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鏡頭下的肯亞:見證大自然最原始的生命力


    16 五月 2017 拓客出版


    (圖片來源:tellmeyourgoal)

    天國之渡

    生生不息的大草原上,一切都那麼真實自然,不浮誇做作,這裡只存在最原始的優勝劣汰法則,一切行為準則都格外簡單。為了生存,每年在特定的季節,野生動物大軍便會義無反顧地踏上遷徙的征途。

    浩浩蕩蕩的200萬遷徙大軍,綿延3000公里的生命旅程,途中獅群、獵豹、鱷魚等猛獸水陸潛伏,如影隨形,大草原上每一秒都有驚心動魄的事件發生,或狂野、或驚險、或悲壯、或殘忍……,這就是東非大草原最震撼的自然奇觀、最壯烈的生命讚歌——東非野生動物大遷徙。

    大遷徙的起因

    東非地區水資源極度匱乏,大部分是熱帶草原,高溫旱季十分漫長,降水多集中在夏季。為了尋找合適的棲息地,在東非坦桑尼亞的塞倫蓋蒂平原和肯亞的馬賽馬拉國家公園,超過100萬隻黑尾牛羚、15萬隻斑馬和35萬隻瞪羚組成一支遷徙大軍,從原本散居的塞倫蓋蒂平原南部,不約而同地輾轉到鄰國肯亞的馬賽馬拉,牠們在這裡度過不到兩個月的短暫雨季後,又千里迢迢地返回塞倫蓋蒂南部。這一漫長旅程充滿荊棘,牠們不僅要穿越獅子、獵豹埋伏的草原,還要跨越潛伏著鱷魚、河馬的馬拉河。

    這樣的動物大遷徙在東非大草原上已進行了千百年,但每年遷徙的路線都會有所不同。在這個征途中,大批的角馬和斑馬非自然死亡,但同時又有大批的小生命會在雨季來臨前出生。在大遷徙中,盡顯生命最原始的韻味,這是自然界最偉大的求生之路。

    大遷徙的主戰場——馬拉河

    馬拉河發源於肯亞多雨的山區,即使在旱季也從不斷流。馬拉河流經肯亞和坦桑尼亞,流域面積達13504平方公里,全長為395公里。它將馬賽馬拉大草原一分為二,上游在肯亞境內,是鱷魚和河馬的家園,也是馬賽馬拉草原上動物不可或缺的水源;下游在坦桑尼亞境內,形成了馬拉河濕地,最後注入維多利亞湖。馬拉河以眾多的支流滋潤著這片廣袤的土地,從不間斷。

    在一年一度的野生動物大遷徙中,馬拉河是必經之地,也是遷徙過程中最為悲壯的地方。馬拉河是野生動物們的生命線,渡過這條河是牠們獲得食物的唯一選擇。面對波濤洶湧的馬拉河和凶殘的捕食者,遷徙者們只能背水一戰,選擇拼死強渡,勇闖過去便是水草肥美的大草原,過不去便死路一條。

    除了馬拉河的凶險,長達3000公里的遷徙之路也危機四伏,其間有大量的草食動物餓死或被吃掉,只有三分之一的角馬能回到牠們的出發地。新生命的誕生和弱者的淘汰,每年都在這裡往復循環著,生生不息,馬拉河記錄著每一個勇者的身影。

    最佳拍攝地

    在肯亞拍攝天國之渡是一件需要運氣的事情,角馬大遷徙是大自然的規律,人類沒有辦法去控制和改變,也不能去干涉。為了拍攝角馬過河的震撼場面,我們一般得在馬賽馬拉多待上幾天。在馬賽馬拉工作的每位司機都很有經驗,根據角馬的動態判斷角馬過河的時間、地點,並且每個司機都有一個大功率的對講機,當發現角馬即將要渡河時,便會相互通知,得到消息後,我們就可搭乘車子奔向角馬渡河的地點。

    渡河大軍的正面、渡河大軍的背面以及渡河大軍的兩個側面都是很好的拍攝角度。其實能否拍到精彩瞬間,取决於地形、角度。能占到角馬渡河的正對面的位置那是最好的,如果這個位置被搶了,在馬拉河的側面拍攝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以上內容由拓客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鏡頭下的肯亞:見證大自然最原始的生命力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