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別人是否記住你?關鍵不是長相,是表情


    21 十二月 2017 大是文化


    (圖片來源:pixabay

    接下來,將說明關於臉的矛盾,我們的面貌真的非常奇妙,臉是我們自己的,可是卻無法親眼看到它;臉是身體的一部分,但似乎又很難說臉完全屬於自己。

    那麼,自己的臉究竟屬於誰的? 會好好盯著臉並珍惜它的,好像都是別人!例如,粉絲會把偶像的大頭照(正面半身照片、證件照)當成寶貝,父母會把孩子的大頭照設定為電腦待機畫面,也有人會把過世親人的大頭照放進相框裡。這種感覺就好像,臉是為了其他人所擁有。也可以說,如果臉是為了某個人而擁有的,我們才會那麼在意自己的臉吧!

    不過,那麼在乎容貌,似乎又很膚淺。整天的心情被臉左右,真的很難為情。但不可諱言,有人就是靠著臉無往不利,看到這種情形,心情就會變得格外複雜。

    在校園裡,帥哥、美女就是引人注目,他們似乎光靠一張臉,就可以讓老師和同學們對他們另眼相看,非常吃香。

    但事實上,從社會心理學的研究可以知道,帥哥、美女其實不如我們想像的那麼吃得開。長得俊俏、美麗,其實有好也有壞。因為一般人先入為主的觀念,都認為:「俊男美女理所當然是好人。」這種刻板印象其實就是一種詛咒、一種束縛;無法擺脫這種詛咒和束縛,也是帥哥美女們的宿命。因為大家都以好人的標準為前提來檢視他們,所以他們做好事是理所當然的。反過來說,只要做了一丁點壞事,就會被放大為窮凶惡極,判定「漂亮的人就是個性差」。

    同樣都擁有一張天生的臉,但是有人吃香,有人卻吃不開,真的很奇怪。對於自己的面孔,我們有時也會思考:「為什麼我會有這麼一張臉?」但仔細想想,這句話其實也有語病。

    為什麼我們會把臉拿來比較?當我們覺得自己長得不夠好看時,究竟是把自己的臉拿來和什麼樣的臉比較了?事實上,之所以會這樣對比,我認為可能和我們記憶臉的機制有關。

    其實,每個人的面孔都沒有多大的差別。就以身邊的貓狗來說,我們可以用品種、體型來區分,但如果要光憑貓狗的臉來區別,恐怕連飼主都很難做到。因此,要僅憑一張臉來為貓狗的魅力打分數,真的十分困難。

    人的臉也和貓狗一樣,都只不過是相似五官排列組合的集合。但是,我們的社會卻認為,能記憶很多張臉是理所當然的。所以,如果在外突然碰到熟悉的朋友或是主管,卻假裝不認識、擦身而過的話,事後想起來一定會覺得很窘。反過來說,在這種狀況下,如果能若無其事的打招呼,就表示你已經牢牢記住對方的長相了。

    記不住別人的臉,要在這個社會上生活,想必十分辛苦。但是,全世界有2%的人,就是無法辨識他人的臉,他們在生活中也會碰到種種困難。在公司,如果記不住上司的長相,可就糟糕了。假如有人打電話給經理,結果經理明明就和旁邊的同事站著說話,你卻說:「經理不在位子上,現在外出。」結果會如何?總是搞不清他人面貌的職員,就是無法確認經理究竟在不在辦公室。

    我們有能力辨識看起來極為相似的臉,其實非常不可思議。就好像我們能用變焦鏡頭,把臉的不同之處放大之後再比較似的。簡單來說,我們就是能放大每張臉的不同特徵,然後再努力記住每一張臉。

    人之所以能辨別人臉,其實是透過比較而學習的本領。因為要在社會上求生存,就得記住別人的長相,所以會在不知不覺中把臉拿來對比。

    也就是說,我們一看到別人的臉,就在做比較了。這種習慣會讓人自動比較自己的面孔、別人的容貌,並給臉打分數。

    現在我們再回到帥哥、美女的問題。俊男美女固然顯眼,但是事實上團體中的人氣王,絕大多數不是他們,而是別人。通常受歡迎的理由若不是氣氛的營造者,就是很會安慰他人。長相平凡但輕聲細語的人,隨著時間累積,就可以獲得極高的人氣、大受歡迎。

    那麼,這種結果到底是由什麼決定的? 其實,這和一種名為「表情」的魔法有關。換言之,面孔就是由五官和各種表情所組合而成。

    美豔的女人面無表情時,有時看起來會突然變得粗俗,和平日給人的印象完全不一樣。或者是照片中的自己,明明同樣都是這張臉,為什麼有時喜歡,有時就是很討厭。一緊張或疏忽,有時還會被拍到一張表情怪異的臉,甚至完全不像自己。

