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回到秦朝大冒險》不懂《日書》別在秦朝混


    5 八月 2016 時報出版

    秦朝最暢銷書籍,描寫「魔鬼」藏在秦朝社會生活的每一個細節

    在秦朝天一亮,首先要做什麼?答案是,去翻書。很奇怪嗎? 始皇帝下達過「焚書令」,一般人家應該根本不允許有藏書,所以秦朝普通人應該是目不識丁的呀!這種想法只對了一半,「焚書令」確實禁止了民間藏書(就算只是名義上的),但別忘了有些類別的書不在此列,可以光明正大地讀。你要讀的書正是其中之一。

    翻開這卷「書」的〈秦除〉篇,正文像下頁的表格。看傻了嗎? 你也許會脫口罵「什麼鬼」? 先別急,繼續往下看:

    建日,良日也。可以為嗇夫,可以祠。利早不利暮。可以入人、始冠、乘車。有為也,吉。

    除日,臣妾亡,不得。有瘇病,不死。利市積、徹□□□除地、飲樂。攻盜,不可以執。

    盈日,可以築閒牢,可以產,可以築宮室、為嗇夫。有疾,難起。

    平日,可以娶妻、入人、起事。

    定日,可以藏,為官府、室祠……

    image005

    回到秦朝大冒險:穿衣吃飯,全部從頭學(第100頁)

    是不是很眼熟? 有點像農民曆? 猜對了!

    剛才說過,「焚書令」下達後,朝廷特意規定了一些享有豁免權的書籍類別:「所不去者,醫藥、卜筮(逝)、種樹之書。」你手中的這卷《日書》正屬於「卜筮」書之列,裡面都是算卦、風水、陰陽、相面等「封建迷信」內容。

    專業的「日者」

    這類書之所以能和醫學、農業類的實用性書籍並列,還得到官方保護,原因在於「秦代仍是一個鬼神數術的世界」(國學大師呂思勉教授語)。其實不止秦國,楚國也有《日書》,這些國家的民眾幾乎做什麼事都要占卜問凶吉,以至於有一批專門從事這方面服務的「日者」,太史公司馬遷還專為他們續表寫了〈日者列傳〉。

    不過「日者」畢竟不常有,而占卜之事常有,凝聚了他們這方面知識結晶的占卜手冊—《日書》,因此成了一般人家的必備物品。它屢屢出現在各地的考古發現中,從湖北的「雲夢睡虎地」到甘肅的「天水放馬灘」都有出土,內容也大同小異,堪稱當時第一暢銷書籍。你能想到的日常生活事項,書中都會列出吉凶時日。

    每天必讀《日書》

    剛才你看到的就是「雲夢睡虎地」版《日書》的第二篇,標題中的「除」其實是「建除十二神」,也就是「建」、「除」、「滿(盈)」、「平」、「定」、「執」、「破」、「危」、「成」、「收」、「開」、「閉」那一句,總共十二個,又稱「建除十二直」,與下面子、丑、寅、卯等地支十二辰組合起來,被賦予人格化的神靈主宰力,指導人們每天如何趨吉避凶。

    當時的日期不是「一月一日」、「二月三日」這種格式,而是以「月分」+「甲子」、「乙丑」等地支的排列組合來表示日期,例如始皇帝就死於「七月丙寅」。與這些日期同一行的對應「建除」日,表明對當日吉凶情況的評價。例如「建」日是好日子,這天可以當嗇夫(吏員)、可以祭祀、可以加冠、可以乘車出行等;「除」日就差多了,抓不到逃亡的奴僕,打強盜也不能取勝;「盈」日還好,可以修馬廄、蓋房子、生孩子;「破」日則什麼事都不能做……

    「秦除」只是「建除」的一種,《日書》不同的篇章還有彼此獨立的不同「建除」體系,與之相伴的則是各種令人大開眼界的禁忌,足見「魔鬼」藏在秦朝社會生活的每一個細節裡。例如,做為農夫的你扛起耒要下地幹活,一翻《日書》,看〈禾忌日〉那篇寫到:小米忌「寅」日,「秫」(高粱)忌「丑」日,水稻忌「亥」日……這些日子不能播種和首次收穫(有些作物是一年幾熟)某種作物。你掐指一算,今天剛好是「寅」日,忌種小米,你把耒丟了,回房間裡呼呼大睡(其實是為偷懶找藉口,因為那日忌種小米但不忌其他作物)。

