深究,以科學的立場來看我們的身體,就知道肉體本是個物質、素粒子、電子、陽子,其中有微中子等計有三十多種以上的素粒子,而依電磁波的形態,旋渦一樣地在繞圈。而在這極微空間之中,在極微的時間內,能量不斷地往復生滅。自己本身自由自在地在思考,這種意識還引出「意識」出來。也就是,意識去意識到「意識」出來。這個意識,能意識到「悟」的境界。

    能把心集中至一點,統一精神,自己的生命不會被那肉體關閉,自由地融合於空間擴散,而感應到自己的朋友。

    儘管距離遠,但能察覺動靜或目擊,把想的事物傳達給對方,會把病醫好;融合於時間,對於過去所發生的事,歷歷如繪地浮現在眼前;對於未來的命運可以事先了解,避開災禍或者轉霉運為幸運。

    若達到了醒悟的境界,大自然界的萬象是宇宙生命的顯現,而現象中有宇宙生命,生命是現象,現象即生命,這也是「色即空,空即色」之哲理。因此,真正的實相是六次元世界。假使以電影做譬喻,六次元世界好比是底片,現世是螢幕上的映象。

    靈魂的意義

    要學習靈力或超能力,必須要先了解啟發靈力或超能力的根源,也就是最基本的原素,那就是靈魂。關於靈魂的存在,在世界上各宗教裡都有其獨特的看法,各宗教對於靈魂的解說,均受人重視。

    在基督教及有神的哲學中皆認為,人死之後,他的靈魂仍繼續活動於空間,而自塑其原有的人格。在佛教,則有另一深刻之闡述,繫於輪迴定律,併論靈魂不滅之說法。其他如道教、回教、喇嘛教等,均有靈魂絕對存在的申論。

    在遠古時代,一般人文科學尚未啟蒙的時候,對於人性的陶冶,擔負了最重要的教育作用,那即是藉宗教的諸項教諭,誘導人類向善之心,但同時也使一些人乘機樹立邪道之教規,使脆弱之人性,步上極端之信仰。不管是善是惡,其主要課程之一,乃認定靈魂之存在。不過,本章並不是專門談論宗教上之靈魂存在觀,撇開宗教方面的種種說法,就一般性來談一談對於靈魂的看法。

    歐美各國有一些團體或大學的研究所等機構,分別正式開始研究靈。不管其道理何在,靈魂已被人類所長久認知是事實。這個事實的背後,自必有其道理與證據。由於苦於無法找出有力證明,尤其自十九世紀以來,心理學的發達,更使一般科學家們,對靈魂均持否定的態度。

    知識程度低的人,只是盲目地相信,不但無意顧及學術研究,反而助長神怪迷信,給神棍們可乘之機。知識程度高者,又多固執於科學崇拜器物的實驗。而在文人藝術筆下,則多想像橫加渲染,寫成小說戲劇,供人消遣。至於哲學家思想中的靈魂,雖出於理性的推測,但總有些游移不定、虛無飄渺之傾向。由此以觀,靈魂之事,實在不容易談了。從下愚到上智,都難以下手,可見宇宙間「難談」之事,莫過於此。

    在心靈與物質之間,有一種巧妙的平衝;在科學與宗教兩方面,有看不見的橋樑;在一切宗教不同教派之間,有四通八達的道路。我們應洞澈事理,而見解要合邏輯,不拘形跡,直契萬物之形上本質,而顯現一切的存在,舉目河山,都有其莊嚴境界。在文學藝術的作品裡,注入靈明的莊嚴,而不露神怪之跡象,如此,始可談靈魂之事;有了健康的靈魂觀念,方不迷於鬼神,或偏執於科學。

    在百科辭典裡對於靈魂所下的定義:「靈魂者,乃能促使人類或植物活動的原理。」此外,靈魂亦可稱之為「靈」。在國語字典中:「靈,俗稱為鬼神,人的精神、精神與肉體的威勢。」對於靈魂的解釋,則是人的精神附著於形體的叫「魄」,能離開形體而存在的叫「魂」。實際上對這種存在,目前在科技上,尚乏任何適當之字眼來表達這箇中的意義。

