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幽默的力量:幽默不是插科打諢,而是面對危機挫折時的優雅身段


    24 七月 2017 商周出版

    (圖片來源:stocksnap)

    有幾種可以將幽默效果最大化的方式。其中一種狀況,就是在犯錯的時候。雖說人難免都會犯錯,但你有沒有試過在人前犯錯呢? 那實在是很難堪。有時就在那一次定了生死。那該怎麼應對這種失誤呢? 反正都已經是覆水難收了,就只能紅著臉尷尬的用微笑帶過那個失誤,然後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嗎? 那是一個方法,不過那樣做,在場的其他人也會同樣感受到尷尬,顯然這個方法不是上策。就是這種時候需要幽默。不要慌,動動腦子讓自己變得有彈性一點。我們可以試著用一記幽默善後,同時挽回失誤。這才是贏家的策略。

    甘迺迪與艾森豪的失誤

    這是發生在甘迺迪總統任內的事情。在頒發功勞勳章給太空梭飛行員時,甘迺迪一不小心將勳章掉到地板上了。我的天! 發出很大的「鏘」聲,周圍瞬間變得鴉雀無聲一片寂靜。很難有人用微笑帶過總統犯下的失誤。甘迺迪的面子被放在火線上了。然而甘迺迪彎下腰泰然的撿起勳章。並且將勳章遞給飛行員說,「我將這份大地的榮耀傳給天空的勇士。」

    太妙了。參與典禮的人們全都微笑鼓掌叫好。

    幽默突破了危機的僵局,人們肯定會對甘迺迪的靈活發出讚嘆,這種幽默反而讓危機變成了一個機會(然而請不要在類似情況故意失手)。

    甘迺迪總統的前一任是艾森豪(Dwight Eisenhower)總統。艾森豪總統是指揮史上最大軍事計畫諾曼地登陸的英雄,此軍事計畫導致了納粹的滅亡。艾森豪雖是軍人,然而氣質更接近學者。被稱為現代經營學之父的杜拉克(Peter Drucker)曾經說「領導人物並非是像希特勒一樣具有獨特個人魅力的人,而是要像艾森豪一樣溫和並且給人信任感的人」,由此可知艾森豪是多麼灑脫與溫和。

    艾森豪總統擔任第二次世界大戰聯合軍最高司令時發生了一件事情。艾森豪與參謀及副官下樓梯時,正好遇到一位士兵嘴裡刁著煙走上來,士兵朝著艾森豪說:「喂,借火用一用。」這種情況讓人覺得不知所措。參謀與副官的臉扭成一團。然而艾森豪一句話都沒說就幫士兵點了香菸。在士兵離開後艾森豪大方的說:「從上面走下來的我可以清楚看到士兵的階級,然而從下面上來的他卻看不到。」(會有士兵不認識最高司令嗎? 總覺得是假的範例,但姑且相信好了)。

    艾森豪成為總統後,某次在典禮完成演說走下來時不慎跌倒了。有些人看到他跌倒後笑了出來。他拍掉身上的灰塵站起來說。「如果大家覺得有趣,我可以再跌倒一次。」果然是艾森豪。

    而我在查資料時也有看到類似艾森豪跌倒的情況,那是我認定的第一幽默高手邱吉爾。

    邱吉爾為了演講走上講台時跌倒了(艾森豪是下來時跌倒了),觀眾們瞬間發出笑聲。這時邱吉爾抓著麥克風說。「只要大家能微笑,我可以再跌倒一次。」
    或許是有人將邱吉爾或艾森豪的幽默搞混了,然而這就無從得知了。也可能是各自依照當下的情境想出的幽默。就算是搞混又如何呢? 無論哪種範例只要能學到智慧就可以了。以後在上講台時跌倒就知道要怎麼應對了。但請不要故意跌倒。

    這裡想再介紹一個邱吉爾應對失誤的幽默。在邱吉爾退休後八十多歲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情。在他參加某個宴會時,某位夫人熱情的接待他並開了一個調皮的玩笑。

    「總理,您的水庫開了。這下該怎麼辦呢?」
    邱吉爾不是因為這種小事就會感到慌張的人。對他來說危機就等於是轉機。他接過話題。
    「我想應該不用特地做什麼。『死鳥』縱使打開了鳥籠也飛不出來。」
    參與宴會的人無一不爆出大笑。果然是邱吉爾。雖然都已經八十多歲了,幽默感卻是老當益壯。只是很遺憾他的鳥「死了」而已(看著邱吉爾的範例,讓我懷疑這些故事都是誰寫的,常會讓人覺得摸不著頭緒。因為故事裡的邱吉爾口才實在太好了。就算故事是捏造的也無妨吧。我們要學習的是故事裡的幽默感與技巧)。

    連續劇般的失誤

    朴槿惠總統在二○一三年獲邀成為國賓拜訪英國。最後一個行程是參加由倫敦市長舉辦的晚宴。晚宴在有六百年歷史的倫敦市政府(Guildhall)舉辦,晚宴約有六百五十位韓國與英國主要政經人士參與,男性都穿著深色的燕尾服,女性穿著深色的套裝。整個場景彷彿重現莎士比亞時代,王與貴族們盛裝在皇宮舉辦晚宴的場景。何等慎重端莊及帥氣。

    然而身著深藍色韓服的朴總統抵達會場下車時,不慎被裙子絆到腳跌倒了。朴總統雖然沒受傷但情境卻很可觀。在現場的倫敦市長與賓客們都感到驚嚇,朴總統本人又會覺得有多尷尬呢。然而朴總統綻放著微笑用簡單一句話帶過這個危機。她的幽默也讓其他人莞爾。大家內心裡應該都讚嘆著朴總統的內力。朴總統綻放著微笑說:

    「戲劇性入場(Dramatic entry)!」

    朴總統用幽默的方式表明自己如戲劇般的入場方式。在結束晚宴離開時,又丟出了一句話表示「入場時雖戲劇化,但離開時會輕輕的」,為整個狀況做了一個簡潔有力的結束。

    「安靜的退去(Quiet exit)。」

    無論是誰都不得不認同朴總統用簡短有力的話終結了危急。二○○六年五月三十一日進行地方選舉時,發生了朴女士遭到美工刀恐怖攻擊的事件。朴女士當時也用了一句「那麼大田呢?」逆轉整個局勢,我想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情。所以才說危機是轉機。

    以上內容由商周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幽默的力量:幽默不是插科打諢,而是面對危機挫折時的優雅身段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

    <-- hide ad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