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相信」這兩個字背後隱藏的意義


    26 九月 2016 上奇時代

    d8c1zdno8i

    喬治.溫伯格(George Weinberg)說過,人們必須知道自己的行為會不會對自己帶來影響。為此,喬治.溫伯格提出了八個問題,其中一個問題是──「自己順從的前提,是不是只要自己和對方的關係能順利發展,其他什麼都無妨,所以允許對方對自己有過分的行為?」

    喬治.溫伯格的意思是,不能以維護雙方的關係,其他一切都不管為前提,而允許對方對自己有過分的行為。

    換言之,這種情況將會使雙方關係變成不幸的肇因。

    妻子為了維護夫妻關係,開始輕視自己。她的自我輕視允許了丈夫對她的虐待,而且又因為她允許此種不當的事情,使得她的自我輕視更加嚴重。

    自我輕視有各種心理狀態,其中之一是卡倫.霍妮所說的──「允許他人對自己的侮辱與虐待」。

    一旦自我輕視,即便遭受侮辱也全然接受,受到欺凌也不願爭戰。在心中的某個角落,接受了自己被欺凌的情況。於是每天陷入憂鬱狀態,開始用悲傷而怨恨的語調及神情,希望身邊的人們能夠順著她的心意。

    在她的成長期,不曾有過心靈交會的另一個人。從小開始,從來沒有人和她的心靈交會接觸。所以長大成人之後的現在,即便面對的是虛假的關係,她也要緊緊抓住。

    她說:「從以前到現在,我始終相信接下來我會幸福,所以才能關關難過關關過,我不能現在放棄。」她一再重複地說:「我相信我先生一定會回到我身邊。」

    就算跟她說,她先生可能不會回到她身邊,她依舊一再重複:「我相信他會。」她並不是真的相信,她其實內心深處知道這一點。然而除了「相信」,她沒有別的路可以活下去。

    她說的「相信」,其實是想要相信的願望經過外化的結果。她沒有開啟新生活的勇氣,她無法下決定,她沒有改變現在生活的能量。

    話雖如此,現狀也無法承受,現狀相當難以承受。那麼,該怎麼辦呢?其實沒有辦法解決。她的內心深處清楚知道,照這樣下去,根本無法解決。

    心底深處發出「根本無法解決」的嘆息,化為「我就是相信」。把她所說的「我就是相信」翻譯成人人都聽得懂的話,其實是「救救我!」的呼喊。

    對於她所說的「我就是相信」,旁人如果認為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她相信她的丈夫會回到她身邊,旁人應該會覺得:「這位太太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了?」並且回她:「笨女人!妳老公才不會回到妳身邊。」

    然後身邊的人開始給她解決問題的建議。但是她說的其實是「救救我!」而不是尋求建議,所以她和身邊的人漸行漸遠。身邊的人放棄給她建議,紛紛離她而去。

    於是她變成孤單一人,開始有了自責的念頭,她覺得「都是我太煩人了,我不可以這樣」。而這自責的念頭是她的心已經生病的證據,是自我憎恨的結果。

    根據卡倫.霍妮的說法,這種自責將會使自己背離真實的自我,粉碎真實的自我。她的自責成了她自我成長的阻礙。

    真正的自責或是反省,應該能成為當事人成長的助力,但是自我嫌惡所帶來的自責,則會變成當事人成長的阻礙。

    她嘴巴上說:「我真的相信我先生不久之後就會回到我身邊。」但是內心深處其實沒有相信。倘若真的相信,她不會說這麼多次「我相信,我真的相信」。

    她不會說「我真的一直相信」,她應該會更安靜。因為無法相信,所以只能一再重複強調「我真的一直相信」,藉此讓自己相信。

    換言之,這單純只是願望的外化。她沒看到事實,她只是透過事實看著自己的願望,她無法正視事實的困難所在。

    分手的勇氣

    她堅毅忍耐,絕不是女人的美德,單純只是無法接受事實而已。她只是在不滿與不安的選項中,選擇了不滿,同時也代表在「成長或退化」的選項中,她捨棄成長,選擇了退化。

    她單純只是執著於過去。她被動、缺乏積極性、否認事實。並且因為否認事實而消耗了她的能量。她沒有把生命的能量使用在自己的成長上。

    佛洛姆說:「意志無非是一個人個性的表現。」

    旁人勸她:「打離婚官司,拿一筆贍養費,邁向新的生活吧。」結果她回答:「我下不了決心。」然後她又說:「況且我們還有孩子。」但是她的兒子和女兒早對她說過,想離婚就離婚吧。接著她又說:「如果我把事情鬧大,我先生就根本不回來了,所以不能鬧上法院。」

    她只要生活能恢復以前的秩序就放心了,她努力挽回根本喚不回的東西。像她這樣,努力挽回根本喚不回的東西,我稱之為執著性格的努力。

    因為她輕視自己,所以不相信能夠從離婚後的生活得到自我價值。因為她輕視自己,離婚後的人生沒有生活目標,所以緊緊抓住現在不幸的婚姻。

    自己選擇人生目標,能夠讓自己變得更堅強,但是她卻沒有這個條件。

    當人們相信前進所獲得的價值,遠比逃避所獲得的價值大得多,對於難以避免的不安,方得以做好建設性、主動面對的心理準備。

    大多數的人能夠因為自己的決心而得到幸福,但是這個女人說,即便見識一輩子的地獄,仍然比踏入新生活來得好。這真的就是「安全第一」的精神官能症。

    她只是被「希望丈夫回到我身邊」的願望囚禁,因而漸漸看不到事實,她需要的是向過去的自己告別的告別式。

    對丈夫的憎恨,如果她能鼓起勇氣意識到它的存在,並且揮手告別,便得以成長。但是她卻把憎恨擺在心底,緊抓住丈夫不放。這樣的糾纏,只會讓她永遠無法成長為一個健全的人。

    她緊抓住現在不放,因而失去了成長的機會。即便她緊抓住現在不放到如此地步,她的婚姻生活及愛情生活也感受不到快樂。

    因為她憎恨自己,所以喪失了「快樂的能力」。

     

    本文授權刊登自上奇時代/ 加藤諦三《提分手的勇氣:為什麼我們離不開討厭的人

    9789863757610提分手的勇氣:為什麼我們離不開討厭的人

    作者:加藤諦三
    出版社:上奇時代

     

    圖片來源:stocksnap

    -->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