    在英文方面,《牛津字典》中,有關靈魂的解釋是specter:Ghost haunting fear of a human body believed to excist forever,身體的非物質部分,認係永遠存在的。在這裡不難發現,我國與西洋之釋義中,均有共同之點,那就是:除現有的身體之外,另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非物質部分的生命,永遠持續存在這個宇宙之中。由於靈魂的存在,既摸不著又看不見,除了憑「心眼」去測度之外,沒有其他辦法能證實出來,單依物質構造的五官感覺系統,是很難體會的。

    總之,靈魂的存在及其活動,到目前為止,仍無法使得每一個人能夠相信是事實。雖有一些人能夠看見而且還能與之溝通,可是這些人亦常被指為幻覺、神經衰弱,最後還落得眾人的嘲笑,以致自我減弱了信心,而自認是真的胡思亂想所產生的幻覺。

    依據宗教及古代先聖之文獻,筆者認為靈魂即「心」的活動,是現有物質化的身體內、外存在著而且活動著的精神實體,這個觀點是應該可以保留的。

    靈魂科學

    這個非物質化的生命是什麼呢?又是什麼樣的形狀呢?關於這一點,筆者曾經為了好奇,請教過生物學家、醫生、物理、化學專家及修道高僧等人。不僅在國內,也在國外請教過無數的學者及喜歡研究這一方面的人士;尤其在國外,更積極去探討學科的領域,只要時間充許,厚著皮不顧顏面上的問題,追蹤尋找答案。

    在日本這一類研究性的學術團體頗多,其中最多的地方,仍是東京。實際上日本在這一方面的研究,僅五十餘年;依據手頭上的資料,英國大約在一百年以上,美國隨即跟進;蘇俄後於美、法、德等諸國,略領先於日本。

    目前,美國對於靈的研究,非常積極而進行多元性的實驗。至於蘇俄,亦在加強此項的探討(請參閱《蘇俄超能力》一書,慧眾文化出版社)。一九一二年,美國哈佛大學設立霍金遜基金,供作靈界現象之研究。一九四三年,美國杜克大學超心理研究所,發表《靈之超粒子研究》。蘇俄在一九五七年,由一位權威的拖里烏姆拂夫教授,發表了《超高週率波電磁之生物上之奧妙反應》,而震撼了超心理學研究的各國學者。一九六七年,蘇俄的天文學家黑爾束夫,發表一篇《精神微子》的研究心得,更激起了全蘇俄的人民對於靈學之研究興趣,幾乎達到了狂熱的程度。

    至於英國,在一九二九年,於倫敦由兩位博士聯手實驗發表了《幽體飄浮》之報告,曾轟動了全歐的科學學術界。這兩位博士是克林頓與勢路爾姆魯頓。一九六三年,英國的一位生物權威──約翰愛克列斯,發表了《精神上之生理學》的論文等等。

    日本則可以說在亞洲諸國中,最積極研究靈學的國家。例如,一九三一年福來友吉博士(請參閱慧眾文化出版社《通靈人》一書),著作一本《透視與念寫》的書籍,在英國出版。一九四六年,成立「日本全國心靈科學協會」,自一九六○年開始至今,在各地分別成立了無數的研究機構,其中較著名的是:仙台市的「日本福來心理學研究所」,新瀉縣的「超心理研究會」,東京中野區附近的「日本超心理學會」、「日本念寫協會」等。
    其他如德國、法國、義大利、希腦等國家,均有研究靈學的機構。至於研究經費,有的是全部由國家支出;也有輔助性質,由地方政府撥款;但大部分都是財團、學術團體自籌的。

    論及科學文明,歐美各國可說是進步的國家,如美國一切都是科學化,月球及其他的星球都能登陸探險;而在我們心目中,認為過分迷信的靈魂,他們卻能去相信,進而埋頭研究,這種態度是值得欽佩的。尤其在唯物論的共產國家,竟也研究唯心哲學,而重視精神科學的發展。這方面研究的主腦者是「列寧格勒超心理研究所」,全部經費由國防部供給,因此他們有相當的收穫。

