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海海人生:我在豪華郵輪工作的日子


    26 九月 2017 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stocksnap)

    馬亞瓜納島MAYAGUANA

    十個弱雞面向著大力水手卜派。他們在等卜派的指示……。
    「Well……。」

    美語中的「Well」,應該就像法話打招呼的「嘿」一樣吧。他用目光示意弱雞們到小艙房裡。他按照順序地審視我們。為了核對,他花時間慢慢確認。我們有十個人,但小艙房只有八間。顯而易見的,有兩個會被排除!

    如果這傢伙沒有那麼不友善的話,我會很想試試我的一些幽默方案,好比這種:「有可能要一間海景房嗎?」但是我拉住韁繩、克制下來了。眼前的緊張局勢不得不這麼做。

    一個黑人和一個亞洲人身穿廚師制服,在狹長的走道上打卡。他們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已經過勞了、但是還更加疲憊不堪。他們的英語之爛,爛到你閉上眼睛聽,你會以為你在聽法國運動播報員自言自語地在跟自己聊天!

    「Seeyou啦特兒!」亞洲人帶著大大的微笑對一群人說。
    「See ya!」黑人眨了眨眼補充道。

    他們兩人在我們之間流暢地曲行,好似櫃子上的貓咪在花瓶之間躡腳穿行,他們最後走進了其中一間艙房。八間少一間,剩七間。十個人住七間。平均分配下來,空間不就很擠。卜派的腦子跟「帝王」的機器一樣正不停地苦苦轉動。

    在檢查各艙房過後,他總算發出聲音:「你跟你,左邊第二間!你…… 左邊第三間!你…… 左邊第四間!」四個男人照做。

    卜派繼續另一邊的房間調度:「你跟你,右邊第四間!你跟你,右邊第二間!還有你……」是偶!!!「跟你……」是那個巴基斯坦人,「右邊第一間!二十分鐘後在這裡集合!」訊息已傳達。然後他就溜走了。

    站在我們房間的門前,巴基佬轉過身來看著偶。他不敢打開來……。那就讓我來鼓起勇氣吧。

    一個驚喜!一盞夜燈亮著。我要到稍後才明白房間裡的夜燈得永遠亮著。毫不停歇!就像總統府愛麗榭宮得永遠燈火通明!

    艙房的大小跟女傭房差不多……。親眼所見,九平方公尺。三乘三。而當我說女傭房的時候……。不……,不一樣,這可是「帝王」號上的女傭房!應該要有一張超級豪華大床的!但是天可憐見,我們是四個人要擠一間!對,對……,四個人!即使這樣,還是塞得下喔。這就是上下舖的魔法了。兩張單人床的上下舖在一邊,另外兩張的上下舖靠另一邊。而在這些床中間的是,四個貼著艙壁、會發出吱嘎聲響的鐵櫃!

    我把我的行李袋往下舖的床上一扔,靠右邊的那一張。床竟然發出了一聲號叫。積滿污垢的床單彈到半空中,底下出現了一個紅髮男。

    「狗娘養的!你他媽的在幹什麼!」他用這句話來歡迎我。

    床單下有個活人!簡直像是在碎石堆下發現一條石斑魚,奇了!上舖的床也是!躺了一個亞洲人……。長了一張像稻田裡的水牛的臉。我還沒見過像這樣的一個亞洲佬!即便是在我們93省,也還沒有這一款的!

    我舉起雙手。像一個被條子打頭的小丑。
    「酷哥……。Sorri……。Sorri!Sorri!真的啦!」

    紅髮男把我從頭到腳看一遍……。他正在氣頭上,但特別是他很精實矮壯。他的皮膚在他紅潤的臉上顯得如此緊繃,讓他看起來很像「千面金剛」!但這卻是因為疲累所致。

    他不發一語,轉身回到床上倒頭就睡,不過五秒,他已呼呼大睡……。不只如此,他還大聲打呼……。尊重一下所有人吧!不過坦白說。亞洲佬也在打呼。

    必須要知道,在艙房裡——安靜——是很神聖的。如同在醫院裡。發出噪音,等於犯了戒律。因為在遊輪上,工作是分早中晚三個時段、一個時段八小時。烹飪、維修保養、準備、復原……。也就是二十四小時不眠不休。一般的弱雞一天要工作十四小時,比較賣力的要工作十六小時。不過你也可以再繼續工作久一點,如果你真的可以拿命瘋狂地燃燒,老兄!

    我們兩人不得已地只能接受剩下的空床位。巴基佬直接指名要下舖。可惡!沒有先問過我!他憑什麼可以這樣自己指定,印度皇帝嗎?

    「不睡遮張床?」我說。
    「為什麼?」他回答。
    「因偉,窩想要遮張床!」

    瞬間有種監獄風雲的氣氛!必須要讓這些傢伙當眾認罪,否則之後,你在走廊上可就不再被尊重。

    在海上,自有叢林法則……,或者你比較屬意稱之為海洋法則。與其做一條吳郭魚,最好還是當鯊魚。不信你去問庫斯托!

    「當然好!」這位印度教的苦行僧回答。沒有任何抵抗,完全沒有,伊斯蘭瑪巴德的娘娘腔!

    他接著爬上梯子,放下他的行李,並以苦牢裡的囚犯之姿把裡面的東西一一拿出來,而且是肚子貼床的方式趴著,因為天花板太低了。

    他就用這種方式換衣服……。他換下了像婊子穿的衣服,穿上了一身破舊的運動服。他很困難地換他的褲子,可是他卻不怨我。證據就是:一個淺淺的微笑……。不過,那種微笑像是在說:「老哥,我們就要去做苦役了,在小房間裡安頓下來,只不過是杯開胃酒……。」說到底,這是一個休戚與共的微笑啊!
    我在地板上打開我的行李,在裡面挑挑揀揀。行李裡面,全都是些男人會在遊輪上使用的度假裝備……。防曬乳液、夾腳拖、花襯衫、百慕達短褲……。

    我的衣服全進了還空著的鐵櫃裡。就在我正忙的時候,我的手電筒掉到地上亮了起來,燈光照亮了床底下。為了把它撿起來,我順道讓手電筒掃過我的床墊底下,映照出底下的世界,為了像隻勇敢家族裡的貓頭鷹,前來看看黑暗的世界。

    我不該這麼做的!這不是開玩笑的……。牠們在動……。在動來動去……。甚至是擠來擠去地鑽動!最一流的蟑螂都在這裡!顏色橘得好比地獄之火!實際看到有五公分之長!那裡起碼有二十多隻!因為光束,牠們全都以賽馬的速度奔竄到鐵櫃後方躲起來。
    這下,我決定先去換衣服,好讓自己想點別的事……。

    以上內容由時報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海海人生:我在豪華郵輪工作的日子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