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四十億天文數字的衝擊


    19 九月 2017 臉譜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我在麒麟啤酒有一份人人稱羨的工作,也擁有心目中的美滿家庭生活。為了實現這份夢想,付出了多少努力……。這些念頭不斷在我腦海中盤旋,於此同時,一想到公司倒閉後對所有人造成的困擾、母親一籌莫展的神情、還來不及道謝便溘然長逝的父親臉龐,我說什麼也無法袖手旁觀。

    當我覺悟到「似乎應該要接下這間公司」之後,首次翻閱了「湯佐和」的財務報表來看。

    一看到內容,終於知道什麼是「嚇到腿軟」。
    全身力氣像被抽乾似的,癱軟在椅子上無法起身。
    債務總額4,000,000,000 日圓。

    具體來說是欠了當地主要往來的信用金庫二十八億日圓,並欠了大型金融集團十二億日圓。當時湯佐和的年營業額為二十億日圓,債務總額是它的兩倍。我希望自己看錯了。來來回回數了好幾次,一心祈求上面的數字是錯誤的。但不管確認了幾次,金額千真萬確是四十億。我只能用老掉牙的語句形容此刻的心情:「腦袋一片空白」。

    「有沒有搞錯,這不是真的吧……?這下子要怎麼辦……。」
    「就經營管理而言,負債達到月營業額三個月以上就會陷入危機。」這個基本常識我懂。
    所以我有心理準備,湯佐和的債款應該有五億日圓左右。
    眼前這數字的位數是不是弄錯了?竟然是四十億。

    這筆「鉅款」,遠遠超出了一介上班族的想像範圍。我想,這輩子永遠忘不了財務報表上的數字所帶來的衝擊。

    我急忙找母親問個清楚,但是她也不了解來龍去脈。母親雖然知道公司「欠了一屁股債」,可是沒有過問實際金額到底有多少。

    如果收掉幾間店鋪、不計得失出清所有物產,大約可以賣十五億日圓。拿來清算抵債的話,還剩二十五億日圓債款。若是以目前的經常利潤加上折舊費、每年還款金額五千萬日圓來計算,真的就像銀行所說的,必須耗費「八十年」才有可能償清四十億的債款,到時候我已經一百一十五歲。即使解決二十五億以上的債款,也得花五十年,我那時候也八十五歲了。

    更何況,以上是基於維持目前利潤水準所做的假設,事實上,營業額與利潤在過去幾年均有下滑的趨勢。換句話說,我如果想要償清所有債務,正常情況下得花一百年以上。

    湯佐和當然會倒閉,而我的人生也勢必毀了。

    壓力來自一再訂下「做不到的承諾」

    雖說繼承了公司,我的首要之務卻是帶著「現金流量表」、「遠期支票」、「字據」四處道歉。

    「很抱歉,請您看看我們公司所有的現金流量表,我們已經沒錢了。只能付得出積欠款項中的一百萬日圓。請您先收下這張遠期支票,我會想辦法在下個月底還清餘額。我也準備了備忘錄(字據),希望您能諒解。」

    湯佐和除了金融機構的借款之外,拖欠的款項總共超過一億日圓。

    大抵不外乎國稅、地方稅、採購費用、水電瓦斯費、房租等欠款。看到裝滿了用斗大紅字寫著「催繳通知」的紙箱陸續寄來公司,我不禁冷汗直流,心想著必須早點付清這些款項。但F女士似乎早已司空見慣,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一問之下,她說:「水電瓦斯費在快要被斷水斷電之前繳納就好。」因此,就算收到催繳通知,「別擔心,目前還不會被斷水斷電」。特別是水費,F女士相信似是而非的說法,認為「基本上不會被斷水」,導致水費就拖欠了數百萬日圓。

    不過,就算不怕被斷水斷電,一再拖欠的話,就會產生高額的滯納稅款與滯納費用。而我過去都以一般上班族的思維過日子,眼前的情況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豪氣的經營者驟逝,相關人士也愈來愈憂慮不安。父親還健在時,他們多少有些顧忌;當父親過世,他們便肆無忌憚。打來催繳的電話鈴聲始終在辦公室裡響個不停。「開什麼玩笑!」債主雖不至於如此破口大罵,但是當對方說:「到時候你真的會付錢給我吧?」而我回答:「是的。」從那一刻起,「我」自然成了與人訂下承諾的當事者,讓自己陷得更深一步。

    這種精神負荷實在沉重。

    最痛苦的莫過於訂下做不到的承諾。但是老實跟對方說「我只能付這麼多」,也不會獲得諒解。只好先訂下做不到的承諾,到時候再低頭道歉。與對方約定之際,我就知道幾個星期後就要向他賠罪。