    美國在靈學方面的研究,雖早在蘇俄之先,但眼看著蘇俄積極的研究情形,使得美國本身不能不加強實驗,由此,亦可了解美、蘇兩國,在靈學研究實驗方面正在外弛內張的競爭之中。

    奇異的體驗

    記得在一九六四年的九月三日,我在英國倫敦停留的時候,經安排住在東區一條寂靜的街巷叫著Stepney Grin(斯特布尼葛林)的一家招待所。因為我們一路上從希腦的雅典一直沿著各國到了這裡,身上所背的行李,重得使人透不過氣來,連講話都感覺是一種負擔了。雖然是九月,時值秋季,但一向以霧都著名於世界的倫敦,陽光似乎對於這個城市的供應量不夠平衡,雲悽露冷,朔風凜冽,層霧籠罩不散。

    當晚飽餐之後,始覺通了血脈,回復了精神。大夥兒拖著多日來異鄉旅行後深覺疲乏的身體,呼呼大睡。筆者卻覺得,既從遙遠的台灣來到英國,何不把握時刻看看夜景!就自我驅散睡神,獨自漫步於附近的街頭巷尾。在倫敦街上的商店,下午六點就打烊了,何況時間已過子夜,沉寂的夜色往往會使一個人感覺超越物質文明,而更縮短精神世界的距離。

    要折回招待所的時候,忽然間看到巷角有個死巷,有一道約兩公尺高的茂林密集而成的圍牆。由於本著人性原有的好奇,鼓著勇氣慢步窺看究竟,原來是一幢古老的房子,當然無人居住。庭院的雜草零亂不齊,形成奇形怪狀;正門是一鐵扇門,一推便發出了如同兩把生銹的鋸子互相碰拉的聲音,不禁令我毛骨悚然,忽然從腳底順著腿、腹部往上身冷上去,確確實實很不自在,心中起了恐懼,拔腿就往回跑。

    翌日,將所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一位研究這一門的教授,他很認真地對筆者說,從腳底往上慢慢冷的現象,是自第四次元空間傳來的微波所震盪,若能多在那裡片刻,必可體會你想要知道的事情。他又說,由頭部、脖子等往下面冷是表示心理作用,並無其他因素。而我卻由腳底往上身冷,這就是證實了惡靈的出現,也就是這幢房屋是「鬼屋」。
    本想大家結伴,再度前往一探究竟,但由於旅行日程之限制,繁忙的公務活動,忍痛打消了這個計畫而作罷。實際上也擔心,萬一惹出麻煩來,亦屬划不來的事。不過這位劍橋大學超心理科學的肯思教授,給我開導的身感現象,確是值得保留的寶貴體驗。

    靈魂的質量

    這一位教授,給了我有關這一方面的資料。他說德國有一個頗富權威的科學團體,在政府的資助下,正進行研究此項靈魂科學。恰好我們一行的下一站國家便是西德。

    我們到達西德的法蘭克福市區時,已是下午七時多,可是整條街卻如白晝,霓紅燈五光十色,遊人及汽車穿梭如織,夜總會是三、五步就有一家。商店雖早已關門,可是櫥窗中的各式各樣貨品,都是費了一番匠心的陳設。萊茵河貫穿市區,為最美的一條風景線,碧綠的水,映著高樓大廈,我們在這附近找到一所青年活動中心的大旅館。這個旅館的前面,是一條名為緬茵河的河畔,這條河的上面有一座橋,用整塊石頭加工、頗具匠心的地磚,很有秩序地舖在橋面,是一座富有中古風格的橋樑。普通汽車似乎不准通過,只准人行走,按其寬度,足足夠讓一輛車子從容地行駛過去。

