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禁忌圖書館(Ⅱ)幻變迷宮


    4 六月 2016 皇冠文化

    books-768426_640

    沼澤悶熱潮濕,悄無聲息。有好長一段時間毫無動靜,只有霧氣像觸鬚一般四處探索,在爛泥上面嬉戲,在彎駝的樹木之間扭動。偶爾有蜻蜓振著水晶似的薄翼,飛掠過蘆葦。頭頂上方的太陽渾圓橙紅,動也不動,彷彿被釘死在淺藍色的天空。

    接著,遠處傳來拔高嗓門的人聲,還有某人穿越林下灌叢的窸窣響。蜻蜓立刻散開,片刻之後,霧堤顫動起來,吐出一個女孩,她正小心翼翼沿著狀似堅實的窄地上前進。

    她年約十二、三歲,穿著實用的長褲、搭配皮製背心,為了行動方便,頭髮往後紮起。她大汗淋漓,雀斑點點的蒼白臉頰被太陽曬紅,但眼神警戒,頻頻掃視周遭的樹木跟窪地。

    有隻灰色小貓坐在她的肩頭,腳爪死命攀住她的背心,彷彿很怕摔下來。就貓能有的表情來說,這隻貓一副老大不高興。

    女孩跟貓各叫愛麗絲跟「灰燼飄過世界之死城」(或簡稱灰燼)。他倆抵達小丘頂端時,愛麗絲停下腳步、緩緩轉圈,灰燼煩躁地甩動尾巴。貓咪終於率先打破兩人之間的尷尬沉默。

    「我們來這裡幹嘛?」他說。
    「要找某種怪獸。」愛麗絲說。主人傑瑞恩跟她說過怪獸的名稱,是某種複雜的拉丁名字,可是她沒記住。「我要跟牠對打,你明明知道。」
    「我知道妳來這裡幹嘛,這裡就像妳這種人會去的地方,一片髒水、泥巴跟怪獸。我想知道的是,我為什麼非得來這裡不可,我畢竟有一半是貓啊,不用拉下身段做這種事才對。」
    「你會來這裡,是因為你又跑到傑瑞恩主人的拖鞋裡『撒野』了。」愛麗絲說。
    「他又沒證據。」灰燼說,尾巴鞭著她的頸背。
    「有這種嫌疑的對象並不多。」她說。
    「哼。」灰燼嗤之以鼻。
    「傑瑞恩沒把你變成蟾蜍,你就該高興了。」
    「要是他非送我來照顧妳不可,」貓說,「幹嘛一定要挑這麼……潮濕的地方?」
    「你應該看看上個地方。」愛麗絲嘀咕。她不確定自己以後還有沒有勇氣再進游泳池。「現在安靜,我必須專心。」

    前面一點的樹叢傳來窸窣聲,有個小生物現身了,看起來有點像沒翅膀的小鳥,橢圓身子靠著帶爪的雙腳保持平衡,尖尖的長嘴喙,外表是光滑的黑,不過身上是皮毛而不是羽毛。

    牠叫簇仔,愛麗絲知道牠其實不是單一個別的生物,而是一大群存在體的一小部分,有如一隻螞蟻或大黃蜂。簇群是她束縛的第一個生物,當時她對「讀者」或魔法一無所知,卻無意間闖進了囚禁書。個別的簇仔幾乎算是可愛的,但她忘不了當初有幾百隻簇仔緊追著她,爪子在石地上踩得噠噠噠響,一面發出噬血呱嘓聲的情形。

    既然盤據這本囚禁書的生物不是很配合,她現在就派出幾隻簇仔去偵察。經過勤加練習之後,她現在可以透過牠們的眼睛窺看,而不讓自己在現實中的身體摔倒,可是她對於同時應付一隻以上的簇仔還是不大得心應手。更糟的是,簇仔並不適合沼澤這種環境──牠們實際上比外表重多了,每次只要踩到水窪,就會像石頭一樣沉到底部,然後再手忙腳亂急著爬出來。

    老實說,愛麗絲自己對沼澤也實在提不起勁。沼澤就像水跟土地莫名其妙混在一起,連乾燥的小地帶也鋪滿了厚厚黏黏的泥巴,無數的渠道跟淺塘表面都漂浮著雜草,模樣像土地,等她一踩,泥水卻會湧進靴子裡。雪上加霜的是,蚊子就快把她生吞活剝了,她每拍死一隻蚊子,曬傷的皮膚就一陣刺痛。

