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好書推薦,書籍推薦,好書導讀,書籍導讀導讀 | 每天替你導讀好書 | 知識家

  • 遺傳密碼:我們不是被動的基因繼承者,童年創傷、飲食及生活習慣的改變,都能改變基因體的表現


    26 三月 2016 大塊文化

    maple-leaves-690233_640

    LV商標與生物學標記

    你或許知道路易.威登是世上最昂貴、最漂亮手提包的製造商之一,也是時尚帝國的創始者,如今名列世上最有價值奢華品牌之林。但時光回溯至一八三七年,年輕的路易第一次來到巴黎時,他的野心並沒有那麼大。十六歲時,他找到一份為富有的巴黎旅客打包行李的差事,同時也在某個當地商人手下擔任學徒,這位商人以製造堅固耐用的旅行大皮箱而出名──你也許會想起在祖父母家的閣樓裡看過這種貼滿貼紙的大皮箱。

    你可能會認為現在行李搬運員對待行李的方式很粗魯,但若是和過往歷史相較,他們對待你的旅行箱已經算是溫柔得很了。在那個搭船旅行的時代,不管到哪家地方型百貨公司,都買不到現在這種價格低廉的新型旅行箱,當時的旅行箱真的得經得起粗暴對待才行。在路易威登的行李箱面世之前,大部分的行李箱並不防水,所以這些旅行箱的頂部必須做成圓形的,才不會積水,這點讓這些箱子很難堆疊起來,而且也比較不耐用。路易的巧妙革新方式,是採用打蠟帆布來取代皮革,這麼做不僅箱子可以防水,也很容易改換成平頂設計,使得裡面的衣物及貨品都能保持乾燥。就當時的船舶運輸而言,這可是一大功勞。

    不過,路易遇上了一個問題:對那些並不熟悉他的行李箱設計克服了多少挑戰,而且耗費多大成本的人們,要如何讓他們了解自己買到的是高品質的好貨色呢?這點在巴黎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優秀的行李箱製造商唯一需要的行銷策略就是口碑,但若想讓生意擴展到這座「光明之城」(La Ville Lumière)以外的地方,顯然會是比較難以達成的任務。

    讓這種困境更為雪上加霜的,是路易和他的後代一直未能擺脫的挑戰──仿冒品。到了同是行李箱製造者的對手開始抄襲他那種四四方方的設計,但並未在品質上同步跟進時,路易的兒子喬治斯(Georges Vuitton)想出了那個傑出的LV字母相扣標誌,這是法國最早出現的品牌商標之一。有了這個標誌,買家一目瞭然,馬上就知道自己買的是不是真貨,這個商標就是品質的代號。

    然而,談到生物方面的品質,人類可不是天生就有明顯的標誌可以讓別人看得到。因此,經過數百萬年的演化過程,我們逐漸發展出一些用來評估他人的粗略方法;這些方法讓我們可以只憑一眼,就得知三件需要知道的重要事情:血緣關係、健康,以及父母適任性。

    面容的相似性除了讓人想到血緣關係,例如我們常聽到:「你也知道,他長得跟他老爸像一個模子印出來的!」,我們通常很少會想到這張臉蛋究竟從何而來。其實面部五官如何形成,真的是個相當引人入勝的故事,宛如上演一場錯綜複雜的胚胎學芭蕾舞劇,任何微小的發育缺失,都會永久銘刻在我們的臉上,讓所有觀眾看見。故事始於胚胎生命的第四週左右,臉孔的外層部分會從五個隆起的部位開始發育(想像一下這些部位就像黏土一樣,慢慢形塑成我們未來的臉龐),最後這些部位會合併、塑形、融合,形成連續不斷的表面。如果這些區域未能平順融合及附著在一起,因而留下空隙,就會形成裂隙(cleft)。

    有些裂隙會導致比較嚴重的結果,但有些裂隙根本沒什麼,只會形成下巴上可見的小凹窩,例如好萊塢演員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卡萊.葛倫(Cary Grant)、潔西卡.辛普森(Jessica Simpson)等,就是幾位下巴上有個小裂隙或「酒窩」的代表性人物。這種凹窩也可能出現在鼻子上,不妨回想一下導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和法國演員傑哈.德巴狄厄(Gérard Depardieu)的模樣。不過,在一些其他的情況中,裂隙同樣有可能在皮膚上留下一個大缺口,暴露出內部的肌肉、組織及骨骼,成為感染的入口。

    由於臉部有這麼多部位,因此成為我們最重要的生物學標記;就像路易威登的商標一樣,我們的臉孔透露大量的基因訊息,等於展現遺傳自胚胎發育以來完成的作品。基於這個原因,我們這個物種早在渾然不知其真正意義的情況下,就已經學會特別注意臉孔帶來的那些線索,因為這是我們評估周遭的人、為他們分出等級,以及和他們產生聯繫的最快方法。這種行為的意義絕對超過膚淺的層次,不管我們喜不喜歡這件事,但臉部外觀可以透露出我們發育與遺傳的歷史,你的臉孔透露出許多和你的大腦相關的訊息。

    面部形成的結果,可以顯示你的大腦是否在正常條件下成長;在這場品評人類的遺傳比賽裡,幾公釐的差距都可能很重要。這點可能有助於解釋為何在諸多不同文化及不同世代裡,比大多數人稍微開闊一點的眼距,總是能夠特別吸引我們的目光。單就這點來討論,有超過四百種以上的遺傳疾病,都有眼距異常這項特徵。舉例來說,全前腦症(holoprosencephaly)指的是兩邊大腦半球未能正常成形,有這種問題的人除了可能有癲癇發作及智能障礙之外,還可能有眼距過窄症(orbital hypotelorism),也就是兩眼相距非常近。眼距過窄症和范康尼氏貧血(Fanconi anemia)也有關聯,這是具德系猶太人或南非黑人血統者相當常見的遺傳性疾病,這種病症通常會造成漸進性骨髓衰竭,並且增加患者罹患惡性腫瘤的風險。

     

    本文授權刊登自大塊文化/ 薛朗.莫艾倫《遺傳密碼:我們不是被動的基因繼承者,童年創傷、飲食及生活習慣的改變,都能改變基因體的表現

    adsfas121遺傳密碼:我們不是被動的基因繼承者,童年創傷、飲食及生活習慣的改變,都能改變基因體的表現

    作者:薛朗.莫艾倫
    出版社:大塊文化

    圖片來源:pixabay

      關於作者

      大塊文化
      大塊吃肉,大碗喝酒;大塊蛋糕,大把鮮花;大塊文章,大好人生。
    知 識 家
    INSTAGRAM

    知 識 家