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當愛成了依賴 / 忽略了照顧和重視自己


    26 九月 2017 遠流出版

    (圖片來源:stocksnap)

    忽略了照顧和重視自己

    戀愛成癮者一旦步入一段共同成癮關係,就會減少重視和照料自己。我發現,不管在任何情境下,多數的戀愛成癮者都不曉得如何妥善照顧和重視自己。因為患者認為,照顧自己是別人的責任。於是,和別人展開一段關係時,患者會期許這個人來重視和照料他們,至於從前他們為自己所做的種種,都會隨之減少。

    我聽過許多女性戀愛成癮者說:「我不談戀愛的時候,還蠻獨立自主的,我可以收支平衡、送修汽車、均衡飲食、處理絕大多數的問題,甚至多數決定都下得挺不錯。大部分時候,我對自己的意見都頗為滿意;可是只要開始戀愛,我就會完全走樣。」

    不但期待他人的無條件積極關懷很不理智,期待一個想逃避親密關係的人來照顧我們,更是顯得荒謬。戀愛成癮者的偏差想法是,另一半會給予無條件的積極關懷和照顧。而會有這種想法,是因為患者正體驗著失敗的自我關係(與共同依賴相關)。

    戀愛成癮者童年的受虐經驗

    我開始相信,人們之所以罹患戀愛成癮,是來自童年遭受遺棄那份尚未癒合的痛楚。患者感覺生活在這世上如此不安全,除非能依靠著某人,他們緊緊抓住一個堅定的妄想,認為另一半有力量照顧、肯定他們,而且莫名地可以使他們的人生完整。他們不斷想要避愛者符合自己不切實際的內心形象,但這樣的堅持卻嚴重毒害了關係。

    通常來說,戀愛成癮者不曾從照顧者身上得到足夠而適當的情感連結。很有可能,在童年就經歷了中等至嚴重程度的遺棄或忽視;對於兒童來說,要感受到愛很簡單,只要有人照顧他們就夠了。

    照料本身就傳達出一個訊息:「你很重要,沒有你不行,你是受人疼愛的。」我相信,孩子如果沒有從父母身上得到足夠的情感連結與呵護,自尊就會產生嚴重問題。

    戀愛成癮者往往在童年經歷大量而深切的痛楚、悲傷以及劇烈的失落感。由於照顧者沒有照料這些孩子,他們內心有一部分被剝奪了成長茁壯的機會。而這份痛楚和悲傷,我稱為「寶貝的痛苦(the pain of the precious child)」,這是相當深刻的,甚至可以追溯到最早期的意識記憶之前。

    在孩提時代,戀愛成癮者便感受到龐大的恐懼,他們無法與照顧者產生連結,內心感到萬分無助。諮商的時候,患者常描述這種童年的恐懼就好比不能呼吸,彷彿被切斷氧氣供應,真的就要死去一般;或是內心感到空虛,沒能從照顧者身上獲取呵護,並且由於沒有人願意呵護這個孩子,他們變得無法真正去做自己或喜歡自己原本的樣子。除此之外,很多患者都心懷怒氣,因為他們的需求沒有獲得滿足。這些孩子總會在忽然一瞬間意識到,自己其實遭受虐待。

    這種兒童時期的嚴重分離,也就是遭受忽視或遺棄的原始經驗,對孩子具有毒性的影響,並且一路延伸到成年以後。原始的遺棄經驗尤其充滿痛苦、恐懼、憤怒、羞愧和空虛,而這些孩子沒有宣洩情緒的地方,他們會把情緒累積在心裡,直到成年後面臨被拋棄的威脅,或者真的被拋棄時,累積多年的情緒受到刺激,終於一次爆發。

    在這些孩子中,有許多人曾短暫或有限地與人產生連結,例如和祖父母一起,讓他們從遺棄所帶來的痛苦、恐懼、憤怒和空虛中得到紓解。然而,這樣可能只會使問題惡化,因為這件事告訴了他們,就是要透過與他人的連結,才能舒緩這種痛楚。就算是在兒童時期,戀愛成癮者也渴望連結、隸屬於某人,藉由與(患者認為)能填滿他們破了洞般的空虛心靈、祛除他們不足感的人聯繫,他們才終於可以感到安全。他們要找的那個人,能減輕他們因為原始的遺棄經歷而產生的壓力;成年之後,幾乎任何人都能充當這個角色:愛人、父母、朋友、兒女、諮商師、牧師。就算對方沒有這種強大力量,那也無所謂,戀愛成癮者會賦予這個人足夠的虛構力量和無條件的愛,好填補戀愛成癮者的缺憾,滿足他快樂的妄想。

    幻想拯救者誕生

    這些孩子要逃避父母嚴重遺棄所引起的痛苦,其中一個方式,就是幻想某種英雄前來拯救,小女孩想像的可能是身披閃亮盔甲的武士,愛上她後,藉著與她共譜戀曲來展現愛意,使她的生命充滿意義。這種幻想,往往很像故事《睡美人》。故事中的睡美人靜靜沉睡,感受不到自我,也感受不到外界,直到白馬王子給予重生之吻,終於讓她甦醒。孩子常沉醉在這種幻想中許久,整個心情都為之好轉。我小時候就時常幻想身披閃亮盔甲的武士,動輒就是好幾個小時;情緒低落的時候,我就在腦海中上演這齣幻想,不出十分鐘,就能心情變好,並且持續至少兩、三個小時。

    我認為,如果我們在腦海中放入一張美好畫面,想著它,就能刺激出情緒反應,進一步釋放出腦內啡。腦內啡確實能舒緩痛苦的情緒,產生飄飄然甚至極度快樂的感覺。這些孩子開始相信,只要能與這樣的英雄產生連結,她們就能像睡美人一樣,最終活了起來,得到保護、受到重視。

    對戀愛成癮的男性來說,拯救他們的通常是某位洋溢母性光輝的女性;而對同性戀者而言,則是另一個同性別的人。隨著他們長大,這份幻想就在潛意識中越來越根深蒂固,即使成年之後,他們仍然在尋覓那個能滿足自己救援者幻想的人。

    這個觀念受到今日羅曼史小說、電影、情歌的強化,許多人都深受影響。有些人甚至會說:「與這樣一個英雄相戀,總是有可能的吧?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電影、書籍和歌曲都在描繪這種主題呢?」這種思路的問題就在於,那些書籍、電影所描述的關係反映出的,其實是不健康的關係,奠基於張力、錯覺和不切實際的期望,而非成熟健康的愛情。

    以上內容由遠流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當愛成了依賴:為什麼我們愛得那麼多,卻被愛得不夠?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