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太極米漿粥:來自桂林古本傷寒雜病論,靠白米就能重拾健康的本源療法


    15 三月 2017 時報出版

    禁得起時代考驗的養生法:吃白米固胃氣

    仲景寫《傷寒雜病論》,是因為深深覺得人人必須要知道怎麼「保身長全,以養其生」。我們習醫不必要志在行醫,不宜把醫學視為是某種專業技術,只能由經過挑選的專業人士學習而已。醫學,是常識。習醫,是為了自保,讓我們的肉身可以正常的供我們使用、保養至使用年限為止。葉問先生精於拳術,能夠一個打十個,而我們的資質不夠,雖然此生到不了同樣的境界,但也應至少可以兩個打一個,卻總是不能夠因此放棄不練,只想等師父來救急而已。父母兩人都學好中醫,用來照顧一個小孩的日常狀況,我想應該也夠了。

    我們直接解讀《傷寒雜病論》,不單只是為了有病時才要治病,而是裡頭還有更多「怎麼透過正確的飲食來保養身體」的實例與觀念在裡面,可供我們在日常生活之中來應用。

    我讀《傷寒雜病論》,看到的一個可以應用在日常生活調理身體的觀念就是:「胃氣」很重要。

    我發現,在拆解藥方之後,有幾味常見的藥材:甘草、生薑、大棗等,主要的功能都在調理「胃氣」。胃氣不只是處理腸胃問題而已,就連治感冒,甚至婦科問題,也都緊緊扣住這個環節。人體的機能多樣而複雜,一個局部的功能失調或是改善,都要觀照身體更多相關聯的機能,做整體的考量。就像我在前面所舉例的:扳動一個生理機能的開關,就會觸發幾種身體機能或亢進、或壓抑的變動。膽結石的處理,其實也是透過對於胃氣的調理來著手。若是把膽結石的問題局限在肝、膽的機能裡頭來設想,見樹不見林,就難免會出現「只能把膽割掉」的結論,甚至會被認為是「別無他法了」。

    胃氣的調理對於全身性的問題都有很好的處理效果,就像前面提到過的「分形連續體混沌波動論」的理論一樣,我認為的中醫理論裡頭,人體在肉體上的各種機能調節,都可以把胃氣視為是能夠產生「宏觀調控」的主要關鍵,像是許多來自四面八方的波動,能夠在胃氣這個機能之下做到綜合的調理。好比說,我太太在懷孕的時候,她曾對我提過:「吃到一些好吃的東西,像是喝了雞湯、吃了肉,食物一下到胃裡,我感覺到胎兒的胎動就會特別明顯。」如果我們的體內真的是要靠什麼「血液成分濃度」、「藥物代謝動力」來達到所謂的「有效治療濃度」,或是刺激身體特定的內分泌、分子的增加或減少,才能改變生理功能或結構,像這種一下肚就有反應,間隔只有幾秒鐘的變化,是要作何解釋?很明顯這種以分子尺度來進行醫藥研究的路線,所得到的成果並不能滿足我們對於現實變化的客觀觀察。

    反而像是《傷寒雜病論》之中對於藥方的效力所描述的「下咽即愈」,更合乎我對於藥方力道的實際體驗與期望。這樣的反應與速度,若是用「波動」的特質來理解,反而更為合乎對於現象的觀察。

    不要說西醫肯定很難接受這樣的觀點,就連其他同是研習中醫的人士,我也聽過有人反對:「你這又是什麼想要通治百病的『神奇子彈』?」直接想把我打成一個隨處可見、自己胡亂發明一些「養生秘招」就想要出來弄些名或利的人。不過也正如我前面所說的,我自己讀解《傷寒雜病論》的模式與邏輯,與絕大部分醫學、中醫的「正統」理解角度不同,卻又與一般日常生活中的體驗、常識,以及最重要的,是與陰陽五行的理論若合符節,相互映證。有人問我:「你覺得以你這套自所謂的『紫林中醫』的中醫理解學習系統,到底與其他人的見解之間有什麼不同?」我大概只能回答:「『紫林中醫』的內容不止符合常識,更能融入家常。」如此而已。

    透過我自己進一步的將對於藥材的理解,擴大至對於食材的認識,不看「營養成分」、「分子結構」,只看材料本身在陰陽五行的原則下所分析出來的「物性」是什麼,我甚至可以這麼形容:若是我們可以確知,我們所需要產生的身體的一連串的反應是什麼,那麼,透過藥材可以組合達成,透過食材的組合,也同樣可以達成。就好比一種應用光影的藝術創作,我們看到塑像創作的本體,可能是錯雜且沒有條理的一堆零件,但是當透過固定光源的照射,卻能夠在牆上投影出我們熟悉的花、鳥等有意義的形體輪廓。「藥食同源」是我們傳統文化之中原本就具有的重要觀念,食材與藥材的分界其實是如此的模糊,甚至根本應該視為一體。

    除了有一部分的確需要透過精準的操作之下才適合使用的藥材,也就是像《神農本草經》之中所列為「下品」的藥材之外,在通常的使用條件下,多半都不容易產生立即致命的後果。甚至我認為許多食材或藥材只要不經過「濃縮」、「粹取」,也不經過口腔以外的方式攝取,更不要天天、大量的當飯吃,都可以稱得上是相對足夠安全的。所以,「是藥三分毒」的觀念是完全與「藥食同源」的觀念相互牴觸。就算有人刻意過量攝取白米飯而把腸胃給撐壞了,也不足以因此就把「飯」給定義成為「有毒性」的食材,因為他的使用狀況完全就是「非常識」、「非正常」。

    我在前面提過,仲景調理胃氣的重要的藥材:甘草、生薑、大棗,其實也同樣是完完全全的食材級的材料。這也是我在研究《傷寒雜病論》之後,所得到的一個重要的感想就是「化家常」。真正的完善的道理,必須要能夠在家常之中適切的融入。廚房灶頭上的糖米油鹽,都是養生必需,更是應急良藥。以我的想法:如果老天爺的確需要我們去攝取那些非得經過「濃縮」、「粹取」才能夠吃得到的營養,那麼我們的牙齒以及胃長得肯定不是現在的這個樣子。

    老天爺要鳥會飛,所以給牠翅膀;老天爺要嬰兒專心喝母奶,所以他們沒有牙,不需要他們吃「得靠機器先打得稀巴爛」才能吞下肚的任何其它食物。等到孩子長了多少牙,自然就能吃下多複雜的食物。當牙夠多到可以咬碎更多、更複雜的食物後,咬了媽媽的乳頭,媽媽感到疼痛,自然就會因為疼痛而知道是時候該離乳了。

    就像我剛才提到的「當飯吃」,家常必備的「白米」,正是超過兩千年,近乎全球公認「可以當飯吃」的數種食材之一。白米,不只是一種能夠「當飯吃」,可以填飽肚子的粗淺食物,或是含有很多「澱粉」、「碳水化合物」只教人發胖的可憎東西而已。我之所以將精白米選為本書的主角,就是要透過這一點來告訴各位有緣朋友:白米,是如何的受到仲景的重用,穿梭於《傷寒雜病論》的多首方劑、解證條文之間,既能救人於傾危,又能養身於日常,展現出它所深藏其中,卻又顯現平淡於外的神奇力量。

    以上內容由時報出版授權刊登,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太極米漿粥:來自桂林古本傷寒雜病論,靠白米就能重拾健康的本源療法

    圖片來源:stocksnap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