    她一隻隻查看簇仔的偵察結果,牠們看到的除了雜草還是雜草,這就是身高只有一呎的壞處。這樣行不通的,她嘆口氣,啵一聲讓牠們消失了。

    至少現在我可以專心處理蚊子的問題了。她腦海深處有幾條魔法線,通往受她束縛的生物。銀線是簇群的,深栗色線是樹精,深藍色線是她最新束縛的一個:這種滿嘴牙的大型生物(傑瑞恩稱之為惡魔魚),可以讓她在黑暗裡發光,或在水下自由呼吸。

    這些線下方還有最後一條線,就在她內心最遠的邊緣上,蜷成一圈圈,是黑曜石般的深沉烏黑。那條線通往龍,但她每次召喚或下令,牠都頑固地不為所動。
    愛麗絲在心裡用簇群的線繞住自己,讓肌膚變得有如簇仔那些小生物一樣堅韌,跟橡皮一樣富彈性,下一隻咬到我的蟲子會很錯愕。接著她睜開眼睛,皺眉環顧既惡臭又炎熱的沼澤。

    「不對勁,」她說,「生物不應該躲起來的啊。每本囚禁書的生物都急著要打鬥。」
    「搞不好這隻很害羞,」灰燼說,「也許我不應該跟妳一起來,牠可能因為我的大駕光臨被震懾住了,畢竟我是會讓人肅然起敬的。」他打了個哈欠。「對,可能就是這樣。妳乾脆把我留在那棵樹上吧,妳去忙妳的事,我可以乘機打個小盹。」
    愛麗絲翻了個白眼。「你難道不能……聞一下牠在哪裡還是什麼的嗎?」
    貓氣得豎起毛來。「我想妳一定把我誤會成什麼獵犬了。」
    「別傻了,」愛麗絲說著便露出狡猾的笑容,「我只是想說,不管一隻蠢狗有能力幹嘛,你都能做得更好才對,畢竟你是半隻貓嘛。」
    「我知道妳在打什麼鬼主意,沒用的,」灰燼說,「別以為妳可以引誘我上鉤。」
    「好吧,好吧,反正我一直想問傑瑞恩,能不能讓我養隻狗。」
    「小狗?」灰燼支支吾吾。
    「也許養隻黃金獵犬吧,你們兩個在一起看起來會很可愛。我可以想像他用滿是口水的大舌頭,舔你臉的樣子──」
    「好啦,好啦,」灰燼說,「也不用講得這麼陰森好嗎?」
    「那你聞得到東西嘍?」
    「在這堆爛泥裡?哪可能啊。」他抽動貓鬚,閉上雙眼,「不過,要是妳安靜一下,也許我可以聽到什麼。我們半貓的耳朵可靈了。」他一眼微微開了個縫,只是為了怒瞪著她。「比任何犬類高明多了。」
    愛麗絲壓下吃吃笑的衝動,默默佇立。灰燼的耳朵抽動、旋轉,好似迷你探照燈。最後他舉起一掌,指出了方向。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們在找的東西,」他說,「可是我聽得到有個大東西在呼吸,在那個方向。」

    「可能是,」愛麗絲說,「囚禁書裡除了囚犯以外,似乎都沒什麼生物。」不過,這本囚禁書裡為什麼有蚊子,愛麗絲實在想不通。她朝灰燼指出來的方向,放眼眺望小山丘,往前每走一步,都先伸出腳尖探探路,確定可以站得穩。隨著每個步伐,泥濘吸著她的雙腳,可是幸運的是,傑瑞恩給她一雙品質很好的皮靴,要是穿她一般的鞋子,早就在泥沼裡弄不見了。

    她走到小溪邊,那是一條深度更深、水流更急的溝渠,穿梭於爛泥之間。上頭湊巧有兩塊岩石,方便她踩著越過小溪。前方的植物長得更高更密,形成難以穿透的密叢。愛麗絲瞥瞥灰燼,他朝那個方向點點頭。

    「我什麼也沒看到啊。」她說。
    「牠就在裡頭的某個地方。」
    「你確定?」

    貓只是傲慢地悶哼一聲。愛麗絲嘆口氣,為了自保,她把裹住自己的簇群線稍微拉得更緊,然後悄悄往前走。

    裡頭確實有東西,就在蜷曲的枝椏深處。那是個暗色扎實的團塊,就像圓丘狀的石塊,可是牠正盯著她看。她側身小步走著,看到那個形體微微動了一下。
    「我看到了,」愛麗絲說,「抓好了。」