    家裡養各種牲畜也要遵循各種「良日」。例如「戊午」日不能宰殺牛;春三月「庚辰」日可以修羊圈,這樣以後就能有上千頭羊;家有老婆和孩子,不能在「己巳」日、「壬寅」日殺狗,否則會有災禍;有些日子屬於「蠶良日」,可以買賣蠶;甚至還有「金錢良日」(注意是金和錢,也就是金鎰和錢幣這兩種貨幣),可以在這些日子買賣貨物。

    為你占卜工作運

    如果你是官吏,官運也與吉凶時日相關。〈稷辰〉篇規定:「秀」日有利於任命官吏、處理政務、調動官職;假如你此前被免官,也有望在這一天官復原職;「正陽」日也利於當嗇夫,不過你會在「危陽」日三次調動官職。〈吏〉篇甚至說明了哪天去見上司,會受到什麼待遇:「子」日,早晨去見上司報告工作,他會認真聽完,晚上見就不聽了,黃昏去見他,他會讓你再去見一次;「丑」日,早晨去見他,他會對你大發脾氣,晚上見他則會受到表揚;「寅」日,白天去見他,他沒空見你,你只能再跑一趟;「卯」日,早晨去見他,他會很高興而且會給你個驚喜,但晚上去見他,他情緒就很差,會發怒……(遇到這種喜怒無常的上司,也真是人生的悲哀啊。)

    嚴禁非法祭祀活動

    《日書》也有種類繁多的鬼神祭祀,不過既沒有隆重的儀式,也沒多少供品。〈除室〉甚至記載,在一些日子裡用牛、羊等大型牲畜為祭品為凶,用豬等小牲畜祭祀也凶,用一塊臘肉祭祀才吉。真正的原因很可能是因為當時的家庭普遍不富裕,大部分人沒有足夠財力負擔太豐厚的祭品,所以「發明」這樣的說法。

    秦朝人對祭祀極為重視,官府有專門的《祠律》對類似行為進行規範,《法律答問》也有關於祠祭的內容,如嚴禁私人的非法祭祀活動,「擅興奇祠,貲二甲」。〈秦始皇本紀〉也記錄:「三十三年,禁不得祠。」

    對「先農神」的祭祀是最重要的,里耶秦簡記載,秦始皇三十二年(西元前二一五年)三月的一天,遷陵縣舉行了「祠先農」活動,祭品包括「鹽四分升一」、「牂(臧)一」(母羊一隻)、「黍米四斗」,其他還包括酒、豚(小豬)、彘(公豬)。

    祭祀完畢後,參與者分吃這些食物,剩下的叫「餘徹食」,由職務為「倉」的官吏「是」、職務為「佐」的官吏「狗」(好名字啊)賣給刑徒們。兩人將一個羊頭、四隻羊蹄賣給了城旦「赫」,收入四錢。其他賣掉的祭品還包括:「餘徹肉二斗」(剩下來的兩斗肉)、「餘肉汁二斗」、「餘徹食七斗」(還不清楚「食」是什麼)、「餘徹酒一斗半斗」、「餘徹豚肉一斗半斗」。整個交易過程中,還有令史「尚」負責監督,因為好幾枚類似內容的竹簡都有「令史尚視平」的記載。

    沒照《日書》指示,會多倒楣?

    工作如此,衣食住行、婚喪嫁娶、生老病死,全部和吉凶時日相關。先說穿著。這天你準備做件新衣服,翻到《日書》的〈衣〉篇,上面規定:在「丁丑」、「丁亥」、「丁巳」等日子做衣服會有很多好處,例如「媚人」(讓人有好感)、「靈」(帶來福氣)、「安於身」(衣服合體,給穿衣者帶來平安)、「多衣」(能有很多衣服,指生活富足)、「終身衣絲」、「不卒歲必衣絲」(能穿絲綢做的衣服,相當於變得富貴),甚至「矢兵不入於身,身不傷」(箭矢、兵器都無法傷到你,金鐘罩、鐵布衫加身啊)……你照著做了,許多天後衣服做好,你開心穿上,再一翻書,才看到一句:不要在楚曆九月的「己未」日第一次穿新衣服,不然你就死定了。掐指一算,就是今天! 趕快把衣服脫了。

    再說食。《日書》相信,假如你怠慢了親人的鬼魂,他們就會附著在一些食物裡:紅色的肉、黃色的乾魚、新鮮的白色雞蛋、公雞、狗肉、乾肉、肉醬、酒……不知道鬼魂為什麼要和食物過不去?

