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如何找出自己有熱情的方向?


    2 十二月 2016 我讀網

    fidpassion

    編按:美國心理學家安琪拉‧達克沃斯Angela Duckworth,在TED的演說引爆千萬人關注,如今她首度出版《恆毅力》一書,以科學實證說明人生成功的關鍵,不是智商或天賦,同時完整分享如何培養、強化恆毅力的具體方法。

    熱情是長期不變的投入

    對很多人來說,熱情和癡狂(infatuation)或著迷(obsession)是同義詞。但是我訪問高成就者成功的關鍵時,他們的描述通常不太一樣。他們一再提到的是長期不變的投入(consistency over time),而不是投入的熱切程度(intensity)。

    我聽過廚師說,他們從小看茱莉亞.柴爾德(Julia Child)的烹飪節目長大,從此以後一直對烹飪相當入迷。我聽過一些投資人說,他們投資四、五十年以後,對金融市場還是像第一天交易那麼熱中。我也聽過數學家解同一個數學題好幾年,日也想、夜也想,但他們從來不會說:「該死的定理!我不解了!我要改做別的。」

    以《紐約時報》東非辦事處的傑夫. 蓋托曼(JeffreyGettleman)為例,他擔任處長已經約十年了。2012年,他以東非衝突的報導榮獲普立茲國際報導獎,在國際新聞界很知名。大家很欽佩他冒著生命危險追求真相的勇氣,以及面對難以想像的恐怖事件,仍然無畏報導的意志。

    最近我電話採訪目前住在非洲的蓋托曼,我請蓋托曼想一想熱情這個概念,以及熱情在他的人生中以什麼方式展現。

    「很久以前,我就很清楚自己想去的地方。」蓋托曼說,

    「就是在東非生活,在東非工作。」

    「新聞業很適合我,我始終對寫作情有獨鍾,也很容易適應新環境。即便是新聞業必須處理衝突的那個面向,也跟我的個性很合,我喜歡挑戰權威。但是就某種程度來說,我覺得新聞業始終只是達到某個目標的手段。」

    蓋托曼的熱情是在好幾年的歲月中培養出來的,不是被動的發現過程,而是積極的培養。蓋托曼不是單純出去尋找熱情,他是自己創造熱情。當他對新聞記者的工作了解更多,知道那樣的工作可能可以帶他回非洲,而且可以寫一些比他原本想像更具原創性的東西。於是他心想:『管他的!這就是我將來要做的事。』開始精心規劃記者的生涯發展,因為記者這一行是很講究資歷的,從A 如何晉升到B,再如何到C、D,路徑非常清楚。」

    步驟A 是為牛津大學的學生報紙《徹韋爾報》(Cherwell)撰稿。步驟B 是到威斯康辛州的小報當暑期實習生。步驟C 是到佛羅里達州的《聖彼得斯堡時報》(St. Petersburg Times)跑市政新聞。步驟D 是《洛杉磯時報》。步驟E 是《紐約時報》的亞特蘭大特派員。步驟F 是派駐海外,報導戰地新聞。

    2006年,就在他設定目標的十年後,他終於達到步驟G:擔任《紐約時報》東非辦事處的主任。「那段過程非常辛苦,沿途上我被帶到各種地方,過程相當辛苦、常常令人很沮喪、洩氣、害怕。但最後,我到了這裡,真的走到了我想去的地方。」

    當你思考熱情對蓋托曼以及許多恆毅力典範的意義時,就會發現,一般人常用煙火來比喻熱情並不恰當。煙火燃燒出耀眼的光芒,但很快就熄滅了,只留下幾縷輕煙和曾經壯觀絢麗的回憶。蓋托曼的旅程顯示,熱情其實比較像羅盤,它需要時間打造、校準、直到找到正確的方向,在前方漫長蜿蜒的一路上,指引你到達想去的地方。

    熱情,不只是指你很在乎某件事而已,而是持久關注同樣的終極目標

    你一心一意,每天醒來想的問題都和你睡前想的一樣。就某種意義上來說,你總是朝著同一方向前進,寧可只往前邁進一小步,也不想往旁邊任何其他方向跨出一步,在某些極端的情況,有人可能會說你太執著了。你大多數的行為都可以回溯到你對終極目標,也就是你對人生哲學的執著。你確立了人生輕重緩急的順序。

    本文授權自:我讀網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