    灰燼懶得回答,但爪子就像小小針尖抵著愛麗絲的肌膚,隔著背心也感覺得到。她又往前跨出一步,再一步,那隻半隱半現的生物一移動,她就打住腳步。牠發出低沉的突突聲,彷彿汽車引擎準備發動似的。

    接著,牠突然有了動作,從密叢暴衝出來,狂急的動作讓身影模糊成一片──愛麗絲沒料到牠動作如此飛快。感覺是某種灰色結實的東西,腿部動作狂亂,邪惡尖銳的頭角直直瞄準她而來。

    一年前的愛麗絲可能會驚慌失措,因為那時的她只在書裡或是動物園的安全柵欄後面看過兇猛生物。可是那個愛麗絲已經不存在了。現在這個愛麗絲不僅長了一歲,擔任讀者的學徒也有半年時間。身為學徒,她曾經受到擠壓、溺水、凍傷、差點丟掉小命的經驗數都數不清了,要比撲襲而來的怪獸再高幾倍的挑戰,才可能攪得她心慌意亂。

    不過,這並不代表她會傻傻承受,她拖到最後一刻才往旁邊閃開,讓那個生物來不及調整路線。那個生物意識到自己錯過目標時,花了點時間才慢下動作,在泥濘裡激烈打滑,濺起一陣塵土跟小石之後才停下來。

    現在終於有機會好好把牠看清楚了,原來是隻恐龍,身型不是很大,肩膀只比愛麗絲的腦袋高一點,眼睛跟她的視線齊平。粗糙的體表凹凸不平,四條腿粗短有力,腳板有如象腳般寬闊平扁。短短的尾巴來回甩動,好似興奮的狗兒。牠有一雙小小圓圓的黑眼睛跟小鳥般的嘴喙,不過,最醒目的還是從牠腦袋開始往後延伸的巨型頭冠,那裡長出了往前突伸的四根蜷曲長角。這隻生物全身大多是暗灰色,但頭角在尾端褪成純白色,角尖看起來非常銳利。

    牠一腳刨抓地面,讓愛麗絲聯想到準備發動攻擊的公牛。她緩緩站起身,把長褲上的幾塊泥撥掉。

    「好了,」她說,「現在我們知道要對付的是什麼了,你還好嗎?」
    一陣沉默。愛麗絲明顯感覺到肩上的負荷消失了。
    「灰燼?」她緊盯恐龍的眼睛,等牠採取行動,「你在哪?」
    「這邊。」貓發出聲音,語調比平日高亢一些。
    「哪裡?」
    「這裡。」

    愛麗絲終於看到他了。生物的粗糙灰皮膚上有個突起物動了起來,原來是死命攀在上頭的小灰貓,全身貓毛直豎,尾巴像旗幟般舉得筆直。
    「你怎麼跑到那裡去的?」
    「我也不大確定,」灰燼說,「我還以為妳可能會被壓扁,就趕緊『棄船』逃命,然後抓住可以攀住的第一樣東西。」
    「你對我還『真有』信心啊。」愛麗絲說。
    「我以為被壓扁是妳計畫中的一部分,」灰燼說,「妳總是可以想出最高明的計畫,現在可以麻煩妳把我從這裡弄下來嗎?」
    愛麗絲往左跨一步,恐龍轉身面對她,依然刨著地面。她可以看到牠準備襲擊以前,後半身先緊繃起來。
    「那個嘛……可能有點困難,」她說,「你不能自己跳下來嗎?」
    「我寧可不要。」
    「那樣的話,就抓緊吧。」
    「妳永遠都有最高明的計畫──」

    恐龍撲襲過來。灰燼的後腿一時打滑,為了留在原位,他死命扒抓,但貓爪在生物的厚皮上根本留不下任何痕跡。愛麗絲猜想,簇群跟針一般的嘴喙可能也起不了作用,索性繼續用簇群線緊緊裹住自己。她像鬥牛士一樣,再度往旁邊一跳,讓生物跟她擦身而過,埋頭闖入沼澤瘦樹糾纏不清的長枝椏。

