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權力遊戲的極限生存法則


    18 七月 2017 采實文化

    (圖片來源:pixabay)

    你還相信幸福美滿的結局嗎?
    ──凱爾.馬多克

    我老是在談《冰與火之歌》與《權力遊戲》。我用播客討論,還主持 YouTube 節目談論,可是本書帶來的難題截然不同。我習慣約略談談故事的表面,比如說,討論我喜愛的場景,瓊恩.雪諾是不是真的死了。而本書卻是往更深處挖掘。在這個恐怖的故事裡,好人似乎永遠贏不了,為什麼我們卻著了迷?是什麼原因讓我們週復一週準時收看?

    《權力遊戲》本來是不打算拍的。喬治.R.R.馬丁撰寫的《冰與火之歌》是「拍攝不了」的著作。當時,馬丁厭倦了電視編劇的侷限和困難。不過,就一個本來就不打算拍的電視劇而言,這齣劇可說是大獲成功。《權力遊戲》是 HBO 有史以來最成功的電視劇,擊敗收視冠軍《黑道家族》。那麼,這齣宏大到拍不出的電視劇,為何有如此優異的表現?劇中的角色太多、地點太多、情節太多,而這些難關正是我喜愛此劇的其中一項原因。

    在速度飛快、資訊滿載的現代生活,無以計數的故事往往簡化成一則頭條。內容提供者似乎怕我們沒耐性欣賞複雜的事物。《權力遊戲》的故事複雜細膩,地域橫跨數大洲,角色人物在道德上頗有爭議,他們說著不同的語言,住在相異的社會,有著不同的信仰。我由衷喜愛《權力遊戲》,劇中處處皆是難題,可是把所有的碎片拼成全貌,卻很有成就感。觀看劇中角色織著錯綜複雜的關係網,猜出角色的最後下場,就有心滿意足之感。即使猜不出來,看著劇情逐漸揭露,也頗有一番樂趣。太多的電視劇迴避這類複雜的情節和人物,其實不該如此卻步。

    別誤會我的意思。觀眾確實需要一些輕鬆愉快的節目,好讓自己微笑、大笑,開開心心,把一整天的煩憂都拋在腦後。《權力遊戲》不是這種戲劇,而這點很不錯。

    故事剛開始的時候,一切都簡單多了。首先,大家都在一起。那時,史塔克家族還是一家人,他們歡迎國王、王后、隨行人員來訪。幾乎每一位「主要」角色都同時出現在電視畫面上。第一集的時候,還沒有一直轉換地點,還沒有觸及每一則故事,觀眾還沒暈頭轉向。第一集的故事編排方式讓一切顯得尋常不過,可說是奇幻冒險故事的典型開場。英雄雖不情願,卻不得不在一樁神祕的謀殺案發生後輔佐國王。一直等到第一集的最後一幕,觀眾才體會到這齣電視劇可能並非典型的奇幻旅程。布蘭爬上高塔,目擊了不該看見的畫面,被人從高塔上推落地面,好讓他從此閉上嘴巴。

    這幅畫面有沒有引起你的注意?那麼,第二集,奈德不得不殺死女兒的冰原狼,這個情節或許也會引起你的注意。我原本還覺得故事很普通,可是之後奈德死了,這樣的念頭也隨之消失。英雄已矣。為什麼這個情節引起了我的興致?大家討論該劇的時候,為什麼好多人都提到了那一刻的畫面?如果英雄之死的畫面迷住了我們,那就表示人心果真黑暗,處處確實險惡。還是說,「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故事多不勝數,一旦顛覆了這樣的文學傳統,我們就著迷不已?

    從這個畫面起,《權力遊戲》的故事情節與史塔克家族就開始開枝散葉。我們跟隨許多角色踏上各種冒險旅程。我們見過維斯特洛各行各業的人,從老百姓到貴族,從好人到虐待癖,介於兩者之間的人,都一一見過了。在這些冒險旅程上,我們藉由角色的目光所見到的諸多情境,是多數人未曾遇過也希望永遠不要遇到的。我們以獨有的方式體驗諸般處境並產生共鳴,在這當中反照出自身的信念與過去。《權力遊戲》不是黑白分明的世界,少有角色是百分之百的好人或百分之百的壞人。正是這樣的灰色地帶,使我們迷上了《權力遊戲》的故事。正是這樣的道德模糊,使我們對劇中角色的抉擇與作為產生了共鳴和連結。假使是個更黑白分明的故事,我們會說:「那樣不好。」或「那樣很好。」然後就這樣繼續看下去。可是,《權力遊戲》並非如此。劇中角色做出的艱難抉擇,迫使觀眾不得不去討論及爭辯何者為是、何者為非。我認為這一大主因造就了劇中角色的魅力。我認為席恩.葛雷喬伊應當將功贖罪,但我身邊的人全都希望他死掉算了。為什麼我們的看法有這麼大的差異?我在自家電視上看到的畫面,跟你家的並無二異啊。

    劇迷最愛的艾亞.史塔克從父親處決現場遭人強行帶走,我們跟隨著她,眼見她不得不踏上旅程,進入「不是殺人就是被殺」的殘酷世界。我們很容易就明白艾亞深受劇迷喜愛的原因,她不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布蕾妮這類的女人總是為自己挺身而出,她們會出手還擊,她們是狠角色,許多人都希望自己在那種情況下能有她們那樣的反應。另一方面,她們也是立體成熟的角色。她們肩負的傷痕歷歷可見。她們歷經重重考驗,卻也不讓那些考驗左右她們的作為。觀看這些女性的角色,頗有一番興味。

    《權力遊戲》的許多角色讓觀眾產生共鳴,例如:遭受排擠的提利昂,無法以肌肉服人,不得不改動腦子;孤兒丹妮莉絲,渴望回家,也努力在茫茫世界找出自己要走的路;私生子瓊恩.雪諾,希望父親以他為榮。不過,還是有一些角色讓多數人很難理解,例如喬佛里.拜拉席恩、格雷果.克里岡、拉姆斯.雪諾,他們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為什麼?是什麼原因導致他們的作為?為什麼我們會看?我們能否基於《權力遊戲》是虛構故事,就置身於虐待場景之外?那些場面確實令人不忍卒賭。其實,有些觀眾不再繼續收看,就是前述的角色造成的;有些觀眾則是深受前述角色所吸引。人心叵測,複雜難懂。有那種擁抱陽光彩虹的人,也有那種盡是黑暗想法的人。

    總歸來說,我們之所以喜愛《權力遊戲》的故事,正是因為它反映出我們自己的人性,反映出我們自身在艱困世界裡費力存活的景況。故事充滿著希望與恐懼、愛與恨、善與惡,故事充滿著各種選擇。我們之所以對劇中角色產生共鳴,是因為我們在角色的身上,在角色所做的決定上,看見了一部分的自己。我們或多或少都能理解劇中角色經歷的事情,從而關切起角色的遭遇。

    在眾多的電視劇當中,《權力遊戲》讓角色經歷的挑戰可說是最極端、最險峻、最艱鉅的。經過五季之後,劇中角色還是被擊倒在地。然而,我們還是繼續收看。我們到底是貪戀懲罰與心痛?還是真心相信幸福結局?黑暗隧道的另一端,真的有陽光嗎?我們希望全部的好人都會因此贏得勝利嗎?

    以上內容由采實文化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權力遊戲的極限生存法則:透視劇集裡爭得你死我活的人物群象,汲取深藏在醜陋背後的險惡救贖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

    <-- hide ad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