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擊敗心中要你放棄的聲音:60歲的陳焜耀征服極地超馬的戰鬥人生


    5 四月 2017 今周刊

    在荒野之境,歸零

    賽事進入到第三天,若以每天四十公里的路程計算,我們抵達營地時,總里程會累積到一百二十公里,幾乎要橫越台灣。沙漠的地貌也隨著每日賽程的推進,猶如拼圖般一塊塊呈現在眼前。

    今天遭遇的地形較為複雜,我手腳並用的翻越狹窄的山谷、攀上酒紅色的沙丘,途經白靄靄的乾燥鹽湖地、駱駝隊伍和小村莊,當然也少不了經典的廣闊大沙漠。賽程較前兩日順利,沒有發生意外,身體狀況也特別好,我專注的跑著,等到回神的時候,營地就在眼前。

    跑、跑、跑,只要跑就行了。我調整呼吸,保持一貫的節奏奔向最後一個檢查站。

    最讓人忘掉一切的,就是跑步了。渴了,一口水便能滋潤喉嚨;餓了,一片火腿,心情便能感到無比歡愉;累了,放慢腳步,似乎能聽見全身細胞發出獲救的歡呼。跑步讓我體會到,原來人生可以這麼簡單。

    回想接觸跑步前的人生,那時我正經歷中年危機,事業陷入最低潮。如果我還年輕,失敗了或許還有翻身的機會,但以我當時的年紀,一旦戰敗就再也不能東山再起,人生成敗在此一役!焦躁的情緒無時無刻糾纏著我,半秒鐘也不肯讓我喘息,因為事業正處於存亡之際,我每分每秒都如履薄冰,就怕一個失誤,半生戎馬的基業轉瞬便會化為烏有。

    「你又沒經歷過中年危機,怎麼能懂我?」每每旁人勸慰時,我總會下意識在心頭吶喊。旁人的安慰無法幫我解脫,我反倒覺得他們不懂我的憂心,只會講些無關痛癢的風涼話。

    那種痛苦旁人很難想像,負面情緒像海嘯般排山倒海而來,每天一睜開眼,開始擔心營收怎麼來、跳票怎麼處理、錢怎麼週轉、官司怎麼打。一閉上眼,腦中浮出的都是為何公司機密又外洩了、對手怎麼會知道我的庫存與報價、到底誰是內鬼?

    當腦袋被煩惱塞得連一絲空隙也不剩,睜眼閉眼都是不快樂的事,自然也無法安眠。即使危機解除,事件暫告一段落,那段經歷仍然化為心靈的陰影,每晚持續糾纏著我。為了擺脫失眠問題,我只好仰賴安眠藥入夢,竊取片刻的心靈清靜。

    直到接觸跑步,我才發現許多煩惱都是自找的。耳邊颳起的颯颯獵風彷彿能甩開三千煩惱,不理未來、不想過去,只專注於當下就好,世界也隨之變得簡單。電影《阿甘正傳》的主角阿甘也是傻傻的一直跑,在專注跑步的過程中,忘了失去珍妮的惆悵,忘了自己還有一間捕蝦公司。將百態人生簡化到只剩下跑步、吃飯和睡覺。

    跑步的專注讓人變得簡單,簡單到容不下煩惱,過去不愉快的回憶慢慢淡出腦中,包括靠安眠藥才能入眠的夜晚,逐漸消失在我的人生裡。跑步讓我明白,與其想那些不愉快的事,不如什麼都不要想,把人生變成只有跑步就好。阿甘跑的是全美國,而我跑的是沙漠,但我們得到的是一樣簡單的快樂。

    難得我能比彥誠更早抵達營地,此刻的心情是愉悅的,我總算證明自己不是拖油瓶,不需要靠彥誠照顧,也能順利完成賽程。但隨著Bryan、彥誌的陸續抵達,這份愉悅轉為擔憂,就連傷兵又立也一跛一跛的回到營地,更加深了我的掛念。

    我向營地裡的參賽者探問,這才拼湊出事情的全貌。原來,彥誠知道又立的傷勢不良於行,便陪她走了二十公里,之後又回頭照顧落後的Linda。看著天色將暗,我的擔憂越發濃烈,正是因為彥誠的體能不必讓人煩惱,我才更加不安。他們是不是遭遇了什麼困境,才會到現在還不見蹤影?

    這一刻,我發現自己終究不是阿甘。跑步雖能脫去我的煩惱,卻剪不斷我對家人的牽掛。

    以上內容由今周刊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擊敗心中要你放棄的聲音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