    愛麗絲在生物轉身以前,猛扯心裡那條樹精線,然後抓住一根枝椏,讓自己的力量透過枝椏延伸出去,進入了樹木主體。那是一棵看起來削瘦不幸的植物,在浸水的土壤跟流連不散的霧氣裡勉強生長,可是它回應了樹精的魔法,在愛麗絲的手裡活了過來。長長的細枝甩了出來,繞住恐龍,用綠意裹住牠粗壯的身軀。她引導枝椏包住灰燼,灰燼用牙齒咬著恐龍的頸背,好停留在原來的位置。

    恐龍掙扎起來,擺動腦袋,用頭角劈斷枝椏,可是這棵樹就像植物化身而成的蜘蛛似的,往前傾身,用越來越多樹枝層層纏住恐龍。恐龍發出受挫的吼叫聲,吃力地轉身面向愛麗絲。這個生物力大無比,雖然這棵小小的沼澤樹可以把平凡人類的手腳都扯斷,可是恐龍一吋吋地費勁往前走,把枝椏拉到最遠的地步,好似扯緊牽繩的小狗,嘴喙一面東咬西啃。愛麗絲幾乎要替牠難過起來,牠這麼努力卻只能……原地踏步。

    傳來一聲喀啦響,恐龍又寸步往前移了一呎。另一根枝椏被扯斷,發出潮濕的劈啪響,接著又有兩根斷裂。灰燼一直謹慎評估著跳到地上的可行性,這時又往後彈,繼續用四腳緊緊攀牢龍身。愛麗絲盡可能撤得更遠,但為了把恐龍扳倒在地,心神依然聚焦在那棵樹上,將所有的力量灌注進去,就為了把恐龍扳倒在地。

    可是牠就快掙脫開來了。不管她抓得多緊,這頭小恐龍的耐力似乎永無止境。枝葉一根接一根,接著是一整叢,放棄了實力懸殊的掙扎,斷裂開來。等半數都不見之後,跟愛麗絲大腿一般粗的沼澤樹軀幹開始彎曲,接著發出槍響般的聲音,攔腰折斷,這頭生物恢復了自由。

    「我想,該想別的計畫了!」灰燼吼道。

    恐龍把斷得參差不齊的枝椏末端甩開,用那雙黝暗的小眼怒瞪愛麗絲。愛麗絲回瞪了片刻之後轉身就跑。

    「妳在幹嘛啊?」灰燼喊道。
    「思考!」愛麗絲回喊。
    「想快點啊!」

    枝椏劈打在她臉上,可是透過簇群而強韌起來的肌膚讓她感受不到衝擊。她更在乎的,是不要在滑不溜丟的泥濘地上摔倒。恐龍重重踩著腳步在後頭追趕,要是讓牠的頭角刺中,即使有橡皮般的肌膚也抵擋不住。

    如果跑直線的話,愛麗絲在這場競跑裡毫無勝算。這頭有角怪獸儘管腿又粗又短,卻孔武有力,可以迅速加快速度;如果牠真的會累,從外表也看不出來。愛麗絲早已上氣不接下氣,只能縮起身子在矮叢跟樹幹之間鑽來竄去,勉強領先於前。她輕輕躍過窄水窪,嘩啦嘩啦涉水踩過大水灘。恐龍在她後方來回滑行,彷彿是一輛在結冰路面行駛的汽車,短腿濺起了陣陣黏糊糊的泥巴。

    想快點。也許她可以讓一棵樹長大,讓樹變得巨大粗壯,足以逮住那頭怪獸,但那需要時間,而她缺的就是時間。況且,灰燼可能會受傷,我需要更快的辦法!

    前方傳來流水的聲音。是她稍早之前跨越的溪流,是整片停滯微鹹的沼澤水域裡的一道清澈深渠。她一看到這條溪流,就壓低腦袋,猛地拔腿衝過幾棵樹木,恐龍依然緊追不捨。

    愛麗絲一抵達溪岸,就跳了進去,對準一根倒木所積出來的大水塘,迫切希望不會被岩石撞斷腿。她狠狠撞上水面,這個聲響幾乎蓋掉灰燼哀怨的呼喊。
    「噢,不,不,不,不,我不喜歡這個計畫!再努力想啊,愛──麗絲──」