    當晚,沒有什麼團體活動,是一個休息的夜晚。利用這個閒餘的時刻,先行打聽一下這個研究團體的地點及主持人,作一個訪問前的心理準備。

    翌日,按址找到了這一個機構,可是它只是一個分會,只有進行單項的研究小組。這一研究機構,從外表看來,並無特殊之處,僅僅在門口吊掛了「超心理研究」的字牌。

    這個四層樓的樓房裡面,正是進行著劃時代的靈魂科學研究。老實說,要不是有意來訪,誰都不會去想到這一棟房子的分量。隔壁有一家中國餐館,叫做「香港飯店」,飯店的外面還懸掛了兩盞大宮燈,倒比這一個研究團體的房屋,來得引人注目而氣派多了。

    當然,研究機構並非營業場所,不需要豪華的外觀。既然是為訪問而來,筆者即亮出身分,自我介紹之後,裡面的一位年輕人,也是這個研究機構的負責人,一聽到說來自台灣,非常親切地引我看他們的研究室。研究室裡面陳設了許多儀器,很像一間外科的解剖室,但又使人感受到有植物的溫室那樣的氣氛。這裡的研究小組每月舉行兩次集會,提出心得報告,向西柏林的總部交待。

    我最感到興趣的是,有很多世界各國的人種模型,其精緻的製作與真人完全一樣。我詢問這些人像是做什麼的呢?他說,靈魂是現有肉體的主人,在塑造這個以前,靈魂之間究竟用什麼樣的元素配合,產生有高、有矮,皮膚上的色層的差異等,他們正在進行這個研究;而這些模型人,即作為假設的實體。他們的研究精神令人欽佩。因限於時間,無法看到他們實驗的經過。

    可是,在這裡卻有一項資料值得參考,那就是靈魂的質量的實驗。他帶我參觀另一套儀器,這個儀器非常複雜,我曾要求看一看這套儀器的設計藍圖,可是被拒絕了,他說還在繼續研究中,還不能正式公開。不過,從他的實驗報告中得到了下面的資料(蘇俄也做過同樣的實驗):

    1.人的靈魂,好像一層稀薄的幽體,而保留生前的形狀,這個幽體具有一種實質,亦有一定的重量。

    2.物質與靈魂並非我們所想像中那樣有懸殊的差別,相反地,是來自同一根源的東西。

    3.他們從一兩個死者身上實驗出,一個人在其死亡的剎那,從人體上所消去的水分、瓦斯等,合計重是二十多公克。

    這個實驗,據說是將那些奄奄一息的病人,經過家屬的同意,在某一條件的代價之下,並經過法律上的程序,交給該研究會,以供作實驗。這位病人被搬運到一個類似外科手術檯上面,在檯子下面放置過磅器,另連接電腦儀器;當這位病人斷氣的剎那,磅器上的指針,突然往回倒退,其差距有二十多公克。同時,經過特殊裝置的紫外線儀器及攝影,可目睹有一股輕煙又似一種光體的流動物,從死者的鼻孔冒出來。以上這些資料與日本的「超心理學研究會」所發表的資料,有共同之處。大阪大學工學部教授政木和三氏的《精神波》及關英男工學博士所發表的《幽子遊體論》,亦有吻合的地方。

    在東京有許多這一方面的研究,不過在德國是經過實際的臨床實驗,追求出謎底的答案。在這數十年來,日本方面也急起直追,加緊研究實驗工作,不斷地製造這一類的實驗儀器。在日本研究界,發現靈魂是生前存在於體內的一種有機體的存在物,並且還有腦、神經、血管、心臟等機臟。

    到目前為止,有關靈魂科學的研究及發展,其公開的團體,有如上述,但如要普遍地使每一個人都能以此作為一般常識,令大家心服口服,還是很困難的。

    我們絕不能忽略了各國科學家以及生物、電氣、醫學方面的專家,埋頭日夜不停地努力研究的精神,更不能輕視了他們的研究心得。尤其西德學者在那一兩百個死者身上探證出來的共同結論,是可提供我們一種學術價值觀念。

    以上內容由商周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開發超能力:心靈,也是一種科學。讓超心理學家帶你找回潛能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

    <-- hide ad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