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壞情緒讓你生病


    16 十月 2017 遠流出版

    (圖片來源:stocksnap)

    缺乏正向思考

    過去我總以為自己隨時都是個樂觀主義者,後來我開始認為那不過是自己的空想。或有可能這件事比我想的要複雜一些,而我功力還沒那麼深厚。會不會思考跟情緒的影響奇大無比,而我的健康出狀況就是因為思考與情緒有了問題呢?

    從那時候起,我開始緩緩審視自己的人生――不是看到過錯後責怪自己,而是看著體內那個心型的空洞,它彷彿一直都在等待這個時刻的到來,我意識到自己必須填補這個空洞。我思想變得更為開闊,留意到或許過往的生活及個性讓我走到了這一步,縱使詳情如何我還看不清。畢竟在人生當中,我的身體似乎有很多次都出現了不同的疾病。

    忽然間,我第一次清清楚楚意識到,我不知道如何放手,總是故作堅強,也不相信人生。我總是試圖掌握生命中的大小事,因為我相信這樣的世界會比較安全。我總是提醒自己,在面臨壓力的時候,得要記得呼吸;否則我就會自然而然地憋氣。我經常抗拒不讓眼淚落下,心底想成為那種不被任何事情影響的人。情緒藏在心裡,我會比較安心,而我從未考慮過代價。

    我理性、冷靜、自持,經常認為自己的心也應該如此。我總是許多朋友口中的「巨石」。我下意識地認同「別人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的想法,而且未經思考就扛下了別人的重擔。

    我原以為是自己的直覺力太差,但我開始意識到它曾對我低語,是我忽視了它的聲音。做決定時,我喜歡掌握充分的資訊――我是個不折不扣的處女座,強迫自己得要先有符合邏輯的正當理由,才能結束一段對我有害的感情關係,離開一條不適合我的職業道路等等。還有,我生活的動力來自恐懼――不是像恐懼症的那種恐懼,而是一種每日每夜、無所不在、令我覺得不安穩的恐懼。

    我閱讀。我研究。我坐著。我吸收了伯尼・西格爾博士、露易絲・賀、布魯斯・立普頓博士、凱洛琳・梅斯、偉恩・戴爾、蓋瑞・E・舒瓦茲、甘德絲・柏特、江本勝等專家學者的著作。

    我開始意識到,自己可能是發現了什麼――未處理的情緒能量、未排解的經驗,以及那些限縮了世界應該如何運作的恐懼而消極的信念,使得你跟自己的心之所向產生了隔閡……這些東西不但會讓你痛苦,還會讓人生病。這就是我的正向思考所欠缺的。

    「往好處想!」雖然陪我走過了多年的人生路,但卻沒辦法改變人生的潮流,將我帶往完全自癒之路。如今我相信,所有這些初意識到的、在我體內積累的壓力實在過於沉重,縱使我的身體因為幹細胞療法而獲得了新生,卻依然承受不了這些壓力。想起先前,我完全認為身體狀況會再度惡化,是與害怕萊姆病會復發有關。

    我相信倫敦那些醫生所說的一句「都沒問題」,已足以哄騙身體脫離恐懼模式,回到自癒模式。但我知道只意識到有恐懼模式的存在是不夠的。如果想要康復並維持健康,我得要找到一種轉換模式的方法才行。

    你有自癒的能力

    我在想,顯然施羅夫醫師知道我當下無法相信她所說的那些話,但她知道我很接近了。

    我終於停止了。就是停止了。不再把目標放在那些症狀及症候群上,也不再去看疾病的外部成因。

    我把目標轉往內部。有句俗話說,學生準備好時,老師就會出現。果真如此。我發現的資訊其實並不新,就像我們多數的「體認」或「領悟」通常也都不是新資訊,可能早已存在腦海中。

    關鍵在於,你是否已準備妥當。你可以看見或聽見同一件事情上百次,但得等到你已經準備好了,你才會徹底接納它。我得要搞定這些疾病、重擔,以及我拒絕再參與的掙扎――不是透過對抗或憤怒的方式,而是發自靈魂跟這些東西撇清關係。我已經準備好深呼吸、臣服,來到一個新的起始點,然後跟我一直以來在承受的那些東西做個了結。

