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Google最受歡迎的正念課:每次開課數百人爭取,臉書、高盛、麥肯錫紛紛引進,他們這樣培養未來需要的人才


    4 七月 2016 大是文化

    google-485611_640

    腦科學研究驗證了「正念」的效果

    因為大腦的初始設定適合原始時代

    人類自有歷史開始,大約過了兩百萬年。智人(Homo Sapiens)的登場約在二十五萬年前。

    從那之後,我們的生活方式或價值觀、社會規範一直在改變。從單純層面來說,現在比以前更安全、更省力,在各種領域中也有共同的規則。當然,現在仍有人深受飢餓或戰爭、壓迫之苦。

    然而,在沒有什麼工具可用的原始時代,原始人跟現代人的生活,在根本上完全不同,這點我相信大家都同意。

    智人在二十五萬年前登場後,直到站在食物鏈的最頂端,約是一萬年前的事。那時,地球才開始為人類所支配。進一步來說,「更安全、更省力,在各種領域中有共同規則」,是在十八世紀中葉的工業革命以後,也不過是兩百五十年前左右的事而已。

    如果把人類的二十五萬年歷史除以一百,人類變成世界中心以後的歷史,只占最後的4%;演變為現代科技社會,則僅僅經過了0.1%的時間。

    像這樣把人類歷史拉長來看,若說現代的我們,大腦跟原始人一樣,應該沒有人能接受吧?也就是說,我們現代人經由自然進化來更新大腦,時間上來說實在是太短。

    這個結果,導致我們的大腦構造,仍然和與野生動物一起生活在弱肉強食世界的祖先一樣。

    但是,處在加速進化的科技與全球化經濟的時代,我們發現大腦停在初始設定是有危險的。因為根據腦科學驗證,持續變化的世界(自己之外)與不變的大腦(自己內部)的扭轉現象,變得清晰可見。

    生存在數位時代的原始大腦

    我們重新回想一下原始人的生活環境:

    ● 經常被其他動物襲擊。
    ● 經常有其他人類來襲,或搶奪食物。
    ● 屋外的氣溫變化會危及生命。
    ● 食物供給不穩定,伴隨著餓死的風險。
    ● 因為流產或早死都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會盡量多生小孩。

    我們現在之所以能談論這些,都是託祖先的福,他們當年從如此殘酷環境中生存下來。

    我的個性溫和沉穩,習慣禮讓他人,但這在原始時代肯定難以生存。活在那個時代的人,面對外敵得有立即的反應,比方說逃得快、能因腎上腺素沸騰而果敢戰鬥、記得恐怖的體驗而經常備戰、比任何人都更快把食物吃完、性衝動比較強等。

    就算你想否認自己與這些特徵有多麼不同,我們仍然繼承了這樣的DNA。

    工作中會突然情緒失控,拿部屬出氣;明明希望可以在工作跟生活中取得平衡,卻為了搶下市場占有率,變成工作狂而回不了家;敗給酒、美食還有異性的誘惑;雖然覺得不太好,但還是把時間浪費在線上遊戲跟社群網站上;明明很害怕,卻還是突然發火;很想裝酷、耍帥,但內心其實非常不安;比起快樂的記憶,更容易想起痛苦的回憶;總覺得要以人身安全為優先,周遭一有變化就感到很煩……。

    生存在二十一世紀的我們,背負的問題大多不是因為喜歡或討厭,而是由於從祖先身上繼承下來的大腦所致;持續變化的世界與一成不變的大腦,這之間的落差使我們深受苦惱。

    以正念作為更新大腦的手段,配合時代的變化與時俱進

    如果就這麼放著不管,大腦便會一直維持在原始時代。但是,現在放棄還早,因為大腦其實可以透過訓練達到進化,而這個訓練便是正念。

    透過正念,我們可以更新大腦,調整到最適合這個全球化與數位化的時代。

    「大腦也可以更新?」或許有人對此感到疑惑。這並非信念或信仰的問題,完全是以最新的腦科學及腦神經科學、心理學為基礎的科學實踐論。

    為了解答你的疑惑,在此簡單談一下另一個大腦的領域─大腦新皮質。這正是支持我們人類文明發展,比較新的部位。

    大腦新皮質,掌管的是與事物相關的理性判斷,及以理性判斷為本的思考。只要看人類發展的歷史,便能發現它發揮了很大的功效;但它也有弱點,它擷取外界資訊的速度,比邊緣系統慢。因此,大腦往往會因為先製造出來的(不好的)情緒,左右我們的言行舉止。

    阪神.淡路大震災的後遺症讓我深受其苦,就是因為大腦新皮質無法有效發揮功能的關係。邊緣系統早一步擷取了資訊,連帶合作優先做出反應,才使這深刻的記憶折磨了我許多年。

    冥想不能改變大腦的構造,但能改變連帶合作

    以大腦的構造來說,資訊傳遞的順序無法改變。然而,卻可以影響大腦邊緣系統的連帶合作,製造或支配愉快、不愉快的情緒。甚至,能開發大腦新皮質的合作,使我們不再跟祖先有同樣的反應,做出符合現代的判斷。

    繼承人類二十五萬年的傳統,從科技時代主流中躍出的正念冥想,為大腦機能帶來明顯變化的學術報告,近年正以覺醒般的氣勢增加。英語文獻中,大概就有數千篇論文或報告。並且,幾乎每天都有新的資源登場,正念已經成為十分熱門的研究主題。

    這十年來,正念在商界或教育界,都是以美國為中心展開,這更加深了我們想以科學來理解冥想。過去,大都認為冥想是屬於宗教的東西,幾乎不會成為科學調查的對象。宗教、精神的世界,與重視測量、再現性的科學世界,是截然不同的範疇。

     

    本文授權刊登自大是文化/ 荻野淳也, 木蔵シャフェ君子, 吉田典生《Google最受歡迎的正念課:每次開課數百人爭取,臉書、高盛、麥肯錫紛紛引進,他們這樣培養未來需要的人才

    google_cultureGoogle最受歡迎的正念課:每次開課數百人爭取,臉書、高盛、麥肯錫紛紛引進,他們這樣培養未來需要的人才

    作者: 荻野淳也, 木蔵シャフェ君子, 吉田典生

    出版社:大是文化

    圖片來源:pixabay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