    因此,專業的攝影師都會要模特兒放輕鬆,並呈現「最像自己的一面」。所謂最像自己的一面,就是指自己的獨特表情。表情非常重要,懂得巧妙運用的人,就能擁有一張討喜的臉。

    我的表情對不對?方法不是照鏡子

    我想,大家都了解表情的重要了。但是,該怎麼做才能呈現一張好看的臉?有些人在出門前,一定會和鏡子格鬥一番、拚命打理自己的門面。不過,就如同先前提到的,用鏡子看著自己的臉時,要格外注意。

    在此做個簡單的實驗。這是英國研究臉的專家大衛‧帕雷德教授(David Perrett)所做的一個研究。請比較圖中的兩張臉(圖1-1),請問哪一張臉看起來比較女性化?我想大家都清楚知道,這兩張臉給人的印象不一樣。

    雖然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但事實上只是將同一張臉部照片左右反轉而已。如何?只要把左右臉顛倒過來,就能改變臉呈現的印象,是不是很驚人?左右反轉的效果真的非常令人驚訝。我們可以從這個研究知道,映在鏡子裡的臉,其實和我們所看到的臉不一樣。也就是說,鏡子裡的臉其實是左右顛倒的。

    而且這兩張臉還隱藏著另外一個祕密。事實上,這張臉是把兩張不同的面孔,從正中間的位置接合在一起的,一邊是較像女性的臉,一邊是較像男性的臉。左邊的照片中,左側是較男性化的臉,右側是較女性化的臉。右邊的照片正好相反,左側是較女性化的臉,右側是較男性化的臉。

    圖1-1 哪一張臉看起來比較有「女人味」?

    這張照片其實是把女性和男性的臉,從正中間的位置拼接在一起後,再左右反轉。這兩張照片其實是同一張臉,但有一張就是比較有女人味。謎題的答案就在內文中。

    因為是把一邊偏男性、一邊偏女性的臉,左右接合在一起,所以答案是一半一半。回答哪一張臉比較有女人味,應該都不是正確的答案;但是,大多數的人都會回答右邊的臉比較有女人味。換言之,從這些回答中可以知道,一般人對臉的印象,是由面向我們的左邊側臉決定的。

    之所以能如此劇烈改變我們對臉的看法,關鍵就在於我們的腦部。因為當我們看臉時,最能發揮功能的部位是在腦的右側。複雜的是,腦分為左腦和右腦,右側視野看到的影像會進入左腦,而左側視野看到的影像則會進入右腦。換言之,我們看臉時,比較活躍的右腦,就會分擔左側視野所看到的臉。當然我們也可以說,因為左側視野看到的臉,影響了負責看臉的右腦,所以製造了更強烈的印象。

    雖然我們透過研究者提供的照片,才能看到這種現象,但其實日常生活中也會發生同樣的情況。眼前左側看到的臉,在現實生活中其實是對方的右臉,但鏡子裡的臉則是左側。因為鏡子映照出的臉是左右顛倒的,所以給人較強印象的臉也是左右顛倒。這就是為什麼鏡子裡的臉,看起來印象會和本人不一樣。

    簡單來說,看著鏡子檢查自己的臉時,實際上和別人看你時是不一樣的。就如前述,事實上,我們無法看到自己的臉。而且實際上臉會不斷的動,所以我們才能看到各種不同的表情。光是如此,就足以讓在鏡子面前擺姿勢、映照出的臉,和實際臉的印象完全不同。

    難道就沒有方法,可以判斷自己今天的臉色、表情是好是壞嗎?這裡就需要逆向思考了。給大家一個提示,就是「臉存在於社會中」。

    答案就是,不用檢查自己的臉,只要觀察周遭人的就好了。人是透過臉和臉相互溝通的。如果你展露出好臉色,對方應該就會投以好臉色。如果擺出一張令人不愉快的臉,對方應該馬上就會有所感覺……建議大家不妨時時觀察周遭的人,都有張什麼樣的臉。

    給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因為看人一眼的準確率高達70%

    我想,應該很少人在面對朋友時,能毫不在意對方表情、滔滔不絕吧。不過,想當著眾人的面前演講時,就必須具備這種態度。

    要在大眾的面前說話時,任誰或多或少都會有點緊張。無論多麼沉得住氣,只要一站上舞臺,看著眼前觀眾的臉,一顆心就是會跳個不停。但是,很奇妙的,只要心裡想著:「我面前這些人不是人,而是蔬菜。」如此一來,就能講得很順暢。

