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微醺。與大文豪獨酌


    28 三月 2017 大是文化

    威士忌是政治黑話,更能當成祝壽之禮

    根據《日本經濟白皮書》記載,已脫離戰後時期的1956年,到泡沫時期的30年間,威士忌可說是和日本經濟一起持續成長。甚至讓「加冰水」這個日本特有的喝法,也成為一種國際用語。

    其中「老帕爾」(Old Parr)是當時最高級的威士忌。自從岩倉具視(政治家)作為全權大使組成歐美視察團,於1871年出發,回國時以老帕爾作為伴手禮後,老帕爾就變成高級威士忌的代名詞。

    老帕爾這名字的由來,傳說是因為帕爾這號人物活到152歲,而且在120歲還能娶妻生子,我想這也可能是這支酒在日本受到歡迎的原因之一。

    日本前首相田中角榮,也是出名的喜歡老帕爾。據說他常常穿著木屐,一手拿著加冰塊的老帕爾,在庭院看著鄉里送給他的錦鯉。

    當時,不管是這個超高級威士忌,還是日式糕餅店虎屋的羊羹,或是千疋屋的哈密瓜,都是政界在交付現金時會一起送上的禮品。

    因為只放現金太過失禮,所以得附上禮物,例如,與威士忌或羊羹一起送才符合慣例。這樣表面上就變成禮品是主,現金是附加的了。另外也有傳聞,另外有一種說法是,老帕爾的包裝剛好放得下3千萬日圓的現金,但這一點就無從考證了。

    在艾雷島感受單一麥芽個性的村上春樹

    作家村上春樹曾造訪過艾雷島的拉弗格蒸餾廠。廠中有九成的酒,都拿來做調和式威士忌,只有一成會裝在拉弗格酒瓶,作為單一麥芽威士忌販售;在橡木桶內放上10年、15年,熟成後才能上市。經理伊安‧韓德森曾對村上春樹這麼說。

    很多人以為年分越古老的單一麥芽威士忌會越好喝,其實不然。有些東西可以歲月獲得,有些東西卻會隨歲月消失。有隨蒸發增加的東西,也有隨著減少的東西,只不過是個性不同而已。實際上,威士忌的口感無法多說明,跟價格也沒關係。──《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村上春樹著

    村上春樹也寫道:

    在單一麥芽威士忌的世界裡,就像葡萄酒一樣,儼然存在著這種所謂的個性(可以想像,那也是形成高深品味的溫床)。所以蘇格蘭威士忌可以加冰塊,但單一麥芽威士忌卻不可以加冰。就像紅葡萄酒不冰涼一樣的道理,因為這樣一來珍貴的香氣就會徹底消失。──《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村上春樹著

    村上這裡指的「香氣就會消失掉」,也就是香氣不會再散發出來的意思,經過他這麼解釋,對於威士忌該不該加水喝這件事,答案已昭然若揭。

    威士忌就該純飲?微兌水才能品嚐威士忌最佳風味

    常有人說威士忌最好喝的喝法,就是加水對半喝。
    不論是蘇格蘭的艾雷島,還是愛爾蘭,大多數人喝威士忌經常是和水對半喝。據說這樣可以引出威士忌的香氣。

    我大多喝一半純的。大概本性小氣吧,美味的東西居然還用水兌淡了喝,覺得實在可惜,於是還是不兌水就那樣喝掉一半。然後隔一陣子,才在杯子裡加水,把杯子緩緩的轉一圈,讓水在威士忌裡慢慢旋轉。清澄透明的水,和美麗的琥珀色液體,因比重不同所帶來的滑潤交融模樣,終至融為一體,這樣的瞬間最美妙了。──《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村上春樹著

    曾經有一段時期,喝純的單一麥芽威士忌蔚為風潮,如果不喝純的反而會被周遭人鄙視,「加水實在太浪費」、「你不會喝威士忌」。
    威士忌到底該不該加水喝?作家椎名誠曾經訪問麥卡倫(Macallan)在愛丁堡的蒸餾廠,他在那裏得到了解答。麥卡倫酒廠出品的單一麥芽威士忌,特徵是使用西班牙雪莉酒的木桶來熟成。加水有引出香氣的效果。

    在大一點的玻璃杯裡倒進約1公分高的純威士忌,先聞聞它的香氣。基本上,喝沒有其他添加物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都是喝純的。先仔細品嚐這一小杯,然後再請侍酒師加冰水。我之前都不知道,原來在威士忌產地喝加水威士忌時,只有加一點點水。跟日本動輒對半稀釋,再加冰水的意義完全不一樣。
    ──<拼布之國的威士忌>,《蓋飯的午後》,椎名誠著

    據說,加入釀酒時使用的水,喝起來最好。

    以上內容由大是文化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微醺。與大文豪獨酌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