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決勝女王


    23 一月 2018 臉譜出版


    《決勝女王》劇照/采昌提供

     

    某個星期五下午,我在辦公室裡翻找文件,想趕快完成工作、早點下班,我和兼差夜店的一個酒保有約。

    「過來!」瑞爾登大叫。
    「我們要辦一場賭牌遊戲。」他說,盯著筆記本,繼續塗鴉,「時間是星期二晚上。由妳幫忙執行。」

    我知道瑞爾登有時會賭牌,因為我開始幫他工作後,有去送過和取回幾張支票。

    「但我那天要去酒吧工作。」
    「相信我,這對妳有利。」他從筆記本抬起視線,雙眼充滿笑意,好像知道什麼祕密。
    「把這些人名和電話號碼記下來,邀請他們參加。星期二晚上七點。」他吼道,又開始畫起格子。
    「告訴他們買入籌碼一萬美金。盲注是五十和一百美金。」我努力抄寫,完全不懂他說的是什麼意思。在我鼓起勇氣問問題之前,我會先自己找解答。他開始滑手機,念出名字和號碼。

    「托比・麥奎爾……」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
    「陶德・菲利普斯……」

    隨著清單越來越常,我的眼睛也瞪得越來越大。

    「他媽的不准說出去。」
    「我不會說。」我向他保證。

    我盯著自己的黃色筆記本,我的字跡寫下的那串名字和電話號碼屬於地球上最出名、最有錢有勢的人。希望我能搭時光機回到十三歲的自己身邊,在那個雙眼發光、心花怒放地看著《鐵達尼號》的女孩耳邊說出這個祕密。

    回家時,我上網搜尋了瑞爾登指示我邀請玩家時用的單字和詞彙。例如他告訴我「盲注是五十和一百美金」。我發現所謂的盲注是指比賽開始時的強制賭金。有分「小」盲注和「大」盲注,必須由莊家左邊的玩家下注。

    然後他說:「告訴他們買入籌碼一萬美金。」參賽金是玩家參加遊戲時必須先支付的最低金額籌碼。稍微了解之後,我開始打簡訊。
    嗨,托比,我叫茉莉。很高興認識你。

    魯蛇!我心想,把「很高興認識你」刪掉。

    我將在星期二舉辦一場撲克牌局,晚上七點開始,請帶一萬美元現金。

    太高高在上?

    買入籌碼一萬美金。所有玩家都會帶現金。

    太隱晦?

    盲注是–––

    茉莉,別再左思右想了。他們都是人類,妳不過是在提供牌局的細節而已。我打了一封簡單的簡訊後按下送出,強迫自己去洗澡,準備約會。我悠哉地擦乾身體、抹乳液,不過卻忍不住一直偷瞄房間那頭的手機。
    最後我終於忍不住了,衝過去拿起手機。
    收到我簡訊的每個人都親自回覆,多數人幾乎是立刻回傳。

    我加入
    我加入
    我加入
    我加入……

    一陣甜美的震顫竄過我的身體,忽然之間,我和酒保的約會似乎變得非常無趣。

    接下來幾天,我試著弄清楚該怎麼舉辦最完美的牌局。關於這項主題的資訊不多,我上網搜尋了「賭客通常都聽哪種音樂?」之類的問題,然後自己做了歌單,包括〈賭徒〉和〈夜行人生〉這種明顯到很尷尬的選擇。

    大日子來臨,我幫瑞爾登和公司四處跑腿,並利用差事間的空檔去拿起司拼盤和其他點心。

    那一整天玩家們不斷傳簡訊給我,頻率接近煩人的程度。他們想知道有誰確定會參加。每次手機亮起來,我都覺得興奮頭暈。這就像接到妳十分愛慕的男孩傳來的簡訊,不過感覺甚至更好。瑞爾登把我在辦公室留到很晚,處理一個新開發案的結案文件。

    我幾乎沒時間吹乾頭髮、化點淡妝,只能穿上令人失望的平凡服裝,決定要表現得加倍親切、有用、專業,好彌補一點也不優雅的裝扮。我帶著歌單和起司拼盤衝到毒牙室,試著點幾根蠟燭、擺好幾盆花飾,讓房間看起來更引人入勝。

    最先出現的是擔任荷官的迪亞哥,他穿著卡其褲和筆挺的白襯衫,跟我握握手,露出友善微笑。迪亞哥已經在賭場與私人賭局中擔任莊家超過二十年,任何玩牌時會發生的事他也許都見怪不怪了。不過就算他有多年經驗,也料不到這場遊戲即將如何扭轉我們所有人的人生。

    「妳準備好了嗎?」他問,拿出一張綠色的絨布桌。
    「大概吧。」我回答。我看著他迅速點數和疊高籌碼的手勢。
    「你需要什麼幫忙嗎?」我禮貌地詢問。
    「妳會玩牌嗎?」他逗我,「妳看起來不太像賭客。」
    「不會,」我回答,「這是我第一次參加賭局。」
    他大笑,「別擔心。我會幫妳的。」
    我的呼吸輕鬆了些,我需要所有我能獲得的幫助。