    照理說只是講講話,應該和現場人數多少沒有關係。但是,我們就是會看著對方的臉說話,並想透過他的表情窺視狀況。人在進化的過程中學會說話,而且能透過言語,溝通彼此的意思。不過,我們都知道,能讓人和人產生聯結的,並不是只有話語而已。

    我們會在乎眼前的人的反應,而且在乎的人數越多,就越不知如何應對。但是,如果人群中有張自己熟悉的面孔,頓時就會鬆一口氣。看到一排又一排的臉當然會緊張,但是看到笑著聽自己說話的臉,就又可以安心。

    我們所介意的,其實就是臉。在擠滿了陌生人的陌生環境中,當我們猶豫著不知該向誰打招呼時,關鍵不就在於態度和臉嗎?看見溫柔、親切的人,大家就很容易上前;如果有張凶神惡煞的臉,人們就很難向他開口。

    新學期介紹新老師時,同學們都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大家都很在意教導自己的老師會是什麼樣的人,因此都會企圖透過臉,看看新老師是男是女、揣測年齡,甚至會不會很嚴格等等。

    美國普利斯頓大學的教授亞歷山大‧托多羅夫(Alexander Todorov),帶著學生們做了一個令人震撼的實驗,他們只要憑候選人的臉和風采,就可以知道選舉的結果。

    在這個實驗裡,他們計畫以即將舉行的美國參議院議員和州長選舉,作為實驗對象。托多羅夫先讓學生在各地區的候選人中,選出兩位眾人認為一定會當選的候選人,然後把這些候選人的大頭照兩兩一組並排,再要求學生用極短的時間判斷,哪一位候選人比較有才能。這個實驗是在選舉前進行的,學生挑選的也都是陌生地區的候選人。換句話說,除了長相之外,學生是在沒有任何資訊的狀況下做判斷。數週後,把選舉的結果和實驗結果一對照,發現命中的機率竟然高達70%!

    之後,他們又調查這項實驗是否可以預測鄰國的選舉,也就是讓美國的學生來判斷墨西哥的候選人。順帶一提。對墨西哥人而言,有才之人的樣貌是身材高大並蓄鬍鬚;而美國人心目中有才能的人,則要長得像好萊塢電影中的律師、大企業家,也就是要高、要帥,要有現代感。因為看人的標準不同,所以大家都認為這次應該很難預測。但出人意料的是,美國的大學生竟然也能準確預測,墨西哥選舉候選人是否當選。

    這真是非常不可思議,下判斷時的第一印象或瞬間判斷,似乎真的非常重要。看過臉之後再判斷的時間隔得越長,成功預測選情的機率就越低。我們從這個實驗可以知道,臉給人的第一印象具有神奇的力量。緊接著,我們再來談談辨識面孔的能力。

    真的有人臉盲,不是形容詞

    辨識臉的能力非常重要,它是透過腦部的運作來支援。辨識臉的能力也隨之受損,就能說明這個道理。

    因腦中風、腦血栓等腦血管病變,導致語言能力出現障礙,是比較常見的狀況。這時,患者的腦袋明明非常清楚,但就是無法透過語言溝通,而且要藉由復健來恢復語言能力也十分辛苦。和言語相關的腦部功能,包括要了解別人所說的話,和自己用言語表達,都分別由腦的不同部位來負責。語言治療師就是專門為有語言障礙的人,進行復健的職業。

    相對於負責言語的腦是在左側,負責辨識臉的腦,就如我之前所說明的,是位在腦的右側。因為各自在相反的不同側,所以語言能力和辨識臉的能力是一組對照的能力。

    這類個案雖然不像語言障礙那麼多,但有人真的會因腦部損傷,而只失去辨識臉的能力。看到一個人無法透過嘴巴說話,任何人都可以馬上明白這個人有語言障礙;但當辨識臉的能力出現障礙時,即便是患者本人,有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曾有患者衝進神經內科,告訴醫生:「我看不懂人的面相了。」「什麼面相?你是占卜師嗎?」醫生和心理師聽了之後都一頭霧水。心理師是身處醫師和患者之間、和患者聊天並檢視其心理的人。經過心理師聆聽和詢問之後才知道,原來患者無法辨識媳婦和兒子的表情和臉。透過心理師所做的測驗,最後終於搞清楚,是患者辨識臉的能力出現問題(編按:倫敦大學心理科學系的喬安娜‧帕蒂妮〔Joanna Parketny〕在研究中指出,一般人能辨認出八成的名人臉孔,如果只能認出6成以下,就有問題)。