    接著她就在水下了。這條溪流暖得跟洗澡水似的,嚐起來有點硫磺跟土的味道。水塘只比愛麗絲的身高深一點,而且她沒料到穿著衣服游泳這麼困難。她勉強穿過那片水聲迴盪的幽暗裡,靜靜等待──

    不久之後,恐龍尾隨她進水。她不確定這是不是恐龍自願的,不過牠速度的確快到來不及在泥濘地上打住腳步,所以不管牠的動機為何,最後還是掉進了溪流。牠拚命揮甩扭身,距離她只有幾吋之遙,四周淨是攪成白水的細沫跟泡泡。

    愛麗絲頭一次跟生物對戰時,曾想方設法把對方困在深水裡,直到溺斃為止。不過,她馬上就明白這回無法複製上次的勝利經驗。恐龍馬上翻正身子,跟簇仔不同的是,牠會游泳,即使只是笨拙的狗爬式。而溪流的深度跟寬度都沒辦法讓愛麗絲躲藏很久。

    幸運的是,愛麗絲沒有躲藏的打算。她從那個第一晚以來,陸續學會了幾個招數,現在她向內心那條深藍線伸出觸角,通向了她最近征服的生物。她放開簇群線,用惡魔魚的線一次次捆住自己,直到牠的力量貫穿她全身,而她也開始變形。

    她的形體轉變時,那個流動的瞬間讓她一時反胃,不過新身體的形狀接著穩定下來。她成了一隻外型邪惡的巨魚:扇形的寬尾巴,幾百顆銳利如針的牙齒,身側一組組鱗片散放著光,使得水塘成了夢魘般的詭異地方,陰影幢幢,閃動著古怪的綠光。不過,她一眼就能看到恐龍朝著岸邊游去的身影。變成魚的愛麗絲甩動尾巴,往前撲襲,嘴顎張得老大。

    恐龍聽到她逼近的聲音,就垂下腦袋,頭角瞄準她,可是化身為魚的愛麗絲在水下靈活多了。她輕鬆閃過這頭笨拙的生物,朝牠的肩膀進攻,恐龍沒辦法把頭扭到那麼遠去咬她。惡魔魚的嘴顎力大無比,成千上百的利牙輕易咬透恐龍佈滿鱗片的粗糙表皮,直接咬到了肌肉。鮮血灌滿愛麗絲的嘴,如果她還是個小女孩,可能會想乾嘔,但對這條魚來說,這滋味美妙無比。

    愛麗絲不像真魚那樣撕扯狂咬,而是用拉的。恐龍游起泳來很笨拙,雖然猛力揮甩四肢,卻還是抵抗不了那種拉力,被往下拖進了水塘中央,最後腦袋完全到了水下。她把恐龍壓制在那裡之後,除了等牠屈服什麼也不做。那個生物掙扎得越來越激烈,但愛麗絲只感覺到舒適溫暖的水,輕鬆地沖刷過她的魚鰓。
    屈服吧,她對著恐龍拋出意念,將意志延伸出去。屈服吧,只要殺死囚犯,她就可以逃出囚禁書,可是除非逼不得已,否則她並不想殺死囚犯,即使對方只是個蠢笨的動物。她發現,連最笨的生物也懂得支配的概念。

    最後,恐龍終於接收到這個訊息,她感覺得到牠的抵抗潰決了,牠靈魂的精髓捻搓成一條線,往外延伸,永遠跟她相繫相連。牠這麼做的時候,這個世界逐漸隱逝,囚禁書的魔法認定她已經完成任務,於是將她送回所來之處。

    現實猛地湧回來,在那可怕的一瞬間,她溺水、噎住,在奇異陌生的環境裡狂亂翻騰。她連忙將惡魔魚的線解開。片刻之後,她又恢復了女孩的模樣,仰臥在地、急著換氣,泥水頻頻滴在傑瑞恩書房的地氈上。

    歷盡千驚萬險,愛麗絲靠著勇氣與智慧收服了一隻又一隻的魔法生物,逐漸成為優秀的「讀者」,但關於爸爸船難的真相卻始終陷在五里霧中,而傑瑞恩伯伯又將指派給她什麼更艱鉅的任務呢?

     

    本文授權刊登自皇冠/ 謙柯‧韋斯樂《禁忌圖書館(Ⅱ)幻變迷宮

    sdsdsd禁忌圖書館(Ⅱ)幻變迷宮

    作者:謙柯‧韋斯樂
    出版社:皇冠

     

    圖片來源:pixabay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