    晚上六點四十五分,我站在前門等候。一邊緊張地捏著裙子,開始忸怩不安,不知道該怎麼招呼玩家。我知道他們的名字,但那表示我應該介紹自己嗎?
    夠了,我在腦海裡說,閉上眼睛,幻想自己最理想的模樣,試著冷靜下來。

    「茉莉・布魯,妳穿著夢想中的裙子,妳自信無畏,妳會非常完美。」當然這些都不是真的,但我希望是真的,我睜開眼、昂起下巴、放鬆肩膀。登場時間到。

    第一個抵達的是陶德・菲利普斯,《重返校園》和《醉後大丈夫》系列的編劇兼導演。

    「哈囉,」我說,熱絡地伸出手,「我是茉莉・布魯。」我給了他一個真摯的微笑。
    「嗨,美人,我是陶德・菲利普斯,見到妳本人真好。」他說。
    「買入籌碼可以交給妳處理嗎?」他問。
    「沒問題。」我說,瞄著厚厚一疊百元美鈔。
    「你想喝點什麼嗎?」我問。
    他點了一杯健怡可樂,我到吧檯後方放下那一大疊鉅款。

    我送上他的飲料後,開始數鈔,金額是一萬美元沒錯,我把它收進收銀機,標記陶德的名字。我覺得很酷、坐立難安,更覺得經手那麼多錢實在很危險。其他玩家也開始陸續抵達。

    布魯斯・帕克自我介紹,也把買入籌碼交給我。我的資料顯示他是世界上最負盛名的高爾夫球具公司的創辦人之一。下一個出現的是邋遢的胡斯頓・克提斯,托比和李奧納多緊跟在後。我打直肩膀,盡可能自然地微笑。我的胃緊張亂顫,只好告訴自己他們只是人而已。我自我介紹,接過玩家的買入籌碼,詢問他們要喝什麼。我和李奧納多握手時,他從帽子下方對我露出一個邪氣的微笑,我的心跳加快了些。托比也很可愛,似乎非常友善。我完全不了解胡斯頓・克提斯的背景,只知道他涉足電影業。他有雙和善的眼睛,散發某種不太一樣的特質,似乎不屬於這群人。接著出現的是史蒂夫・布里爾和狄倫・賽勒斯,兩人皆為好萊塢名導。

    瑞爾登狼吞虎嚥吃完一個三明治,對著現場眾人大喊:「開賭吧!」

    我驚嘆不已地在旁邊觀看,這一切實在太超現實。我站在毒牙室角落,清點一百萬美元的現金!我四周不僅眾星雲集,還有知名導演和呼風喚雨的商業巨擘。我感覺像夢遊仙境的愛麗絲,正墜落兔子洞。

    迪亞哥排開十張牌,玩家抽牌決定座位,這項步驟似乎格外隆重。

    大家都坐好後,迪亞哥開始發牌,我猜測這是給玩家上更多飲料的好時機。我掛上最燦爛的笑容,走到桌邊發送飲料和甜食,奇怪的是,我沒獲得溫暖的回應。

    菲利普・惠特佛拉著我的手,對我耳語:「別跟準備出牌的人說話,大部分的人無法一邊思考一邊玩牌。」我感激涕零地道謝,暗暗記在心裡。

    除了點飲料,牌局進行時沒人跟我說話,於是我有時間仔細觀察。坐在桌邊的十個人暢所欲言,電影明星和導演談論好萊塢,菲利普和布里爾彼此調侃,極盡滑稽之能事。當然,他們也聊賭局本身,我感覺像一隻停在宇宙最機密、最大咖的俱樂部牆壁上的蒼蠅。

    那晚結束時,迪亞哥清點每位玩家的籌碼,瑞爾登說:「如果你還想受邀參加下次遊戲,記得賞點小費給茉莉。」

    玩家魚貫離場,他們感謝我,有些人親親我的臉頰,每個人都往我手裡塞鈔票。我溫暖微笑,也感謝他們,試著不讓雙手顫抖。

    他們都離開時,我頭暈目眩地坐下來,用顫抖的手數了三千美金。

    比鉅額小費更棒的,是我現在知道為什麼自己會來洛杉磯忍受瑞爾登的壞脾氣、三不五時的酸言酸語、羞辱的雞尾酒女侍制服和毛手毛腳的下流男子。
    我想要五光十色的生活和壯麗的冒險。我想要的,沒人會主動奉上,我不像兩個弟弟那樣生來就能出類拔萃。我等待機會,不知為何也深信終有一天會等到。我再次想到路易斯・卡羅的愛麗絲說:「我沒辦法回到昨天,因為那時候的我是另外一個人。」我懂這簡單句子蘊含的無窮深意,因為過了今晚之後,我再也無法回頭了。

    以上內容由臉譜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決勝女王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

    <-- hide ad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