    忽然間,我得以認清在過往人生中,有好幾次我都因為生病而沾沾自喜,或許當時是下意識認為我能藉此不再承擔他人的重擔。我不習慣允許自己把自我照顧放在第一要務,但透過疾病就容易多了。甚至我或許在一定程度上相信,生病能讓我獲得無法透過其他方式得到的、一定程度的安全感。由於單純做自己對我來說太困難,因此疾病就成了我的避風港。基於上述所有原因,我跟內在的自己分開,同時也迷了路,而且顯然走得太遠,使得身體只好用它唯一知道的方式來跟我溝通――透過各種症狀。

    我好想找回自己的人生,而尋找自我、放掉那些已經不需要的東西的過程並不戲劇化,也不會震驚全世界,但卻與我生死攸關。使用我將在這本書中跟你分享的、分成三個部分的療法,我做到了醫生做不到的,我做到了幹細胞做不到的,我做到了許多人說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

    我徹徹底底也永永久久地自癒了。在過程中,我變得非常確定一件事。引發萊姆病的不單只是病菌,我月經的症狀也不只是跟荷爾蒙失調有關。我相信,幹細胞療法啟動了身體的修復能力。我待在印度那段時間的心靈成長當然也有幫助。但到最後,回到正常生活所帶來的衝擊又一次慢慢地侵蝕了我的健康。

    我改變了自己的肉體,但沒有改變自己的生活及我與生活之間的關係。我不單知道情緒失調嚴重影響了我的免疫系統,我也相信身體拚盡全力想獲得我的注意。身體想跟我說,我的生活方式並不適合那個我理當成為的我。我學習到,如果一個人沒辦法找出問題的根源,那麼疾病就有可能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反覆出現。

    劇作家凱多莉・霍爾(Katori Hall)的話是最佳註解:「這就像上帝拿著一袋祝福,而我則拿著一包狗屎。每當我把手中的袋子放開,上帝就會說:『來,再給你一個』。」

    我準備好了,時機也成熟了。我再也不在乎藉口,也不想知道自己是怎樣一步步來到現在的地方。

    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我也不責怪那些擊倒我的細菌、病毒或荷爾蒙。我只是單純希望如果我是考驗的一部分,那我也會是解決辦法的一部分。

    直到今天,人們依然會問我:「你是怎麼知道如何自癒的?」其實,我不知道。但我已經準備好去嘗試。生病不是我的錯,但如果想要康復,那肯定是我的責任。

    我緊閉雙眼,任由事情發生,不再強行前進。我花了無比的勇氣才選擇這麼做,但任何人都可能辦得到。我決定,除了深信自己、任由心智帶我去往何處之外別無其他選擇。如此一來就算失敗了,我也會以自己為傲。

    在擁抱這場旅程的同時,我也放開了雙手,而這或許是我人生最偉大的成就。我走上人生的道路,同時任由它選擇何時自行往前開展。心態轉變後,世事變得容易許多。我緩緩地開放自己的心胸,在正確的時刻做該做的事。我允許命運穿過我的身體,並信賴這個比我偉大的過程。

    你的道路也會在最佳時機來臨時往前開展,揭示出一個又一個的謎團,但只有在它們準備好被治癒時才會現身。對你來說,這些事情來得總是不夠快,但一定會發生。關鍵在於你要現身,做該做的事,並心知你的想望已經為你鋪了一條路,等你走近。

    每當被恐懼與懷疑壓垮,我就會專注想著拉姆・達斯的簡短話語:活在當下。度過那個時刻後,我會再想一次。雖然偶爾不免跌跌撞撞,但我持續學會進入能量系統的新方法。如果對該方法有共鳴,我就會照著做。

    如果沒有共鳴,我就放著不管。跨過正向思考,我大膽前行,目標是更高階的正向感受。為此,我潛入體內深處的未知黑暗,挖掘出對我來說已經不適用的東西――信念、能量、情緒以及模式。

    經歷過許多的嘗試與出錯、眼淚與勝利,我成功由裡到外全身自癒,依循的只是體內的嚮導。我一點也不完美,但我盡力去做,有時間就做。而這樣就夠了。慢慢地,我丟掉了自己那包狗屎,而祝福隨之降臨。過敏消褪了,疱疹病毒退卻了,免疫系統自行重建,回復成一股強壯、盈滿,不易被撼動的力量。

    以上內容由遠流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能量自癒:3個步驟啟動身體的自癒力,找出真正病源,恢復健康與心靈自由的療法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