    再怎麼難受討厭,只有道歉才能撐過去。我已經想開了,道歉就是一種工作。

    最艱辛的談判——和國稅局交手

    道歉過程中,最艱辛的就是與國稅局交手談判。

    拖欠高額滯納稅款時,支付對象便不是在地的稅務局,而是國稅局的特別徵收部門。因此,滯納的人必須定期造訪當時位在東京都千代田區大手町的國稅局,討論支付事宜。

    由於我的滯納金額超過五千萬日圓,三不五時就要從神奈川縣鎌倉市前往國稅局報到。他們不時找我過去問:「你能付多少?」所以每次都得帶著付款計畫書前去。

    面對國稅局的態度若是不誠懇,財產就會遭到查封。以餐飲業為例,跟房東租借店面時的預放保證金極有可能被沒收,導致自己的信用遭受質疑。因此,與國稅局交手必須小心謹慎。然而,談判過程十分艱辛。

    遲繳稅款一年會加徵百分之十四點六的滯納稅款,光是這些,七年下來便超過七百萬日圓。我是很想快點繳清積欠的本金,但實在無能為力。

    「我只能繳這麼多了,請您通融一下!」
    「我們無法同意!不能再多繳一點嗎?」
    但是,答應付這筆錢的話,我就付不起其他款項了。
    不論我解釋了多少次、百般懇求,對方依舊不為所動。
    我曾因此怒火中燒,破口大罵:「夠了!隨你們高興!」

    幾天過後,國稅局真的帶了負責查封的人員,出現在鎌倉的總公司。我立刻苦苦哀求,拜託他們不要查封公司。他們每天都得面對這類經營者,因此,博取同情與討人情對他們而言根本沒用。

    在這段令我快要崩潰的談判過程中,也不全然沒有絲毫樂趣。國稅局裡有許多看似經營者的人,都跟各自的承辦人員討論與我類似的債務問題。說起來或許很怪,不過,對於獨自承受痛苦的我來說,那群人就像與我同病相憐的戰友,看著他們,我也不禁大受鼓舞。

    把最糟糕的情況寫在紙上

    儘管下定決心一定要有所行動,但一想到四十億日圓鉅債,仍是一籌莫展,遲遲無法展開行動。面對現實,還是令人畏懼。於是,我決定將最糟糕的情況具體寫出來。

    讓恐懼在腦海裡無限擴張,只會使自己害怕得筋疲力竭,所以我要把所能想到「最糟糕透頂」的情況清楚寫在紙上,看看到底會有多慘。總之,便是草擬「破產計畫」。

    ● 一旦宣告破產,處理破產所需的費用從哪裡來?
    ● 如何避免往來客戶連鎖倒店?
    ● 自己破產後要住哪裡?靠什麼為生?
    ● 要在哪個時間點決定終止經營、轉為處理破產事宜?

    至於決定放棄經營的時期,如果到時候不得不向地下錢莊或中小企業放貸公司、城市銀行等金融機構貸款,我便以此為底線,納入最終計畫裡。冷靜寫出來後,發現「不就是破產而已」。

    儘管這麼做很難受,也會給家人及相關人士帶來莫大困擾,但至少保住一條命,也不必連夜潛逃。為了避免發生連鎖倒店潮,一旦採取最終計畫,公司所剩的資金可優先付給可能陷入連續倒閉危機的公司。

    目前的住家是我在上班族時期建於橫濱市,宣告破產後,肯定會因為我是連帶保證人而遭到查封,我也沒有臉繼續待在當地。既然如此,要搬到有溫泉的湯河原町呢?還是離現在住家較近的二宮町……。我一面思考著搬家的問題,一面上房屋仲介公司的網站查詢房租價格。

    試著草擬具體計畫後,心情竟然輕鬆許多,心想:「不過就是如此嘛。」甚至有一股衝動,希望立刻處理破產事宜。當我茫然無措想著公司破產會變得如何時,種種不安在心底無限擴大,可怕的念頭充斥整個腦海。這些連自己也抑制不住的想像,逐漸擴增至荒誕無稽的地步。

    但是,當我冷靜地寫下來,便發覺自己其實能謹慎小心地處理這件事。與其任憑不安與恐懼擺布,不如正視造成不安與恐懼的原因,才能讓自己恢復冷靜與理智。

    湯澤社長與四十億債務共度的正向筆記

    1. 千萬千萬千萬不要放棄。(Never never never give up.)

    2. 即便走投無路,也得想辦法找出一件事將它做好。

    3. 平時再怎麼討厭鞠躬哈腰,但遇到困難時,為了讓事情順利進行,道歉就是必要的工作。

    4.我的個性受不了等別人通知壞消息,所以一有事就會自己主動聯繫對方,保持溝通才有轉圜空間。

    5.不管銀行要求什麼,我都優先處理。因為我不喜歡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由別人決定了自己的命運。

    6.告訴自己,阻擋我前進的主要因素,不是現實,而是我對別人的不滿、憤怒以及被害妄想。

    7.過去一直認為自己是受害者,僅以消極被動的態度抱怨,但一直沒有拿出真正的魄力。當內心最後一道防線也遭恐懼侵襲,我反而出乎意料地冷靜下來,從此下定決心,再也不要只顧眼前而一昧逃避更嚴重的問題。

    8.如果抉擇是來自想逃離現況的心情,或者只想對問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通常不會有好下場。

    以上內容由臉譜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從天而降的四十億債務:一直想落跑最後卻乾杯重生的奇蹟故事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