    住更不用提了,如今尚且要看風水,那時蓋房子更少不了類似的準備:一年當中,五、六、十一、十二這四個月不能興土木,每個月也有各自的動土忌日;不同的房門朝向也有吉凶之分,〈直(置)室〉篇把在不同位置開的房門依照東南西北分成了二十二種,向南開的「寡門」、「倉門」、「南門」都很吉利,向東、向西的各五個門次之,最糟的就是向北開的「食過門」、「曲門」、「徙門」等,如果不及時改建,日後你可能殘廢,或被判割鼻子、砍腳之類的肉刑,也可能破財、家產被人兼併,總之沒什麼好下場。

    你想出門也絕不能說走就走,得看看那天是什麼日子。〈玄戈〉篇就告訴你:正月、五月、九月這幾個月內,如果往東走會死,往東南走會與全家人失散,往南走也會遭遇不祥,往西北走會「辱」。到底怎麼受辱? 此篇解釋:「辱者,不孰而為□人矢□。」意思是,食物不熟,吃到了「人矢」。這也太可怕了!

    旅途中,你出了家門回頭留戀地張望,稱為「少楮(礎,站立)」,大轉身地回頭看叫「大楮」,這些都不吉利;趕路時,沿著路中間或靠路的右邊走吉利,但是靠左走就不吉利。

    途中想進大城市,被攔住,得先走三個「禹步」,後世道教典籍對這一走法的描述是,兩腳交叉著走出一個「Z」字路線,相傳當年大禹因為常年奔波治水,腿有了毛病,沒辦法正常走路,於是有了這種魔鬼的步伐。走完之後,還得再向前邁一步,喊出咒語:「斗膽敬告您:我旅行平安無事,請求先為大禹清除道路!」再在地上畫五次(據國學大師饒宗頤教授考證,畫的應該是北斗),然後從圖案的中心位置抓一把土放進懷裡,才能進城。

    親密行為也要占卜

    結婚也一樣。〈娶妻〉篇規定了一連串禁忌日子,最特別的是「戊申」、「己酉」這兩天,這是牽牛宿迎娶織女宿的日子—不幸的是沒能娶成,連續三次都只能放棄;另一種解釋是丈夫在這一天娶妻,會拋棄妻子三次,所以不適宜結婚。這個悲劇或許是牛郎織女故事的雛形,不知道如今喜歡選擇在七夕結婚的新人們看了會怎麼想……

    〈星〉篇也說明用星宿來預測婚姻狀況。這種方式或許和星座一樣,將一年或一月均等劃分,每個時間段對應一個星宿,在不同時間娶進門的老婆,因此被賦予不同的特質。

    「角宿」這天娶進門的老婆,「妻妒」,也就是說你娶了個醋罈子,天天死盯著你,唯恐你和別的女人多說句話;「心宿」這天娶進門的老婆,「妻悍」,沒事就把你打得鼻青臉腫;「箕宿」這天娶老婆,「妻多舌」,天天對你嘮叨東家長、西家短;「斗宿」這天結婚,你娶的是個女巫,你只能哭著哀求別再施展神通。

    你事先打聽好了要娶的老婆「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這才放下心來,結婚當天她卻不見蹤影—逃婚了。你翻開〈星〉篇,發現「虛宿」這天娶妻,「妻不到」;「營室宿」這天娶妻,老婆生性不安分,「妻不甯」,到處給你惹是生非;「畢宿」這天「娶妻,必二妻」,你正興奮得流鼻血,忽然想起自己前面一系列的不幸婚姻,頓時覺得多娶幾個老婆也未必是好事……

    還真是這樣,《日書》提到「夫妻同衣」有一大堆禁忌,這個詞的解釋有好幾種,解釋一,男女同穿一件內衣;解釋二,「同被而眠」;解釋三,根據古漢語同聲相訓原則,「衣」同「壹」,也就是說,其實應該是「夫妻同壹」,親密行為。

    總之,就連你們想親熱都得根據吉凶時日。由於這些禁忌日每月都有一天,所以有觀點認為也許與女性的生理週期有關。

    千萬別生孩子的日子

    生孩子更與時日有密切聯繫。〈生子〉篇就列舉了孩子出生日期與他未來命運、性格的聯繫:

    「甲戌」日出生的孩子,吃喝都很快;「乙亥」日出生的孩子,心地善良、生活富足;「丙子」日出生不吉利;「丁丑」日出生能言善辯,不過眼睛會有毛病;「己卯」日出生,孩子以後會離開祖國;「己丑」日生的孩子,將來會生活貧困、疾病纏身;「庚寅」日出生,女孩可以經商,男孩會喜愛華麗衣著、過富貴生活。這在屈原大夫身上得到了驗證,他在《離騷》中就自稱「惟庚寅吾以降」,並且出了名地喜愛各種華麗衣飾;「丁酉」日出生會嗜酒;「丁未」日出生會失去母親,還會坐牢;「甲寅」日出生可當公務員;「己巳」日出生的孩子不利父母,男孩會成為奴隸,女孩會成為女奴,所以「勿舉」—不要哺育,不要讓他活下來,夠驚悚吧? 前文說過,《法律答問》也允許父母出於優生學的考慮,殺死先天殘疾的嬰兒。

    小心寄居者!

    更驚悚的是,《日書》還告誡你在一些凶日不要輕易收留寄宿者,否則他們會奪取你的家產。「結日……以寄人,寄人必奪室」,「毋以辛酉入寄者,入寄者必代居其室」,「窞(但)羅之日……而遇人,人必奪其室」。還有,「己巳」日接納他們,不出一年你也會和他們一樣成為寄居者,也就是失去房子。這類警告多次出現在《日書》中,可證明此現象在當時的普遍。

    「寄居者」是什麼人? 清華大學歷史系李學勤教授認為可能是「庸客」,也就是陳勝那樣的長工。張不叁個人的推測是,當時戰爭頻仍,普通秦人的死亡率應該很高,孤兒、流離失所者、逃亡奴隸等人不在少數,那時雖然沒有社會局等機構,但不排除國家有安置他們的政策,「寄居」也許就是這種政策的體現,而造成這種「寄居者奪家產」的社會問題,就另當別論了。

    小偷的長相與十二生肖

    就連你的家人不幸去世,下葬的日子也有講究,子、卯、巳、酉、戌這幾天叫「 男日」, 午、未、申、丑、亥、辰這幾天叫「女日」。死在「男日」、「女日」的不能選在同屬「男日」或「女日」的日子埋葬,否則家裡還會死人;最不能在「丁丑」日下葬,要不然家裡還會連著死三個人。

    不過這農民曆最特別的是可以用來抓小偷,這叫「相盜法」。〈盜者〉篇將十二地支對應的日期與十二種動物聯繫在一起,這應該是最早的十二生肖,和如今略有出入,見下表。

    image007

    回到秦朝大冒險:穿衣吃飯,全部從頭學(第111頁)

    〈盜者〉告訴你,出現在不同日子的盜賊,與對應當天的生肖動物相似的特徵:「子」日的賊,長相是尖嘴巴,鬍鬚稀少,善於玩弄東西,手是黑色的,臉上長有黑痣,耳朵有點毛病,躲藏在圍牆內中間位置糞草的下面。名字中有「鼠、鼷、孔、午、郢」這幾個字;「巳」日的賊,個子高,臉色黑,眼睛長得像蛇眼,是黃色的,腳有毛病,隱藏在陶器下面,名字裡有「西、(拆)、亥、旦」這幾個字;「午」日的賊,長脖子,短腿,身體有殘缺,耳朵長得長,手拿草,肩膀有毛病,躲藏在草叢樹木下險要的地方。名字中有「徹、達、祿、得、獲、錯」幾個字……

    看了這麼多,是不是覺得這些多如牛毛的禁忌太可笑? 其實也不能完全用「封建迷信」來批評,它們都是當時社會現實的反映,而生產力和生活水準低下、長期戰亂導致的民不聊生,才是促使人們信奉禁忌的根本原因。生個孩子,也許剛生下就死了;得一場大病,人就沒救了;出個遠門就被抓了當壯丁;好端端在家待著也可能禍從天降……曹操的「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絕不僅是文學性的修辭,也是現實寫照。

    秦朝的人們無可奈何之下,只能把一切苦難的根源算到超自然的神祕力量頭上,在現實之外尋求寄託,以克制行為來求得內心安寧的「禁忌」開始大行其道。說到底,終究是無可奈何、自欺欺人的行為。

    本節穿越要點|

    ◆ 《日書》是秦朝的「農民曆」,規定了不同時間、各種活動的吉凶,秦人對它極為迷信。

    ◆ 衣食住行、婚喪嫁娶,都要翻《日書》查吉凶,足見「魔鬼」藏在秦朝社會的每一個角落。

    ◆ 連抓小偷都能用到《日書》。

     

    圖文授權刊登自時報出版/【回到秦朝大冒險:穿衣吃飯,全部從頭學】一書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