    也有患者表示,原來應該是很熟悉的容貌,結果竟然看起來就像一顆顆相同的氣球一樣,完全無法辨別。他們最害怕的,就是在擁擠的人群中和家人相約碰面,因為他們無法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妻兒的臉,所以常讓家人非常沮喪。因此每次出門時,他們都會拚命記住家人穿著的衣服顏色或樣式,以衣服為線索來找人。像這類無法辨識臉的症狀,名為「臉孔失認症」(Prosopagnosia,俗稱臉盲)。

    美國有一部懸疑電影(編按:《幻影殺機》〔Faces in the Crowd〕),其中的女主角就是因為被殺人魔襲擊,而喪失了辨別面部特徵的能力(經歷重大事故是臉盲的原因之一)。這部電影中讓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女主角每次照鏡子時都很驚恐,因為自己的臉看起來都像是別人的臉那樣陌生,而且為了不讓家人知道她有臉孔失認症,她總是靠著丈夫領帶的花色記住丈夫。於是殺人魔便利用領帶的花色誘殺女主角。劇情中,殺人魔故意別了一條和丈夫相同花色的領帶,在派對中等著伏擊她。看著女主角把企圖殺害自己的凶手,當成是自己的丈夫而一直親密交談,真的是恐怖極了。

    不過,我認為這部電影有些地方與事實不符。女主角無法辨識別人的部位只有臉,所以只要聽到聲音,應該還是可以知道對方是誰。換言之,女主角應該可以馬上發現,打著同樣花色領帶的凶手偽裝成丈夫。

    辨識臉孔是一種複雜的腦部活動

    臉孔失認症只針對臉,所以和一般認為的失認不太一樣。一般的失認指的是物品失認,患者的眼睛、視力都沒問題,他們知道線是直的或斜的,也知道方向,但是眼睛看著眼前的物品,卻不知道該物品是什麼東西。

    就看得見卻無法分辨為何物這一點來說,物品失認和臉孔失認非常相似。但是奇妙的是,有物品失認症的人可以辨識臉,而有臉孔失認症的人可以辨識物品。例如,讓有物品失認症的人看撲克牌,他們不知道那是一副撲克牌。但是,他們卻分辨得出來鬼牌及各人頭牌的臉,臉孔失認無法辨識的只有臉。就如同前述,有臉孔失認狀況的人,除了臉之外,他們還是可以區別服裝、領帶的顏色。

    現在,我們就一邊對照圖片,一邊確認和辨識臉有關的腦部位(請見圖表2-1)。我們透過雙眼看到的影像,會傳達到大腦最後側,並在這個部位解讀線的角度、方向等資訊。將這類和視覺有關的資訊合併後,就會傳到腦的側邊(顳部,位於頭部兩側)。

    圖2-1 與辨識臉部表情相關的腦的部位,由數個部位分攤

    一般認為,紡錘臉孔腦區(FFA)會在我們從臉部判斷人物時發揮作用,顳上溝(STS)是在看表情、視線時活動,杏仁核會對恐懼的表情有所反應。另外,眼窩額葉皮質對笑臉、有魅力的臉會有反應。海馬迴則是與記憶臉孔相關的部位。(插圖製作:Renli股份有限公司)

    腦的側邊(顳部)也是和辨識物品相關的區域。辨識臉的部位,在和辨識物品相關的腦側邊部位中,被配置在很特別的區塊,而且還被分置在好幾個區域。辨識臉的功能雖然屬於辨識物品功能的一部分,但已經被特別化了。

    理由很簡單,因為辨識臉必須解讀非常多的資料、訊息。臉孔以外的物品,撲克牌就是撲克牌,橘子就是橘子;但是臉就不同了,這是誰的臉、這個人是什麼樣的人、現在這個人展露著什麼表情︙︙一張臉上有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資訊。而且臉還會訴說感情,例如看到好朋友的笑臉會高興,看到背叛者的臉會厭惡,這也是臉孔之外的其他物體不會發生的現象。因此辨識臉時,會讓腦中的好幾個部位一起活動。

    要從臉部判斷人物時,紡錘臉孔腦區(Fusiform Face Area,簡稱FFA)便會活動,而看表情、視線時,顳上溝(Superior Temporal Sulcus,簡稱STS)則會活動,杏仁核則會對攪亂情感的恐怖表情有所反應。在辨識臉的過程中,最重要的顳上溝正好就在耳部的深處,就如先前提到的,一般認為看臉時,右腦的活動比較強,這部位如果出現障礙的話,就會出現臉孔失認症。

    以上內容由大是文化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讀臉,你希望別人怎麼記住你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

    <-- hide ad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